溫玉香趕緊暗處拽了拽墨青石的衣服,墨青石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白微霜說完這句話關上門,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忽然緊緊抓住門框。

「讓我看她一眼。」

他的聲音沒有了剛才的盛氣凌人,甚至帶上了一絲懇求。

白微霜垂下眸,「霍總,請回吧。」

霍北驍不肯,固執的站在門口,白微霜忍不住說道:「難道你真的要把她逼上絕路才開心嗎?」

「……」

白微霜看他的手鬆了力氣,將他的手扒了下來,重重地關上大門。

門外,霍北驍站了很久。

耳邊一直回蕩著她說的話。

「你知道她在醫院的這段時間,每天晚上有多麼痛苦嗎?她都快要得抑鬱症了!」

「給她一點活路吧,霍總。」

「難道你真的要把她逼上絕路才開心嗎?」

他其實是知道的。那天把她抱在懷裡的時候就清楚的感受到,女人的分量減少了很多。 重生之無情救世 本就不胖的人現在完全瘦的就只剩下骨頭了……

可是,孩子沒有了,她不應該開心嗎?

霍北驍想起她低著頭髮呆的樣子,胸口一陣絞痛。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長時間,才終於邁開腳步,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車裡。

晚上,他習慣性的想要去買點東西去醫院,這才忽然想到她現在已經不在醫院了,於是在半路只好改變了軌道,回到了家裡。

沒有她的存在,偌大的別墅,似乎變得格外的空蕩,連跟著他的心似乎也空了一塊。。

霍北驍脫下黑色西裝外套,邁步走到了樓上,他們的卧室很安靜,他走到床邊坐下,修長的手指放在被單上,似乎能夠感受到女孩在這裡殘留下來的溫度。

忽然,他的餘光注意到,床頭柜上放著的藥瓶。

「北驍,你回來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這幾天你去哪裡了?一直都沒有回來,我給你打電話怎麼也不接?」這時,霍母走了進來。

看見他手上拿著的小藥瓶,霍母冷笑一聲:「這是當初我為了她的身體特意給她買的維生素c,真是沒想到呀,她連自己的孩子都能狠心的打掉!我當初真是瞎了眼!」

霍北驍打開瓶子,倒出一顆葯。

看上去跟普通的維生素c沒什麼區別。

他卻突然想到一件事。醫生說她每次都會服用少量的墮胎藥,那麼在家裡一定有墮胎藥的痕迹。霍北驍立刻蹲下來,打開了柜子。

「北驍,你要找什麼我幫你找?」

「不用了,你出去玩我一個人就行。」

「……」霍母這次進來本來是想要跟他說一下離婚的事情的,但是看他似乎有事要忙,又不好意思打擾他,於是只能離開了。

霍北驍一個人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把整個房間都搜遍了,最終也只是找到了兩瓶維生素c葯。難道顧南音就隱藏的那麼好,把東西藏的那麼嚴實?

霍北驍看著手中的維生素c藥片,忽然覺得哪裡不太一樣。總覺得它的顏色好像暗淡很多。

霍北驍眸子微眯,立刻打了個電話讓私人醫生過來,「我有點事情需要詢問你,你現在過來一趟。」

「好的,少爺,我馬上過去。」

不到10分鐘,私人醫生就過來了。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這個不是普通維生素c。」

醫生在檢查了一番之後,肯定地說道:「這裡面有墮胎藥的成分。」

霍北驍聞言,眼底閃過一道震驚。

「你確定嗎?」

「確定。」醫生推了推眼鏡說道:「少爺,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霍北驍盯著手中的維生素c,骨節分明的手指緊握,似乎下一秒就要將瓶子握碎……

「你把這個結果告訴我媽媽!」

「好的,少爺……」

他安靜的坐在床邊,腦海里不斷浮現這幾天她的面孔,心臟忽然狠狠的疼了起來。

她怎麼……怎麼就那麼傻呢?

如果她跟自己解釋,他又怎麼可能不聽?

甚至,在發生了這種事情之後,她居然想要跟自己離婚。

她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想到這裡,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緊握下一秒就要被捏碎……

南音……南音,他錯了!

