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飛只是看了一眼,便沒有在意了,自顧自的鑽進了超市之中。

馬天宇的實力,沈飛並不清楚,不過若只是對上那三頭狗型異獸,肯定是綽綽有餘的。因為沈飛也看了看那迎面衝過來的幾頭異獸,它們和普通的狗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相較之下,應該也僅僅是會比一般的狗,在速度力量耐力之類的能力會強上一些。如果是自己對上這三頭異獸,也是能夠輕鬆解決的。所以沈飛也就並不擔心馬天宇了。

楚洛洛也緊隨其後的跟著沈飛進入了超市之中。

超市因為大門緊閉,並且伴隨著全區停電,超市內黑漆漆一片,唯有打開的大門有著光源射入。

「沈飛,我們這樣偷東西並不好吧?」楚洛洛進入了超市看著沈飛正站在一個賣著首飾手錶的櫃檯旁,不安的說道。

沈飛所進入的這家超市並不算很大,約莫有著幾百平的面積,沈飛看著櫃檯裡面的那些首飾手錶,雖然基本標價格都是在幾百上千之多,倒也不知道其價格是否相當值。

不過沈飛並不太在意這個,就算這些東西與它的價格等值,可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同樣算是一堆廢物!

沈飛不再在這個櫃檯面前查看,這裡並沒有自己需要的東西:「活著,才能討論說偷都東西好不好!」沈飛只是淡淡的回復了一句,便消失在了昏暗的超市中。

「活著,活著?」楚洛洛站在破壞的大門前怔怔的念叨著沈飛的話,身後是明亮的光線,可卻被大門抵擋在外,前方便是無盡的黑暗,如同看不見底的深淵。楚洛洛最終還是緩緩地抬起了頭,看了看不斷傳進來打鬥的聲音,以及動物哀嚎的聲音,隨後邁動了步伐跟上了沈飛的腳步。

過了大概二十幾分鐘之後,沈飛與楚洛洛分別提了幾大袋的東西就出來了,他們口袋中的東西大多是食物與水,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生活必須之物。

馬天宇早已在外面等候了,此時他正坐在那輛吉普車的引擎蓋上,在他的面前是兩隻狗型的異獸屍體,看樣子他確實輕鬆解決了。

而在他的旁邊,正放著他一開始拿出來的那把開山刀,不過此時那把開山刀早已是染紅了鮮血,同時鋒利的刃邊,居然出現了不少的缺口,並且捲起了刃。

沈飛提著一袋子東西就來到了馬天宇的面前,他將其中一個袋子扔到了馬天宇坐著的引擎蓋上:「這是我幫你找的煙酒,都是最貴的那種。」

馬天宇笑呵呵的看著沈飛,然後一隻手扒開了沈飛遞過來的袋子:「我還以為你們還要等一會才出來呢,哎喲,上千塊的茅台誒,還不錯!」

說完,馬天宇直接打開了這瓶茅台的精美包裝扔在了地上,隨後扭開了瓶蓋。

「這傢伙,不會就是打算在這裡就開喝了吧,一會可是酒駕了……」沈飛天馬行空的想到。

馬天宇拿著酒瓶湊近鼻子用力的嗅了兩口,隨後像十分陶醉的閉上了雙眼:「這感覺,應該是正宗的茅台了。」言罷,他便直接拿起手中這瓶上千塊的茅台,然後倒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嗯??沈飛有點懵了!這這傢伙吧茅台倒手上?幹嘛?用茅台洗手?真夠奢侈……。

不對!沈飛漸漸發現問題了,純白的茅台倒在馬天宇的左手上,可是流下來的卻是帶著紅色的酒色,就如同摻了水的紅酒。

「你受傷了?」沈飛有些意外。

馬天宇停止了傾倒,拿著手中還剩下一半的茅台喝了一口隨後又將它放在一旁,揮了揮左手,輕描淡寫的說道:「這個啊,沒事小傷。」雖然他口中這麼說,可是他卻看著前方表情極為凝重。

沈飛看了看馬天宇左手上的傷,一條劇烈的撕裂傷口幾乎橫穿了他的整個手掌,鮮血淋淋,觸目驚心:「你真的沒事么?」

回過神來,看著一臉審視的沈飛,馬天宇哈哈的大笑道:「真沒事的,這點傷真的算是小傷了過個幾天就好了。」說完,他還特意的甩動了兩下左手,似乎像在證明確實沒事。

馬天宇跳下了引擎蓋,將那把已經卷刃出現缺口的開山刀扔進了車裡,隨即一隻手提起兩隻異獸的腿子,就扔進了車中:「既然你們都弄完了,那我們就回去吧,一會我還得去下一個小區安排一下。」

