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見於此的林天也在之後逐漸推出了訓練系統的新關卡,黃昏機鎧和宛若蝗蟲般的浮遊自律兵器相繼出現,只可惜它們是作為訓練中的對手,這讓少女們叫苦不迭。就連薩拉曼蒂涅親自上陣也只能在黃昏機鎧的強橫性能下勉強支撐保持不敗,這還是基於她接受了林天特訓的前提下,而當那種自律兵器出現后,沒撐一會兒她就被打爆了。這也沒辦法,那種靈活且佔據絕對數量優勢的兵器不管什麼時候都是屬於非常麻煩的類型,這不是靠強大破壞性火力就能夠解決的,相比之下對付它們所需要的密集型火力網又不是一般機體能夠達到的,那絕對是屬於只有戰艦才擁有的程度!

對此,林天在眾人相繼吃癟后,也提出了一些對付黃昏機鎧的建議。當然,在面對後者的情況下,林天所能給出的建議只有一點——在己方人數無法組成無死角火力防禦的情況下,立刻就跑。這是絕對的壓制,就算是他碰到了,也只有使用黑羽的浮遊炮和對方打游擊一途。當然,這是考慮到需要保護其他人所以剛正面的情況,若是其他情況,林天有的是辦法,譬如給他充足的時間,他完全可以靠著黑羽的性能將那些自律兵器的系統給黑下來。

基本上,因為林天對訓練系統的改進,雖然在手速方面眾人的進步並不明顯,但她們的戰鬥意識卻都上升了數個台階不止。,林天對此也很是高興,畢竟眼前的這些人就是筱之之束給自己弄出來的班底,真正戰爭結束后卻不知道還能剩下多少,眼下她們所付出的每一分努力,可以說都是在為今後的勝利生存打下基礎。

原本根據林天的計算,這樣的特訓只要持續兩個月就可以讓所有人完成一次質的蛻變,到那時,就是與恩布里歐決戰之時。但可惜,林天的想法太過想當然了一些,他確實願意稍微安分一段時間,可這卻並不代表恩布里奧也願意將他放任如此之久。況且,恩布里奧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擊潰筱之之束的大後方來讓她絕望認命,所以雖然本人因為某些原因無法親自出馬,但這一次,他也不會再像之前那般抱著玩鬧的心態來對待這些破魔們了。

=============================分隔線=============================

一個月後的某天,正在筱之之束原來的房間中百無聊賴打著盹兒的林天突然間驚覺,他立刻展開虛擬屏幕,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那一躍而出的紅色警示。

「發生了什麼事?」基地中突然響起的戰備警報命令讓正在觀看著眾人訓練的雅思敏和吉爾一驚,兩人在對視了一眼后,不顧周圍人的詫異和竊竊私語,同時跑向了林天的房間,見房間的門已經被打開,她們立刻走了進去,大聲問道。

「就跟你們聽到的警報一樣,狀況不妙啊!」房間中,林天的手飛快地在虛擬鍵盤上敲擊著,屏幕上不斷滾動著的東西雅思敏和吉爾看不懂,但那代表危險的紅色閃爍卻正不斷告訴她們——有麻煩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座基地的位置似乎被恩布里奧給感應到了,現在他正在全力對這塊方圓百公里的位置展開搜索,我需要不斷對屏障頻率進行變更來試著瞞過他,但是結果並不太理想。隨著他搜索範圍的越來越小,我已經有些跟不上了,這裡被發現已經是遲早的事了,你們需要通知大家進行戰鬥準備,可別被對方打了個措手不及。」林天頭也不回地說道。

雅思敏和吉爾兩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也顧不得房間中的林天是否需要幫忙轉身推著才剛剛趕到尚還一臉莫名其妙的薩莉亞就離開了。

這套屏障系統是由筱之之束親自動手設計出來的,其性能絕對一流,過去恩布里奧也必然想要搜尋過可最終卻是無功而返,但如今卻出現了差錯,林天能夠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個——生命之果!

