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生宗嚴忍不住低聲喊了一句。

「是啊,不是說陳天只能打出一兩拳嗎?但是剛才他竟然打出了那麼多拳,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他的身體是怎麼承受住這麼強大的力量的?」

藤間大和也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他們兩個似乎都覺得自己現在所看見的這一切都有些太過於不可思議了,他們甚至都沒有辦法相信自己現在所看見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陳天在這些人的眼中也只不過就是個煉虛境的武者而已,一個煉虛境的武者能夠有這麼強悍的實力就已經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了,陳天能夠打出剛才那麼兇狠的一拳,這已經是很多煉虛境武者都沒有辦法做到的。

但是那一拳對於人身體裡面的靈氣損耗還是非常大的,能夠堅持打出兩拳已經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了,要是能夠打出三拳,這個世界恐怕都找不出來幾個人。

但是此時陳天竟然能夠連續打出這麼多拳,而且每一拳的威力都是非常的恐怖的,這確實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藤間大和此時臉上的表情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他現在已經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所看見的一切了。

而且更加讓藤間大和擔心的是,正如陳天所說的那樣,伍左虛恢復身體的速度已經越來越慢了,原本就是僅僅幾秒鐘就可以恢復如初的身體,但是此時竟然需要好幾分鐘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如初。

還有就是柳生宗嚴發現伍左虛的身體確實正在逐漸變弱,完全不如之前那般兇狠了。

伍左虛只不過就是般若神的一個分身,如果要是真正的般若神,在經歷了這麼多年的凡人供奉,可能會成為所謂的不死之身。

但是此時的伍左虛絕對算不上是不死之身,等到般若神的力量全部都消失掉,伍左虛便沒有辦法再次凝聚自己的身體了,到了那個時候,陳天一拳便可以直接將他打的魂飛魄散!

伍左虛心裏面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一直都在尋找機會反擊陳天,但是無奈陳天的速度實在是有些太快了,根本就不給伍左虛任何反擊的機會。

伍左虛的身體這邊才剛剛凝聚出來,就直接被陳天一拳打爆,所以伍左虛氣的發出了陣陣嘶吼聲。

但是不管怎麼樣,終究還是沒有辦法抵擋住陳天那兇狠的攻擊。

「區區一隻厲鬼竟然也敢在我的面前自稱是不死之身,你現在還能接下我幾拳?」

陳天語氣十分隨意沖著伍左虛問道。

伍左虛此時已經是徹底被陳天打怕了,因為他知道般若神的力量已經不多了,自己要是繼續跟陳天這麼耗下去的,那最後的結果肯定就是被陳天一拳打死。

所以伍左虛連續後退,然後怒吼了一聲之後,沖著神堂的位置喊道:「你們還打算躲到什麼時候,快點給我殺掉這個小子……」

眾人在聽到了伍左虛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住了,但是卻沒有人敢違背伍左虛的命令。

剎那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無數的武者,這些武者的目標只有陳天一個人,紛紛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去。 風玫想了想,覺得實在沒什麼好與尤父說的,便抬步要離開。

「塔塔。」尤父叫住她,有些緊張地搓了搓手,「是……是你帶警察來抓的你奶奶的?」

風玫停下腳步,微垂了眸子,沒有回頭:「是。」

一陣沉默。

就在風玫打算繼續離開時,尤父的聲音又響起了:「我沒有別的意思,你奶奶她做錯了事情是該受到懲罰的。但是……」

風玫回頭看他,眸色難辨。

尤父神色閃躲,不敢看她,卻還是繼續道,「現在她進了警局一遭,已經知道教訓了,雖然她想要你的心去救你弟弟,最後不是沒有成功嗎?你看你現在也沒事,不如去警局說說,什麼時候放你奶奶回家?」

