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小智為此感到不解之際,小遙總算是吞吞吐吐地開口道:「那個,小智,可能再過一年,我的基礎課程就能完成了。」

「哦,然後呢?」

此時,小遙的臉紅得就像蘋果,但還是鼓足了勇氣:「到時候我想出門旅行,可我怕我一個人會不方便,你可以陪我一起么?」

「恩,可以啊。」

小智爽快地同意了,本以為小遙會說什麼重要的事,原來就只是這麼一件小事,他覺得小遙這個人還是蠻不錯的,作為旅行的同伴也不是不能接受。

「真的?!」小遙頓時喜笑顏開,隨後朝小智伸出了小手指,「那我們來拉鉤,誰都不許反悔!」

居然還要拉鉤……到底還是個小女孩啊。

小智無奈一笑,本想敷衍過去,但見著小遙滿臉堅持的樣子,猶豫了一下后,還是伸出手和她拉鉤了。

「嘻嘻,到時候就請多多關照了哦。」小遙笑眯眯地道。

「恩。」

和眾人的道別完畢后,大木博士開著車將千里一家送往常磐市的機場,至於小智則是和小茂一起結伴前往石英高原。

「你這傢伙!快點上車啦!」

小茂將許久沒用的跑車開了出來,一臉不爽地催促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居然能磨蹭這麼長時間,被你這麼一耽擱,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到達石英高原。」

「急什麼,反正還要過兩天才開幕。」小智十分淡定地回答道,接著一屁股坐到副駕駛的位子,同前來送行的花子和鄰居們告別。

「媽,還有大家,我和小茂就先出發了。」

雖然真新鎮的人口並不多,但小智和小茂身為鎮子里的明日之星,幾乎所有的居民都自發前來為兩人送行了。

「小智!還有小茂!一定要好好表現!進入淘汰賽的話我和大木博士就會去現場幫你們加油哦!」花子抱著瑪納霏大聲喊道。

「放心好了,花子阿姨!我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小茂十分自信地一揚手,隨即啟動跑車,帶著小智揚長而去。

————————————————————

當天晚上,由於小茂的極速狂飆,兩人總算是成功抵達了他們的目的地——石英高原。

「說真的,小茂,你這樣開車都沒出事故,算你運氣好。」剛一下跑車后,小智當即就挖苦起來,皮卡丘也是不滿地叫喚著。

上了小茂的車后,皮卡丘好幾次都以為自己會沒命了。

小茂開車的水平雖然不錯,可這速度實在是太瘋狂了,如果不是小智心臟堅韌,換個膽子小一點的恐怕得嚇出心臟病來。

「嘿嘿,這不是好久沒開車了么,一時太興奮了,下次一定注意。」似乎感覺的確是自己理虧,小茂罕見地沒有反駁,主動承認錯誤。

當然,原因不只是這個。

「下次可沒人來幫你。」小智有些不滿地道,「居然讓我用3D龍把沿路上的攝像頭都黑掉,你知不知道這可是犯法的。」

以小茂這種開車速度,一旦被攝像頭拍到肯定要吃罰單不說,甚至還會讓君莎親自找上門來批評教育,只不過小茂卻是想了個鬼點子,利用3D龍的獨特手段成功擺脫了罰單。

「什麼嘛,還不是因為你和那個小姑娘卿卿我我的耽誤了時間,我要是不開得快一點今晚我們就得露宿街頭了!」被小智再三指責,小茂終於忍不住反駁起來。

「你可別亂說話,我哪有和小遙卿卿我我,我們只是在很普通地告別而已。」小智一臉不解地道。

「嘿嘿,我懂。」小茂壞笑著地拍了拍小智的肩膀,「我知道那個瑟蕾娜會來和你碰頭,放心吧,我不會把你那些事說出去的。」

「真不好意思,我不覺得自己有哪些事需要隱瞞的。」小智斬釘截鐵地反駁道。

「行行行,我知道你要面子,總之同樣身為男人,我是不會出賣你的。」

小茂完全是一副「我已經看穿你了」的語氣,接著不等小智反駁,直接就推著他走:「好了,不提這個了,我們快點去抽籤大廳吧,他們應該還沒有關門。」.. 小智和小茂來到大廳內,前台小姐笑容滿面地招待了他們,兩人將自己身上的徽章和圖鑑拿出,很快便登記好了各自的資料。

