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據我所知,美食城不洗菜的餐館大有人在,我們不是個例。”張磊握緊拳頭。

“所以,我們不能吃這個啞巴虧!”張雲虛眯着眼睛說道。

“對!”張磊用力點頭,但似是想到什麼,苦笑道:“不過,哥,合同的內容註明了美食城有權利單方面終止合同,我們還能怎麼做?總不能一直耗在這裏吧?”

“呵呵。”張雲左顧右盼,拉着張磊走進餐廳,“只要我們有其它餐廳不洗菜的證據,就有了和趙小康談判的底氣!到時候,誰會在乎合同的內容?”

“你想到辦法了?”張磊睜大眼睛。

“是。”張雲很果斷的點點頭,“只要成功,我們不僅能繼續在美食城開餐廳,還能狠狠敲趙小康一筆!”

“真的?”張磊大喜,“怎麼做?”

聞言,張雲沒有說話,而是伸出手指,指着頭頂方向。

張磊順勢望去,那裏除了黑漆漆的天花板外,什麼都沒有..

“……”張雲:“我不是指天花板,而是..六樓。” “時間到!”

隨着主持人最後一個音落下,大屏幕上的時間剛好走到零分零秒,預示着比賽結束。

譁!

現場響起熱情的掌聲。

對於這場讓人揪緊心神的比賽,所有人都是狠狠捏了一把汗,尤其是在比賽過程中,大屏幕一直在切換選手的比賽畫面,那些在鏡頭下被放大的菜刀,對心靈的衝擊不可謂不小。

甚至在這樣的情況下,觀衆比評審、比工作人員還要看得更加清楚,並且由於比例的原因,很多時候會讓人失去距離上的判斷力,認爲那一刀,很可能切到手..

不過,雖然大家鬆了口氣,但比賽始終是比賽。當時間停止,六百多位選手只剩下了四百多人!

換句話說,第一輪比賽的第一階段,直接淘汰了接近兩百人。

殘酷嗎?

當然殘酷,因爲好多選手可能不擅長切菜,卻很擅長烹飪!這是不能否定的事實!

望着一下子空了不少的賽場,包括陳沖在內的所有廚師都莫名生出一絲感嘆。

如果,僅僅是如果,如果剛纔的比賽中,他們有任何失誤,那麼這些空出來的位置,就會再多增加一個。

沒人能預測下一秒,能做的,只是完成當下。

陳沖伸手摸了摸後脖,始終記得剛纔那股如刀般的鋒芒,太過真實,真實得就像有人拿着一把刀,砍向自己的脖子。

好在脖子的皮膚完好無損,沒有任何不適的地方。

“這兩天怪怪的,昨天比賽結束突然想睡覺,今天比賽又碰上這種怪事,是錯覺還是說自己和鬼怪打交道太久,以至於身體發生了某些看不見,說不明的細微變化?比如..疑神疑鬼?”他沉思片刻,沒有答案。

“首先,祝賀在場的所有選手順利通過第一輪第一階段的比賽,接下來,請大家稍事休息兩分鐘,讓我們的工作人員換上第二階段的比賽用具!”沐沐解說道。

“第二階段是什麼?”

“不知道啊!本屆廚神大賽的規則和以往不太一樣,完全沒有頭緒。”

“虧我還在比賽之前仔細研究了流出來的賽制,結果肯本用不上嘛。”

“也不能說用不上,起碼早起流出來的塞規中,的確有比試刀法這一項,唯獨沒料到的是,還要矇眼。”

“算了,抓緊時間休息一吧,剛纔切菜太緊張,小臂都差點抽筋了,希望不會影響接下來的比賽。”

“唉唉,怎麼還把菜板收走了..”



選手們議論紛紛之際,各自對應的工作人員卻將所有處理好的食材放回了菜筐,然後也不說話,直接收走了菜板。

陳沖同樣感到驚訝,猜不出主辦方又要鬧哪出。

“陳..陳師傅..”一道略顯熟悉的聲音傳進陳沖耳中,他循聲一看,竟然是離自己不願的周杰,也就是那個之前在賽場之外,冒充大食代主廚的中年人。

此時後者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哪有之前那副‘高人’姿態。

說實話,與其如此,陳沖反倒希望周杰能稍微‘端着’點,至少從視覺效果而言,非常不錯。

“有事?”

對於周杰,陳沖的態度談不上好與壞,權當雙方第一次見面,語氣很平。

“那個,陳師傅,你知道接下來要比試什麼嗎?”

“不知道。”

“連你都不知道啊。”周杰略顯遺憾。

“什麼叫連我都不知道,我應該知道嗎?”陳沖聽得莫名其妙,難不成這傢伙把自己當成未卜先知的聖人了?可是這項‘絕技’難道不是應該屬於周杰自己嗎?

