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漕幫的蠻子,還挺會做生意。”

“這樣,我也跟你做筆生意如何?”

秦羿默然問道。

“好啊,有錢,怎麼都是個賺,雖然老子不喜歡你小子,但誰會跟錢過不去呢?”

曹虎還以爲秦羿有所求,登時大喜。

“好,你這條賤命,我想兩百萬還是值吧。”

“你收了狄少兩百萬,我也要你兩百萬,保你這條命,如何?”

秦羿笑問道。

“我去你二大爺的,你小子今天存心找晦氣來了是吧。”

曹虎一聽就怒了。

這時候,王大海拿着球吹起了口哨,曹虎悻悻的對秦羿放了幾句狠話,領着人上場去了。

在衆人的呼喊聲中,王大海當空一拋球,一場血腥籃球賽就開始了。

曹虎等人根本就不懂規則,張志堯手下的人,是籃球場上的常客了,那近兩米的黑人大漢,當先起跳去夠球。

“艹你奶奶個熊的。”

曹虎本來就喝上了頭,也不懂什麼球場規矩,咒罵了一聲,揚起鐵拳照着黑人大漢褲襠就是一記重達兩千斤的王八拳。

啪!

但聽到蛋碎的清脆之聲。

黑人大漢手剛夠着球,還沒來得及進攻,慘叫一聲,捂着褲襠栽在了地上,鮮血沿着褲腿流了一地。

所有人都傻眼了。

張志堯等人稱霸球場,靠的就是一個狠,但也不過是在防守中下絆子,這種一上來就要人命的打法,卻是第一次見。

“奶奶個腿的,上來就幹,講不講規矩了?”

張志堯一拍腦門,大叫道。

要知道這個黑人布魯斯可是他手下的一張王牌,可是號稱坦克,佛擋殺佛,神擋弒神的主,沒想到一上來就被人爆蛋了。

“狄少,這回可是請對了人,曹爺夠損啊。”

“嘿嘿!”

常逍然等人大喜道。

“嗯,上次布魯斯撞斷了鐵牛的腿,這下也該這黑鬼吃點苦頭了。”

魏威點頭附和。

“大爺的,還愣着幹嘛,趕緊擡下來,還嫌爺不夠丟人嗎?”

張志堯也沒心思聽歌了,摘掉耳機,狠狠砸在地上,叫罵道。

灰色水晶鞋 立即有人七手八腳把慘叫不已的布魯斯擡了下來,扔進了一旁的擔架上,由着校醫擡走了。

“媽的,對面玩的夠狠,給我往死裏打。”

張志堯又點了一個壯漢上了場。

“嘿嘿,有點意思,弟兄們這錢好撈的很啊,逮着就打!”

曹虎一招得手大喜,也是狂喜不已。

在觀衆腺上激素爆棚的吶喊聲中,籃球賽接着開始。

張志堯一夥人持球就殺氣騰騰的奔着曹虎去了,這些人都是散打隊、武館請來的,也都是狠茬子。

衝到籃板底下,上籃騰空就踢!跑位甩開肘子就砸!

十個大漢擠在一塊,沒別的,就是一個幹!

要說曹虎還是有點本事,一個內煉中期高手,近三千斤的神力,那還真不是吹出來的,鐵拳所到之處,沒有能捱上幾個回合的。

沒一會兒的功夫,張志堯請來的人,全都倒在球場上,不是斷手就是斷腳,球場上跟斗獸場一般全都是血。

“他孃的,敢偷襲老子!”

“麻子,去得分!”

曹虎照着一個嗷嗷慘叫的青年頭上補了一記鐵拳,抹了一把鼻血,衝一個手下吼道。

撿來的萌寶:繼承者的隱祕新妻 那人還是懂點籃球的,拿了球,砰砰!蹩腳的運到對方籃筐底下,騰空而起,就是一記雙手亂扣,掛在框上嗷嗷挑釁怒吼。 吼!

在全場瘋狂的吶喊聲中。

王大海宣佈。

2:0

2號樓領先兩分!

張志堯眼睜睜的看着手下被一一擡了出去,曹虎等人在場中耀武揚威,恨的牙根都癢癢了。

“張少還比嗎?要沒人上場,這場比賽,你就輸了。”

王大海提醒道。

“比,當然比!”

“老子今天要不弄死這羣雜碎,我算白混了。”

張志堯目露兇光。

“你,你!”

“你們幾個跟老子一起上!”

張志堯隨便身後搖旗吶喊的人中,挑選了三個。

那三人扭扭捏捏,怕死的很,不過一見張大少發飆了,不上的話,怕是少不了要捱揍,只能是硬着頭皮上了。

“老巴,我今晚這場子是豁出去了,全靠你了。”

張志堯冷冷道。

“放心!”

