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大山和胡大牛主持分肉,當然,雷星峰得到了最大的一份,畢竟是他獵殺的蠻牛。

很快,胡蒼崖就知道了雷星峰的功勞,他顯得很熱情,能夠射殺蠻牛的獵手,在任何地方,都是最好的獵手,他說道:「阿峰,虎崖堡今年的收穫……普遍不高,呵呵,你能不能幫助一下大家。」

雷暴心裡頓時不樂意了,他以前脾氣極其暴躁,不過現在已經很好了,他說道:「族長,我這個小孫子,才十六歲,剛剛第一次狩獵,你讓他怎麼幫助?」

胡蒼崖笑呵呵道:「雷老哥,你這個孫子可了不起啊,第一次狩獵,就能獵取蠻牛,這在虎崖堡可是頭一份了,呵呵,老哥,你也知道,今年狩獵隊的收穫不好,馬上就要到寒季了,原本我還打算聚集所有狩獵隊伍,進行一次大規模的群獵,沒想到阿峰那麼有本事。」

雷暴心裡稍稍不爽,他知道胡蒼崖的意思,說道:「你想讓阿峰當主獵手?」

胡蒼崖笑道:「老哥,阿峰當主獵手,其他事情就不用他操心,而且他可以分頭一份!」

在場的獵人,頓時露出喜色,蠻牛極難捕獵,倒不是蠻牛真的有多厲害,而是獵人的武器很難破開蠻牛的防禦,就算用陷阱將蠻牛陷入,也很難殺死。

最重要的是蠻牛的肉,營養極其豐富,一個獵人吃其他肉也需要吃五六斤才能飽,蠻牛肉最多兩斤就能吃飽,而且對身體有很大的好處,加上蠻牛的皮可以製作護甲,牛角可以製作硬弓,可以說,一隻蠻牛全身都是寶物,在獵人眼裡,這就是最好的獵物。

虎崖堡能夠出去狩獵的青壯年,一共有三百多人,幾十支隊伍,最多的一隊足有十五人,最少的就是柯大山這樣的隊伍,三人成隊,當然雷星峰加入后,這支隊伍就達到四人,不算人數最少的隊了,在虎崖堡,只要敢於三人成隊的,都是狩獵高手。

雷暴心裡嘆息一聲,他說道:「好吧,阿峰一直以來,都得到大家的幫助,這次算是回報。」

胡蒼崖臉色微紅,他有種挾恩以報的感覺。

雷星峰說道:「沒關係,阿爺,我願意當主獵手。」他心裡卻沒有抵觸,前世他見多了爾虞我詐,這裡人的淳樸,他一直心存感激,很多事情,都會讓他驚訝和感激,現在自己有能力,當然要回報。

胡蒼崖喜道:「好,阿峰,你先休息一天,我去召集獵手,可惜,還有很多狩獵隊在外沒有回來,這次也許能夠召集到百人,明天出發。」

……

大規模狩獵很複雜,尤其是這種專門狩獵一種獵物,這不是圍獵,而是專獵,必須依附幾個甚至十幾個最強的獵手,專門獵殺大型動物,其他人不是來狩獵的,而是來運送獵物的。

虎崖堡從來都沒有這樣的主獵手,沒想到第一名主獵手是一位十六歲的少年。

要知道,一個主獵手一旦展現了實力,得到眾獵人的認可,那麼他在本地就能得到最大的尊敬,若是在野外,遇上任何狩獵隊,都擁有指揮權,當然,這狩獵隊必須是一個地方出來的,比如,雷星峰成為主獵手,那麼虎崖堡所有的狩獵隊都會聽從他的指揮。


在虎崖堡的獵手都被聚集起來,族長鬍蒼崖宣布了雷星峰成為虎崖堡第一位主獵手,眾獵手沒有太大驚訝,因為之前已經得到了消息,知道虎崖堡出了一個能夠快速獵殺蠻牛少年,這些獵人大都接觸過蠻牛,幾乎都知道蠻牛的難纏,所以很順利,沒有人反對,不過,很多人心裡還是有一點疑問的,想著到野外再看,這少年是不是真的如此。

