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太乙混元陣的加持下,渾身星光熠熠,防禦更是十倍的提升。哪怕是面對元嬰期修士的飛劍,也依然不閃不躲,正面硬鋼。當然他這體型也躲不開。

馮成的飛劍根本就無法攻破金鰲的金甲,哪怕四肢和龍首上會手上,卻也是眨眼即恢復。根本就無法對金鰲造成致命傷。

馮燁策馬衝鋒,騎著銀甲屍戰馬,踏空而行,萬鬼血魂幡在他的手,儼然成了掛著幡的長槍。幸好這東西是法寶,倒也足夠堅固。

馮燁也想要看看,妖變期第八層的自己,對上元嬰期的修士,究竟有多大的差距。在典籍當中只是記載了元嬰修士能夠調動天地之力,法力無窮無盡,可摘星拿月。

幾次攻擊都無法對金鰲造成任何傷害,馮成也是鬱悶,當一個劍修,最擅長的攻擊,無法打破敵人的防禦的時候,就已經意味著他敗了。只不過面對馮燁這小輩,他還是有些不甘心就這麼敗走。

此時見到馮燁一馬當先的沖陣到他的面前,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覺得他不是那巨大金鰲的對手,難道還打不動馮燁這小輩嗎?

馮成手中飛劍光華一閃,化為一道閃電直奔馮燁而來。這種攻擊速度,根本就無法躲避,而且飛劍是被人操控的,躲避根本就沒有用。

馮燁只能施展妖變,依靠金鰲之體來抵擋飛劍的攻擊。馮燁此時的防禦,絲毫不比他的基因戰獸,外面那隻金鰲一百五十米的金鰲差。

那飛劍無法打破金鰲的防禦,自然也無法奈何的了馮燁。馮燁手中萬鬼噬魂幡揮動,一擊狠狠的砸在那刺來的飛劍上。

面對馮燁被軍陣十倍增幅的力量,哪怕是元嬰修士的本命法寶,在這等拔山巨力面前,也占不到絲毫的便宜。被馮燁一擊打的倒飛出去。

堂堂元嬰老祖,被自家後輩子孫打敗,更無顏面在多說什麼,揮手間帶著剛剛拋飛出去的馮倫飛遁而走。

一擊得手,馮燁也沒有追擊,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現在也可以自豪的說上一聲:「元嬰修士,不過如此。」只不過如同他麾下的軍隊面對金丹修士一樣的毛病。可以抵抗,但是無法殲滅對方。

依靠陣法的增幅能夠打敗元嬰修士,但是元嬰修士來去自如,他也僅僅是能夠打敗對方罷了,卻無法擊殺對方。除非對方頭鐵的跑來跟他決死拚命。

通過這一戰,馮燁對自己的實力,也算是瞭然。心中總算是有了些底氣。

憑藉三千死亡騎士,組成的軍陣,別說是一個元嬰修士,哪怕對方一次來個十個八個的,他也有一戰之力。只不過人家想打就能打,打不過還能跑。一旦敵人跑了,他追不上。

但是這個世界的元嬰修士,那個不是拖家帶口的一大家子,一大宗門的人,需要他們庇護?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這些元嬰修士,要是真的敢來跟他作對。他也有剿滅對方宗門,讓對方付出血的代價的能力。

馮燁現在倒也不著急,暫時有制衡這些元嬰修士的手段就好,等到他大玄佔領更多的地盤,聚攏更多的人口。到時候匯聚更多的龍氣。讓他的實力更進一步,突破到妖神境以後。

就再也不怕追不上這些元嬰修士了。突破妖神境可不僅僅是能夠完全化為妖身而已,更重要的是,可以突破空間限制,直接徒手撕裂空間,進行空間傳送。

要是沒有這種移動速度,妖神聯邦也無法佔據三分之一的銀河系。光是跑路的時間都要跑死人了。

修行界的遁術確實強大,修為越高,速度就越快,尤其是在元嬰修士的手中。根本就不是現在的馮燁能夠追的上的。但是等到馮燁進階妖神,那雙方誰的速度更快,可就不好說了。

「陛下,萬勝,萬勝,萬勝。」下放的士兵們見到敵人跑了,頓時歡聲雷動。為他們的皇帝陛下歡呼。

雖然馮燁與元嬰修士的交手過程他們看不到,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敵人消失了,那自然就是皇帝陛下勝利了。

