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準備縱身跳下去,陸朝暖驚懼之餘根本顧不得形象,直接就抱住了宋修逸的腿。

「別下去,你瘋了嗎!你下去會死的,不要命了嗎?」

陸朝暖眼底的惡毒捲土重來,由著怨恨,她的力氣居然大到連宋修逸一時間都掙脫不開。

兩人還在僵持,旁邊的車廂卻已經發出了尖叫。

「老虎撲過去了!!」

宋修逸眼睜睜的看著按捺不住的白虎咆哮一聲,沖著許醉凝撲了過去。

他心裡充滿著前所未有的恐懼和絕望。

「許醉凝!!」

宋修逸目眥欲裂的大喊。

在老虎起身撲向自己的時候,許醉凝已經緊緊的抓住了手裡的金針。

和老虎的動作非常統一,許醉凝抬起了手,已經準備將金針扎入老虎的眼睛。

偏偏這個時候…

「呼嚕…」

老虎本來快撲到她的身上了,鼻子卻微不可聞的動了一下。

然後硬生生在半空中扭轉身形,停止了向前撲咬的動作。

許醉凝手中的金針原本已經快要伸出去了,可是老虎這邊陡然生變,也讓她的動作不由得僵持了。

下一秒,發生的事情擊了所有在場的人。

老虎竟然穩住身形,輕輕的湊進了許醉凝,身上那一種凌厲的殺氣也不見了。

它只是小心翼翼的往前踏著,然後終於湊到了許醉凝身邊,輕輕的聞了一下。

然後它的鼻子明顯的動了一下,幾乎是喜悅的抬起頭,看了許醉凝一眼。

雖然此刻這隻白虎沒有什麼攻擊性了,但是許醉凝並沒有因此而掉以輕心。

她仍是緊緊的攥著金針,準備著,隨時都有可能到來的突變。

可是它的眼神亮晶晶的,然後又往前走了一步,終於直接碰到了許醉凝。

它繞著許醉凝走了一圈兒,然後就站在她的身旁,尾巴輕輕的勾了許醉凝的腿一下。

隨即就又轉過身來,用鼻子蹭了蹭許醉凝的腳背。

同時嗓子里發出了低沉的呼嚕呼嚕聲。

這是貓科動物所共有的表示舒適和安全時的聲音。

這種示好讓許醉凝驚呆了,見多識廣又有什麼用?這個轉折也太驚人了。 「嘩!」四周的人終於反應過來,一些老資格的古醫朝著平台就沖了過去,所有人都想近距離看看。

「奇迹,真的治療好了!」這些老者都圍在平台,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楊柏已經開始動手,一根根龍針,消失在手中。

