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等白小鳳決定呢,王長老便是衝到了張鎮使身旁,厲聲呵斥道:“張鎮使,心裏有點逼數,大長老他們都在這呢!”

“什麼?!”

張鎮使一驚,緊跟着又大笑了起來,對白小鳳叫囂道:“哈哈哈……小王八蛋,你死定了,敢到我們天師聯盟總部來,現在有大長老他們在,你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死定了!”

“聒噪!”

話音剛落,走在人羣最前方的大長老冷聲道:“讓張鎮使失望了,本座現在是帶他們去進行第三場比賽,若是通過了,他們,便是天師聯盟的人了。”

轟隆!

張鎮使虎軀一震,登時呆若木雞起來。

玩呢?

都特麼在玩呢?

這小王八蛋頭這麼鐵,搞了這麼大的禍端出來,連祕境都給炸了,連真龍天驕令都給攪黃了,還能參加第三場比賽?

都特麼眼睛瞎了啊? “大長老,此話當真?”

張鎮使實在忍不住了,他有些懷疑,到底是自己腦子出毛病了,還是天師聯盟的高層集體腦殘了。

“怎麼?你懷疑本座之言?”大長老聲音沙啞且冰冷。

“不敢,屬下不敢!”張鎮使忙說道:“只是此子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組織難道還要對他網開一面?”

張鎮使此時躺在擔架上,整個人都凌亂了,腦子裏嗡嗡作響。

白小鳳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將祕境一炸,光是團滅了所有參賽者這一條,便是讓天師聯盟血虧不賺了。

這麼大的罪,天師聯盟憑什麼還要對他網開一面?

按最正常的節奏,不是該直接抹殺,煉魂了麼?

然而。

大長老冷冷說道:“本座讓他參與第三場天賦測試,你有意見?”

張鎮使虎軀一震,忙說:“不是,是……”

“你有意見?”大長老強行打斷,呵斥。

“我……”張鎮使。

“你到底有什麼意見?”大長老又強行打斷,呵斥,聲音越發冰冷,仿若九幽吹出的寒風。

“……”張鎮使。

他好氣哦。

大長老這口氣,分明是要對着本鎮使撒火啊!

咬了咬牙,張鎮使:“沒,沒意見。”

“嗯,本座就知道你沒意見。”大長老。

“……”張鎮使。

這時,大長老一揮手:“來人,張鎮使受傷太重,讓他下去療養。”

登時。

跟着王長老回來的執事便是有兩位走向了張鎮使,準備帶人下去療養。

也就在這時,大長老緩緩轉身,朝白小鳳看了過來。

白小鳳登時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種感覺很強烈,就跟被一頭猛獸窺伺似的。

他神情平靜,對着大長老一抱拳:“大長老有何見教?”

“你是不是以爲你平安無事了?”大長老問道。

白小鳳沉默不語。

大長老緊跟着擡起手,指了指華青月項天明等人,道:“對他們而言,此次測試,不過是個過場,不管天賦如何,只是爲了給他們排出個高低,最後都會進入天師聯盟。不過對你而言……”

頓了頓,大長老的語氣陡然冰冷下來。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氣溫爆降了一大截。

“你如此行事,爲禍我天師聯盟,若是你的天賦不夠,不足以以天賦平外界口舌,那我天師聯盟必將你當場格殺煉魂,永不超生。”

全場,死靜。

對家不會看上我 終極三國之諸葛亮是女生 華青月和胡鵬飛同時擔心的看向白小鳳。

白小鳳神情平靜,淡然一笑:“那怎樣天賦纔夠?”

大長老回道:“天賦不爲第一,便是不夠!”

這話一出,華青月俏臉滿是蒼白。

胡鵬飛更是雙腳一陣發軟,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項天明和諸葛青兒。

而不遠處的馬尾女孩,目光也落在了項天明和諸葛青兒身上。

有這兩位超級世家的絕世天才在場,白小鳳的天賦測試能不能得第一,真的完全沒把握啊!

決定一個天師的實力強弱,有很多方面,但天賦,卻是天生的,哪怕後天再怎麼努力,也很能彌補。

就跟愛因斯坦說的那樣,天才,是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和百分之一的天賦,而那百分之一的天賦卻是最重要的。

就好比我們讀書的時候,班裏總有那麼一些學霸人物,天天吃雞lol吃喝玩樂,但考試成績,依舊比那些奮發苦讀的人好。

你們以爲那些學霸人物背地裏會有多刻苦?

他們就是靠着那百分之一的天賦爲所欲爲,事實上,他們背地裏比你們想象的還要……浪!

白小鳳能夠在實力上碾壓項天明和諸葛青兒,或許是因爲別的條件才造成這種結果。

但,若是單純的比拼天賦,誰輸誰贏,就得兩說了!

與此同時。

項天明和諸葛青兒也是相視一眼,紛紛看向白小鳳,眼中充滿戲謔。

事實上,白小鳳雖然用實力碾壓了他們。

可身爲他們這樣的絕世天才,想要服人,很難很難!

你不是強嗎?

