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龍:我看看……15天后!

醉中天:這蛋比較難孵化,慎拍。

青梅尚青:那些裝備,你有什麼說法?

醉中天:很快,就能用了。

(4800奉上。俺爹感冒了,然後俺也感冒了,紅紅火火恍恍惚惚,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orz話說昨天那章的分段出了問題,改到半夜都改不好,在後臺看的時候是正常的,不知道爲什麼一貼出來就成那德性了……大家將就着看看吧,也許我家的網絡和起點後臺就是不兼容t^t明天還是要出門,更新會晚……) 醉中天的那句話就像一個信號,讓潛伏在角落裏靜靜觀望等待的玩家們看到了曙光。

所以,這一批的裝備,最後還是拍出了驚人的高價,那枚鳳凰蛋更是以黃金50萬兩成交的,摺合成現實幣,那就是500萬rmb。加上賣裝備的錢,他們這一次收入近1000萬。

葉媽某一日忽然收到一條進賬短信,數着那一串兒0,嚇得六神無主地跑去質問葉爸,沒一會兒,兩人心急火燎地跑來敲輕輕的房門,最後聽到女兒笑嘻嘻地說“這是我在遊戲裏賺的,正好還給你們。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怎麼樣,只多不少,我夠意思吧?”

葉爸的嘴持續大張了五分鐘,最後嘆息着搖搖頭,“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唷……”然後被葉媽pia的賞了個爆慄,抹眼淚奔而去。

醉中天很夠意思,事先特意替鐵三角把適合他們的裝備挑了出來,等級一到立刻就能換上,把三人感動得痛哭流涕。

於是,幾天後又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凡間》裏有四個玩家同一時間飛昇,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經驗條瞬間突破,五個人身上齊齊爆出金光,綠竹青青悲催地閃了一下就沒了,因爲修羅界還在天帝的控制下,根本沒開放,她也就不能迴歸修羅界。但其他四人的金光非但沒有消散,反而越來越亮,最後化成一道道沖天的光束。

四個人在閃得人眼痠的光束中慢慢漂浮起來,然後倏地消失在原地。綠竹青青撇撇嘴,無聊地席地而坐,找綠楹出來“聊天”,吃着點心喝着醉中天特意留給她的一小瓶酸梅湯,乖乖地等消息。

因爲“信仰不同”,醉中天飛昇後到達的目的地也和鐵三角不一樣,所以,結局也差得天遠……

金光褪去,鐵三角才站穩腳,就悲劇地發現自己被包圍了。數十柄銀晃晃的長槍直指着他們,一個穿着十分眼熟的黃金鎧甲的仙將上前一步,暴喝道:“爾等究竟是何人?爲何擅闖天庭?給我拿下!”

鐵三角:“……”問人家問題又不讓人家回答那你還問個ball啊!啥都不說了,開打!話說……老大你在哪,咱被人欺負了啦嚶嚶嚶……

此時的醉中天,正站在一塊巨大的金色光幕之前,前後看了兩眼,沒見鐵三角他們,他神情依舊不變,直接將他們拋到腦後,果斷擡腳走進那塊水一般流動着的光幕。

眼前是一條鋪滿花瓣的天然曲徑,寬約十米,道路兩旁稀稀鬆鬆地栽種着翠綠的樹木,可以看到樹後煙波浩渺的蓮花池。

感官裏充斥着鳥語花香,醉中天慢慢地往前走,不一會兒就遇到了分叉。往前,仍舊是悠長的曲徑,往左,卻到了蓮花池邊,從他站的地方望去,隱約能見一抹紅色的飛檐。

醉中天轉步往蓮花池而去,卻在池邊停了下來。沒有橋,沒有船,只有鋪在水面上,靜靜漂浮着的碧綠色荷葉。

醉中天挑挑眉,伸腳在荷葉上輕輕踩了踩,圓圓的葉子便不堪重負地沉下去,水漫上來,浸溼了他的鞋底。他凝目望去,那抹飛檐仍舊隱在乳白色的霧氣之中,令他看不真切。

農家小媳喜甜田 他猶豫了一下,才深吸一口氣,踏上那輕飄飄的荷葉,在它沉下去的瞬間收腳,踩到另一片荷葉上。

十幾秒鐘後,醉中天站在了池中的亭前階上,系統阿姨及時地恭喜他領悟了新的輕功“凌波微步”。

醉中天淡定地直起身,與此同時,亭中一方白色蓮花臺上,一個長眉及耳的乾瘦老僧慢悠悠地睜開眼睛,笑得相當慈悲且欣慰。

“阿彌陀佛,貧僧已在此入定千年,直到今日,終於又有人蔘透我佛門真諦,得道成佛了。善哉,善哉!”

