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月林看着曲雨欣完全一臉迷惑的樣子,輕嘆了一口氣。曲雨欣確實要比一般的女生聰慧的多,但是畢竟曲雨欣在工作方面還沒有什麼經驗可言,所以現在還沒有理解楊風林這個行爲的意思也情有可原。

“楊風林認爲,你去做宋壹的助理是在某種程度上穩固我的位置。”

楊月林看着曲雨欣似懂非懂的樣子,繼續說道。

“其實楊風林一直以來都覬覦楊家星林酒店的管理的位置。”

“因爲老爺子和很多公司元老都站在我這邊的緣故,所以就算是楊風林真的有什麼非分之想,也只能是暗中的籌謀,做一些不痛不癢的小動作。”

但是不同的是這一次楊風林應該是感覺到曲雨欣的這一舉措很有可能會加固養育了的地位。 一旦宋壹這樣的勢力在背後支持着楊月林的話,很有可能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動搖楊月林的地位了。

“所以我的作用是?”

曲雨欣雖然似懂非懂,但是事實上還是一頭霧水。

“你現在是我的朋友,要是成了宋壹那樣的人的私人助理,在楊風林看來,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可能楊風林的意思和目的不僅僅是這樣。

現在最先要考慮的就是讓曲雨欣趕緊意識到楊風林很有可能會對她做出什麼事情。

曲雨欣是一個不願意惡意揣測別人想法的人,所以就算是楊風林真的做出了什麼事情,產生了什麼樣的後果曲雨欣也來不及反應,很容易就會中了楊風林的圈套。

“你是說,楊風林認爲我會通過宋壹助理的這個身份來幫助你,穩固位置的同時,加持你對星林酒店實權的掌握。”

曲雨欣好像突然明白了楊月林的意思,而且好像也突然瞭解了楊月林這麼長時間以來的處境。

楊風林既然一直都有心動搖楊月林的位置,就不可能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工作。


既然想要動搖楊月林,那麼就必然需要積攢自己的力量,在星林酒店當中,不乏一些勢力表面上對楊月林十分的依順,但是實際上還是想要暗中扶持楊風林。

“沒錯,不光如此,現在根據許安近些日子的調查發現。”


“今天晚上楊風林就預定了一家大酒店的包間,期間能夠容納的人數不少,估計有很大的可能是去籠絡公司那些股東了。”

“收買?那些股東難道看不清局勢嗎?”

曲雨欣不明白,其實現在楊月林在公司的地位已經十分的明朗了,就算是楊風林有這樣的想法,應該也不會有什麼股東真的敢就明目張膽的站在楊風林那一邊。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很多時候就是因爲有了這樣的契機,所以很多人其實都懷揣着僥倖的心裏,很多原本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很有可能因爲站在他們所謂的正確的一方。”

“所以就因此而身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昇華。”

楊月林完全明白那些人的想法,沒有誰規定過所有人都一定要站在勝利的一邊。

更何況,楊月林繼承楊家的事情也並非是板上釘釘,其實公平競爭對於楊月林來說一點都不值得害怕,但是怕就怕楊風林因爲想要把楊月林從那個位置上拉下來所以不擇手段。

傷害到楊月林身邊的人,不管是疼愛自己的楊家得到老爺子。

還是一直在自己身邊的曲雨欣,兩個人都是自己值得相信的人,也是自己十分珍惜的人,所以不管怎麼樣,楊月林都想要儘自己所能的去保護這兩個人。

“所以說,楊風林終於按耐不住對這個位置的覬覦,所以無論如何都想要趁着這個機會,打壓我的同時,籠絡公司的股東,從而達到他的目的。”


曲雨欣終於明白了楊風林的意圖,但是出於對星林酒店的情懷,其實不離開星林不一定是什麼壞事。

現在知道了還有楊風林這樣的人存在,所以才知道現在楊月林是處在一個什麼樣的境地,更不想那麼早的離開楊月林,說不定自己留在星林還能有什麼幫助。


只是之前因爲遇到了宋壹所以已經答應了宋壹這件事了,如果自己不能去做宋壹的助理的話就是出爾反爾,但是現在看股東的樣子,應該是很難離開星林了。

“身爲股東,竟然這樣的干預公司一個服務員的去留,當然公司的元老應該不會坐視不理的。”

楊月林努力的讓自己保持理性,她不會不知道楊風林其實這些年在公司當中擁有一定的勢力。

而且說實話很多的人還保留着女人不能做大事,管理的權力不能留給女人的傳統迂腐的觀念。

而且對於大多數都是男性股東的星林來說,這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

雖然楊家的老爺子已經將楊月林就是星林的繼承人這樣的思想貫徹到了星林的大多數的元老當中,作爲公司的元老,很多人都是看着楊月林從小長大的。

所以不管是什麼原因,楊月林現在都不能表現出慌張的樣子。

“有什麼事需要我做的嗎?”