那單純的比拼天賦,不知道你還夠不夠強了?

西楚霸王的血脈,諸葛神侯的血脈,這兩樣,足以讓他二人有自傲的資本。

然而。

“唉……”白小鳳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早知道,我就該把他倆一起留在祕境內的。”

“知道怕了嗎?”項天明問道。

不遠處的大長老也是笑了一聲:“你行了那麼大的禍端,這一點也該考慮到了,天師聯盟做到如此地步,已然是對你仁至義盡,怪不得旁人了。”

“哈哈哈……大長老言重了,若不是我天師聯盟宅心仁厚,哪輪到這小子有這麼一絲苟活機會的?”正要被擡走的張鎮使也哈哈大笑了起來,躺在擔架上渾身都在顫抖着。

原以爲要被白小鳳翻盤了,可猛地一聽到大長老的話,登時讓他激動地恨不得跳起來蹦兩圈。

和項天明諸葛青兒比天賦?

開什麼玩笑!

有他倆在,這小子想拿天賦第一,那就是癡人說夢!

想着,張鎮使瑟道:“白小鳳,項天明有西楚霸王的血脈,諸葛青兒有諸葛神侯的血脈,你呢?你有什麼?你死定了!還不如省點功夫,自我了斷吧!”

說着,張鎮使目光下意識地看向大長老那邊。

他心裏鬆了一口氣,任務……終究是要完成了啊。

雖說過程曲折慘重了點,但那位不會怪罪了吧?

可就在這時。

“唉……”白小鳳再次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目光怪異地掃向在場的所有人:“你們,完全沒搞懂本大爺的意思。”

什麼?!

這話一出,全場寂然。

緊跟着,白小鳳滿臉無奈地擡手撓撓頭:“本大爺的意思是,這樣的垃圾根本不配和本大爺比較,早知道你們要硬拉着本大爺和他們比,本大爺就把他們都留下了,省的麻煩。”

轟隆!

平靜的話語,卻如同驚雷炸響。

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呆若木雞,如同坐蠟。

這傢伙,簡直囂張的沒邊了啊!

這年頭,不帶這麼裝比的吧?

華青月和胡鵬飛同時身軀一顫,忙相互攙扶着。

兩人哭喪着臉看着白小鳳,強忍着跪在地上的衝動。

這傢伙,要不要這麼語不驚人死不休? 對於自己的天賦。

白小鳳很清楚。

連活了一百五十多歲的無良師父,都不曾見過的天賦,和項天明諸葛青兒比起來,後者不是辣雞是什麼?

要不然,他憑什麼在十歲之前,就將無良師父的一身本事全都學會?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有這麼高的天賦。

但,在他眼裏,所謂的西楚霸王血脈,所謂的諸葛神侯的血脈,都是……垃圾!

“你,你說什麼?”

張鎮使怒斥道:“狂徒小兒,死到臨頭還敢如此狂妄囂張?你……”

白小鳳強行打斷:“糾正你一下,本大爺不是狂妄囂張,是實力裝比!”

“你……”張鎮使。

白小鳳再次打斷:“你,還有他倆,哪個沒被本大爺錘過?”

“……”張鎮使。

他好氣哦。

可這一氣,登時牽扯到臉上的劇痛,嘶……痛得無法呼吸呀。

完全不知道怎麼反駁。

“夠了!”

這時,大長老厲聲道:“來人,帶張鎮使下去療養,爾等,隨本座來!”

說着,大長老便是轉身走進了大樓。

白小鳳的囂張狂妄,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以大長老的身份地位和閱歷,年輕一代中,從未見過如此後輩。

說不怒,那是假的!

但,此子是掌教親自網開一面,這一點,大長老心裏很有逼數。

哪怕再怒,也要做到喜怒不形於色。

掌教既然能對此子網開一面,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但願,此子的天賦能夠撐得起他的狂妄囂張,若是不然,本座親自了結了他!

大長老都沒有發火,其餘之人更是不能發火,紛紛隨着大長老往大樓內走。

諸葛青兒和項天明怒視了白小鳳一眼,咬着牙,轉身就走。

他倆頂着絕世天才的稱號,偏偏第一次出門就遇到這麼個妖孽。

媽耶!

簡直氣死個人嘞。

然而。

就在這時,張鎮使忽然喊道:“大長老,我,我無礙,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看完天賦測試再療養也無妨。”

已經走進大樓的大長老聽到這話,沉吟了兩秒鐘,道:“那便跟來,若是再聒噪,別怪本座不顧你鎮使臉面。”

張鎮使登時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眯着眼睛看向白小鳳。

他倒是不怕大長老的懲罰,事實上,這事根本就不用擔心。

“此子狂妄囂張,死到臨頭依舊如此,老夫定要看他如何作死!有項天明和諸葛青兒在場,他今天是必死之局,嘴上厲害,可不代表天賦厲害!”

這是張鎮使心裏的想法。

白小鳳癟了癟嘴,懶得理會張鎮使。

只是暗暗將這筆賬記下,該還的時候,那就一併算了總賬!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