老巴依然是簡單的兩個字,麻利的套上了球衣。

“張少,還敢比嗎?不敢就趕緊跪下來叫爺爺吧。”常逍然隔空挑釁道。

“哼,誰笑到最後,現在還說不好呢。”

張志堯親自帶上頭巾,領隊上場。

“我靠,張志堯瘋了,主力隊員都廢了,他跟着這幾個替補上場,是想找死了嗎?”

魏威不解的大叫道。

一見鍾情[快穿] “他上了又如何,老子這雙鐵拳,只認錢,不認人,張家少爺一樣照揍。”

曹虎陰冷笑道。

“人在精,不在多!”

“我看那個三角眼漢子,似乎不簡單!”

“曹把頭,你們一定要防住了,比賽結果,歸根到底,還是分數最重要。”

狄風雲叮囑道。

曹虎豹眼一睜,顯然沒放心裏去,在他看來張志堯等人無疑是前來送死。

比賽繼續。

張志堯親自從後場帶球,其餘三人戰戰兢兢的跟在他後面,老巴抱着胳膊與他並肩而行。

“麻子,去把球搶過來!”

曹虎守在三分線內,擺開陣勢,冷喝道。

“小子,把球交出來,滾下去,小爺饒你不死。”

剛剛扣了一個的麻子,此刻正享受着英雄光環,他也是內煉初期武者,登時運足千斤神力,蹬的球場砰砰作響,照着張志堯衝了過來。

“嘿嘿,那就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張志堯挑釁似的連耍了幾個胯下。

“媽的,臭小子,你是找死。”

麻子一怒,滿臉麻子漲得通紅,照着張志堯,千斤神拳舉手就砸。

“找死的是你!”

老巴橫裏搶出,人狠話不多,右手一張輕而易舉的扣住了麻子的拳頭。

麻子頓時只覺拳頭像是被鐵鉗卡的死死的,哪裏動得了。

“麻子,你他孃的幹他啊。”曹虎不耐煩的催促道。

“嘿嘿!”

老巴左手凝拳,重重的砸在麻子的胸口。

砰!

強猛的內力瞬間震碎了麻子的肺腑,麻子當場吐血,橫飛數丈,倒在地上,當場就廢了。

“媽的,遇到狠茬子了。”

“老三、老六,你們三個一起上。”曹虎心知不妙,又吩咐道。

歡喜冤家:天才王妃萌寶夫 叫老六的三人互相望了一眼,凶神惡煞般的咆哮衝殺而來。

老巴嘿嘿一笑,不待三人靠近,如脫繮野馬,迅若閃電,猛地與老六撞了個滿懷。

咔擦!

但聽到骨頭爆碎聲,老六就像是被大卡車迎面撞了個正着,還沒明白怎麼回事,胸骨全碎,砸飛在了人羣中,當場暈死了過去。

老巴殺意不減,又是衝上一人,舉手便是一記掌刀,劈在另一人的脖子頸骨上。

那人腦袋一歪,連叫都沒來得及,就倒在了球場上,生死不知。

“我艹!”

“這鳥太狠了。”

“沒法打!”

剩下的那個老三嚇的魂都飛了,撒腿就往場下跑。

“想跑?不覺的晚了嗎?”

“太極長勁!”

老巴森冷一笑,腳下八字一分,內勁狂吐,球場地裂,騰空而起,隔着一丈遠,當空就是一拳。

但見一道斗大的拳形氣勁自虛空而出,重重的砸在老三的後背,自前胸透出!

老三踉蹌了一步,吐了口血,栽倒在地上,渾身抽搐着,眼見是不能活了。

舉手之間,廢掉了四人!

全場一片啞然。

誰也沒想到,張志堯與狄風雲之間的籃球賽,會如此血腥、殘酷。

要知道以往,雙方也最多是在球場上甩肘子、下黑腳、靠陰招把人廢殘了。

然而,從曹虎不按規矩,當先出拳爆了布魯斯的蛋後,這已經成爲了赤裸裸的武鬥!

“內力化形,一丈遠!”

“你,你是內煉後期巔峯武者!”

曹虎臉上血色褪盡,酒勁也徹底清醒了過來,顫聲問道。

“算你這蠢狗還有點眼力架。”老巴森冷笑道。

“好漢,好漢!這局算我輸,是我瞎了眼。”

“我他孃的認慫了,現在就滾。”

曹虎連忙抱拳拱手相拜,滿臉恭敬道。

內煉後期巔峯武者,那可是半步宗師啊。

他一個小小的內煉中期武者,跟半步宗師去打,那不是找死嗎?

“跪下說話!”老巴喝道。

噗通!

剛剛還不可一世的曹虎二話沒說,跪在了球場上,眼淚巴巴的,跟個孫子一樣,哪裏還有半點梟雄之氣。

“爺,我,我知道錯了,這裏是一百萬,你拿去給兄弟們治傷。”

曹虎知道這趟算是白跑了,識趣的奉上了支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