“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天道夢境系統 周杰本想拉近雙方的關係,卻察覺到自己話裏的歧義,趕緊解釋道:“我只是單純的非常崇拜你,想聽聽你的意見。”

“別別別,別崇拜我,我沒有意見,一切順其自然。”陳沖面色古怪的看了對方一眼。這傢伙簡直是個極品,臉色與情緒轉變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說真的,他當廚師真的屈才了,如果能往演繹事業方面發展,起碼在劇組混個金牌路人甲不成問題。

真是個被廚師耽誤的好演員啊。

“順其自然好,順其自然好,我活了三十幾年,始終沒有學到你這種心態。”周杰的這句話成功引起了周圍其他廚師的鄙夷。

大兄弟,過了!真過了!

陳沖也是聽得嘴角抽搐,頭皮發麻。這樣拍馬屁,真的不怕被馬踢嗎?

他當即斷定,就算周杰能成爲一個好演員,但演技之浮誇,估計會成爲導演心目中合格的屍體。

因爲屍體的臺詞很有限,只有一個字:啊!

當然了,若能將這個‘啊’字叫得恰到好處,起到點睛之筆的作用,應該還有上升的空間。

“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陳沖打散腦海中的畫面,不敢和周杰對視,真怕了,甚至擔心稍後一看見這傢伙,就會聯想到那個如同鬼畜般的死亡畫面一直循環。

若果這就是趙小康的手段,那麼他成功影響到陳沖了。

周杰很明顯察覺到陳沖不想搭理自己,於是識趣的閉嘴,轉過身去。

趁此機會,陳沖偷瞄了一眼前者桌上的菜筐,裏面無論是牛肉還是土豆,亦或是胡蘿蔔,都非常的大塊。

看來這就是周杰從第一階段脫引而出的原因,他沒有細緻處理食材,僅僅是做做樣子,走了個流程。

“還挺聰明。”陳沖撇撇嘴。

不得不承認,周杰雖然把食材處理得非常粗糙,但至少還站在賽場上,沒有第一時間被淘汰掉,已經算小有收穫了。

“有請工作人員再次入場!”

正好兩分鐘,主持人的聲音打斷場間所有人的聲音,旋即便看到之前離開的那些穿着旗袍的工作人員一個接着一個的從入場通道走出。

她們手中沒有銀盤,而是雙手抱着一個用紅布遮起來的大件,具體是什麼沒人能夠猜到,唯一能夠看出的是,所有工作人員在行進間都有些吃力,似乎紅佈下的東西並不輕巧。

緊接着,她們來到各自對應的選手桌前,當最後一個人就位之後,才統一放在桌面。

哐。

金屬碰撞的聲音從紅佈下發出,本來並不明顯,但四百多道類似的聲音同時發出,那場面還是相當誇張。

“請揭開。”劉華說道。

咻!

咻!

咻!



紅布是絲綢材質的,與裏面的物體摩擦時,聲音非常柔順絲滑,一點也不刺耳。

不過,全場所有的人並未被聲音吸引,而是第一時間看向了紅布遮住的東西,那分明就是一口竈和一口鍋!

“這是要炒菜?”

“炒什麼菜?每個人都炒一樣的菜嗎?畢竟每個人的食材都是一樣的啊。”

“我到時再想,既然是炒菜的話,爲什麼沒有相應的佐料,這要怎麼炒?”

“估計是要等工作人員還要再跑一趟,畢竟都是女生,一次性拿完所有的東西,太不近人情了。”

“嗯,有道理。”

“所有人同樣的食材,同樣的佐料,就連鍋和竈都是一樣的,這倒是有趣..”

“呃,爲什麼我總感覺哪裏不對勁。”



在觀衆們交頭接耳的同時,賽場上的數百名選手卻是逐漸皺起了眉頭。

陳沖將竈上的炒鍋拿起,鍋的重量和材質都很普通,甚至還沒有自己餐館用的鍋好。而且沒有猜錯的話,這還是一口嶄新的鍋,沒有經過‘開鍋’的步驟,最多就是用水洗過。

想當初剛買回那兩口巨型炒鍋的時候,冰冰就在自己的指導下,一邊將鍋加溫,一邊用肥豬肉一圈一圈的擦洗,重複好幾遍,知道豬肉不再變黑。

這種做法是爲了在以後的日子裏可以不生鏽不粘鍋,也可以在高溫下,讓清除新鍋出廠前的一些殘留雜質。

當然了,開鍋的方法有很多種,但目的都是一致的。

所以,陳沖判斷,眼前這口炒鍋僅僅是爲了應付比賽,從未考慮後期使用的情況。不過,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由於沒有開鍋,炒菜時肯定會讓食材或多或少的粘黏一些,這不僅會影響食材的形狀與成菜後的口感,還會缺少‘鍋氣’。

鍋氣是華夏美食中很重要的一環,是指食材和鍋體高溫爆炒的瞬間,食材附着在鍋體上引發的焦香。這種焦香多一分焦糊,少一分不香。它介於焦與香之間的臨界狀態,只有經常炒菜的人才會一知半解,但也沒有廚師那種精妙的掌控。

對廚師而言,炒出鍋氣不難,難的是,這食材都沾鍋了,不焦糊就謝天謝地,三口God了!