「大師,絕對的大師,有這一手,楊柏是真正的大師!」眾人發出驚嘆,楊柏正在拔出最後一根龍針的時候,充滿幽香的手絹,擦拭楊柏的額頭。

「謝謝你!」風飛煙也是充滿柔情,楊柏能夠救下少女,楊柏擁有真正的奇迹之術,還有一顆仁心。

「她要醒了,剩下就歸你了,我恢復一下!」高度的施針,也的確消耗體力。楊柏只是想退出來,畢竟剛才施展靈霧,楊柏也怕發現。

「你趕緊休息!」風飛煙點了點頭,最後一根龍針拿起,少女的眉心輕輕鬆開,少女睜開眼睛。

「怎麼回事?」少女剛要說什麼,突然感覺渾身一清,而且少女一眼就看到光潔的手臂,頓時驚呼起來。

「你已經好了,你的病被楊柏治好了!」風飛煙猶如天使一眼,露出興奮的笑容。

「好了,我好了,謝謝你,謝謝那個人!」少女還想坐起來,可是風飛煙卻輕輕摟住少女,沖著工作人員揮手。

「不用,他需要休息,你下去吧,記住了,有希望,就有奇迹。」

所有人都看著少女被推回房間,而此時楊柏的周圍,郎嘯雲等人都圍著,不許任何人靠近楊柏。

「楊大師,到底怎麼做到的,那個方子是什麼?」這些人都盯著方子,楊柏到底是怎麼救治了紅蓮狼瘡,這絕對是記錄史冊的。

「這個傢伙,真的治療好了?到底怎麼回事?」絕森臉色都變了,這樣的奇難之術,楊柏還能夠醫治,這真的出鬼了。

「都散開,你們讓楊柏休息一下!」秦義浩敲了敲桌子,楊柏連天陰之氣都能夠解決,紅蓮狼瘡,當然沒有問題了。

「郎家主,剛才是什麼血?」其他人突然想到什麼,朝著郎正而來。楊柏就在那坐著,一言不發。

「什麼王八血?楊柏大師養的神鱉,擁有這樣的功效?金鯉農場出品?」一些人已經開始動心了,楊柏居然是開農場的,還擁有這樣的東西。

「金鯉農場,是不是那個?」終於有人想到什麼,金鯉農場擁有的產品,那各個都是神奇無比,尤其這些大會當中,也有很多人吃過靈米,那可是延年益壽之物。

「楊柏發明了靈米,他是金鯉農場之主!」林山上人也不說話了,魚龍觀也得到靈米,那靈米的功效,林山上人也是相當滿意的。

「好了,第一場,楊柏有成績!」白景軒陰沉的臉走了出來,內心相當的失望,楊柏怎麼能夠治療。

「那就第二場吧,希望各位繼續努力!」白景軒也不廢話,而此時古醫依舊議論無比,金鯉農場也揚名古醫大會。

「楊柏,你是故意的吧,讓郎正這麼說?」風飛煙也來到楊柏身邊,楊柏這個傢伙還宣傳金鯉農場。

「我的,呸,金鯉農場出品王八血,的確擁有特殊功效,怎麼叫宣傳,我這叫廣告。」楊柏傲視的掃了一眼風飛煙,旁邊的席琳娜早就乖巧的陪著楊柏,哪還有公主高貴的身份。

「第二場,鬼人!」就在這時候,第二個房間當中,慢慢走出一名男子。白景軒的聲音,也傳遍四周。

「什麼?鬼人?」眾人就是一愣,而此時眾人也看了過去,一個腦袋很大,穿著病服的男子,顫抖的走了出來。

男子面容枯竭,跟少女一樣,都是乾瘦。而這個男子簡直就是皮包骨,而且最奇特的,雙眸猶如死魚眼,那完全是凸出來的,頭髮毛髮稀少,頭大如斗。

「這簡直就是瘋狂外星人?」席琳娜尖叫一聲,這世上怎麼還有這樣的人。男子的手上居然有長長的指甲,光著腳,腳上也都是長長的指甲,彎彎曲曲的,很是嚇人。

男子走的很慢,雙眸也都是驚恐,男子氣息太弱了,要不是身邊有人扶著,根本無法走到眾人面前。

「此子,兩年不寐,不死,不活,形如鬼身。」白景軒冷冷的說著,目光看向楊柏的方向。

「兩年不睡覺?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要知道現代社會,七天不睡覺,人就要死了,這個人怎麼可能兩年不睡覺?」

眾人都發出驚呼聲,《黃帝內經》說的奇難之術,有的古醫並不認同。就說這鬼人,兩年不睡覺,怎麼可能有人還活著。

「太奇怪了,我看看!」一名古醫朝著鬼人走了去,兩年不睡覺,或許只有鬼才能夠做到,不眠不休。

「救,救我!」無比沙啞的聲音,猶如從地獄傳來,男子的嘴中彷彿都沒有肌肉一樣,聲音太過奇特。

「這,這脈搏都切不到?」這名古醫就是一愣,男子的脈搏都沒有,真的是鬼?

