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城思索了一會兒:「你說她為何不告訴你,鋼鐵直男,一般不都是男生追女生嘛。」

「而且以我對林楠妙的了解,她就算是真的喜歡一個人,也不會直接去表白了,結果無非就是錯過了兀自傷心。」秦勝突然進來插了一嘴。

「woc,我還以為你睡著了。」欣城聽到秦勝的聲音後有些驚奇。

秦勝哼哼了兩聲,又沒了聲。

「我覺得大部分女生都比較喜歡細節,這也可能是她沒有告訴你的原因。」欣城這麼說着。

「什麼意思?」我這麼問欣城。

「你想想啊!馬上什麼活動就要到了?」

「哦!煙花大會!」我恍然大悟。

「所以啊!」他聲音拉長,「想好了么。」

他這麼說,我倒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直接去莽她啊,難不成要等著人話主動貼上你啊。」他的話語似乎有些漫不經心。

「啊……嗯,其實,我就是這麼想的。」我小聲嘀咕著。

欣城倒似乎是相當的驚訝。

「況且,我也沒說過我喜歡她吧。」我的話語中似乎透著矯情。

「嗯?哦草?林楠妙?又好看又單純!這樣的你女孩子可真不多啊,而且,她耐看啊,一開始不覺得怎麼樣,後面就越看越好看了。」秦勝不知從哪又突然冒出來了。

「秦勝!」我一聲稍不耐煩的吼叫充斥着整個宿舍。

「喬梓然!」林玄也朝我叫了一聲。

我知道,大晚上宿舍里這麼大聲會引來舍管,林玄是在提醒我,我向他示意道歉。

「你不要老是冒出來嘛,怪可怕的。」我這麼說着。

「哈哈哈,據我所知,林楠妙人際關係相當簡單,從來不和男生多交流,身邊朋友就那麼幾個,被人用心機騙了都不知道,這麼好的女孩子,你都不要。」他無奈地擺了擺手。

不愧是秦勝,他這句話其實是很有問題的,既然秦勝說林楠妙從不與男生多交流,可是我看着秦勝和林楠妙倒是聊的挺歡的。

我沒有多想什麼,我很了解秦勝,他真的是個很好的人。

「你怎麼好像很了解她似的?」我用近乎挑逗的語氣問她。

「怎麼說呢,還需要時間確定。」我似乎給出了一個模糊的答案。

「快上啊,把她泡到手,我們宿舍終於有人要脫單了,哇哈哈……」欣城似乎比我還要高興。

這是啥,老父親欣慰的笑容。

和欣城又攀談了一會兒之後,突然,我聽到一聲猛烈的開門聲,門和牆激烈地碰撞了一下,隨後,一束強烈的光照了進來。

這種情況下宿舍里的人幾乎都是猛地一驚!完了。

……

我的血壓一瞬間飆升,呼吸瞬間就亂了,剛才還坐在床上的幾個舍友幾乎是在開門的瞬間全都裝模作樣地躺下來。

我躺在床上,大口地呼吸著空氣,彷彿是空氣太過渾濁似的,怎麼都呼不夠,為了不出太大的動靜,我舉手捂住自己的嘴。

我能聽到清脆的腳步聲一步步向裏面走來,此時的宿舍真可謂是安靜到了極點,只能看到明晃晃的手電筒燈光和清脆的腳步聲。

「409宿舍講話,現在是11點06分,已經過了十點半,每個人扣四分。」他的話乾淨利落,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似乎並不是和我們商量,而是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國王審判罪人一樣,說罷,舍管老師把帶來記錄的本子一合,轉身便疾步向外走去。

宿舍里又開始有了不少稀稀落落的聲音。

……

懷着忐忑的心情來到了第二天,今天天氣不知算好還是不算好,算好吧,看着天估計今天就要下雨了,天氣預報也這麼說。

算它不好吧,這麼悶熱的天氣,好不容易盼來了一場雨,可以解解這悶熱的天氣。

總之,很矛盾就對了。

我沒有抬頭多看天,和往常一樣,早鍛煉結束后並不大有胃口去吃早飯,再加上昨天晚上被舍管查到之後,今天心情着實有些差,所以就更沒有胃口去吃飯了。

我獨自往教室走去,可能是昨晚沒睡好的緣故吧,我的眼睛聚不了神,不過走向教室,其實也不多靠眼睛。

當你一條道走熟了之後,就可以憑藉本能地往前走,眼睛的作用就小很多了,只起到了避免撞上人的輔助作用。

眼看離教室越來越近,我加快了腳步,一會還得和我的好舍友們商量著如何就昨天的事瞞天過海呢。

快要走進教室後門的時候,一個轉角,迎面一人撞上了我,大早上給我來這麼一下,加之並沒有怎麼睡醒,我有些發懵。

我耳畔響起了一句:「喬梓然,你大爺的,真就走路不長眼是吧。」

我定睛好好看了看之後,才發現,迎面而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林楠妙。

她似乎抱著作業急急往外趕,好像一連拿了好多門課的要往辦公室走。

我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但轉念想想也是,林楠妙可是相當的佛系的,前一天晚上寫的作業能拖就拖,所以今天早上忙着去交作業,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窗外飄起了點點小雨,我看在眼裏。

林楠妙俯下身子,剛才經我這麼一撞之後她手裏抱着的試卷練習冊什麼的掉下去大半。

不知當時是在想什麼,我也俯下身子幫她一同撿考卷。

天是在飄雨的,所幸東西都沒濕。

一般偶像劇里這種情況都會發生點什麼讓人心臟撲通撲通跳的情節吧,也是。

我離她真的非常的近,近到能聽到她的呼吸和感覺到她身體散發出來的餘熱,撿東西的時候也確實是不出意外的,兩隻手在不經意間碰撞了。

這麼近的距離,我也確實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是加快了的,不說是小鹿亂撞,至少那條小鹿不是很安分。