之前因為有亞拉爾的生命之果坐鎮,所以恩布里奧才沒有察覺,況且身為運用精神力的使徒,亞拉爾的生命之果本身就擁有相當強的隱蔽能力,就算恩布里奧同樣動用生命之果也無濟於事。但如今在恩布里奧使用了生命之果進行探測后,一切都在其下無所遁形了。

「不,不對啊!」

林天手下的動作突然頓住了,他也知道自己現在所做的只是徒勞,所以在拖延了足夠的時間后也就停了下來,相比於繼續做無用功,林天倒是更加急於思索為何會事情會變成這樣。

形成屏障的能源確實是來自於奧拉,可若是恩布里奧動用奧拉所持有的生命之果的話,在同樣的符文之力下反而會起到反效果,可問題是現在林天所偵測到的這股探查的力量並不是來自於奧拉!

奧拉的力量林天也感受過了,是一種包容性極強的屬性,想必這也是她為何能將整個地球上所有人類都改造完成的原因。但相比之下,恩布里奧所操控的這股符文之力的波動根本不一樣,其帶給林天的感覺更像是……朱雀!沒錯,就是朱雀所擁有的那種操控空間的Geass所具備的符文之力。但比起朱雀的Geass,這股符文之力的波動要更加明顯。

朱雀的能力得自C.C,卻在過程中受到過亞拉爾的影響,具體所表現出的就是透過精神力感應空間的波動頻率,透過干涉自身的波動來與空間波動契合,從而達到空間移動的能力,而眼下恩布里奧所釋放出的這股力量給林天的感覺確實截然不同,彷彿……它本身就是空間的一部分!

林天猛然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陷入了一個誤區——這個世界,真的就只有奧拉手中這麼一枚生命之果嗎?既然如此,恩布里奧又是憑什麼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又是憑什麼宛若神明般肆意在空間中任意穿梭的呢?

奧拉所掌握的生命之果林天暫未發現其究竟來自於哪位使徒,但對於恩布里奧用來探查的生命之果,林天卻是已經了解了。在使徒中,雖然很多都擁有控制空間的能力,但其中多半都是以自己的能力去進行影響,就像使用電的磁性控制金屬一般。而真正做到對空間完美控制的使徒只有一個——第十二使徒,夜天使雷里爾!

「難怪他能夠穿梭於平行世界的間隙之間,又擁有見自身投影於平行世界的能力,這根本就是雷里爾的能力嘛!」林天頗為不爽地自言自語道。

「就是不知道那個渣男有沒有被雷里爾給控制,不過不管是那個渣男還是雷里爾,我都不會手軟的!」林天的心中不無惡意地猜想著。

也就在這時,屏幕上原本只有一個的紅色警告窗口如同病毒般瞬間增殖將所有的虛擬窗口全部佔據。

「已經被發現了嗎?果然空間這種屬性是個麻煩呢!」一邊說著,林天關掉了房間中所有的虛擬屏幕,同時走出了房間,懶散地伸了個懶腰,感受那自遠方傳來已經逐漸逼近的洶湧敵意,他的眼中露出了幹勁滿滿的神色。

「雖然沒有預期的那麼完美,但就把這當做是最終決戰的序章吧,就讓我來檢驗一下,這一個月下來的訓練成果!」

林天知道,現在基地中的破魔們雖然實力上有了很大的提升,可她們的心理狀態卻還沒有完全轉變過來,仍舊想當然地將各國的軍隊當做假想敵,而此刻恩布里奧的來襲想必能讓她們完成一次由內而外的徹底蛻變。