「將士們出發,大家再辛苦一段時間,等到拿下從玉山。全軍所有立功將士,每人可分到一株萬年人蔘。」馮燁騎馬戰立在半空當中,大聲的對下放的將士命令道。

「願為陛下掃平一切敵人!」下方將士頓時歡聲雷動,士氣高漲。

他們這些人之所以能夠修鍊的這麼快,還不是因為這兩年陸陸續續的吃了不少老葯。只不過他們吃到的都是大鍋菜裡面放上幾片寶葯。

但是即便如此,也讓他們的實力突飛猛進。身上的力量在肉眼可見的強大起來。雖然還達不到倒拔垂楊柳的力量,但是一拳碎石還是能夠做到的。

現在皇帝陛下願意獎勵他們萬年人蔘這種寶葯,還答應每人一支,絕對能夠讓他們的實力更進一步。

馮燁剩下的那些藥材也不多了,不過這段時間他佔領了不少地盤,接收了數百村鎮,麾下人口如今也有兩三千萬了。

這些新增加的村鎮,都被馮燁開過公審大會,很是處理了一批騎在人民頭上的修士家族。更是將這些修士家族所佔據的土地,分封個了平民百姓。讓所有人在不受欺壓。

更是有著絕對公平,不會貪污的高等生化人治理,還有大軍橫掃山林,將威脅他們生命的魑魅魍魎一掃而光。可以說歸附大玄的這段時日,是這些百姓們生活的最好的一段時間。

這些百姓的感激與幸福,紛紛化為馮燁的龍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如題,戰略性安排接下來具體戰術之中,緩一緩。話說各位,幫著宣傳一下本書啊,不然我會餓死的,真的會餓死的!

順便感謝一下友150313112452494的3000打賞,書友20190524094410971的100打賞,感謝愛吃榨菜饅頭的100打賞,比心比心!

《龍族:尋找路明非》戰略性今天暫緩等到吃完飯,椎名兩人和寺島幸分開,小狐狸學姐領著路往赤門的方向走。

走到半截,她忽然回過頭,有些猶疑著道:

「伊織?」

「怎麼了。」

椎名伊織跟在後面,欣賞著佐野詩乃那被包裹在修身長褲下飽滿的小屁股,聲音漫不經心。

「你說……我和幸哪個比較好

《人在東京,專業男友》【257】大掃除 東方儀側過眉眼,內心排腹道:這皇帝還真是喜歡戳人家的下巴。

見東方儀好像在跑神,赫連祈又加重了手上的動作,捏著下巴的動作竟讓東方儀感覺有點刺痛。

她急忙大力推開他禁錮自己的手,大步跳到一邊揉著下巴道:「當然了當然了,整個皇宮就數皇上您最好看了。」

聽到東方儀的回應,赫連祈有點得意的直起身子。

「朕送你回宮」

赫連祈說道,說罷就繼續挑著燈向前方去了。

什麼,送我回宮?東方儀連忙跟到赫連祈的身後,小心也快走兩步跟著前面的兩個主子。

小心看著兩位主子只覺著心驚肉跳的,一個是聽說過的威嚴無邊高高在上的皇上,一個是今早剛看見抽人毫不猶豫的皇後娘娘。

一想想滿身的汗都要涼了。

「皇上您今日沒有公文要看幺?」

東方儀問道。

「沒有。」

赫連祈冷著聲線回答。

「皇上今日沒有別的宮嬪想去看望幺?」

東方儀又問。

「沒有。」

赫連祈依舊冷著聲線。

「皇上!….臣妾今日身體不適。」

東方儀支支吾吾的又說道。

「朕看你明明活蹦亂跳的樣子。」

赫連祈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可是皇上…..」

東方儀還想再說些什麼,就被赫連祈打斷:「皇后還想再說些什麼?」

低著頭走路的東方儀就這樣一頭撞上了他的後背,「哎….嘶…痛。」

她齜著牙呼痛道。

赫連祈回過頭眯著眼瞥向抱著頭的東方儀,接著問道:「皇后想到哪裡去了。

嗯?」

這一聲詢問冷到了冰點,東方儀揉頭的動作都僵硬住了。

她心裡暗罵自己,真傻啊自己,自己可是皇后,肯定老早就和赫連祈內個內個了,自己現在在這亂找理由拒絕他,那不就是在惹怒他幺。

「額……我….」

東方儀支支吾吾的想要說些什麼。

「我?」

赫連祈提高了一個聲度質問。

「不是,是臣妾沒有想些什麼。」

東方儀牙床都發抖了,她也不知怎麼一回事,只要一面對赫連祈,自己的聰慧也好,狠厲也好,彷彿都蕩然無存了,剩下的就只有害羞與不安。

終於到了皇後宮前,赫連祈卻並沒有停住腳步,前往的方向分明就是干清宮。

他不是說沒有公文要批了幺,東方儀想著,但還是朝著那身影欠了欠身子說道:「恭送皇上。」

明顯能感覺到遠處那人身形一滯,隨即大步走開了。

自那天起大概過了三四天赫連祈就沒有來皇後宮里,也不知他是忙的還是在生些什麼怪氣。

皇後宮里七七八八的人加起來其實也不少,不過那些人不是楚妃送來的就是憐嬪送來的。

要麼就是在宮裡默默無聞見都沒見過自己的。

自打小心跟了東方儀,是又管洗漱又管膳食。

東方儀閑坐時看著她忙來忙去滿頭大汗的樣子,還覺著挺慚愧,偌大的一個皇後宮,活都給小心接著了。

小心正在掃地,東方儀忽然問她:「小心你累不累?」

沒想到小心猛的就跪到了地上,緊張兮兮的開始說:「娘娘,小心是不是做什麼事惹您不悅了。」

東方儀沒想到她竟跪下,連忙起身將她扶起來安慰道:「不不不你做的很好,本宮就是看你挺累的想問問你。」

「奴婢不累,奴婢很好…..」

小心拿著掃箸的手止不住的攥緊,頭放的很低,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東方儀忽然就看得有點心酸,看小心不過十四五歲的模樣,放在現代也不過是正在上中學的活潑少女,可放在這幽深無底的後宮,她卻被迫的早熟,眼神都失去了孩童的開朗。

「小心你為何會在宮裡?」

東方儀問道。

「奴婢祖上靠打漁為生,可一年蘇北大澇,父親被洪水沖走了。

父親撒手人寰,母親無錢安葬,將奴婢賣進了當地縣衙的府上做雜役,三年前皇宮選秀,府衙的小姐被送進宮當了貴人,正派奴婢同行伺候,可是去年小姐跳井去了,就留下奴婢。

在這皇宮裡無人照看,就只能任人宰割。」

小心一字一句動容的說著,一雙杏眼紅紅的還閃著淚光。「哎——真是個苦命人,不過以後本宮會護著你的。」

東方儀拍了拍小心的肩膀,眼神堅定的許諾道。

「謝謝娘娘——」

小心說罷就又要下跪磕頭,東方儀無奈的扶住她的身子,並囑託她以後外人不在就不必如此多禮。

整個皇後宮內一派和樂融融。

時隔一周左右,東方儀才遇上了赫連祈。

那是一個午後在皇宮後花園,東方儀遠遠的就看見了坐在花園涼亭上喝茶的赫連祈。

剛想喊他一聲,卻看見憐嬪從涼亭另一側走出來,一扭一扭的就歪進了他的懷裡。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