今年石英大會的參賽人數高達兩百餘人,因此比賽總共分為岩石、水、冰、草四個場地,要依次贏下這四個場地的戰鬥,在第五回合才能轉移到主會場。

不過為了防止作弊行為,挑選場地得在比賽當日進行,因此兩人在登記完資料后,只是各自拿到了自己的房間鑰匙。

辦完手續以後,兩人走出大廳,發現外面的草坪空地上到處都搭著帳篷,小茂一臉慶幸地道:「幸虧我們都有參賽資格,不然今晚就得睡在外面了。」

聯盟大會是各個地區最重要和盛大的比賽,因此從各地慕名而來的觀賽者數不勝數,周圍的旅館以及小精靈中心自然是人滿為患,好在聯盟為每位參賽者提供了免費的飲食和住宿,至於其他人就只有自己想辦法了。

不過,小智並沒有搭腔小茂的話,因為他突然注意到,有一頂粉紅色的帳篷十分眼熟,好像……好像是瑟蕾娜的?

可單憑這點,小智也不敢貿然上前搭話,萬一要是搞錯的話,那可就丟臉丟大發了,指不定得被小茂嘲笑成什麼樣。

好在小智並不是一般人,他還有著波導之力,所有事物的波導反饋都是不同的,因此可以用來認人,而瑟蕾娜的波導反饋他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還真的是她。

將波導之力展開后,感知到那熟悉的波導,小智第一時間就確認了是瑟蕾娜,這丫頭此時還沒睡覺,正躺在睡袋裡看書。

「喂,你去哪啊?」見著小智突然一聲不發地走開,小茂不由出聲詢問。

小智沒有回答,只是徑直走到帳篷前,朝著裡面說道:「瑟蕾娜,是我,你怎麼會淪落到露宿街頭了?」

帳篷內的瑟蕾娜聽到這聲音后,先是一愣,緊接著猛地從帳篷里鑽了出來,見到小智的身影后直接激動地抱了上去。

「小智!真的是你!太好了,你總算來了!」

「呵呵。」小智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緊接著問道,「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會睡在外面?」

「你還說呢,我三天前就來了,可就是一直找不到你。」瑟蕾娜嘟著小嘴,一臉幽怨地道。

許多選手都是很早就趕來了,除了能觀看聖火傳遞儀式以外,還能提早了解一下其他選手的信息,不過小智對這些統統都沒興趣,因此他和小茂可以說是來的最晚的一批人了。

不過,小智倒是沒想到三天前這旅店就滿了,不然瑟蕾娜也不可能睡外面,這聯盟大會的火爆程度還真是誇張啊。

「抱歉,是我不好。」小智不多做解釋,事實上也沒啥好解釋的。

「我沒怪你。」瑟蕾娜抱的更緊了,幾乎要將腦袋埋進小智的胸膛里,「只要能見到你就可以了,這幾個月你過的好嗎?」

小智剛想要回話,卻是有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插了進來:「喂喂,你們倆當我不存在嗎?就算是小別勝新婚,可你們這樣簡直是膩死人了!」

會這樣說的人自然是小茂無疑了,一聽這話,瑟蕾娜這才發現自己的行為是有多麼不妥,她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連忙推開小智。

「小、小茂,你、你怎麼也會在這呀?」瑟蕾娜十分不自然地打招呼道。

廢話!我怎麼就不能在這了!

小茂聽得是一頭黑線,但他沒有多說,只是揮了揮手道:「算了,我也不在這兒當電燈泡了,小智,我先回選手宿舍了。」

「先等等。」小智連忙攔下他,「今晚我和你睡一個房間吧,讓瑟蕾娜到我的房間去。」

「啊?」

小茂先是一愣,緊接著一臉古怪地看著小智,這眼神好似就像是看外星人一般,看得小智是渾身不自在,恨不得抽他一頓。

「呵呵,不好意思。」小茂眼珠子一轉,突然壞笑著道,「我可不習慣和一個男人睡在一起,所以請恕我拒絕。」

說完,小茂竟然頭也不回地轉身就走,任憑小智怎麼喊都沒用,眨眼間便不見了身影。

「瑟蕾娜,抱歉,我也不知道小茂這傢伙突然發了什麼瘋,你要是不介意的話……」

小智感到有些頭疼,這樣一來,難不成他得和瑟蕾娜睡一個房間?不過這倒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因為選手房間里並不止一張床,只是還得顧忌到瑟蕾娜的感受才行。