不過,極大的傷亡顯然不是林天願意看到的,所以這一戰,他當然也不能袖手旁觀,相反的,他必須要作為先鋒軍讓所有人有所警示。

「那麼我就……啊嘞!」

邁開步子準備走向機庫的林天突然頓住了,臉上的尷尬之色一閃而逝。

「束姐似乎、好像……壓根兒就沒有給我準備機體啊!」

在事前原本以為已經將一切都給考慮進去的林天這才尷尬地發現,自己居然連一台帕拉美露都沒有!.. 在林天的心目中,一直都是將筱之之束和完美大Boss之間畫著等號的。就算是他自己,有時候也未必能設計出比筱之之束更好的計劃來。可是如今,那個曾經完美Boss的形象卻是出現了缺陷。林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筱之之束居然會在這般布局下出現如此紕漏!自己的戰力如何,林天相信筱之之束很清楚,可是她居然在這百年的時間裡都未曾為自己準備一台專用機,這實在是有些讓人難以置信。雖然「黑羽」也未嘗不可用,但林天在計劃中已經將它給定義為「底牌」了,在沒有真正展開決戰的時候就將其暴露在恩布里奧的眼皮底下,這絕對是愚蠢的行為!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又不能呆在這兒干看著,雖然薩拉曼蒂涅的實力不容小覷,又是駕駛著黃昏機鎧,但也難保恩布里奧不會有所防備,安潔麗澤的雖然也駕駛著黃昏機鎧,可她的實力卻沒有原著中經歷了好多次與龍族戰鬥后的那般老練,相比之下仗著機體優勢也就跟幾個小隊長半斤八兩。在這般情況下,若是沒有在一開始就打出優勢來的話,對於刻苦特訓了一個月的眾人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小的打擊,若是士氣因此而低落,林天之前所做出的努力就有很多的要化成無用功了。

「束姐到底在搞什麼啊!」頗為苦惱地撓著頭,林天趕忙向著機庫的方向跑去,以期望能在眾人出發之前能弄到一台機體。

只是很可惜的是,雖然多餘的機體並不是沒有,但因為事發突然,所以都沒有進行另外的調試準備,就算是林天親自動手,沒有個二十分鐘也是絕對搞不定了,可真要有這麼長時間,恐怕都足夠恩布里奧殺進殺出幾個來回了。

沒辦法,林天心中抱著絕大的信念,最終決定在這時候要厚顏無恥一番——搶一台機體!當然,說是搶,實際上若是他這個最高司令開口,想必也不會有人拒絕的,畢竟說到底大家也都是為了這個組織嘛!

「不行!」

「額……」

林天很尷尬地抓著帕拉美露的駕駛座邊緣僵在那兒卻是怎麼也沒好意思在少女那彷彿要將他「射殺」的目光中坐進去。

只是,在短暫的僵持過後,看著少女那嗜人的眼神,林天的心中升起了一陣不爽,但礙於戰鬥即將展開,他也不好堅持,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問道:「要不……一起?」

卻不想,他的話似乎激起了面前少女心中更大的抵觸。

「你說什麼?!」

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身上那套暴露無比的戰鬥服,還有駕駛座那「一畝三分地」,少女登時瞪大了雙眼,那頭深藍色的雙馬尾無風自飄,整個人的背景都瞬間黑了下來,惹得林天顧不得不滿,額頭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冷靜!冷靜!我這不是在跟你商量嘛。」林天趕忙解釋道:「這一次戰鬥事關重大,我親自領軍出發也是為了大家著想,只可惜沒有帕拉美露,所以才來問一下你的意見嘛!將就一下就好了,你們應該都知道我的實力了,說不定關鍵時候能幫上忙呢?」

熟知面前這位少女個性的林天心中暗暗無奈,只能盡量以「委婉」的方式將自己的話給表述出來。

儘管事前就知道一定有些麻煩,可那又能怎樣呢?整座基地中的帕拉美露大概有四十幾台,總共分成了八支隊伍,而自己既然要親自出馬,當然要選擇能夠最大程度發揮自己實力的機體。薩拉曼迪內和安潔麗澤的黃昏機鎧必須要以王牌登場,自己不好介入其中,那麼最好的選擇當然就是所有小隊中的最強者——第一隊了。身為最強隊伍的配置那肯定是最好的,只可惜,其隊員的個性……

而更可惜的是,林天雖然認識第一隊的成員,可也談不上特別熟悉,既然要「借」機體,當然還是要找最熟的人了,但問題是這個人的性格才是最讓林天頭疼的那種。簡單來說,就是一根筋,牛脾氣,愛鑽牛角尖,同時還傲嬌。其單以一項來看出現在一個妙齡少女身上甚至還有著幾分可愛,但全部摻雜在一個人的身上,就實在是有夠讓人頭痛的了。而很不巧的是,林天此刻所面對的就是這樣的人。