很快就準備完畢,參加這次狩獵的不止有獵人,還有不少中青年婦女,她們不用狩獵,她們是負責處理獵物,或者幫助抬獵物的,這裡的女人,同樣力氣極大,雖然比不上男人,但是和雷星峰前世的女人相比,她們的力量,就是暴龍級別的,雙膀沒有幾百斤力量,都不好意思見人。

清晨時分,天空中烏雲密布,天色有些陰暗,所有人都集中,準時從虎崖堡出發。

浩浩蕩蕩的出了虎崖堡,族長鬍蒼崖也跟了過來,他不用狩獵,他負責指揮協調,有他在就不容易有矛盾產生。

各個狩獵隊的隊長分配了一下工作,有前哨,有防衛,有斷後,雷星峰冷眼旁觀,發現胡蒼崖的組織能力相當強悍,一百多個獵手,六十多個婦女,將近兩百人,絲毫不亂,一路向前,這次依舊去水塘,那裡是蠻牛群必去的地方,在那裡狩獵最為方便。

雷星峰走在隊伍中間,前面有兩支狩獵隊,有十來人,負責驅除野獸。

水塘本來就是虎崖堡有名的最近狩獵場,只不過不是厲害的狩獵隊是不會來的,這裡雖然獵物極多,但是也很危險,小動物就算打下來,也很不容易找到,搞不好就惹上來喝水的猛獸。

突然,前面的隊伍發出尖利的鳴笛聲,胡蒼崖頓時露出驚訝的神情,他說道:「快!支援,是鷹領的人襲擊我們!」

隊伍中頓時衝出十幾個獵手,都是虎崖堡有名的好手,雷星峰握著黑弓也沖了出去。

柯大山咒罵了一聲,他當然明白,這應該是鷹領的人來報復,他招呼一聲,帶著柯南山和柯石也沖了出去。

胡蒼崖大聲喝道:「其他人警戒!不許全部過去,就地防禦!」他還帶著六十多婦女,都是虎崖堡種植和家庭主力,這要有死傷,那就真的出大事了,在山區,女人的地位相當高,因為女人是家庭的支柱之一,絕對不能有任何意外,這次胡蒼崖帶那麼婦女出來,已經冒了很大的風險。

絕大部分的獵手都環繞女人們,開玩笑了,這裡很多女人都是這些獵手的妻子和姐妹,這要是被人圍殺了,他們如何能夠受得了?

雷星峰的感知比獵人高太多了,他可以清洗的感受到前方的敵人,大約有二十多人,後面大概還有十來個,具體數字他沒法得知,但是他覺得自己的估計,**不離十。

連續幾聲慘叫,虎崖堡的獵人大叫:「大家小心,他們有神射手!」

神射手是獵人中特殊的存在,這種射手其實狩獵一般,倒是更多的針對人或者蠻人,因為這個世界的野獸,弓箭的威力顯得小了,當然,雷星峰的黑弓不算,他已經超出普通人使用的弓的拉力了。

當聽到神射手的時候,頓時所有虎崖堡的獵手都躲避到樹后或者岩石后,一個個不再向前突進,剛才已經有兩人中箭,還不知道他們死活,都是有經驗的獵人,沒人想要當靶子。

柯大山躲在一棵大樹後面,他也張弓搭箭,只是沒法確定敵人的位置,這裡森林茂密,視野極其有限,獵人都是有經驗的狩獵高手,輕易不會留下破綻,一開始虎崖堡的獵人吃虧,只是猝不及防下受到攻擊,其他人都及時避讓,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不時有獵人射出手中的箭。 雙方你來我往的射箭,誰也不敢向前,虎崖堡的人顧忌身後的婦女,而鷹領的獵人,發現對方人數大大超過預計,也不敢亂動了。

動輒死,尤其是對方還有神箭手,柯大山扭頭回望,他心裡明白,這時候必須要有人出來打破僵局,柯石就在他左側,右側是柯南山,他們三人默契慣了,就算遇到這種突發的襲擊,三人依舊能夠聚集在一起,而雷星峰就沒有這種默契,他畢竟才加入三人狩獵小隊,很多習慣都要慢慢培養。