馬天宇在車裡扔進了兩隻異獸的屍體,此時整個車廂內都瀰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沈飛還好,並沒有多大的感覺,倒是楚洛洛,好像十分的不適應,不斷地用著衣袖捂住自己的鼻子。

笑笑的看了一眼後視鏡,隨即馬天宇便啟動了那輛吉普車,不過在出發的時候,他卻眼神凝重的望了一眼車窗外的天橋底下。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自己剛才面對那三隻異獸的時候,原本以為那一隻最瘦弱,體型最小的異獸會是一個很容易的突破口,所以一開始進攻的時候,馬天宇便直接朝著那隻最弱小的異獸攻擊而去。不過令他沒想到是時,看似最弱的異獸,卻反而是這三隻異獸裡面最強最難纏的,那灰褐色的皮膚,自己揮刀砍上去,就如同砍在了鐵皮之上,根本不能傷其分毫,而自己手中那觸目精心的傷,也正是那一隻看似最弱小的異獸給自己傷的。

「這些異獸是又『進化』了么?」

馬天宇不竟露出深深的疑惑,與擔憂。 《山海經》《大荒北經》記:“大荒之,有山名曰北極天櫃,海水北注焉。 vodtw.net又有神,銜蛇操蛇,其狀虎首人身,四蹄長肘,名曰強良。”

強良是神,可也是獸,不知何故,被天界毀去肉身,爾後在阿修羅道成魔,距今已有數千載。

怪不得童言執意要讓這巨魔奉他爲主,原來這巨魔正是強良。

石壁後的巨魔沉默了好一會兒工夫,終於自嘲的道:“是啊,我竟然連膽量都沒了,看來我真不能繼續待在這兒了。不然的話,或許已沒有多少人記得我了。你不是想讓我奉你爲主嗎?我答應了!連你都不怕,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童言聽此,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既然你答應了,那我這進來見你!”

話聲剛落,他立刻前一步,單手按於面前的石壁之,他猛地大喝一聲道:“封印,破!”

破字一出,“咔咔”的聲音隨之響起。

再看那石壁,如同活了一般,不僅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封印,一條條的裂縫也隨之現於其。

只等八卦封印的光芒慢慢暗淡下來,那石壁已經是裂縫密佈,彷彿隨時都要轟然倒地一般。

童言沒有收手,而是奮力向前一推。

只聽到“轟隆”一聲巨響,整面石壁都被他推倒在地。

擡眼向前一看,前方是一個巨大的石室,而在這石室的四個方位,則立着四尊石像。這四尊石像,正是四方神獸,青龍、白虎、朱雀以及玄武。

被四象神獸鎮壓,外面又布有八卦封印,足見這強良巨魔實力之強。

而實際,遠遠不止這些,在這強良巨魔的身,還被數條粗厚的鎖鏈拴着,幾乎讓它難動分毫。

和古書記載的十分相像,這傢伙長得確實高大威猛,虎首人身,四隻利爪雖然鋒利無,形狀有些像牛馬的蹄子,但它也有那麼一點兒不同之處,如它的嘴裏並沒有銜着黃蛇,爪子裏也是空空如也。

童言在它面前站定,微微一笑道:“看來這封印並沒有壓住你的魔氣,經過這千餘年來的修煉,你的實力應該更勝從前了吧?”

強良巨魔搖頭苦笑道:“更勝從前?無論我如何努力,恐怕也抵不過你。算了,不說這個了。把你的一滴精血給我吧,我這奉你爲主!”