「北驍!」

霍母的聲音拉回他的思緒,他抬起頭來,就看見母親急匆匆的走進來,臉上儘是慌張之色,「北驍,我怎麼可能會陷害她?這瓶維生素c是我到藥店買的,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給你那個藥店的地址,那裡有監控錄像的!」

霍北驍面無表情,「媽,你為什麼這麼對她?」

霍母看著他這副模樣,心裡開始害怕。

「北驍!你連媽媽都不相信嗎?我承認剛開始,我的確看她不順眼,因為她配不上你,可是她有了你的孩子之後,我也是真心高興啊!」霍母急切地解釋,「我擔心她身體不好會影響到孩子,所以,特意去藥店想給她買一些補身體的葯,店員們就給我推薦了這個。」

霍母說的沒錯。她雖然很討厭顧南音,但是不可能會傷害自己的親孫子。

「那家店在哪裡?」

「就是北大藥店。對,一定是他們的產品有問題,我現在立刻就去問他們,要真的是他們的問題,你放心,北驍,不用你出手,我一定會讓他們藥店在城裡名聲一敗塗地!」霍母立刻道。

霍北驍緊握藥瓶,站起來:「不,這件事我親自去查。」

他絕對不會放過任何想要傷害她的人!

北大藥店是城裡最大的藥店。有很多貴婦買補品都會在這裡買。

霍北驍走進了藥房里,早已經接到通知,站在門口等待的經理看見他連忙走過來,語氣恭敬到了極點,「霍總。我已經找到了那天值班的兩個店員,我現在帶你們見他們。」

經理一邊說著話,額頭上的汗水幾乎都要落下來。

他真是不知道,店裡的那些店員們,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居然敢販賣假藥!

霍北驍沒說話,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戾氣。

很快,他們就走到了後面的休息室。

兩個女店員正坐在沙發上,看見霍北驍走進來,其中一個金髮店員,臉上立刻浮現紅暈,另外一個則是有些膽小害羞的。

「先生,請問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嗎?」金髮店員立刻站起來問道。 趕緊找補道:「一時激動,說錯話了。」

南宮國皇非常有禮貌,說道:「您說的對,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南宮珏看著他們,說話一向我行我素:「走吧,別凍著我妹妹。」

說完,率先拉著墨馨往外走。

南宮國皇已經習慣了兒子的不給面子,墨青石更加習慣。

外面的人等的熱火朝天,可等到的卻是一輛輛皇家私車的飛馳而過。

別說是將太子爺養大的家人,就連太子爺的衣角都沒有拍到。

皇家私車是直接開進了皇家宮廷內部,自從繼后被槍斃后,國皇就般回了宮內。

宮宴只有自己家人,別人沒有一個。

「你說那小子從小就那冷樣子?」南宮國皇好奇。

墨青石非常認真道:「珏兒小時候特別早慧而且非常懂事,就是不愛笑那雙眼睛盯著一個人,直讓人心裡打突突,您都不知道小小年紀就惹得整個村子的人都害怕他。」

南宮國皇一聽當時就笑了:「哈哈哈,從小就讓一村的人害怕,怪不得長大也如此厲害不愧是我的種。」

墨青石一聽這句話,就覺得不得勁。

他一直都覺得大兒子隨他,現在大兒子突然多了一個爹,他心裡就莫名的空。

於是嘟囔一句:「兒子是我養大的,隨我。」

南宮國皇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就哈哈大笑道:「對對,青石弟說的沒錯。」

墨馨聽了半天,南宮伯伯一直在遷就自己的爸爸,墨馨只覺得南宮伯伯好。

於是道:「南宮伯伯,您是我見過最好的好人。」

南宮國皇看到墨馨這小閨女就歡喜,當時就道:「只要你叫我一聲爸爸,我這心裡就高興。」

沒等墨馨說完,墨青石當時就炸了。

立刻站起來道:「什麼?讓我閨女叫你爸爸?我說這兒子是你的種我沒有辦法,可就算你是國皇也不能搶完我兒子又搶閨女吧?」

南宮國皇覺得無所謂說道:「兒子是我們共同的那閨女當然也是。」

墨青石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別人跟他搶閨女,當時就不幹了。

一激動完全沒有了理智:「放屁,閨女是我自己的,誰也別想跟我搶。」

這動靜,瞬間驚動了那邊說話的人。

首相也被墨青石突然的粗魯給嚇了一跳,他竟然吼南宮國皇說話是放屁?