耳畔有紙的摩擦聲,她的呼吸聲,窗外雨打落葉的聲,各種聲交織在一起。

場面確實有小說里說的那種,「戀愛的酸臭味」的感覺,以至於我差點就信了。

我和她再站起身的時候,似乎,是被迷住了,我看着她,看的有些呆了,但也只是似乎。

因為剛才簡單一個蹲下幫她撿作業的簡單動作,我忽地想到了一個人。

那個人不是眼前的林楠妙,而是我的初戀,因為我記得那個時候,也有這麼一次迎面的兩人相撞,也有一次小鹿亂撞。

那次是真的小鹿亂撞,但這次卻只是小鹿有些不安分。

所以我能夠意識到,二者的情感是不能比擬的。

前者是一定大於後者的! 繼承了奈落的力量與部分記憶,楊小偉的起點可是相當高的。

雖說這具半妖之軀,尚未被四魂之玉強化,也未經過不斷的重組改造從而變得更強;但具備的幾種能力,卻極為實用。

當年看犬夜叉動漫,特別是高中完結篇出來的那段時間,他便沒少把自己代入到奈落的角度去各種幻想:

就說外掛一般,可吸收吸納外界妖怪的吞噬之力好了。

這也是這具軀體最為強大的能力。

通過不斷吸收外界強大的妖怪,達到增強自身的目的;並且可選擇性的遺棄弱的部分,保留強的部分進行結合,使得自己越來越強。

而這方世界都有哪些大妖怪呢?

把犬夜叉他爹打得重傷的龍骨精,有着精鋼石之軀的寶仙鬼,蓬萊島上的四斗神,海島上的蝙蝠結界老妖;被封印的天妖娥,雷火糾纏的金禍銀禍,具有吸收妖力特性的龍人,號稱妖怪世界防禦最強的冥王獸,以及具備完美妖力的殺殿等等。

這些大妖怪,他若能吞噬其一,都能短時間內更進一步,實力暴漲一大截。

第二種能力,製造分身。

半妖奈落是由各色各樣、成千上萬的妖怪結合而成,而這具萬妖之軀,則可以剝離出部分的軀體血肉,形成具備獨特能力的單一個體。

比如一號分身神無,又如二號分身神樂,都具備獨立的人格意識與不弱的戰力。

再因為兩大分身的『妖怪之心』都在前主手中(如今落到了楊某人手裏)。

因此,背叛是不可能背叛的,至少表面不敢;至於背地裏,即便有些雜七雜八的心思,比如說為了那所謂的自由,搞些上不得枱面的小動作,卻也依舊會堅決落實某人的命令,否則就是死。

如此一來,完全可以在短時間內,批量製造相對可靠的戰力。

第三種能力,是無與倫比的恢復力。

看過動漫與漫畫的都知道,奈落這具半妖之身的恢復力是何等的卧槽。

即使將之切成絲、剁成爛泥,都能快速重組復原,甚至已經涉及到了細胞層面。若再考慮到水火不侵、侵蝕性極強、可意念隨意操控、以及單細胞的芥子納須彌等特性,一定程度上比海賊世界自然系能力者的元素化還要無解。

第四種能力,瘴氣。

這是這具萬妖之軀體內的特有毒素,具備極強的腐蝕性。在充滿瘴氣的範圍內,普通人類與妖怪根本無法接近他,且濃度達到一定程度,甚至能溶解地面。

可謂攻防一體。

第五種能力,製造強力結界。

這也是原主最標誌的防禦手段。

利用妖力做出庇護自身的屏障,範圍最大可籠罩一座城池,強度也完全可以抵禦眼下鐵碎牙的風之傷、殺生丸的蒼龍破等絕招。

後期經過四魂之玉的加強,還能反彈各種攻擊。

並且不單單自己能夠駕馭,亦能分享給某些特殊的分身。

第六種能力,傀儡之術,也可以稱作遙控人偶。

在自身陷入休眠而無法行動的時候,原主經常使用這種特質人偶作為替身,四魂之玉消失的這五十年,更是藉由傀儡了解了四方島國的不少情況。

且雖是人偶,意志卻能夠與本尊保持相同,本尊可遠距離意念操控。此外,戰鬥力也着實不弱,用來對付沒有鐵碎牙的二狗子犬夜叉都綽綽有餘了。

在前期,傀儡之術是極為方便的一種能力;若非很難隨着自身實力的增長而相應的提升戰力,實用性絕對還能再上一個檔次。

另外就是,原主還養殖了一堆地獄毒蟲最猛勝。

這玩意沒啥直接的殺傷力,但本身攜帶的強烈毒素不容小覷,可使吸入最猛勝的人身中劇毒,是專門針對法師彌勒強行開啟風穴的一道後手。

當然了,作為萬妖之軀,肯定多多少少還有些隱藏的特殊能力,不過楊小偉眼下並不急着去開發。

此時此刻,去除了身上不少不必要玩意的他,饞上了殺殿的那身完美妖力,同時也為了回收『悟心鬼』跟『斗鬼神』…

於是,直奔灰刃坊這位鑄劍大師所在的枯骨林!

與此同時。

枯骨林,鑄劍師灰刃坊的居所,門簾被一位銀髮青年撥開,夕陽餘暉的映襯下,一張絕世容顏令人迷醉。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