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發現系統儲物欄中,居然還有一次超級抽獎尚未使用。

昔日姜時玄和姬道虛進入帝宙碑第三層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去,斬殺他們的系統任務早已完成。

他竟然忘記了系統獎勵,把一次超級抽獎機會,擱置到現在。

此前大戰。

楚國那般危機,他居然沒有選擇使用。

這種低級錯誤,居然會發生在他身上,楚帝苦笑一聲,自嘲道:「其實,靠自己也挺好的。」

說完。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選擇開啟超級抽獎。

「滴,恭喜宿主,成功開啟超級抽獎,獲得千古奇人鬼谷子效忠,永久。」

系統提示音落下。

楚帝臉色勃然大變,兩世為人的他,豈會不知鬼谷子?

兩千多年來,兵法家尊鬼谷子為聖人。

縱橫家尊他為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為祖師爺,道教則將他與老子同列,尊為王禪老祖。

鬼谷子一生並未下過山,收過五百位弟子:龐涓、孫臏、蘇秦、張儀、白起、李牧、毛遂等。

他們進山前都只是無名小卒,出山後個個大放異彩、名流千古。

這五百弟子運用鬼谷子傳授的道家絕學、兵法韜略和縱橫辯術在列國出將入相,呼風喚雨,左右著戰國亂世的政局。

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鬼谷子的言傳身教。

相傳鬼谷子有隱形藏體之術,有混天移地之法,還會脫胎換骨,超脫生死,能撒豆為兵,斬草為馬。

他善於揣情摩意,縱橫捭闔。

並且萬聖鬼谷吟,亦是流芳百世。

五行陰陽開天地,縱橫捭闔定生息。

宏圖一展驚風雲,霸業千秋震乾坤。

諸子百家稱世紀,奇門鬼谷俱真經。

鬼谷之術,詭秘莫測,社會縱橫、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無所不窺,諸門無所不入,六道無所不破,眾學無所不通。

楚帝萬萬沒有想到,會抽取到鬼谷子。他差點就錯過了這位大能,有讓輔助左右,如虎添翼。

楚國底蘊愈發雄厚。

當日與天蒼域一戰,要是鬼谷子降世,恐怕端木夜鬼一行,無一人可以逃走。 空中的流星分作兩團落入不死者的群體中。

「歐西里斯神,請聽到我的祈求,賜予我斬殺邪惡的力量吧!」

安莉落地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抽出武器進攻,而是輕輕握住掛在脖子上的羽毛吊墜。

【只要是你能使用的力量,都給老子使出來。——格格蘭。】

神聖的光芒忽而以自己為中心爆發,幾乎凝結成為實質的白色聖光在身體周邊環繞,構築成四個類似於英靈之魂的召喚物。

從形象上看,這些天使都持著單手的釘鎚作為武器,身體覆蓋著堅實的板甲,至少有五米高。

第四位階·召喚聖光防護權天使。

權天使出現的一瞬間,就使用了具有連通作用的防護魔法將安莉涅姆與巨魔連接起來,就像是弱化版的守護靈氣。

得到了懷特強化魔法的支持,安莉可以盡情的揮舞手中的巨劍,但是她在意的是自己年紀尚小的涅姆。

(一定要讓懷特先生看到我的成長。)

眼神變得無比堅毅,兩柄長劍輕若無物,蜥蜴人們的目光都不自覺的集中到了這個身材相對於蜥蜴人來說很弱小的人類身上,當然巨魔的龐大身軀也很讓他們感覺震撼。

「安莉大姐!涅姆大姐!周圍的就交給我們了,請你們盡情戰鬥!」古抽出身後的巨劍砍翻一隻蟾蜍人不死者。

「嗯!」

腳下一點,藉助身體的沖勢橫斬而出,兩個蟾蜍不死者因此被斬成兩段,而後又被聖光與火焰灼燒,不一會就化為了虛無。

「哇哇哇!」

安莉此時的等級很低,但是在權天使的聯合守護下,她只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增長了很多,或許是懷特有意而為之,她手中的匕首上的火焰眼神成為巨劍的形狀,但是重量卻沒有任何改變。