林天的話確實讓少女產生了那麼一瞬間的猶豫,但想到自己現在的穿著,她很快地又堅定了下來。

看到薩莉亞又再次警惕地瞪著自己,林天就知道沒戲了,正想著回頭換個目標算了,卻發現為時已晚了,這座機庫中,除了被他扒著機體走不了的薩莉亞,其他人都已經出發了。

「這是長官命令,你要是不想就給我下來!」眼見敵人將近,林天的態度也變得強硬了起來。

「你……」

見她似乎還有繼續喋喋不休的趨勢,林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接用手一撐,整個人在薩莉亞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坐到了她的身後,同時雙腳伸出,趁其不備狠狠地踏在了帕拉美露的踏板上,這台帕拉美露頓時以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衝出了機庫。若不是林天及時抓住控制桿,恐怕這台機體早已撞到機庫頂部的岩石上了。

「呀!你這個混蛋,給我下去。」

感受到自己後背傳來的溫度,薩莉亞頓時面紅耳赤地大叫了起來,同時整個人也不斷扭來扭去,就好像希望以這種方式把林天給趕下去似的。但可惜,因為她的手還抓著機體的控制桿,不斷的扭動反而使得機體晃動了起來,沒有把林天給甩出去,反而一連串的動作讓薩莉亞本人有種頭昏腦漲的感覺,若不是林天在她身後伸出同樣伸出雙臂覆蓋在她抓著控制桿的手上環住她的身體,恐怕倒是她自己反而會被甩出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基地中的眾人已經能夠憑藉肉眼隱約看見那自地平線另一端而來逐漸逼近的黑影了,黑影的面積不大,其規模遠遠無法與之前組織所戰鬥的各國軍隊相比,可這卻並不能帶給雅思敏和吉爾一絲一毫的安心。作為這個世界筱之之束的左右手,兩人可謂是現在基地中除了林天之外最了解恩布里奧能耐的人了,如此小規模地來襲反而代表了恩布里奧擁有足夠的信心將這裡給徹底摧毀!當然,這是排除林天在外的情況下。

基地中的探測系統已經將遠方的情況反映到了島上指揮室中眾人的眼前,三艘船,來的只有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三艘船,雖然其上也攜帶了攻擊性的武器,也算得上是戰艦之列,可這些武器面對帕拉美露根本就跟沒有似的,況且如此稀少的數量,恐怕就連壓制帕拉美露的火力網都無法組成。

雅思敏和吉爾確實沒有託大的意思,但這卻並不代表其他不了解實情的少女不會,相反的,在之前與各國的戰鬥已經讓她們對這些戰艦蔑視到了極點,此刻見僅僅三艘船就敢殺過來,而基地中居然還為此拉響了最高防禦的警報,這讓她們在覺得被輕視之餘也為林天的小題大做而感到非常不爽。

「一隊,驅逐形態,密集陣列,剿滅……」

「呀!你這個傢伙手放哪兒啊!快點拿開!」

正在下達命令的佐拉突然被通訊中傳來的吵鬧給打斷了,她頓時很是不滿地回頭看去,卻發現一台帕拉美露正好似喝醉了酒一般搖搖晃晃地朝這兒飛來,而在接近了大部隊的位置后居然沒有絲毫地減速,就這麼沖了出去,其宛若S形的飛行軌跡頓時惹得眾人一陣混亂。

「這是怎麼回事?!薩莉亞!」當佐拉發現這台機體居然是屬於自己小隊時,一直以率領王牌機師小組而自豪的她頓時覺得周圍人的目光是那麼的刺眼,讓她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對不起,佐拉隊長,是這個傢伙……」

薩莉亞的聲音中一陣驚慌失措,做起事向來一絲不苟的少女面對自己頂頭上司的怒吼再加上身後之人那般可惡的舉動立刻慌了神。不過林天卻是已經管不上她了,眼見薩莉亞不知所措,他立刻藉機搶過了通訊系統,朝著裡面大吼道:「全軍局部散開,成半球形將三艘船圍住,不得接近其五百米以內區域,隨時警戒來自對方的攻擊,全部使用槍械進行無間隙火力覆蓋,在沒有將它們打成蜂窩前,不準停!」