「什麼,沒有脈搏?」這下可好,上來一個古醫無法摸脈,這根本無法看病。而此時工作人員已經能夠拿出椅子,安置好這名男子。

「兩年不睡覺,體質都已經改變,到底是什麼原因,無法睡覺,心理?」夏侯雲集等人也走了過來,林山上人也是好奇,不過這些都不說話。

「這是奇難之術,哪有那麼好治!」白道學也走了過來,朝著男子的眼底翻看,只是一眼,就長嘆一聲。

男子的眼底一點血色都沒有,甚至白道學發現男子能夠活著就是奇迹。白道學暗中朝著白景軒搖了搖頭,這次白家弄出的奇難之術,讓白道學也頭皮疼,這根本無法治療。

「你多時候不能夠睡覺,你都做了什麼?」夏侯雲集想要弄明白,而此時的眾多古醫已經開始調配湯藥。

古醫之中,安眠的古方有的是,無非就是凝神靜心,安養調節,藥材也有。古醫的安眠,跟西醫的不同,西醫講究是用在神經之上,可是古醫講究是調理。

只有調理本身,讓本體五行歸一,陰陽調和,才講究真正的安眠之用。

「我,我是電腦工程師,突然有一天,徹底無法睡覺了。沒有困意,也不想動,我吃了安眠藥,最大計量的,依舊無法睡覺,求你們了,救救我,我堅持不住了。」

詭譎的聲音又一次傳來,男子真的無力,說了這些話,身體都在發軟,意識在模糊,好像在經歷什麼。

「打葯!」白景軒一揮手,工作人員已經拿出藥劑打了下去。四周的古醫就是一愣,可是並沒有說什麼。

「為了古醫大會,他們不把人當人!」風飛煙憤怒的看向,為了保持這個男子的狀態,白家動用興奮之術。

「楊柏,他更嚇人,到底怎麼回事?他為什麼不睡覺呢?」席琳娜有點害怕,玉手緊緊拉住楊柏。

這時候要有攝像頭,或者席琳娜的粉絲,估計就能夠撕了楊柏。楊柏可是唯一一個,牽過席琳娜手的異性。

「說話歸說話,別動楊柏!」風飛煙剛才那怒氣十足,轉頭就醋意十足,席琳娜不鬆開,風飛煙也抓住楊柏的手。

「楊柏,我也害怕!」風飛煙柔聲說著,楊柏那個氣,你一個醫生你害怕病人?