柯南山道:「阿峰到哪裡了?」


柯石道:「我看到他衝出去的,只是衝到哪裡就不知道了。」他們三人是看到雷星峰衝出去,這才緊跟上去,可是一瞬間,雷星峰就消失不見,速度太快了。

雷星峰已經到最前沿,他躲在一個巨石后,邊上有一叢茂盛的灌木,前方有十幾棵大樹,由於有一大塊岩石,所以這裡的視野相對開闊,憑藉著雷輪力,憑藉新得到的感應,他發現樹上有四個鷹領的射手,樹下也埋伏了十來人,一個個躲在樹后,或者灌木叢後面。

這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埋伏,雷星峰開始仔細觀察,將發現的人,逐一記憶下來。

虎崖堡的獵人同樣隱藏成一條戰列線,任何人敢於進入對峙雙方的中央地帶,就一定會被打擊,誰也不敢動。

仔細分析過後,雷星峰已經有了把握,他悄悄潛行,很快就來到了柯大山邊上,以他的感知,找到柯大山輕而易舉,小聲道:「柯大叔,我需要幫助。」

柯大山道:「要我們怎麼做?說吧,我聽你的!」見識過雷星峰強悍的箭術,他對這個十六歲的少年有著極強的信心,柯南山也笑道:「有什麼要做的就吩咐吧,我也聽你!」

柯石沒有說話,只是向著雷星峰點點頭,表示聽從命令。

無形中,雷星峰就成了領導者。

雷星峰心裡不由得湧起一絲自豪,這就是強大武力帶來的好處,他說道:「我需要……你們吸引敵人的注意,嗯,最好動員大家一起來,不要衝出去,只要發出聲響就可以了……」

柯大山道:「沒有問題,南山,你通知左側的人,我去通知右側的人,柯石,你跟著阿峰,幫助他防禦!」三人中,只有柯石攜帶盾牌,用來防禦是最好的。

柯石道:「交給我!」他的話不多,只要說了,就是全力以赴。

很快,虎崖堡的獵人就發出了動靜,頓時對面鷹領的獵手忍不住出手了,就在這一剎那間,雷星峰猛地挺身站起,黑弓發出極響的金屬撞擊聲,呯呯聲連響,不到幾秒鐘,雷星峰射出六枝特製的箭。

一連串的慘叫聲響起,四個在樹上的人,全部都被釘在樹榦上,哪怕他躲在樹榦後面,那特製的箭也射穿了樹榦,將躲在後面的人穿透,而兩個躲在灌木叢後面的獵人,根本就無從躲避,一箭斃命。

根本就無從躲避,雷星峰的箭就像是死神的帖子,給誰誰死。

頓時鷹領的獵人就亂了,樹上就有他們的神箭手,被一箭釘在樹榦上,而且那長箭是從左側肋下橫貫過去,從右肋穿出,然後釘在樹榦上,將人和樹榦連在一起,就這一箭,讓這個神箭手去掉半條命,劇烈的痛苦,讓他不由得慘叫不休。

這次鷹領的獵人沒有逃跑,而是嚎叫著沖了出來,足有二十多人,都是三四人一個小隊,最前面的人手執盾牌,他們起了拚命之心,頓時虎崖堡的獵人不停的射出手中的箭。


雷星峰發現,自己這一方射出的箭,並沒有殺傷幾人,很多箭就算射中,也無法穿透對方的皮護甲,只有射中臉面,才有可能傷及對方,只是能夠腦袋是最難射中的,尤其對方都是有經驗的獵人。

三個鷹領獵人沖著雷星峰所在的位置而來,剛才的射擊,已經讓對方記住這個位置。

柯石道:「阿峰小心,我在前面!」他閃身來到雷星峰身前,一手執盾牌,一手握著三棱鋼刺。

雷星峰冷笑一聲道:「沒事,看我的!」他現在對黑弓有著無限的信心,張弓搭箭,瞄準了最前面的那個手執盾牌的鷹領獵人。

呯!