只是,林天的命令並沒有被眾人所接受,反而受到了意料之外的強烈排斥。

「喂喂喂!雖然你是我們的首領,但請搞清楚,現在我才是作戰時的最高指揮官,門外漢給我閃一邊去!」佐拉語氣中帶著滿滿不屑地說道。

實際上,在林天那一堂課程結束之後,基地中的眾人也都見識到了他實力的強大,對他的到來也沒有原本那般排斥了,可問題是,現在林天所做的事情在所有人的眼中這完全是在添麻煩添亂而已。

先不說他小題大做僅僅因為三艘來襲的「破船」就出動了幾乎所有的帕拉美露,也不論因為搶奪薩莉亞的機體導致整個迎擊隊伍的陣型混亂,單單就林天剛剛所下達的作戰計劃就讓所有人暗嘆他絕對是個戰場小白。

成半球形無死角的包圍陣型,這看似好像完美得絕對不會放走一個敵人,可問題是,面對數量稀少的敵人,展開如此大規模的陣型不僅費時費力,對於戰場而言是絕對的大忌,還很容易讓對方集中火力單獨擊破某個個體。況且還是在距離對手五百米以上的射程!帕拉美露與戰艦相比起來,也就只是多了個靈活性的優勢,其武器的根本說到底也不過只是大型的普通槍械罷了,與戰艦上所配備的火炮比起來,威力或許半斤八兩,但若論射程和遠距離瞄準的穩定性,卻是遠遠比不過的。

最好的應對方法其實就是以密集陣型進行短距離的火力覆蓋,亦或者是藉助機體靈活性躲開攻擊后近身直接破壞,不過後一種對機師的操作要求較高,所以佐拉選擇的正是較為簡單的前一種方法。而林天那麻煩到極點的命令毫無疑問地被所有人嗤之以鼻了。

「你們給我認真一點!」自穿越以來,林天還從沒體驗過被無視的感覺,以至於一開始對自己的命令遭到無視而感到愕然,但隨後,見眾人真的將陣型逐漸靠攏,他的心中就不由地急躁了起來,趕忙大吼道:「別想當然地將對手給看扁了,要知道,你們現在可是在與整個世界為敵!」

林天的話還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的,最起碼眾人眼中原本的嗤笑已經不見了,但這也並不代表她們願意去聽從林天那費力不討好的命令。

「唉~」

見此,林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心中原本所作出的最佳計劃也只能進行一番變更。

「薩拉曼迪內,焰龍號攻擊,全力以赴!」

原本打算將薩拉曼迪內當做一張底牌隱藏起來的林天在萬般無奈之下只得選擇讓此刻唯一能聽從他命令的薩拉曼迪內先行出手,最起碼要讓周圍那些還沒有絲毫進入戰鬥狀態的眾人徹底清醒過來,讓她們醒悟,自己的力量面對真正的強敵究竟會是多麼的無力。

而薩拉曼迪內聽到林天話語最後那刻意加重了點出的「全力以赴」四個字后,就徹底明白了他的意思,聞言之後原本隱藏在隊伍最後方的焰龍號越眾而出,同時悅耳的歌聲也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風に飛ばんelragna運命(さだめ)と契り交わして

風にゆかんelragna轟きし翼……」

而也就在這時,眾人前方八百開外的三艘船彷彿受到了什麼信號一般的,竟是調整船頭分別向著三個方向加速駛去,在眾人那難以置信的目光下,原本就沒有數量優勢的三艘船就好像在畏懼什麼似的主動分散了開來。.. 「切!」

看到三艘船所作出的應對,雖然心中早有所料,但林天還是非常不爽地咂了下嘴,心中對於這些關鍵時候壞了事的女人也是不滿到了極點。

但是沒辦法,筱之之束是研究者而不是管理者,能夠撐起偌大的一座基地這完全是雅思敏和吉爾的功勞,她也只不過是提供些支援而已,大方向的決策她可以點出來,可這些細節問題……不是不會管,而是束小姐根本懶得管。而這也叫導致了她們只會聽從雅思敏和吉爾的命令,卻對新上任的林天壓根不理會。當然,這也跟林天的命令有些莫名其妙有關,可身處戰場上戰士的本職不就應該是無條件地服從嗎?現在看來,筱之之束還真是給林天留下了一堆問題兒童呢!