「那個,有地方睡就不錯了,我沒關係的。」瑟蕾娜臉色通紅地回答道,聲音細若蚊鳴,小到幾乎讓人聽不見。

幫瑟蕾娜收拾好帳篷以後,小智隨即帶著她前往選手宿舍區,只是兩人間這氣氛有些詭異,瑟蕾娜一直低著頭話都不說一句,顯得極為緊張。

唉,現在的小女孩還真是……

見她這幅模樣,小智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隨即開口勸道:「瑟蕾娜,別胡思亂想。」

「沒有!我什麼都沒想哦!」瑟蕾娜連忙大聲喊道,只是這幅慌張的表情怎麼看都沒有說服力。

聞言,小智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兩人來到房間后,先是聊了一會家常話,接著便互道晚安各自睡去了。

只不過,小智是沒一會便睡著了,可瑟蕾娜卻是翻來覆去怎麼也無法入睡,原因無他,自然是因為和小智睡在一個房間。

啊啊啊,怎麼辦啊,小智待會兒會不會來夜襲我?到時候我是拒絕還是……

雖然瑟蕾娜明知這種事根本就不可能發生,但她就是忍不住胡思亂想,一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石英大會的比賽正式開幕,小智一大早便精神抖擻地起了床,可瑟蕾娜卻明顯一副睡眠不足的樣子,不時打著哈欠。

「怎麼了?是這兒睡得不習慣么?」小智有些奇怪地問道,以前旅行的時候也沒見瑟蕾娜會失眠啊。

「啊、啊!我偶爾也會這樣啦。」瑟蕾娜不敢去看小智,只是含糊地回答道。

聞言,小智也沒多想,在梳洗完畢后和瑟蕾娜走出房門,巧合的是,正好迎面碰上了同樣走出房門的小茂。

見著兩人出來,小茂先是一愣,隨即面帶古怪地打量了兩人一會,接著將小智拉到一邊,輕聲說道:「喂,你倆也太瘋狂了吧,你體力的確是好,可得顧著人家女孩子呀。」

「……什麼?」小智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什麼什麼的!」小茂還以為他在裝傻,不免有些生氣,「總之,你得小心點,千萬別搞出人命來,不然花子阿姨就真的要當奶奶了。」

聽到這兒,小智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他頓時就哭笑不得,狠狠地拍了一下這傢伙的腦袋:「少說些有的沒的,走了,去吃飯。」

被小智抽了一下以後,小茂倒也消停了下來,三人先是去吃了早餐,隨即來到抽籤的大廳。

先是抽選場地,前台小姐將一個按鈕裝置推到小智面前,解釋道:「屏幕上的游標會轉動,你可以隨著自己的意思按下按鍵。」

「明白了。」

聽完前台小姐的說明后,小智也沒多想,隨手就拍了一下按鈕,而屏幕上的游標則是停在了水之場地上的圖案上。

「是水之場地啊。」瑟蕾娜的臉上露出一抹擔憂,「怎麼辦,小智,你連一隻水系小精靈都沒有,這運氣也太差了吧。」

「小事而已。」小智一臉無所謂地回答道。

「接下來我就在淘汰賽的板面輸入資料。」

說著,前台小姐在鍵盤上一陣操作,隨即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綠髮的青年,而小智立馬就認出了他,正是原著中的那個自稱魔術師的傢伙。