曾經說過要將勇氣刻進自己的靈魂深處的涅姆,此時顯得毫無畏懼,特別是在看到安莉衝出之後,也開始了自己的進攻。

有大量守護魔法的保護,蟾蜍人粗劣的進攻方式根本無法突破那一層半透明的薄膜,毒素也就沒了用武之地。

看到周圍湧來的不死者,安莉高舉手中的雙劍,運起全身的力量向下砸去。

武技·裂地

這個從格格蘭身上學習到的武技充滿了暴力的氣息,就算是濕軟的沼澤地,也因為力量的波動被掀開,造成這奇異現象的原因就是她手中的冰霜大劍。

和凍牙之痛一樣,冰霜大劍上寄宿這冰冷之魂,雖然不像凍牙之痛一樣可以使用技能,但是卻可以在造成傷害的同時將傷害轉為冰系傷害,在劍觸及地面之時,地面就因為冰系傷害凝結成冰,而後再被砸開。

行動能力原本就較差的不死者因為這次攻擊而被掀翻,緊隨其後的巨魔與涅姆一擁而上將這些躺在地上的不死者全部擊殺。

紫皮不死者的等級並不高,大約在八級左右,如果按照YYG的種族數值進行運算的話,他們只有相當於6級的攻擊力。

這也就是在落地之前,懷特說它們都是經驗值的原因。

「喂!你們會用魔法支援嗎?」古大聲喊道。

蜥蜴人祭司被這一吼從震驚中醒來。

「我··我們只會使用治療魔法··」

祭司們第一次感覺到祖靈贈予的魔力天賦在此時顯得這麼無力。

「切,真沒用。」

在權天使的保護下,突破巨魔防線的不死者依舊無法進入安莉與涅姆的身側。

巨魔旋風

類似於狂戰士職業的旋風斬,古雙手抓著大的誇張的巨劍在原地飛速旋轉,越來越多的不死者被巨劍敲碎,而後化作齏粉。

涅姆的攻擊方式相對於安莉來說顯得有些粗糙,攻擊與攻擊之間的銜接很差,往往是揮出一劍之後就要重新調整姿勢,完全沒有安莉那種流水一般的順暢,以至於浪費了很多體力。

安莉藉助攻擊之後的姿勢調整攻擊,所有進攻都在詮釋『平衡』,幾乎每一劍都可以帶走複數的不死者。

「太···太厲害了!」

「他們是人類嗎!」

祭司們就算已經竭盡全力在控制濕地精靈進攻另一方的不死者,但是任然被這邊摧枯拉朽一般的攻勢所震撼。

古呼出一口濁氣,巨魔旋風讓他的體力急速下降,但是在懷特強化魔法的幫助下恢復的很快。

額!

一個巨魔傳來痛苦的呻吟,只見這個實力最弱的巨魔身旁已經被將近二十個不死者所包圍。

盾牆這個魔法可以抵擋飛行道具的攻擊,對近戰型的攻擊卻沒有太大的作用,蟾蜍人身上的骨刺此時已經刺入了他的身體,紫色的毒液在他體內快速傳播。

「真沒用,面對這麼弱小的不死者居然還能受傷!你這是給卡恩村蒙羞!」古心中大怒,在他看來不論不死者的數量再多,也無法對獲得懷特大人魔法加持的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然而紫色的毒液在巨魔體內擴散之後,一股無形的能量卻將這些毒液消除。

毒素抵抗

這個魔法可以增加對毒素的抗性並且可以免疫數次低階的毒素進攻。

啊!!!

巨魔大吼一聲,僅憑堅實的肌肉就將這些低階的蟾蜍人不死者彈飛,身上被骨刺扎出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一般來說巨魔很難使用精巧的武器,所以包括古在內的所有巨魔,都使用大型簡易武器,巨劍、雙手錘、雙手斧等,而這個巨魔被攻擊的原因就是使用了揮舞間隔最長的雙手錘。

每一次攻擊都可以帶走一個不死者,但是這一類武器無法做到揮砍等動作。

「前進!跟著安莉和涅姆大姐!」古繼續吼道。

此時安莉已經在權天使的保護下,將不死者的包圍圈撕出一個口子。

同樣是突圍,蜥蜴人卻付出了上百族人的代價。

雙月光斬!