雖然因為三艘船的分散已經無法對其造成直接性的傷害了,但看它們至今除了逃跑也還沒有任何動作,林天就知道對方是還沒有放棄將自己等人引誘過去打個措手不及的打算,想來也是透過剛剛陣型的混亂髮現了自己這方的指揮系統有些問題了吧?

不過,林天可沒打算這麼輕易放過它們,終究只是破破爛爛的三條船,就是裡面藏著什麼,只要把其逼出來就好了,這一點,就是只是餘波也足以做到!

正在歌唱卻猶豫自己該選擇哪個目標的薩拉曼蒂涅突然發現焰龍號屏幕上的瞄準準星突然自己動了起來,在一陣輕微的晃動中落在了三條船所散開位置的正中心上。聰明的她立刻明白了林天的意思,當下不再猶豫,焰龍號展開的肩部上的超時空收縮炮瞬間釋放,在身後眾人獃滯的目光下轟擊在了海面上。

乍一接觸,二十米範圍內的海水就被徹底抹滅,露出其下的海床,緊接著周圍的海水立刻向著這部分倒灌過來,卻又再次被殘留的能量抹消,一個直徑近兩百米的大漩渦就這麼形成了。而那三條尚未衝出百米範圍的船在一開始就被衝擊給掀翻,根本沒有絲毫餘力的被卷了進去,眨眼睛遍消失在漩渦的中心,想來其中是壓力已經徹底讓它們粉身碎骨了。

只是,被粉碎的也僅僅只是三條船而已,當它們被捲入旋渦的時候,三道黑影就直接破開了船上的甲板衝天而起,以一種帕拉美露遠遠所不能及的速度聚集在一起,眨眼間朝著焰龍號的反方向衝去。

「休想逃!」

眾人雖然對事態的發展而感到震驚,可在看到那三道黑影想要離開時,也紛紛回過神來,嬌喝著打算追上去。

「保持距離,遠距離狙擊!」

眼見隊伍的陣型因為急於追擊而變得有些散亂,林天登時一聲暴喝,讓熱血上頭的少女們猶如當頭一棒,條件反射般不由得緩下了速度。

而見身後的隊伍減緩了追擊,遠處原本已經很是遙遠的三道黑影也是不由地止住了自己的身形。直到這時,眾人才注意到,這三道黑影通體都呈現一種讓人不由心生恐懼的漆黑,其外形與帕拉美露非常相像,但要比帕拉美露要華麗很多,相比之下更類似於此刻隊伍前方正與它們展開對峙的焰龍號。

「果然,逃走也是假的嗎?目的是打亂陣型吧?這麼看來,我的猜測果然沒錯了!」

隊伍的後方,看到這一幕的林天不由地自言自語著,卻沒注意與自己同坐一起的薩莉亞正瞪大了眼睛看著他,一副好像要重新認識他的樣子。

只是,此刻林天的目光已經完全鎖定在了那三台機體最中間的那台身上了。從它們站位的陣型來看,左右兩台機體要稍微靠前一些,而它們的機體也看似不經意地將那台機體給擋在其後方,似乎在防備著什麼,亦或者是讓其準備著什麼。仔細觀察的話也能發現,那台中間的機體比起另外兩台機體而言,其體積要稍微大上一些,而其那彷彿刻意修飾出的更為寬大的兩側肩部裝甲更是讓林天明白了過來。

從之前的戰鬥中,想必恩布里奧對於組織中的戰力已經有所了解了,根據林天之前的分析,若是這裡還保持自己來之前的戰力的話,憑藉三台黃昏機鎧想要摧毀也並不是什麼難事,當然也不算簡單。可若是其中的一台擁有超時空收縮炮的話,那麼就根本不是事兒了!況且,看它們之前的打算,必然是想誘導隊伍近距離形成密集陣型后直接攻擊,這樣必定會造成慘重的損傷,不過也幸好被林天給識破了。

但是,這並不代表之後的戰鬥會輕鬆多少。薩拉曼迪內之前的那一擊為的只是將它們給逼出來,在保存能量的前提下縮小了超時空收縮炮的持續時間,並沒有對它們造成什麼損傷。所以現在林天還是要頭疼怎樣讓這麼一支不聽指揮狂妄自大的隊伍能夠正面面對三台黃昏機鎧。