「別鬧了,讓我看看!」破妄金瞳之下,楊柏猶如CT一樣,掃描這個人。這個人的體質真的很特殊,心臟在跳動,可是卻緩慢無比,這根本違反常理。

「一切都弱了,弱的根本不像人,這到底怎麼回事?」楊柏腦海當中那麼多的典籍,也無法交代這樣的事情。

「不睡覺,除了心理,只有腦袋了!」楊柏有點迷茫,楊柏繼承邪醫,可對西醫,那種解剖的知識,楊柏可是少之又少。

「這腦容量太大了吧,這麼多積液,還不死?」楊柏瞳孔一縮,鬼人的腦袋已經改變,是從腦垂體的下方開始積液的。

「這真的是腦袋進水了!」楊柏苦笑一聲,根本無法治療,也沒了注意。不過就在楊柏說出腦袋進水的時候,風飛煙卻忍不住想到。

「咱們古醫講究方子,而這個人,平時也一定做過檢查。楊柏,你看!」這時候,平台之上的屏幕,已經出現這個男子的檢查報告,都是各大醫院出示的。

「腦容量太多,積液佔據了三分之一,腦垂體下面,那交感神經好像淹沒了。」風飛煙畢竟中西醫結合,一眼就看出問題的所在。

「他的病來自腦袋,可是我們的古醫,對腦袋是束手無策,古醫講究脈絡,穴位,五行。西醫講究神經、血液和骨骼。」

就在風飛煙給楊柏講解這些報告的時候,那些古醫已經拿出湯汁,灌給鬼男。 百邪總裁的極品萌妻 男子堅持的喝著,就算苦,可依舊下咽。

「楊柏,他的求生意念,好強!」席琳娜就是一愣,而此時楊柏也看向鬼男,鬼男邊喝著,邊嘟囔著。

「我,我不能死,我還有孩子要養,我的女兒才四歲,沒有母親,不能夠在沒有父親。妞妞,爸爸一定不死,爸爸當個鬼,也不死…」 許醉凝低頭看著白虎,十分的錯愕。

原本要吃自己的白虎,怎麼突然跑到她身邊來蹭她勾她。

許醉凝正在思索,白虎卻突然拿自己毛茸茸的腦袋蹭了一下她的褲子口袋。

然後不斷發出了低沉的叫聲。

許醉凝低頭怔怔的看著白虎,卻發現它像是懂事一樣的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它那雙漂亮的灰藍色的眼睛里,沒有了剛剛對食物的欲和殺意。

取而代之的是討好和哀求,濕漉漉的看著反而有些可愛。

許醉凝被自己的想法驚了一下,在她面前的可是百獸之王。

雖然它被養在這座山上,但它的野性和驕傲是從來不會被抹去的,又怎麼可能對一個人類的小姑娘撒嬌?

它還沒能想明白這其中的緣由,白虎毛茸茸的腦袋已經又蹭上了她的褲子口袋。

這次它發出了一長串的低沉呼嚕聲。

許醉凝似乎才明白了些什麼,白虎好像是想要她口袋裡的東西。

可是她的口袋裡應該沒有什麼東西才對。

雖然許醉凝心裡疑惑,但是看著白虎這副撒嬌賣萌的樣子確實不像是想要傷害自己。

她才將金針貼身的收好,然後掏了掏口袋。

摸到東西的時候,許醉凝怔住了,口袋裡確實有東西,但只是一片葉子。

因為葯魂石結界里的葉子都開始飄落,她又不捨得,才都撿了起來。

這一片是她隨手放進口袋裡的。

這片葉子就是讓白虎態度大轉變的原因嗎?

與此同時,纜車上的人也都被下面他們看到的一幕給震驚了。

人們以為可能會見證一場命案,膽小的女生已經紛紛捂住了眼睛。

可沒想到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什麼情況啊?老虎居然不咬她?為什麼突然停下來?」

「畢竟是動物園的老虎吧?是不是因為被馴服了的緣故,所以見到人是不咬的。」

「你做什麼夢呢,這可是野生動物園,園子裡面都放那些活物,讓老虎自己逮著吃的,根本就沒有馴服。」

「對呀,你看剛剛老虎那個架勢就是想攻擊許醉凝,都那麼氣勢洶洶的撲了過去了。」

「那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

「長得好看了,老虎就不吃她嗎?」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宋修逸更是已經驚呆了。

他甚至都忘記了,要去甩掉扒著自己腿的陸朝暖。

此時的陸朝暖和許醉怡不僅震驚,更是氣得眼前發黑。

不應該是這樣的呀,她們特地挑選了整個動物園的野性最強的這隻孟加拉白虎。

為了保證許醉凝能葬身虎腹,她們甚至特意將白虎餓了一天。

這個時候飢腸轆轆的白虎應該是最具有攻擊性的。

可是偏偏現在這個百獸之王根本就沒有想要攻擊許醉凝的意思。

在眾目睽睽之下,許醉凝終於將口袋裡的葉子掏了出來。

而她剛拿出來的時候,老虎就發出了激動的吼叫聲,甚至連尾巴都搖了起來。

老虎只是渴望的看著那片葉子,但是並沒有要強取豪奪的意思。

這個平日里威風凜凜的山野之王,此時像一隻巨型的家貓一樣趴在地上搖尾巴,

眼睛里的渴求和濕漉漉的樣子讓許醉凝有些不忍心了。

不過是一片葉子罷了,於是許醉凝將葉子遞到了白虎的面前。

白虎也不含糊,一張嘴就像葉子囫圇的吞了下去。

它嚼都沒有嚼就咽了下去,然後乖巧地坐在了地上,就用那種渴求的目光眼巴巴的看著許醉凝。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