童言點了點頭,隨即用指甲掐破指尖,手指一彈,一滴精血便被他彈向了強良巨魔。

強良巨魔看着精血飛來,立刻輕輕一吹,只見它吹出的風剛一接觸到童言的精血,後者便分解成幾小滴,然後在它的操縱下將它自己圍了起來。

也不見它誦唸什麼咒語,而是這樣向童言彎下了腰。至於那些圍着它的血滴,則是突然化爲血霧,將它完全的包裹其。

童言知道,這是血契,也是常說的死契。訂了血契,生死與共,他死這強良巨魔也得一同赴死,只有他活着,強良巨魔才能平安的活着。

僅僅一會兒工夫,血契便已經訂下。

童言見此,稍有不忍的道:“其實你完全不用訂立血契的,只要是普通的契約,事實已經足夠了。我對自己能活多久,心裏都沒有底。你這樣冒險,萬一我真的出事了,你隨我赴死,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強良巨魔搖頭笑道:“沒什麼值與不值的,我既然答應奉你爲主,理應與你同生共死。再者說,你能活到今天,說明你命不該絕。天行者的頭銜,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擔負的。”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只要你不背叛我,我自然不會拖累你。倘若我真有性命之危,我也會提前和你解除死契的!”

之後二人閒聊了幾句,童言便徹底的放開了強良巨魔。

從這一刻起,童言多了一個強力幫手。一切都跟計劃的差不多,現在是時候找那聖門的五護法報仇雪恨了。

強良巨魔直接變成了高大的漢子,還特意將魔氣隱入體內,兩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地牢,便向着煙柳軒趕去了。

五護法之前已經說過,他要去煙柳軒享樂一番,在煙柳軒下手,當然最好不過。

兩人佯裝客人,不多時踏入了煙柳軒。

不得不說,這煙柳軒的美酒確實不錯,裏面的姑娘也是嬌豔動人。只可惜童言並非好色之人,而那強良巨魔也是個對女人不感冒的主。

所以兩人選個位子後,一直悶頭喝酒,順便觀察着煙柳軒的一舉一動。

這麼等了足足一個多小時,終於,煙柳軒的門口兒傳來了放肆的大笑之聲。不用想也知道,“獵物”終於登門了。

“哈哈……本座早知道天魔城有個煙柳軒,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他話聲剛落,麗姿從二樓走了下來。也不知道這麗姿是故意而爲之,還是想好好感謝五護法,此刻的她身着紅色薄紗長裙,婀娜身材一覽無遺,再加那濃妝豔抹的俏臉,說不出的妖嬈,言不盡的誘惑。

“大人,您終於來了。小女子可是等候多時了啊。快快有請,二樓已經爲您備下包間,絕對是我這煙柳軒的頭房!”

聽聞此言,五護法立刻迫不及待的壞笑道:“好好好,那咱們這去吧。小娘子,你這打扮,真是美豔動人。看得我這心裏癢癢的,來,帶我去,我都快醉了!哈哈……”

“呦,大人您還沒喝酒,怎麼醉了呢?難不成是被我這裏的姑娘給迷醉了嗎?”

五護法嘿嘿笑道:“這最迷人的是你,我來這兒也是衝着你來的。別說其他的了,咱們快些樓吧!”說到這裏,他直接攬住了麗姿的小蠻腰,彷彿恨不得直接將麗姿抱起來似的。

麗姿雖想躲開,可樓梯實在太窄,只能任由這五護法吃着豆腐,臉還得賠着笑臉。

看着他們二人登二樓,強良當即要起身,不過卻被童言一把攔了下來。

“不着急,等他徹底沒有防備之刻,咱們再動手也是不遲。讓他多活一會兒吧!”

強良輕哦了一聲,這才繼續喝酒。

可沒想到,在這時,竟有人急匆匆的登了樓梯。

定睛一瞧,這人童言竟然還認識。 沈飛一直很好奇,特管局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小區中,聽他剛才所說的他一會還要前往下一個小區。而且就在之前,沈飛還明顯看到他還在吩咐那些保安在做著小區防衛的工作。

沈飛對馬天宇問出自己的疑惑。好在,馬天宇所做的這些事情也算不得是什麼內部機密,所以告訴沈飛倒也無妨。

原來,在廣慶市發生了異獸入侵事件之後,作為專門管理對付這些特殊存在的部門就行動起來了。可是入侵廣慶市的異獸體量實在是太過龐大,所謂的特管局,面對這麼大一股異獸潮,無疑是螳臂當車,自不量力,無能為力!面對無窮無盡的異獸入侵,特管局也實在是沒有辦法進行人為的阻擋。

但是任由這麼多異獸殘害百姓,這也並非特管局能夠坐視不理的。對於異獸入侵嚴重的區域,特管局確實愛莫能助,不過對於像慶南區這種,並沒有太多的異獸,並且異獸厲害程度也不算太高。