風玫定定看著他,突然笑了起來:「你可知道,她是以什麼罪名進去的?」

尤父一愣,猶疑道:「最多是殺人未遂吧?」

「這只是其一,還有一項,虐待兒童!」

尤父再次愣住了,眼神再次閃躲,不敢直視風玫:「你奶奶她是……是嚴厲了一些,但也說不上虐待吧。」

風玫笑著,卻是笑意不達眼底:「現在回想,你之前口口聲聲的『塔塔是你的命』的模樣,我真覺得噁心。」

說完這句話也不管尤父的反應就直接快步離開。

人真的很複雜,人性永遠是不可捉摸的存在。

她相信,尤父定然是愛尤他的。 泡你!何需理由 可是,這份愛,終究是敗給了他對尤老夫人的愛,或者說是敗給了他的性格。

尤父從來都不是什麼要強的人,個性猶豫,甚至可以說是懦弱,人生唯一一次的堅持,就是娶了尤母。

所以,這些年,或許他不是沒有發現尤他所遭遇的一切,但是一邊是母親,一邊是女兒,他無法抉擇,就只能故作不知,甚至還要去隱瞞尤母。小說娃小說網

風玫也相信,在醫院,尤父阻攔尤老夫人與院長將她的心換給尤歡,也是真心實意的。

在見到尤歡的那一刻,她也曾想就這樣吧,可是,這一刻,她確認,她無法對著這樣一個人叫『爸』。

因為,他不配。

不配做尤他的父親。

外面不知何時落了雪,冷風迎面,風玫不由縮了縮脖子。

「我打算回元市。」風雪吹的人的聲音似乎也染了寒意。

跟在她身後的兩名警員愣了一下,依照之前上頭下的命令以及她的態度,他們還以為她要待許久呢。

「我們送你回去。」明明對方是殺人案的嫌疑犯,他們應該將其扣押回去的,可是,他們卻是說『送』……這真是入職以來最操淡的一次任務了。

風玫斂眉:「好。」

回元市的火車上,她又給季零打了電話。

季零聽到她要回去,當下語氣立即就變得不太好,甚至嚴令她繼續呆在臨市不許回去。

風玫狐疑:「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那頭沉默。

「季零,是有人在故意針對我,那兩個案子,現在有你護著,但是對方已經開始對我身邊的人下手了,我不能繼續躲著了。」

那邊繼續沉默了,就在風玫以為他不會說什麼,打算掛斷電話時,那邊響起他的聲音——

「不是你,是我。」 一瞬間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這麼多的人。

這些人手裡面都拿著武器,氣勢洶洶的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去。

這些人有的是武者,而有的則是忍者。

但是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氣息都非常的強大,應該全部都是化神境的高手。

這些人原本就是隱藏著般若神社的神堂當中的,其實當初陳天進入神社的時候,便已經發現了這些人的存在,但是陳天並不知道這些人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此時陳天明白了,原來這些人是用來對付自己的!

看來伍左虛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早就已經預料到自己可能不是陳天的對手!

所以才會讓這些人隱藏在神社當中等待著陳天。

而是伍左虛在看見這些人衝出來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得意,趁著陳天不注意直接飛進了神堂當中。

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伍左虛一眼,並沒有著急追上去,而是安靜的站在原地。

清姬看見這些人全部奔著陳天的位置衝過去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擔憂,連忙扭頭看向了陳天。

而陳天則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眼神也非常的冷漠。

原本陳天是不想對這些人動手的,但是無奈此時這些人主動送上門,那他也沒有辦法!

伍左虛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了將近數百年的時間,而在這數百年的時間內,他培養出來的高手可不僅僅是藤間大和跟柳生宗嚴兩人,還有很多武道高手一直都隱藏在神堂之中,暗暗中幫助伍左虛做事。

而伍左虛在知道陳天要來神堂以後,直接將這些人全部都喊了回來,可以說這些人全部都是般若神社最頂級武者,他們也是般若神社最強大的力量。

這些人遠遠不是吉田家族的那些自衛隊能夠相提並論的!

就在這個時候,沖在最前面的十多個武者手持長刀從四面八方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這些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嚴肅,而且速度驚人,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堪比化神境的存在!

如此多的化身境對付陳天一個人,究竟誰勝誰負,還真的說不一定!

化神境的武者在華夏以及R國其實都是非常稀有的存在,畢竟現在地球上面的靈氣這麼稀薄,一個正常的武者想要突破到化神境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當初陳天在江南省的時候,化神境猜猜區區幾個人而已。

所以無論是華夏還是R國,一個化神境強者能夠保證一個大家族的昌盛繁榮,所以無論走到哪裡都是被人追隨,崇拜的對象。

化神境的價值遠遠已經不是金錢能夠估量的了,即便是一些非常大的家族也只能夠得到一兩名化神境強者坐鎮!

但是此時的伍左虛竟然召集了將近數百名化神境強者對付陳天。

這說明伍左虛是打算跟陳天來一次破釜沉舟了,如果這些人要是沒有辦法殺掉陳天的話,那麼他們般若神社這幾百年的根基也會毀於一旦。

所以伍左虛此時明顯就是在豪賭。

一旦要是賭贏了,伍左虛便能夠得到陳天的身體,那個時候伍左虛也就不需要這些化神境的幫助了。

但是如果一旦要是賭輸了的話,那伍左虛這麼多年的心血可能就全部都浪費掉了。

就在這個時候,距離陳天最近的那幾名武者手持長刀直接奔著陳天的腦袋上面砍了過來!

長刀在空中劃過了一條優美的曲線,雖然這些人的戰鬥力只不過就是化神境而已,但是這些人的動作還是非常的整齊,而且出手的速度跟姿勢也都是非常講究的,所以他們一塊對陳天出手,威力還是非常驚人的。

如果此時這些人要是對付一個普通的煉虛境強者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只不過可惜他們碰到的人並不是一個普通的煉虛境強者,而是陳天!