曲雨欣知道自己現在只是一個服務員的身份,就算是上次在高層的會議,上嶄露頭角。

還是因爲那次得罪了不少的和楊月林對立的股東,所以在公司當中一直對曲雨欣這個人很忌憚。

“靜觀其變吧。”

楊月林其實就是因爲不清楚楊風林回以什麼樣的方式阻止曲雨欣,也不知道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扳倒自己,所以現在只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話說回來,明天一早我就會遞交離職申請,如果楊風林想要阻撓的話,也一定會多方打聽出時間,然後方便他及時的站出來阻撓。”

楊月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但是現在已經是下班的時間了,要是現在給曲雨欣辦理離職手續的話。

一定就會引起楊風林的注意,說不定還會成爲楊風林那一方的把柄。

“楊經理,因爲我覺得我發現了更加適合我的崗位,所以還希望楊經理能夠批准我離職,讓我去追尋更加適合我的工作。”第二天一早,曲雨欣按時來到了楊月林的辦公室遞交辭呈

雖然眼看着楊月林的辦公室裏已經有很多人的目光跟隨着自己來到了楊月林的面前,還是毅然決然的走進了楊月林的辦公室。

曲雨欣不明白,爲什麼自己一個小小的服務員,竟然能驚動這麼多的人來關注,向來都是別有用心。

“已經是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了對嗎?”

楊月林看了眼曲雨欣,將深思熟慮四個字咬的格外的清楚,很明顯現在的狀況是周圍的都是楊風林的人。

楊月林想要趕快將曲雨欣的辭職當衆辦理清楚,就算是有什麼阻撓。

只要是現在楊風林不在,就還有機會。

“沒錯,還希望楊經理能夠給我一個自己重新選擇的機會,在星林工作的這些日子我會作爲日後工作的寶貴經驗。”

曲雨欣露出標準的微笑,楊月林點了點頭接過曲雨欣手中的辭職信,現在的情況曲雨欣大概瞭解了一下。 現在身邊好多都是楊風林的眼線,但是好在楊風林不在這裏,所以就算是他們有意阻攔,但是礙於身份,也就沒有辦法開口。

可是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事情叫做墨菲定律,一旦有什麼擔心的事情,越是擔心會發生就越會發生,所以事情總是朝着人們擔心的方向發展,這件事也不例外。

“我不同意。”

熟悉的聲音從楊月林得到耳後傳來,這個聲音楊月林再熟悉不過了。

如果可以的話,楊月林甚至希望這輩子都不想聽到那個人的聲音,果不其然,楊風林不會錯過這場精彩的鬧劇。

“我當是誰這樣的囂張跋扈隨意的進出星林經理的辦公室,原來是弟弟。

“不知道弟弟這是憑藉着什麼樣的資格出現在這裏。”

“怎麼,現在連一個服務員的去留,弟弟都要插手了嗎?”楊月林先是驚訝了一瞬,但是因爲絕對不能再對手的面前露出自己軟弱的一面,所以楊月林很快便就換上了從容的面孔。

楊月林知道楊風林的來意,但是因爲自己的身份和想要保住星林元老對於自己的擁護,所以還是不能主動地對楊風林宣戰。

“怎麼,姐姐現在是在作威作福的跟我炫耀現在的地位了是嗎?”