這個時候,特管局倒是完全有著能力做著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可即便是如此,特管局畢竟是一個才發展起來不到一年的部門,其底蘊十分薄弱,整個部門總人數並不多,在面對這麼多的異獸,這麼大一片區域的時候,根本沒辦法保護所有人。所以他們只好在以社區為單位,將社區內的人組織起來,讓他們自己保衛自己,保衛自己的小區。當然,像馬天宇召集來組織的人,也並非什麼牛鬼神蛇都可以的。

那就是,這些人都要有足夠的能力,比如身體強壯,又或者有著異變者。

反正聽馬天宇的大概意思便是,之所以來到小區無非就是為了將小區的倖存者組織起來,進行自我防衛,如果小區中還有厲害的異獸,他們則負責獵殺。

當然,這也只是明面上,與此同時,他們還在盡量的發現異變者,對於優秀的異變者,他們則將其拉入特管局,壯大自己的力量。就比如,之前在和馬天宇聊天的那個三四十歲的小區保安,他的bj就達到了8,正是被馬天宇招收進特管局的對象。

「bj?」沈飛還是第一次聽見這個詞,什麼意思?bgm?沈飛十分疑惑。

馬天宇一邊開著車,一邊用手遞過來一個金屬球,交到沈飛的面前:「你握住它!」

沈飛接過這顆金屬球,球體全身呈銀白金屬顏色。用手握住,發現它並沒有給人一種金屬的冰冷感覺,反而從球體中流出絲絲的暖流,握著十分舒服。

呼呼~biu~

忽然沈飛手中的這個金屬球開始響動了,隨後從球的正中心忽然發射出一束光線,然後在沈飛面前大概四五十厘米的地方處出現了一片方形光幕。

畫面十分的單調,只是有著幾個字母和幾個幾個數字。lz:0bj:1.5

「0靈值,1.5倍級,唉。」馬天宇透過車內後視鏡看著沈飛所測出來的畫面,明顯有些失落。

看著面前這些出現的畫面,沈飛倒是對這些數值的大小沒多大的感想,他只是有些好球,這些數值到底帶便什麼?

「0靈值,1.5倍級是什麼意思?」沈飛收起了那一顆金屬球,然後好奇的看著正在開車的馬天宇問道。

「唉,這個其實也沒什麼的。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測量數值儀器而已,不用太在意的。」馬天宇似乎並不忍心打擊沈飛,故作輕鬆的說道:「這個靈值不太好解釋,你就簡單的將它理解為一種能量吧。至於這個倍級……。」

馬天宇打著方向盤將車子從主路拐進了支路,然後接著說道:「這個倍級,其實就相當於一種大小比較。規定一個原值為1,而這個原值就相當於一個普通的成年男性的綜合亨利,比如,你的倍級為1.5就代表,你的綜合能力可能是一個普通成年男性的1.5倍,所以你的倍級達到1.5。」

「當然,這個測量出來的數值也只是一個參考的數值,並不代表完全正確,不過,實際情況與這個測出來的數值也不會相差太大。」馬天宇停下了車,此時已經到了小區門口了。

這馬天宇的口氣明顯是在安慰自己,沈飛雖然對這個金屬測量球測出來自己的數值只有一點五並沒太大的波動,他只是有些好奇,若是這個測量球測出來自己只相當於一個1.5倍的普通人,那自己的那些能力又算怎麼回事。

楚洛洛一直在聽著兩人關於靈值倍級的談話,此時見車輛停了,他從沈飛手中拿過那顆測量球也握在手中,好奇道:「我也來測一下。」

隨著又是一陣呼呼!niu!的聲音傳出,在楚洛洛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光幕。

「什麼嘛,靈值0,倍級1……」楚洛洛傳出了鬱悶的聲音。

馬天宇駐停好了車,隨後扭回頭看去,果然在面前顯現了一個bj:1的字樣。

楚洛洛氣不過,立馬收起了手中握住的測量球,交還給了坐在前面的馬天宇:「你這個測量器肯定不對,說不定還是壞的!」

「哈哈」馬天宇輕輕笑了兩聲,楚洛洛這樣的質疑,馬天宇實在是見得太多了,畢竟對於現在這個時期,所謂的異人,人們並不會陌生這個辭彙,但是現實中真正的異人畢竟還是少數的,大部分的人其實還是普通人的。