陳天在看見這些人衝上來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隨即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一股子無比強大的能量從陳天的身體裡面爆發出去。

這些沖在最前面的武者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撞到了一樣,根本就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便直接被這道強大的能量碾成了肉泥,鮮血跟肉末隨著一陣風吹過,直接消散在了天地當中!

彷彿這些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這得是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夠將這麼多的化神境當場碾成肉泥絲毫不留任何痕迹?

但是後面的那些武者在看見沖在最前面的人死在陳天手中之後,竟然根本就沒有任何退縮的意思,繼續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很明顯伍左虛已經對這些人洗了腦,這些人現在已經完全就是不顧生死了!

他們現在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必須殺死陳天。

不得不說,伍左虛能夠把這些化神境訓練成這個樣子,確實有些本事。

陳天在殺掉了第一批衝過來的武者之後,緊跟著第二批武者便再次沖了上來!

而這一批武者的數量明顯要比上一批多很多,這些人手中也都是拿著長刀,而且能夠看出來這些人的戰鬥力要比沖在最前面的那些武者戰鬥力強悍很多。

這些武者應該也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所以動作非常的整齊,就好像是一個人一樣,一把把長刀帶著澎湃的靈氣,直奔陳天的位置砍了過來。

陳天再次輕輕一揮手,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爆發出去。

剎那間,將近有一大半的武者身體倒飛了出去,有些人甚至都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的能量當場吐血身亡,但是依舊還有很大一部分人竟然承受住了陳天的這次攻擊,這些人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樣,依舊沒有停下自己腳下的步伐,快速的奔著陳天沖了過來。

而陳天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震驚。

陳天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此時這些人只不過就是化神境的武者罷了!

陳天的這道氣息足夠碾殺秒殺成百上千的化神境武者,但是此時這些人竟然就好像是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樣,還能夠活下來,這是陳天沒有想到的。

陳天不知道,這些武者其實都是經過非常專業訓練的,他們也曾在伍左虛的手中學習過一些秘法心法,再加上自己境界本身就不低,如果要是一起聯手的話,想要抵擋住陳天的這一次攻擊,其實也並不是什麼特別難的事情!

眾人看見他們擋住了陳天的這一次攻擊之後,臉上的表情明顯更加的激動了,再次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而陳天臉上的表情很快便平靜了下來,對於這樣的情況他並不是很在意,畢竟剛剛陳天只不過就是隨便放出一道氣息而已,他並沒有對這些人用真格的,如果陳天要是像對付伍左虛那樣對付這些人,估計這些人可能連陳天的一拳都沒有辦法接住。

「沒有心情跟你們在這裡浪費時間,去死吧……」

陳天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右手輕輕一揮,一把金色的光劍出現在了陳天的手中。

眾人在看見陳天手中的這把金色光劍之後,全部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明白陳天準備要做什麼。

陳天將自己手中的光劍輕輕一揮!

剎那間,一道十分璀璨的金色光芒在陳天身體周圍蕩漾開來!

這道光芒幾乎能夠席捲以陳天為中心方圓百米距離!

而之前沖在前面的那些武者雖然抵擋住了陳天的一道氣息,但是卻沒有辦法抵擋住這道光芒!

這些武者甚至都還不曾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直接被光芒劃過身體,瞬間被砍成了兩半,鮮血直接染紅了地面!

哀嚎聲四起!

清姬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不可思議了。

因為那可是將近二十多名化神境的武者啊,此時竟然被陳天一刀直接秒殺了!

這樣的場景對於清姬這樣的普通人來說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極品愛 「主人實在是太厲害了……」

清姬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了一句。

陳天一次又一次的改變著自己在清姬心中的印象!

此時清姬覺得陳天可能真的就不是一個人,而是真正的神!

另一邊,這二十名武者死在陳天手中以後,緊跟著又有二十名武者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上來!

陳天看著這些人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他想不明白這些人明明知道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為什麼還要衝上來。

陳天手中的光劍再次輕輕一劃,又是一道金色的光芒蕩漾開來。

無數人倒在了陳天的面前。

放倒一批之後便又有另外一批武者跟上,而且這些武者的境界也在不斷的變高,剛開始的那些武者只不過就是化神境小成罷了,但是接下來便是化神境大成的武者,最後還有化神境巔峰的武者!

很明顯,伍左虛為了對付陳天也算是做足了充分的打算,這些人就算沒有辦法真正擊敗陳天,但是也能夠給陳天帶來不小的困擾!

不得不說,般若神社的根基確實非常的恐怖。

整個R國也沒有幾個大家族能夠一口氣聚集這麼多的化神境武者,但是此時般若神社卻能夠做到。

而且這些武者竟然還是沒有任何條件的為了伍左虛而拚命,陳天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伍左虛到底有什麼樣的本領能夠讓這麼多的化神境武者對他甘心賣命?

然而此時對付陳天的還不僅僅是武者,武者只不過是沖在最前面的那一波人罷了,在武者的身後還有非常多的靈魂師!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