醉中天諷刺地勾了勾脣,面上仍擺出一個同樣慈悲的微笑,說道:“我名醉中天,不知您是……?”

“貧僧法號明德,是這極樂之境的接引僧。這位師弟,請隨貧僧去覲見佛祖吧。”

明德從蓮花臺上下來,衝醉中天點了點頭,便在前面爲他引路。但他走的卻不是醉中天來時的路,而是從亭子的另一邊跨出去,穩穩地在荷葉上走起來。

醉中天已經掌握了凌波微步,不用像先前那樣依靠速度過關,便隨着明德慢慢地走。

荷香撲鼻,醉中天彎腰摘了一朵荷花,又摘了幾個鮮嫩的蓮蓬收進揹包裏,準備帶回去給綠竹青青。明德腦袋後面雖然沒長眼睛,但醉中天的舉動還是被他察覺,滿是皺褶的眼角詭異地抽搐了一下,最終什麼也沒說……o(╯□╰)o

上了岸,又沿着一條與之前差不多的曲徑走了一會兒,眼前豁然開朗起來,一座恢弘的廟宇,如入定的老僧一般,莊重而安詳地靜臥在七彩祥雲的環抱中。

明德走到那寬高均有十餘丈的殿門口,側身回望醉中天,一手做了個請的動作,便恭敬地退到一邊。

醉中天大步走進去。

殿內金光燦燦,中央的通道兩邊是一排排的蓮花座,每個蓮花座上都坐着一個金身羅漢或菩薩,他們不看醉中天,醉中天也目不斜視,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那個身形巨大的佛祖。

沒錯,就是巨大的,你想某著名小說中如來一個巴掌就能伸出十萬八千里,他本人該頂得上多少個十萬八千里……咳,誇張了點兒,但佛祖就算坐那兒,腦袋都快碰着屋頂了,確實是夠巨大的。

醉中天只意思意思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佛祖太高了,他若真要走到跟前去,就必須仰着頭才能看到佛祖的圓下巴,但站在這麼遠的地方,他只需擡擡眼就能望見佛祖眉間那枚硃砂。

醉中天不動了,殿裏的人慢慢便也坐不住了,紛紛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兒,偷偷打量這位“新人”。佛祖仍舊安穩地坐着,嘴角自始至終勾着一抹慈悲的弧度,一句話也沒說,似乎還在等着他走到跟前。

醉中天淡淡一笑,開口道:“我來,是受幽冥鬼王所託,給你帶句話。”

殿裏雖然一直很靜謐,但此話一出,那種靜謐雖然依舊很靜謐,但好像又不是先前那種靜謐了……orz

佛祖也不惱,呵呵一笑道:“哦?不知是什麼話?”

“他說:爾再避世唸經,空談衆生,來世便入無間體驗體驗業報之苦吧。”

“……”

佛祖慈悲的笑容似乎出現了瞬間的龜裂,但很快又重新調整好,繼續笑着問道:“此話怎講?”

醉中天長話短說:“千年前,天帝囚禁幽冥鬼王,摧毀通天柱,入主幽冥地府,擅改生死簿,幾乎屠盡妖族和人族修仙者。”頓了頓,似笑非笑地在殿內環視一圈,“你們,還不知道吧?”

殿內鴉雀無聲,醉中天輕笑出聲,“我只負責帶話,識相的,趕緊到下界去見幽冥鬼王吧,晚了後果自負。”

說完,他便果斷轉身,原路離開。

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跨出那塊金色光幕,醉中天找到來時的傳送光圈,一腳踩上去,回凡間去找綠竹青青。

至於某鐵三角麼……他們正忙着打架,又沒給醉中天發消息,當然順理成章地被忘掉了……

回到離開時的地方,綠竹青青正趴在草地上逗綠楹玩兒,他目光瞬間變得柔和,掏出一個蓮蓬遞到她面前。

“咦?你回來啦。”綠竹青青眼睛亮起來,“這是哪來的?天上摘的?”