炒鍋下面的燃氣竈很簡單,四四方方的,是那種戶外用的一體爐。

這種做法不難理解,賽場上數百名參賽者,不可能同時使用數百個天然氣罐,太集中,太密集,危險程度太高,一旦發生意外,就是災難性的。

陳沖湊近爐竈聞了聞,能聞到淡淡的柴油味,顯然這東西是用柴油爲燃料。只是,這種爐竈的火力大不到哪裏去,和一般餐館中的火力也沒有可比性。

“主辦方到底要幹什麼,這種設備,想做出食物可以,想做出精緻的美食,難。”陳沖放下炒鍋,目光看向菜筐裏的食材,“如果不限制食材,倒可以選一些對火候要求不高的食材烹飪,可之前工作人員並沒有撤走菜筐,說明這些食材還有用,並且必然會在第二階段使用。但胡蘿蔔、土豆、牛肉、豆腐以及魚肉對火候的要求都是很高的。

除非,除非所有人把這些菜做成湯鍋或者紅燒,但如此一來,將極大限制參賽者的技藝..太不合常理了。”

一念至此,陳沖看向四面八方所有能看見的廚師,其中有陌生面孔,也有熟面孔,比如美食城的李生輝,竹林茶園的沈如雲,古道漁府的古尚生,望江閣的七鴨、小雅等等等等。而無論是誰,此刻都是眉頭緊皺,一頭霧水的模樣。

妃薄怨 “看來大家應該都看出了一些問題。”大屏幕上出現劉華與沐沐二人,說話之人,則是前者,“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那麼接下來,就讓沐沐公佈第一輪最後一個階段的賽制。”

譁。

全場所有人包括選手在內,紛紛看向大屏幕,而導播也恰逢時宜的給了沐沐一個特寫,讓她成了此刻的焦點。

“大家還記得第一輪比賽的主題的嗎?”她笑問道。

“記得,是基本功!”觀衆席上傳一個震破喉嚨的聲音,也不知是真的觀衆,還是主辦方刻意安排的托兒,反正是讓不少人捧腹大笑。

“沒錯,的確是基本功。”沐沐點點頭,“基本功分兩類,刀功與勺功,既然第一階段的刀功已經結束,那麼接下來,自然就輪到勺功了!”

“啥,刀功結束了?”有人愕然問道:“可是沒有明確的結果啊,也沒有對選手的刀功進行點評!”

“是啊。”其他觀衆贊同的點頭。

如果真像沐沐所說,刀功比試階段就此結束,那對於之前被淘汰掉的選手而言,實在太不公平了!因爲按照現目前的情況看,如果他們不動刀,似乎也不會淘汰!

“大家稍安勿躁。”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沐沐再次打斷衆人的議論,說道:“勺功對於廚師的重要性與刀功相同,甚至在某種程度而言,其重要程度還要勝過刀功,畢竟現在很多餐廳或者餐館,都有專門切菜的學徒。”

大家一致贊同這一觀點。

“換句話說,第一輪比賽的真正難點就是勺功!所以這最後一個階段的比賽規則是..”沐沐拿起桌上的紙張,“要求選手在三分鐘的時間內,將之前處理好的食材烹熟,並由十二位評審嚴格從食材的顏色、生熟程度及口感綜合點評,最終選出八位選手晉級第二輪!

那麼,請選手做好準備,比賽即將開始!”

話落,大屏幕出現一個三分鐘的倒計時,引得全場一陣譁然。

“僅僅是把食物烹熟?不要求味道,這也太簡單了吧?”

“不對不對,我始終覺得哪裏有問題,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明白。”

“我也有這種感覺,到底哪裏出了問題呢..” 到底哪裏有問題呢..這是所有觀衆心裏共同的疑惑。

“臥槽!我找到問題的原因了。”

現場沉默片刻之後,忽然有個小個子青年從觀衆席上站了起來,旋即激動的指着下方的比賽區域,“大家仔細看看桌上有什麼!”

“呃..這不是一目瞭然嗎,食材、炒鍋、爐竈。”

“我明白了,他是想說,桌上除了這三樣東西外,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

“沒有調料、沒有油、沒有碗、沒有筷子、沒有菜板..臥槽,連鍋鏟和炒勺都沒有?這要怎麼炒?”

“你們還記得第一輪開始是,那個男主持人給的提示嗎?”

“提示?”

“嗯,他說:缺了一樣!”

“缺了一樣..第一輪是比刀功,卻缺了眼睛..第二輪比勺功..我懂了,這是缺了和炒鍋配合的炒勺。”

“我怎麼突然感覺這最後一階段的難度比之前翻了好幾倍啊!”

“是啊,想要在沒有炒勺的情況下將之前切好的食材炒熟,就只能用翻動炒鍋代替鍋鏟或炒勺,以此翻動食材,而三分鐘的時間,說實話,換做是我,就算有鍋鏟,三分鐘也只能炒出土豆和胡蘿蔔。”

“沒錯,在這樣的情況下要將五種食材炒熟,鍋內起碼要同時翻炒兩種以上的食材!”

“我考慮的是,多種食材在鍋裏,選手該如何翻動,恐怕翻一下,就混在一起了吧。要知道,食材性質不同,不可能做到同時下鍋同時熟..”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