「焰龍號,我需要你擋下一台。」林天沉聲說道。

「沒問題!」薩拉曼迪內的回答很是乾脆。同樣經歷了這一個月的特訓,早就想一展身手的龍公主聲音中充滿了自信。

「其他人,聽從你們隊長的指揮,以遠距離騷擾為主,切記不可近戰對敵,擋下另一台!」

林天知道自己現在就算再怎麼發愁也沒用,隊伍的協調可不是臨陣磨槍,只能暫時選擇相信剛剛才險些葬送這支隊伍的人,期望她們能擋得住。至於他自己……

望著中間那台懸浮在空中卻不似另外兩台機體那般擺出明顯迎擊架勢,看上去最無害的機體,林天的嘴角微微上揚。

「焰龍號,保持與我五十米之內的距離,我可沒有信心再擋下一次那個東西。」

「明白!」薩拉曼迪內雖然對於林天再次提起那讓她驚怒的事情而不滿,卻也知道現在不是鬧彆扭的時候,所以十分果斷。

「那麼,接下來……」

林天的眼中湧現出了熊熊的戰意,連帶握著控制桿的手也不由地用力了幾分。

「就讓我好好領教一番吧!」.. 與周圍那即將開戰的戰意熊熊的氛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是始終遊離於陣型邊緣卻沒有表現出絲毫戰鬥打算的白色機體,赫然正是安潔麗澤所駕駛的黃昏機鎧維爾奇斯。

在林天看來,安潔麗澤的訓練時間終究還是短了些,雖然進步明顯又有著黃昏機鎧這樣的大殺器,可連最簡單的戰鬥都沒有參加過,一上來就對上黃昏機鎧顯然是很不現實的,況且若是讓恩布里奧察覺到安潔麗澤可以完美地操控維爾奇斯的話,在一台普通的黃昏機鎧和一台擁有超時空收縮炮的黃昏機鎧之間做出選擇,恩布里奧必定會拼著一台黃昏機鎧不要了,也一定是誓要將維爾奇斯給摧毀的。

所以打從一開始,林天就只是抱著讓安潔麗澤近距離感受戰鬥氣氛的想法讓她保持距離跟在隊伍之後的。只不過此刻,原本因為那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而感到緊張不已的安潔麗澤卻是收到了林天的命令。

「喂!安潔,過來一下!」

「我叫安潔麗澤!」有些不滿地回了一句,看著遠處還未動作的三台漆黑的黃昏機鎧,安潔麗澤暗暗咽了一口口水,駕駛者維爾奇斯小心翼翼地朝著林天的位置靠了過去。

「接好了!」

「哎?什麼?!」

「呀呀呀!!!」

林天突然的一聲大喝讓安潔麗澤愣了一下,還未等她回過神來,緊接著就聽到一聲無比慘烈的尖叫傳出,一道身影竟是陡然從林天所在的帕拉美露中被拋了出來。安潔麗澤下意識地一推控制桿,維爾奇斯立刻朝著那道還在尖叫的身影飛了過去,變換為戰機形態的維爾奇斯快速飛到下方,準確地讓對方落到了安潔麗澤的懷中。

「哈~哈~哈~」

被安潔麗澤摟在懷中的少女心有餘悸地死死抓著她的手臂,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臉上帶著因為緊張和恐懼而尚未褪去的潮紅,微微側頭看了一眼天空,露出了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

「那個混蛋,他居然……」

「我可沒信心能在帶著你的情況下和對手戰鬥,所以暫時就委屈你一下吧,抱歉!」想到剛剛林天趴在自己的耳邊的話,薩莉亞的心中就是一陣惱怒。因為一開始被林天突然的舉動給驚到,那吐在自己耳邊的氣息讓薩莉亞楞在當場的緣故,她根本就沒有將林天的話給聽進耳中,結果就是毫無心理準備被林天從帕拉美露上扔了出去!

雖然知道這怪不得林天,但薩莉亞的心中還是很彆扭,被別人從自己的機體上扔出去,這怎麼看都不正常吧?這讓自尊心極高的薩莉亞如何能輕易地一帶而過呢?!