“嗯。”醉中天摸摸她的腦袋,又將那朵荷花拿出來,“拿去玩吧。”

“……”綠竹青青囧囧地接過,綠楹倒是很高興,小身子吧唧一下跳上去,躲到層層疊疊的花瓣後,探出個小腦袋衝她興奮地笑。

綠竹青青剝出一粒蓮子放到嘴裏,香香甜甜的味道溢滿口腔,她忍不住眉開眼笑,也塞了一顆到醉中天嘴裏。

“你在天上哪兒摘的呀?真好吃。”

“在極樂之境裏摘的。”

“極樂之境?”綠竹青青愣了下,一拍腦袋,“對哦,你有任務的……那輔助阿狸忠忠他們呢?”

兩人都後知後覺地纔想起這三隻來,醉中天怔了一下,淡定地回答:“不知道。”

“……”

綠竹青青滿頭黑線,主動給中國好輔助發了私聊過去,等了半天才被接起。

“嗚嗚嗚,大嫂,您可算想起我們了!”

綠竹青青乾笑兩聲,“你們在幹什麼呢?師父都回來啦。”

“納尼!老大已經回去了?”中國好輔助頓時悲憤了,“我們還以爲他去執行什麼重大任務了,一直在這兒等他,還不停地有小怪刷出來圍攻我們!”

“啊,那我們這就去找你們,在哪兒呢?”綠竹青青急忙問道。

“在南天門前面。”

“嗯嗯,就來!”

綠竹青青擦着汗掛掉私聊,扯扯醉中天的袖子道:“他們在南天門被圍攻了,我們快去看看吧。”

醉中天點點頭,使用技能在地上召出個傳送陣,拉着綠竹青青站了進去。

“這倒方便。”綠竹青青驚歎,“可比幽冥鬼王那破笛子好用多了。”

她對骷髏骨笛一向怨念深重,醉中天忍笑拍拍她的腦袋,“等下次交任務時,你可以向他提意見。”

綠竹青青不置可否地哼了聲。

醉中天召出的傳送陣,還是傳送到極樂之境門口。兩人都不認得路,只好召了白澤出來,憑藉它“野性的直覺”亂闖……

一路上免不了遇到小怪阻攔,還好等級都不高,只有兩百出頭,走走停停了十來分鐘,還是找到了傳說中的南天門。

遠遠就看見一羣小怪蜂擁着擠成一堆,南天門前的空點就那麼點大,鐵三角他們就是躲到角落裏也會被守門的仙兵仙將感知到。醉中天沒給他們通知,他們也不敢跑太遠,只好悲催的不停地打……

中國好輔助眼尖地瞄到騎着白澤飛奔過來的兩人,仰天長嘯了一聲:“老大,大嫂,我們在這兒~~”

醉中天掃了他一眼,遠遠地就丟了個法術過去,瞬間吸引了大半的仇恨值過來,替他們減輕了些許壓力。

醉中天一邊施法一邊觀察地形,這裏顯然很危險,只是南天門後也不見得很安全。兩排站得筆直的仙兵手持長槍,把守着南天門,難怪鐵三角他們也不敢往門內躲。

可是眼下,只有那麼一條路可走,不闖也得闖——天宮可在南天門後邊啊!

放倒這一批圍攻的小怪,醉中天不敢留空休整,命令衆人無論缺什麼都直接喝藥補上,然後由東南西北忠打頭,一步步向門內移動。

東南西北忠這個mt,除了鐵三角三人私下練級時能派上用場,跟着醉中天的時候,基本上他的作用都不怎麼明顯。好不容易現在等級已經和醉中天持平了,他才終於能夠發光發熱,小宇宙立刻爆發,一把大刀呼呼哈哈舞得虎虎生風……o(╯□╰)o

這一輪又清了十來分鐘,才脫離了南天門這個高危區域,衆人在醉中天的指揮下找了個屋頂趴着,終於能夠休息恢復喘口氣。

醉中天一邊打坐,一邊思考接下來的行動。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幽冥鬼王的碎魂骨刀完成任務。我們現在還沒有線索,那就從這裏開始,一寸一寸地打探消息……”