楊風林現實冷哼一聲,緊接着朝着楊月林的桌子上扔了一份文件,雖然楊風林平日裏紈絝。

從來都不打無準備之仗,這也是楊月林和楊風林最相像的一點吧。

“想來姐姐是星林酒店現任的繼承人,楊家的總經理,這件事應該比我還要清楚纔對。”

看着楊月林面露難色,楊風林嘴角微勾,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曲雨欣,一抹笑意再次爬上了臉頰。

“曲小姐雖然現在只是星林酒店的一個服務員,上次在公司的高層會議上。”

“曲小姐的一番話很明顯是征服了很多公司的高層董事,很多股東也表示。”

“曲小姐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而現在姐姐這是要把一個人才從公司裏面放走。”

楊風林看着楊月林越發難看的臉色,笑容隱隱的藏在閃閃的眼光當中,好像在說。

看啊,楊月林,你的驕傲呢?就算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都認可你,我還是有能力讓整個世界顛覆。

“這是曲小姐的個人意願,你沒有資格干預。”

楊月林最後還是將公司的人文主義色彩拿了出來,現在要是楊風林執意想要阻攔曲雨欣的離開,就算是和公司以人爲本的原則唱反調。

楊風林微微一笑,好像楊月林說的每一句話都在楊風林的掌握之中。

曲雨欣看着針鋒相對的兩個人,雖然之前從來都沒有見過楊風林,但是現在一見曲雨欣發現,楊月林和楊風林的眉眼實在是十分的相似。

果然這就是基因的強大的力量吧,楊風林長得就像是男版的楊月林,相比較楊月林的御姐風,骨感當中多了幾分溫婉。楊風林則是棱角分明,而現在的場景就像是在看着兩個雙胞胎在打架。

“曲小姐的決定我當然沒有辦法干預,但是曲小姐現在還是隸屬於星林酒店的員工,所以她的去留,股東們當然也就有干預的權利不是嗎?”

楊風林說完之後,原本就在楊月林的辦公室當中的幾個股東開始應和起來,好像剛剛那些一句話都不敢說的是另外的人

人們都喜歡有所依仗的感覺,就像是狐假虎威,哪怕是假的威嚴。

哪怕這種感覺只是短暫的,她們也願意去相信和支持。

“所以,這位先生的意思是想要阻止我離開星林酒店是嗎?”

曲雨欣看着一臉爲難的楊月林,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眼巴巴的看着楊月林這樣的被人逼迫。

想到自己現在在這個酒店當中的地位,前所未有的感覺到了心有餘而力不足。

“是的,不過曲小姐,你大可以放心,星林酒店也是一個別人擠破了頭都進不來的地方。”

眼看着楊月林已經敗下了陣來,楊風林的臉上寫滿了不加掩飾的得意。

“所以,既然我現在是一個被這麼多的董事所看好的人,那怎麼不見哪個董事提議要給我升職?”

曲雨欣這個時候想,如果要是自己短時間之內沒有辦法離職的話。

說不定可以通過楊風林剛好提到的這個契機如果能夠稍微的上升到一定的職位的話,或許能夠稍微的幫到楊月林。

但是楊風林其實是一個十分精明的人,雖然剛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稍微的在腦袋裏思考了一下之後就明白了曲雨欣的想法和意圖。

其實想要拆穿一個人的想法很簡單,未必需要真正的猜測帶那個人想的是什麼。

只要認定了對方不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人的話,不管對方說什麼,只要一味的否認就很大程度上不會出現差錯。

“曲小姐這樣就把事情想的狹隘了,那有什麼事情是一蹴而就的,好飯不怕晚。”

“所以說啊,曲小姐這樣一個優秀的人才,不管是對於股東們來說,還是對於元老們來說都不是說能夠放下就放下的。”

“雖然對於曲小姐的職位還需要慢慢的考量,但是絕對不是段時間內就能改變什麼的。”

楊風林留下這樣一句話之後轉身離開,就好像美劇當中那些背對着走出爆炸還和顏悅色的人,這個時候的楊風林心中暗爽,這樣的場景不管是誰看都覺得特別的酷吧。

這件事對於楊月林來說無疑是一個打擊,不管是從什麼角度來講。

楊月林現在都是星林酒店的經理,就這樣被一個股東指手畫腳,還阻攔下來自己的行爲。

更何況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他楊風林。

楊風林離開之後,很多的股東也都相繼離開了,只剩下楊月林和曲雨欣兩個人。

曲雨欣其實倒是沒有特別的介意,因爲本身曲雨欣就是想要留下來幫助楊月林的,但是楊月林卻不這麼覺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