「原來是他啊。」小智不自覺地自言自語起來,沒想到會這麼巧。

「咦?你認識他嗎?」瑟蕾娜好奇地問道。

「不認識。」小智反應很快,一口否定。

「……」

瑟蕾娜頓時感到一陣無語,就連前台小姐也同樣如此,只是她職業素養很好,依舊微笑著道:「水之場地是第三場比賽,比賽是兩點的時候開始,不要遲到哦。」

同前台小姐道別後,小智和瑟蕾娜找到了另一邊的小茂,他抽選到的是冰之場地,正好排在第一場。

「嘿,小智,你運氣不錯嘛,用不著第一場就被我淘汰掉。」

「這是我的台詞才對。」

即使兩人的關係有所改善,但這嘴上是誰都不肯認輸的,在互相挖苦了一陣后,小茂正色道:「馬上就要比賽了,小智我勸你最好按照場地調整一下隊伍的陣容。」

石英大會的前四場比賽採取的是3V3的方式,到了主會場后才是6V6,只不過小茂的話雖然是正確的,但對於小智來說卻是沒有多大意義。

小智總共就那麼幾隻小精靈,而小茂卻是將關東地區能遇到的小精靈幾乎抓了個遍,雖說其中實力層次不齊,但選擇的餘地卻是多了許多,可謂有利有弊吧。

不過,這番話還是提醒了小智,思考再三后,他帶著瑟蕾娜來到小精靈中心,聯繫上了大木博士。

「喲,小智,你是來找我調整隊伍的嗎?」大木博士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目的。

「我主要是想問問化石翼龍的情況如何。」

從上次化石翼龍阻止噴火龍的表現來看,小智覺得它應該可以參加對戰了,再加上它自己也經常表示想外出走走,所以小智想試著將化石翼龍正式納入隊伍中。

「那傢伙啊……」大木博士摩挲著下巴想了想,「應該可以的吧,我這就將它傳送過來。」

托小智帶回來的那些化石小精靈的福,在新得到的數據支持下,現如今化石復活機器的技術已經十分成熟,復活成功率大大增加,因此化石翼龍的倒也並非那麼稀少,至少帶出去不用擔心被許多人給盯上。

小智選擇將巨金怪傳送了回去,一來大木博士還有些數據沒搜集完整,二來除非是特彆強的對手,不然其他小精靈是足以應付了。

交換完畢后,小智掛斷電話走出小精靈中心,打算趁比賽沒開始前和瑟蕾娜隨便去逛一逛,不過剛走出沒多久,卻恰好碰上了一個人。

那正是他第一場比賽的對手——光武。

「第一回合比賽對手就是你嗎,真新鎮的小智,我是魔術師光武。」

雖說是光武主動過來打招呼,可他的語氣怎麼聽都給人感覺十分高傲,神態也好像有些看不起人的意思在裡面。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是能夠參加石英大會的選手,在訓練家中也不算是弱者了,絕大多數都難免會自信心過剩。

更何況光武本身在訓練家中還是小有名氣的,他擅長使用華麗的技巧來擊敗對手,因此倒是有不少粉絲。

「怎麼,你是來偵查敵情的?」既然對方的態度不太友好,小智自然也不會和他客氣。

「呵,你在說笑吧。」光武微微一笑,右手突然變出一枚精靈球來,「雖然說結果已經很明顯,可是太早分出勝負的話,觀眾們就太可憐了。」

「可惜,我不會考慮觀眾們的感受,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讓你退場。」小智毫不客氣地回敬道。

「呵呵,那你就好好努力吧。」

說完,光武就直接轉身揚長而去,瑟蕾娜一臉不滿地道:「這什麼人嘛,真討厭。」

「用不著管他,不過是跳樑小丑。」

小智從未把光武這個對手放在心上,原著中這傢伙一連三隻小精靈都敗在一隻巨鉗蟹手上,無論怎麼看都只是個戰五渣。

(書友群348287408,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加一下).. 本來,光武見小智年齡小,所以想趁機給他來個想下馬威,說不定就能讓對方在比賽的時候發揮失常,即使不行也能噁心噁心對方。

可惜這番幼稚的行為並未讓小智的心產生一絲動搖,相反另一件事反而讓他更在意,那就是娜姿居然到現在都不出現。

當然,這並不是說小智對娜姿有多麼在乎,純粹只是因為兩人也算是朋友關係,這種感覺就像說好一起出去玩,然後被放了鴿子,即使是脾氣再好的人心中都難免會有不爽。

就這樣,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小茂自然是順利地取得了勝利,而小智在石英大會的第一場比賽也即將開始了。

此時小智正待在選手過道內,靜靜地等著上一場的兩名選手決出勝負,瑟蕾娜則是陪在身邊,略有些不安地注視著他。

感覺氣氛好像有些凝重,瑟蕾娜剛想開口說話,卻聽小智突然莫名其妙地說道:「你遲到了。」

「什麼?」

聞言,瑟蕾娜不由地一愣,緊接著她的背後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抱歉,迷路了。」

「是娜姿姐?!」瑟蕾娜一下子就認出了她的聲音,激動地道,「你終於來了啊!我還以為你趕不上了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