每次聽到這種金屬撞擊聲,雷星峰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這完全不是弓弦的聲音,更像是前世的手槍射擊。

柯石驚訝的看到狂奔而來的獵人,彷彿被狠狠打了一拳,他那面盾牌上出現一個不大的洞,頭上出現一支箭,大半截箭身穿過腦袋,只留下箭尾在額頭部,一箭斃命。

呯!呯!

無論兩個獵人如何騰挪躲閃,可雷星峰的箭實在太快,根本就躲不開,瞬間兩人栽倒在地,

強殺三人,雷星峰並沒有覺得很困難,靠著黑弓強大的力量,他的長箭就擁有了無與倫比的穿透力,以現在獵人的裝備,幾乎不設防。

這時候,雙方獵人已經廝殺開來。

柯大山揮動手臂,短鋼矛飛出,對面那個獵人很不簡單,手中同樣執矛,抬手就將射來的短矛打飛,柯大山的偷襲算是失敗,也暴露出躲藏的地點,那獵人沖著柯大山而來。

嘣!嘣!

兩聲弓弦響,那人不慌不忙的用矛撥開箭,大喝一聲,撲了上來。

柯南山見射箭無用,頓時丟棄弓箭,和柯大山一起沖了出去。

兩人戰一個,柯大山驚訝的發現,對方極強,就算對付兩人也顯得遊刃有餘,他的目光還不時的察看四周。

也就是十幾秒,柯大山已經受傷了,手臂被尖利的矛劃開一道血口,雖然不重,但是明顯讓柯大山的動作遲緩下來,柯南山心裡懊惱,若是柯石在,憑著他們多年來的狩獵默契,絕對可以抵擋住這個高手。

呯!


熟悉的金屬撞擊聲,那個獵人臉色頓時變了,他幾乎不假思索的豎起長矛,稍稍晃動一下,就聽叮的一聲響,一支箭落下來,就聽有人說道:「不錯啊,能夠擋住我的箭,柯大山,南山大叔,退!」

柯大山和柯南山在聽到這聲特殊的弓弦響,就知道是雷星峰出手了,兩人經驗老道,聞聲就向後退卻。

那個鷹領獵人神情凝重的盯著不遠處,他淡淡道:「出來吧,躲在暗處放冷箭,可不是什麼好漢子,出來和我一戰!」

雷星峰知道用黑弓無法傷及對方,而且他已經沒有箭了,將手中的黑弓丟給柯石,他拔出匕首走了出去。

那人異常驚訝的看著走來的雷星峰,他沒想到給自己極大威脅的人,竟然是一個少年,這實在出乎預料了,說道:「沒想到虎崖堡還有你這樣的神射手,呵呵,斗一場,誰輸誰死!」

柯大山怒道:「混蛋!我來斗你!」

那人淡淡道:「你不行!上來就死!」

雷星峰修鍊雷輪力后,信心十足,而且修鍊了雷輪力后,無形中顯得有點張揚,他已經不屑掩蓋自己的想法,說道:「雷星峰,你!報名上來!」

那人呵呵笑道:「有意思的小傢伙,我是鷹領的鷹大菲,呵呵,可惜,你就要死在我的手中了!來吧,讓我看看,虎崖堡的下一代有多出色。」

雷星峰看看手中的匕首,又看看對方長達近兩米的鋼矛,說道:「死在你手中?風大……小心閃了舌頭!柯大山,給我一根短矛!」

柯大山射出去兩根短毛,還剩下兩根,用力丟給雷星峰一根,說道:「阿峰,小心了。」

雷星峰笑道:「練了那麼多年了,嘿嘿,也該上場打一次了!」若是沒有修鍊雷輪力,估計他還會心怯,但是修鍊了雷輪力后,他性格中的一些懦弱完全消除,這種懦弱是上一世帶來的,那一世他可從來沒有任何暴力行為,可說是循規蹈矩的普通人。

鷹大菲臉色嚴肅起來,他說道:「來吧!讓我看看,你的水平能不能抵擋我的攻擊。」他覺得自己贏定了,差別只不過是快速殺死對方,還是被對手拖延一段時間,結果應該是沒有什麼兩樣的。