“主人!”白澤剛纔也被放出來充數了,此刻跟着他們趴在屋頂上,忽然出聲插嘴。

“……就剛纔的觀察,天界的人口並不多,房屋很大,倒沒有必要小心躲藏……”

“主人!”醉中天沒打算理會它,白澤急切地把兩隻前蹄搭在他盤着的腿上……

衆人咕咚嚥了口唾沫,兄弟,你是活膩了嗎,你造你在幹神馬嗎……

醉中天面若冰霜地眯起眼,掃了白澤一眼。

白澤縮了縮脖子,然後豁出去似的又一梗,大聲道:“我聞到妹妹的味道了!”

(趕死趕活地趕在12點前寫完了,以爲能按時發了,結果被網絡給卡了,我真的要哭了t^t) 這孩子,腫麼老讓人覺得它即將進化出妹控屬性呢?綠竹青青摸摸白澤的後頸,安慰道:“我知道你掛念妹妹,但咱們現在身處敵營,必須步步爲營。放心吧,師父答應過你就肯定不會食言的,咱們按他的計劃來哈。”

在師父兼男票和寵物之間,綠竹青青果斷站在了前者這邊,白澤心裏一酸,不顧醉中天警告的眼神,鼻子一聳,哇的大哭起來,“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你們寧願沒頭沒腦地找那個莫名其妙的東西,也不願意先陪我去找妹妹!”

醉中天腦門上暴起一個“#”,腳上癢癢的想要踹點兒什麼,鐵三角冒着冷汗若無其事地眺望天邊。

綠竹青青手忙腳亂地安撫白澤,它卻越哭越大聲,就在醉中天終於忍不住要將它踹回寵物空間時,綠竹青青卻攔住了他。

“先別急,我覺得白澤說得也有些道理。”她兩頭安慰着,一邊順白澤的毛一邊拍醉中天的手,“與其沒頭沒腦地找碎魂骨刀,不如先由白澤領着去找它妹妹。畢竟它妹妹在天上住了兩千年,說不定知道什麼線索呢?再不濟,它妹妹不是由九天玄女撫養的嗎?九天玄女這種女神級別的,總該知道些消息吧。”

“我同意大嫂!”中國好輔助支着耳朵聽着,忍不住附和道:“整個天庭都是天帝的,換句話說,基本上這裏所有的npc都是敵對的吧?要從這種環境下挑選出有用的和友好的npc,實在太困難了,不如去找九天娘娘這個老熟人試試,反正我們現在也沒辦法確定前進的方向。”

醉中天隱忍着將額頭上的“#”按壓回去,渾身散發着低氣壓道:“我什麼時候說要亂闖了?”

“……”

“我正在描述計劃,這傢伙三番兩次打斷我,讓我怎麼說?如果真的要隨便走,我還留它在外面幹什麼?礙我的眼嗎?”

中國好輔助抖了兩抖,綠竹青青果斷拋棄像斷電一樣哭聲戛然而止的白澤,低着頭主動把自己兩隻手都塞到醉中天的掌心裏……

醉中天鬱悶地吐出一口氣,臉色稍微緩和了些,瞥了白澤一眼,白澤立刻嚇得縮成一團,兩隻前蹄瑟瑟抖着捂在臉上。

醉中天哼了一聲,“休息好了,白澤就呆在外面指路,我們先去找它妹妹,之後再做打算。”

“是,主人!”白澤立刻高聲響應,如果那兩顆黑溜溜的圓眼睛裏沒有蓄着閃閃淚花,它本來應該很有些身爲神獸的王八範兒的……

一行人再次上路,只不過依醉中天的指示,不是在地面上大搖大擺地走,而是在屋頂上cos樑上君子。在屋頂上走有兩點好處:一是避免不必要的戰鬥,二是可以借據地勢偶爾**兩隻小怪。雖然目前200級已經是頂級了,殺這些怪根本沒經驗可拿,但人家身上不是會掉東西嘛。

何況,玩家沒經驗,不代表寵物沒經驗啊。寵物的等級不能高於玩家,幾人又纔剛剛飛昇,所以白澤和綠楹都還是一百多級。綠楹還好,有個疼它的主人,差一點就滿200了,但白澤就悲催了,醉中天一向嫌棄它礙手礙腳,不喜歡放它出來輔助戰鬥,所以它離200還差着幾十級呢……o(╯□╰)o