被自己丟出去的薩莉亞會如何,安潔麗澤能不能適時地接住她,林天也不會管,反正下面就是大海,雖然這高度有些嚇人,但對身為戰士的薩莉亞來說就算是真的一頭扎進海里也頂多就是難受些罷了。現在,他需要全神貫注地面對眼前的敵人。

黃昏機鎧與帕拉美露之間確實存在著性能上的差距,但這卻並不是林天需要認真對待的理由,林天有自信,憑藉自己的實力就算是機體性能有欠缺,可對上一個連機師都談不上的傢伙還會輸那可就太可笑了。黃昏機鎧與帕拉美露之間的性能差距,能比得上吉恩和強襲高達嗎?恩布里奧的戰鬥意識能和最強調整者的基拉大和相比嗎?既然當初就能用吉恩慘虐基拉,林天就不認為自己會擋不下這台黃昏機鎧。

只是,林天所能擋下的也僅僅只是這台黃昏機鎧本身,若是對方不顧一切地使用超時空收縮炮的話,也唯有薩拉曼迪內才有實力靠著擁有同樣武器的焰龍號將其抵消,所以林天一直全神貫注所戒備的,其實就是恩布里奧的歌!

不過,這也並不代表林天對此毫無辦法。之前第一次看薩拉曼迪內啟動超時空收縮炮的時候林天就察覺到了一個問題,而剛剛讓薩拉曼迪內再次使用之後,他特意仔細觀察了一下,結合第一次自己所看到的,林天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

就跟那些遊戲中的魔法一樣,機師所唱的歌完全可以當做是使用魔法的吟唱,而所唱出歌詞的長短也能左右超時空收縮炮的啟動時間和威力,就林天兩次所看到的來說,薩拉曼迪內第一次全力全開時共唱出了十句歌詞,而剛剛破壞船隻則是只使用了四句歌詞,就威力而言與全力一擊相比連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是,林天估計以恩布里奧的能力,想要完全激發超時空收縮炮或許根本不需要唱完十句歌詞,可仍舊需要一段時間的激活。也就是說……

「只要不給他唱歌的時間就好了!」林天的目光一凝,側眼看了看這台帕拉美露手中的槍,輕笑一聲,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隨後,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林天收起了手中的槍,自身後側抽出一把實體長劍,將其側舉過頭,飛快地沖了過去。

猶如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就此展開,儘管那台黃昏機鎧反應迅速地用槍開始朝著衝過來的林天點射,可卻總是被他以最微小的位移躲開,速度絲毫不減地衝到了其面前。林天的衝鋒顯然大出對手的意料,黃昏機鎧手中的槍甚至來不及收回,只得將其丟下,同時自背後抽出了實體劍進行格擋。但雖然確實擋下了林天這一記豎劈,可機體卻還是被衝擊地向後連退了數米的距離。

看到這一幕,林天心中就有底了。對方根本就是個只會仗著機體性能的菜鳥,面對剛剛自己全力衝刺的一擊居然還會選擇正面硬剛,而不是閃避,顯然連簡單的分析都做不到。

「既然如此,那就在這裡將你拿下!」林天發出一聲厲喝,帕拉美露再次揮劍而上。.. 「當!」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起,漆黑的黃昏機鎧與一台普通的水藍色帕拉美露雙劍相交,黃昏機鎧儼然不動,而帕拉美露則在相交的一瞬間向後退了半米。這看似好像是帕拉美露在交鋒中落得下風,但實際上,除了林天沒有人能發現,帕拉美露的每一次後退,實際上都是在兩劍相交之前就做出的。

確實,兩台機體之間存在著性能上的差距,但這並不是絕對的,還不至於讓林天落得如此下風,只因為這都是林天故意而為之,原因有三點。首先,這是林天第一次與恩布里奧接觸,敢於單槍匹馬來挑戰必然會引起對方的警覺,可以的話林天並不想在這一次戰鬥中暴露太多使得真正決戰時引起恩布里奧太多的「關照」,所以示敵以弱是必須的。另外就是既然不能拿出全力,那麼這場戰鬥肯定是要以「拖」為主,等待其他兩處戰場的結束,既然如此,如何在戰鬥中最大程度地降低自身損耗就很關鍵了,後退只是為了避重就輕,降低能耗是同時減少機體硬體方面的損耗。至於最後一點……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