「你,你快跟國皇道歉。」首相趕緊跟墨青石使眼色。

玉公主趕緊過來問道:「這是怎麼了?」

溫玉香嚇的臉色都白了,她走過來緊緊抓住墨青石的衣服。

墨青石可不管那些,當時就道:「我沒有錯,我憑什麼道歉?怎麼國皇就能搶人家閨女了?」

眾人:「……」

南宮珏拿著一杯紅酒走過來,不過並沒有說話。

兩個老子頭的事,他可不能摻和。

誰知道南宮國皇竟然笑了:「青石兄弟說的對搶別人閨女是不對,你這性子我喜歡。」

眾人終於都鬆了一口氣,只要國皇不追究就沒有問題。

玉公主趕緊笑道:「我哥,從小到大都被人恭維著到現在,現如今有青石哥這麼個人,能夠在我哥面前說實話也是一件好事。」 「你們兩個那天是不是見過這個女人?」經理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

膽小害羞的女店員點了點頭。金髮店員的臉色卻微微有些變了。她隱約明白了什麼,臉上卻依舊保持著鎮定,知道此刻現在自己就算否認,監控錄像也一定查得出來:「是的,我們的確見過。」

「到時候你們兩個人,是誰給她推薦維生素c?」

「我們兩個都有份啊,因為她說想給自己的兒媳婦補補身體。所以我們就給她推薦這個了。」金髮店員笑著說道,滴水不漏。

經理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們現在坦白從寬,我們還可以從輕處理,但是,如果你們要一直裝下去,我可就護不了你們了。」

金髮店員看見這個男人走進來之後,就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她絕對不可能承認的。她臉上露出一絲無辜:「經理,到底怎麼樣?我們犯了什麼錯誤嗎?」

「事到如今你們就不要再裝了,當初,你們兩個人給她推薦了維生素c,但是,維生素c藥瓶裡面裝著的卻並不是維生素,而是墮胎藥!」經理冷聲道。

膽小害羞的店員,聽見這話眼底閃過一道震驚。

金髮店員也愣住了,但是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帶著一絲猶豫說道:「這個也不一定是我們藥店的責任吧,也許是有人不想生孩子,所以故意把裡面的藥片換成了墮胎藥呢?」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受到旁邊的人冰冷的寒意。金髮店員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調查監控錄像,是誰調換了藥片。」霍北驍冷冷道。

經理不停的擦著額頭上的汗水:「霍總,我們也想調查,但是監控錄像前幾天損壞了,所以,我們就只調查到了那天你媽媽過來的監控錄像。」

霍總?

聽見這兩個字,那兩個女店員的臉色都變了。

在這個城市裡會被這麼稱呼的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霍氏集團的總裁,霍北驍!

叱吒風雲,一直活在傳奇中的男人,居然有朝一日會出現在他們面前!金髮店員的臉色一點一點的變得難看。霍北驍的手段,即使他們沒有體驗過,也都聽說過。

「把她們兩個給我抓起來。」霍北驍陰冷道。

身後跟著個保鏢立刻沖了過來。

金髮店員忽然跪下來:「霍總,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家裡的母親還在住院,我要是被關起來就沒人照顧我的母親了!」

霍北驍卻已經轉過身,冰冷的朝著門口走去:「走!」

保鏢們可不聽金髮店員的解釋,直接把人抓起來便朝著門外走。 先婚後愛,大佬要離婚! 經理在旁邊厲聲道:「作為你們的老闆,我給你們一個忠告,早一點承認自己的罪行,不然你們只會死的越慘的!」

金髮店員聽了這句話,早就已經害怕了。

完了……

「我,我承認是我!」

金髮店員忽然雙腿發軟,差點跪在地上:「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媽媽現在還在醫院裡,我們家很缺醫藥費……那個人跟我說只要我這麼做,那麼她就會給我100萬作為報酬!」

「你這個瘋子!看見錢就眼開了!」經理懊惱不已,就不應該把這個禍害招進來。

「不,不是這樣的,那個人還告訴我,其實是這個貴婦不想要她的孩子,所以才讓我這麼做的,我以為是真的,所以我就……」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