白澤心裏有着自己的小九九,拱着鼻子在前方帶路的時候,經常自以爲趁人不備時,偷偷將地面上的小怪勾過來讓幾人打掉。醉中天看在眼裏,鬱結在心,他怎麼就收了這麼個又蠢又色又自私又話嘮的寵物呢orz

天界的地圖也不知究竟有多大,他們走了兩個小時,白澤都還在敷衍地說着“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一行人嚴重懷疑它是算準了他們沒有地圖,所以故意帶着他們繞彎子,以便多蹭幾隻小怪的經驗!

結果都快到飯點了,妹妹沒找着,綠楹先升級了。

綠竹青青一直期盼着綠楹能真正開口說話,而不是她說一句它“咿呀”一句。雖然那樣聊得也挺開心的,但終究有缺憾不是?而通過這一次的等級突破,這個願望終於實現了。

綠楹身上裹着一團柔和的白光,漂浮在半空中。過了一陣,一個小身影從光繭的包裹中突然衝出來,撲到綠竹青青面頰上,脆生生地喊了句:“主人!”

綠竹青青愣愣地眨眨眼,伸出手來,綠楹吧唧一下跳到她掌心,抱着她的手指蹭蹭。

“綠楹?”綠竹青青打量着這個小不點兒,不是很肯定地問道。

“主人!”綠楹笑眯眯地又喊了一聲。

綠竹青青一臉驚歎地讚美着“造物主的神奇”,綠楹終於不再是晴天娃娃的姿態,手是手腳是腳而不是小柱子,眼是眼嘴是嘴而不是黑洞洞,一頭銀白色的頭髮梳成兩個圓鼓鼓的包包紮在頭頂,身上穿着嫩綠色的小裙子,背後還有一雙蜻蜓般薄而優美的小翅膀。

“你能說話啦?太好了!”綠竹青青喜滋滋地說道。

“太好了!”綠楹有樣學樣,甜美清脆的童音喊得人心都酥了。

看着主寵二人有愛的互動,其餘四人臉上無不帶着柔和的笑意——某隻寵除外。

白澤眼紅地咬着自己的前蹄,忽然撲到醉中天身上,用一種黏膩膩的聲音說道:“主人~”

嘶~衆人一陣惡寒!

白澤的大腦袋在醉中天身上蹭了蹭,撒嬌道:“人家也要升級,人家也要變漂釀!”

“……”

醉中天一腳把它踹回寵物空間,無視衆人崇拜又敬畏的目光,淡定地吩咐:“都下線吃晚飯吧,晚上8點在這裏集合。”

各人乖乖地遵從指揮,下線各幹各的,到點才紛紛上線。

等人都到齊了,醉中天這才召喚出白澤繼續帶路。白澤那幽怨的小眼神被衆人一致無視,綠竹青青的心思又都在綠楹身上,它只能默默嚥下一口小血,一聲不吭地在前面引路,只是勾小怪的動作更加明目張膽了……

半個小時又過去了,醉中天的忍耐已經快到了極限,沉着臉陰測測地問:“還沒到嗎?”

他可以容忍自家寵物的某些小動作,但這並不代表他會一直這麼縱容它。 婚後試愛:高冷總裁寵鮮妻 他們已經平白繞了許多彎路,浪費了很多時間了,白澤還在義無反顧地耍小性子,醉中天終於忍無可忍了!

鐵三角也難免有怨氣,中國好輔助拍拍白澤的腦袋,意味深長地道:“聽說西王母身邊有隻神鳥青鸞,那可真是美麗不可方物的純種神獸啊!白澤兄弟,哥奉勸你一句,不要以爲老大脾氣好就一直挑戰他的下限,否則你會死得連你妹都不認識的喲。”

白澤抖了兩抖,突然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到了到了,主人快看那邊,我感覺妹妹就在裏面!”白澤涎着臉回頭,擡起一隻前蹄指着不遠處的某個建築。

衆人順着它的蹄望去,一塊巍峨黑沉的牌匾躍入眼簾,上面以遒勁的筆力書寫着兩個大字——天牢。

“竟然是天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