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打算將貓放床上的男人突然停步,聞卿扭了一下脖子看過去,怎麼不放她下去了。

郁時盛坐在床邊,將聞卿放在自己腿上,隨手在旁邊的濕巾盒扯了幾張濕巾,將她的爪子抬起。「擦手擦腳才能上床,以後也是一樣。」

「你嫌棄我。」

「我怎麼敢嫌棄你,可是漂亮的小仙女不應該都是乾乾淨淨的嘛?比如這個小粉墊,乾乾淨淨的踩在被子上多好。」

突如其來的溫柔和關心。

一定有貓膩。

擦乾淨的聞卿被他輕輕的放在床上。

「你好好休息,我有事要出去。」

貼心把她放在自己睡過的枕邊,還蓋上了小被子。聞卿毛茸茸的腦袋露在外面。「那你多久回來啊!」

「怎麼了?」

「沒你我睡不着啊!」聞卿原本想說的是沒你的靈氣我睡不着,嘴快說岔劈了,少了兩個字。

郁時盛會錯了意。咳咳……沒想到她現在都這麼依賴自己。「我會儘快回來的。」

他走的好快,聞卿看着他幾乎落荒而逃的背影,陷入沉思。

他嬌羞個什麼鬼啊!

出了門的郁時盛,抬手摸了摸發熱的臉頰。

等熱氣散了散過後才下樓讓歐哲安排好車。

「我一會兒回趟市中心取個東西。」

郁時盛直接將關烈留在郁宅,歐哲充當了一回司機。「老闆,為什麼不帶上關烈一起呢?」

「怎麼,你想和他一起?」

男人的話冷颼颼的從後座傳來。

。 人群之中,蘇文不斷的殺戮。

死者的血氣亦被蝶衣不斷的吸收。

蘇文能夠感受到,蝶衣傳來的愉悅。

而蝶衣吸收的血氣,竟然還在幫助蘇文不斷的回復體力。

雖然並不能幫助蘇文回復真氣,但是大量血氣入體,讓蘇文感受到,自己的體力無比充足!

這樣打下去,便是打多久都可以。

這是上次與三皇子所部戰鬥沒有發現的。

那次殺人較少,並不明顯。

但是這一次,死的人就太多。

士卒們不斷的衝鋒!不斷的死去。

沒人知道蘇文什麼時候倒下。

他們只能聽命而行。

在被監軍所殺和被蘇文所殺之間選一個。

悲壯而無奈!

「砰!」

蘇文又是一拳,直接打穿了一人的胸口。

那人眼中最後的絕望還在。

蘇文已經感受到了,那些高手怕了!

他們開始耍心機了。

開始希望其他人先跟蘇文交手了。

而那些士卒,一個個只能抱着絕望的心裏向前衝鋒。

他們沒辦法。

不衝鋒一樣是死!

可是這種絕望的情緒,能夠給蘇文提供大量的情緒值。

屍體越來越多。

卻無人能越雷池一步。

看着眼前依舊很多的人群,蘇文眼中閃過凌厲!

彷彿是感應到蘇文的想法,蝶衣鎧甲背後,忽然展開一對巨大的火翼。

直直帶着蘇文飛了起來。

蘇文在空中,伸出了右手。

大量的火元力開始注入其中。

九曜烈焰拳——聚炎成陽!

天空中蘇文手中的火焰越來越凝實,散發出極亮極亮的光芒。

溫度也越來越高,即便是地面上的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炙熱的高溫。

所有人都出汗了!太熱了,明明是夜晚,明明蘇文離的很遠。

無數聖炎湧入其中。

好似掌中多了一顆小型太陽!

「打他!」

一聲厲喝。

無數攻擊向蘇文打了過去!

可是沒有用。

在蝶衣的防護下,蘇文根本毫髮無傷,而且許多攻擊,直接就被蘇文手中烈陽硬生生的焚滅。

遠遠望去,蘇文周邊的空氣都已經被高溫扭曲。

可是他,根本不受影響。

大殿之中,項鼎看着天空中的蘇文,喃喃自語道:「這傢伙…真的太恐怖了,不是天位..能打出這等威勢….」

蘇文的真氣持續不斷,像是不要錢一樣拚命的向掌中灌去。

實際上,這招是天位武學,一般來說,要到天位才能發揮其威勢。

可是蘇文硬生生憑藉着朱雀血脈,加上體內極為雄厚的真力,使之能夠發揮出了一些威能。

一顆頭顱大小的炎陽在蘇文掌下高速旋轉。

不斷吸入天地間的火元力。

整個皇宮,凡是能被照耀的地方,都明亮如白晝!

皇宮最高的房頂上。

幾個人遠遠的看着蘇文。

其中一人說道:「這小子太可怕,我真的好想出手殺了他!」

「沒錯…我從未見過有人能在地位發出這等威勢的攻擊。」

「呵呵,項鼎不會讓你們做的。」

「可惜…」

這些人都是大楚宮內的天位高手。

即便是他們,也不禁感嘆於蘇文的恐怖。

天空中,蘇文喘著粗氣,嘴角咧開。

「大日烈陽斬!」

沒錯,聚焰成陽只是此招的前半部分!

最後,便是揮陽斬擊!

他高高舉起手中那可如同太陽一般明亮的火球。

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

奮力揮舞!

「嗖!」

那炎陽竟然好似消失了一般、

一瞬間,世界陷入了黑暗。

被那刺眼光芒持續照耀的人們,在光芒消失的瞬間,眼睛根本看不清東西。

但是!

下一秒。轟!

火焰的世界!毀滅的世界出現了!

足足上萬人,被那烈陽爆發出來的火焰包裹住了。

許多人甚至連慘叫都發不出來,便被硬生生的焚燒而死。

這次沒有肉香,沒有焦炭,什麼都沒有。

那火焰溫度極高!

別說屍體,便是骨骼,在火焰中,都被焚化的乾乾淨淨。

就在蘇文飛起聚氣的時候,項諄就已經被身旁的地位九品高手拉着瘋狂後撤。

這一擊出來。

項諄目瞪口呆。

他怕了!

他真的怕了。

空中飛舞的蘇文,彷彿掌控一切的神明。

威凌天下!

「天位高手,竟然是天位高手!父皇你是瘋了嗎!你能讓天位高手參與奪嫡?」項諄喃喃說道。

火焰慢慢散去。

大軍崩潰了!

一擊之下,萬人滅絕!

沒人再敢衝鋒。

「跑啊!」

「去你m的!愛誰誰!老子不打了。」

「滾啊!跑這麼慢!等死啊!」

無人再敢留下。

「都給我站住!誰跑!殺誰!」蘇文一聲厲喝!

所有人都停下了。

太可怕了。

蘇文的威勢,恍若魔神。

哪怕這一擊已經近乎耗盡了他所有的真氣。

可是依舊沒人敢違逆他!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