鷹領和虎崖堡的人還在廝殺,不過鷹大菲在鷹領的地位,似乎極高,所以當他說話的時候,鷹領的獵人開始擺脫接觸,而虎崖堡的獵人也一樣,看到雷星峰竟然要和對方戰鬥,他們也開始向後退,打算過來援助雷星峰,畢竟雷星峰是主獵手,萬一要出事的話,就麻煩大了。

胡蒼崖也趕到了,他帶著一群獵人過來。

鷹大菲心裡咯噔一下,他沒有想到虎崖堡竟然有那麼多獵人過來,感覺自己失算了,不過他發現雷星峰有問題,因為虎崖堡的獵人,臉上流出一絲緊張,表明雷星峰很很重要,他說道:「鷹領的人都後退!暫時停戰!」既然要獨斗,那就必須控制戰鬥的規模。

胡蒼崖也發出同樣的命令,他說道:「阿峰,怎麼回事?」他沒有看到前面一幕,所以不知道兩人的爭鬥,但是雷星峰和鷹大菲的對峙,讓他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雷星峰滿不在乎的說道:「他想要殺我。」 胡蒼崖頓時急了,他罵道:「你們都是死人啊,讓阿峰去獨斗!他還是孩子……」

其他獵人紅了臉,有人就想上前,雷星峰道:「大家都別動,胡爺爺,別擔心,我不會輸的!」這一刻他信心十足,他就不信對方比自己強,有了雷輪力后,普通人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鷹大菲冷笑道:「有勇氣的孩子,不過,你會死在勇氣上,不自量力!」

雷星峰已經走到鷹大菲身前十米的地方,這是一塊相對平整的地方,四周雖然有不少雜草灌木,但是高大樹木卻沒有,齊腰深的雜草,遮掩不住站立的人。

鷹大菲單手執槍,指著雷星峰,他說道:「來吧,小子,讓我看看你有多強!」

鷹領的獵人們,一個個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他們早就見識過鷹大菲的厲害,這人是最近一年才從外面回來,打遍鷹領的高手,從無一次敗績,輕鬆的就成為鷹領最著名的主獵手,一口氣娶了鷹領兩個最漂亮的姑娘,在鷹領是一個強勢無比的人物。

雷星峰修鍊了雷輪力后,性格雖然改變,他前世帶來的謹慎卻不會變,他心裡明白的很,狂野無畏,張揚瘋癲,都無所謂,但若是粗枝大葉,馬虎大意,是絕對不行的,對待任何敵人,心裡必須認真對待,他一步步向前走去。

熱血沸騰的感覺,雷星峰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來吧!

頓時兩邊的獵人都緊張起來。

大家都明白,能夠獨斗對戰的一定是主獵手,鷹領的獵人對鷹大菲很有信心,但對於虎崖堡的這個少年獵手,心裡也逐漸重視起來,因為虎崖堡沒有另外一個獵手主動替換,就證明了這人一定也是主獵手,那麼小的年齡就是主獵手,實在是太罕見了。

兩人距離只有幾步遠,兩人對峙著,誰也不再繼續靠近,現在這個距離,一旦爆發戰鬥,也就是眨眼的時間,所以兩人精神高度集中,都死死盯著對方。

突然,雷星峰瞳孔急劇收縮,他發現鷹大菲的秘密,那鋼矛竟然泛出一絲絲紅芒,若不是靠近,還真看不出,以雷星峰現在的眼光,立即就辨認出,這是輪力,只有輪力傳遞到武器上,才會有這種現象出現,剎那間,他心裡警鈴大作,立即開始動用自己的雷輪力。

鷹大菲不再等待,他原本有著貓戲老鼠的心態,但是這時候卻改了,準備一擊殺死雷星峰來立威,因為他發現越來越多的虎崖堡獵人出現,只有快速殺死雷星峰,才能震懾對方,不然的話,一旦自己被纏住,其他人一擁而上,他帶來的獵人可就完蛋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