安莉的頭髮變得潔白無瑕,雙劍之上的聖光似乎凝結到了最高點。

兩道如同月牙的劍光揮出,將近二十個不死者被這兩道聖光所分解,竟然憑藉這個技能殺出了一塊空地。

呼呼呼

安莉的體力消耗的很快,但是戰意確是越發濃郁,面對這些面相恐怖的不死者她沒有任何恐懼。

就在完成斬殺的這一刻,她的身體似乎突破了枷鎖,原本淤阻的氣息在這一刻變得無比順暢,這樣的現象在和格格蘭進行訓練師時常出現。

體力重回巔峰狀態。

(懷特先生看到了應該會很滿意吧!不過還不夠,我要戰鬥到力竭的那一刻!)

雙劍之上的聖光重新開始凝結,似乎只要再等一會就可以繼續使用雙月光斬。

。 —————————–

一個晚上的浪漫,一個晚上的激情,連窗外的月亮都羞進雲層里去了。

黎明時分,許林起來上廁所,他發現了不該發現的事情:那個美女的枕頭邊,好像放著把什麼硬硬的東西。

伸手一摸,頓時就嚇了一大跳,勃郎寧!一把純銀打造的勃郎寧!

許林的心裡,頓時就跳動起來了。激烈的跳動,還有種預感,他身邊的那個美女,彷彿也已經醒來了!

當然。許林也有充足的理由讓自己淡定下來。如果對方是想取自己性命的,那他睡了那麼久,早就有機會下手了。

可見不是來殺他的,至少不是沖著他來的。

有了這個想法。許林就放心大膽地去洗手間了。一分鐘后,他從洗手間里出來,看到了那個美女已經坐了起來。

「哦,去洗手間了,我也要去一次呢。」美女道。

許林特意地留意了一下,美女的枕邊是沒有動的。

她的槍,難道就沒有動?她,是不是就不用帶槍。到處就走動了?還是,她根本就沒發現許林已經發現了她的秘密?

橫豎她是沒有動枕下的手槍。

美女離開后,許林還刻意地摸索了一番。的確沒有動,槍還在那裡,他的心裡也就冷靜了下來。

五分鐘后,美女走了進來。往床上一躺,幾乎就在同時就調勻了呼吸,之後就迅速地進入了夢鄉。

許林也就沒有理由再去多想了。不過,美女的使命,他還是有些個懷疑。至少,這個美女不是個一般的美人兒。

自古美人兒就如同蛇蠍,也不是從現在才開始的。

天亮之後,兩個人準備去吃早餐,美女洗漱完畢后,許林已經準備出發了。美女充滿歉意地笑了笑:「老大,我那邊還有些個事情,我要先走了。」

「隨你的便吧。」許林的臉上,閃過一絲的不快,「你有事情,你可以先走了。」

「那麼,好吧。」美女說著,就從床頭柜上拎出了自己的包包。之後,她用包包遮擋著,想去枕頭那邊取走勃郎寧。

許林識趣得很。他向著別處看了過去。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想要鑽進洗手間,徹底地避開對方的搜索時間。

這時,美女顯然收拾停當了。許林的再度出現,使得她再度地緊張起來。

一來二去的,她居然將包包弄掉到了地上。噹啷一聲,幾顆彈丸滾了出來。許林的心裡一怔:「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的?」

「彈丸。」到了此時,再去掩蓋,顯然是不可能的了。美女的聲音,也加了些顫抖進去,「防身用的。你懂的。我是個美女,帶把傢伙在身上,總是會有些用的。」

這麼地說著,她就準備離開了。許林也不想再去追究了,他之所以問出來,也是在說明夜晚的時候,他還沒有開始懷疑她。

許林也不好去隆重地送她,就站了起來。美女將包包整理好,放在床鋪上,之後就走過來跟許林吻別。

「你要好好的,啊?」她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許林聽了,鼻子猛然一酸。不往下說了。

房門打開,美女準備離開。正在這時,房門的方向,猛然間出現了兩名黑衣人。

他倆看到美女露出頭,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槍!許林在關鍵的時候出手了,他一把將美女拉了進來。

下一秒鐘,他就把房門關上了。頓時。房門那邊就槍聲大作了。三個,五個,七個彈孔接連地出來了。

許林將美女拖了進來,正準備安撫她。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