「沒關係的,一般正常的女性,倍級都為0.8.你是1,說明你比大部分的女生都要厲害,和一個男性相當了。」

「你什麼意思嗎。你是想說我像個男的嗎?」楚洛洛本來就氣不過,自然怒瞪著前面的馬天宇。

馬天宇似乎十分明白什麼叫做明哲保身,這個時候肯定不能和楚洛洛理論了。所以他只是繼續笑笑並不出聲。

「沈飛~,你說句話呀,你也相信他那個狗屁的測量器是真的?」

沈飛看了看坐在駕駛位的馬天宇,發現他好像也在暗中觀察著自己。

沈飛很自然地伸出手拍了拍悶悶不樂的楚洛洛安慰道:「不就是一個數值么,也代表不能什麼呢?幹嘛這麼在意呢!」沈飛說完,再次看了看剛才楚洛洛測試出現的那片光幕的地方。

雖然此時那片光幕已經消失了,但是沈飛卻記得很清楚,楚洛洛的倍級,確實是1,她的靈值也確實好像是0。為什麼說好像?因為沈飛記得,自己測出來顯示lz:0,而楚洛洛的卻是lz:00兩個並排的0。這奇怪的一幕馬天宇並未發現,因為楚洛洛坐在馬天宇的座位後面,當她回過頭時,馬天宇只能看見楚洛洛的bj:1顯示,而lz則被他身後的座椅擋住了。

所以這不得不讓沈飛感到疑惑,0和00真的都是代表同一個意思嗎?

即使,沈飛有一點小疑惑,不過也正如沈飛剛才說所,測量器測量出來的也不過就是一個數值罷了,究竟又能代表多少東西呢?所以,沈飛便在不再去追究了。 剛一看到此人,童言頓時心一喜,但是轉念一想,他又有些不安起來。vodtw.net

他看到的是誰呢?不是旁人,正是天魔城獵獸團的團長神威。

時隔多日,神威已經不再是那個威風凜凜的大團長,現在看來,更像是一個尋常的武士。無論衣着和氣質,都與之前大相徑庭。

但在神威的眼,童言卻看到了滿滿的殺意,而這也意味着,他要下手了,至於他的目標,十有八九是那聖門的五護法。

五護法的實力有多強,童言誰都清楚。如果神威真的貿然向五護法出手,下場恐怕只有一個,那是死!

好不容易在此重見神威,童言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他去送死。

不敢耽擱,他立刻站起身來。

一旁的強良見此,趕忙問道:“老大,咱這動手?你不是說再等等嗎?”

童言眉頭緊鎖的道:“咱們能等,別人看來是等不了了。走吧,我們這去二樓。”

強良聽此,輕哦了一聲,隨即也站起身來。

兩人沒有遲疑,直接向着二樓走去。

也幸好這五護法沒有把隨從帶進煙柳軒,如此也算是給童言他們減去了不少麻煩。

可等他們二人走到二樓的樓梯口時,還是被人給攔住了。攔下他們的是煙柳軒內的兩個姑娘,樣貌倒是清秀,不過語氣卻是十分強硬。

“兩位客官,這二樓今天已滿,請兩位這下樓吧!”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姑娘,你可能搞錯了。我之所以來這二樓,並非是爲了尋花問柳,而是見兩位朋友。現在那兩位朋友在二樓之,還請兩位姑娘行個方便,放我們進去吧!”

“見朋友?算是要見朋友,也得晚些時候。我家姐姐交代過了,她在款待一位大人物。不能有人驚擾,我看你們還是先在樓下等等吧。只要那大人物離開,你們想找誰都可以。”

眼見這兩個姑娘不肯通融,童言倒也沒有動怒,而是輕聲說道:“你們知道我要找誰嗎?我要找的兩個朋友,第一位是你們的老闆娘麗姿,而另一位則是獵獸團的團長神威。不管你讓不讓我進去,都請你務必讓神威團長來見我一面。告訴他,我叫童言。我想他只要聽到我的名字,一定會來見我的。兩位姑娘,有勞了!”

這兩個姑娘聽此,稍稍猶豫了一下,其一個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現在是否方便,要不……要不我去看看吧。如能見到神威團長,代你轉達。如果不曾見到他,那隻能晚一點兒了。”

童言聽此,想了想道:“你要是見到他,再幫我多說一句,讓他千萬不可輕舉妄動。謝謝你了!”

這姑娘點了點頭,這才轉身向着走廊的一邊走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