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陣法再次蕩漾開來,將六道劫雷納入其中磨碎,再將其輸送到了林祖兒的體內。

九道劫雷過去了,天上的劫雲也跟著消失。

接著,大片的火雲出現,映紅了整片天空。

聖母殿內,林祖兒雙眸陡然一亮,她雙手飛快結印,體內的雷霆力量被飛速煉化,然後融入到了她的元嬰內。

半晌后,一聲輕響,她的修為居然直接達到了元嬰中期。

如果讓其他人知曉這個情況,恐怕要活活氣死,人家渡劫都是小心再小心,你倒好,不但沒當回事,還突破了一個境界。

天道意志似乎也知曉,他根本就奈何不得瑤池傳人,所以,第二輪的火劫,只是象徵性的掉落幾朵普通火焰就結束了。

至於水劫,更是虎頭蛇尾,連瑤池秘境都進不去,區區數十個呼吸,就主動散去。

就此,這場元嬰天劫正式結束。

看完戲的眾人也紛紛散去。

倒是秦天佇立在此地良久,始終沒有等到林祖兒,他臉色有些陰沉,半晌后,他對賴皮禿尾巴狗道:「你試試,看看能不能進入瑤池秘境!」

賴皮禿尾巴狗嘗試了下,陣法根本毫無動靜。

無奈之下,秦天也只能離開崑崙。

當他回到燕京后,卻得知了一個讓他感到震驚不已的消息。

血棺,又一次出現了! 房間內,秦天面色陰沉的注視著電腦上的血棺圖片,這圖片上可以看出,這新出現的血棺比之前的一百零八口血棺大了一輪。

第二批血棺是在他們消滅血棺后不久就出現的,而且,這群血棺的吞噬力更強,如今印度洋內的海洋生物已經被吞噬一空,和大西洋一樣,化為了一座沒有生命的死海。

在今日,這些血棺已經進入北冰洋,對這片海洋的生物展開了瘋狂的吞噬。

這讓秦天感到很惱火。

剛消滅了一批,馬上又鑽出一批更強的血棺。

看來,還得去請夏王出馬,才能消滅這批血棺。

讓白無瑕和凌飛燕聯繫陳神風、姬玄冥以及其他的一干合體天驕后,秦天就直奔大夏國而去。

與上次不同,這次秦天抵達夏國的王城后,是老老實實的求見夏王。

夏王也十分給面子,很快就接見了他。

「秦先生這次來,可是打算投靠我大夏國?」

居於首位上,夏王笑眯眯的問道,他聽完夏伯奕的彙報后,對拉攏秦天的心就更加的強烈。

「夏王,在下這次來,其實還是為了血棺之事!」秦天道。

「哦?」

夏王面上浮現出疑惑之色:「血棺不是被消滅了嗎?」

秦天苦笑:「那批血棺的確被消滅了,但又出現了第二批血棺,所以,還請夏王再派人走上一遭,消滅那些血棺!」

夏王也知曉,血棺的存在就是懸在全球人類頭上的一柄劍,不消滅它們,它們早晚將全人類給吞噬一空。

所以,對此事他並不含糊,馬上招來了他另外一位王叔夏伯庸,命他帶著大雀龍刀去消滅血棺。

至於夏伯奕,上次消耗太大,至今都還沒有恢復過來,處於修養之中。

對於這次血棺的出現,秦天心中則多了幾分猜測。

血棺兩次現身都在海洋上,而且除了將一座濱海小城二十多萬人吞噬后,並沒有繼續吞噬生靈。

或許天道意志在約束著它們,讓它們僅僅吞噬海洋生物就好,並不會將全球的人類給吞噬掉。

但秦天卻不敢去賭,萬一他猜測有誤呢?

一旦等血棺繼續吞噬下去,到時連仙器都對付不了它們,他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

很快,秦天和夏伯庸就和陳神風、姬玄冥一干天玄州天驕完成了會和,對血棺之事,他們也不敢怠慢。

畢竟也關係到他們自己的性命。

同時,也有些後悔,早知道地靈州有血棺這種邪門的東西,就不該過來的。

抵達北冰洋后,大家很是容易就找到了第二批血棺。

因為這第二批血棺很是囂張,完全懸浮著半空中,每口血棺都釋放出成千上萬的血光,扎入海水中,將一隻只海洋生物給吞噬掉。

「斬!」

夏伯庸二話不說,操控大雀龍刀,飛斬而出。

赤紅的刀光,劃開虛空,瞬息便抵達一口血棺之上,只聽噗嗤一聲,血棺斷為兩截,緊接著,裡面鑽出一隻血色骷髏,被一干合體天驕一起轟殺成渣。

有了一次配合的經歷,這次大家配合起來,更加的默契。

秦天、陳神風,姬玄冥閃身而出,防止血棺逃跑。

其他天驕則負責消滅血棺內的血骷髏。

「噗噗噗!」

又是三道刀光閃過,三口血棺再次被斬成兩段。

剩下的血棺見狀,居然齊齊朝夏伯庸衝撞而起,秦天三人連忙擋在他前方幫忙攔下這些血棺。

轉眼,就剩下最後一口血棺了。

秦天卻是心中一動,對夏伯庸道:「夏前輩,放過這口血棺,或許能夠找到血棺的老巢!」

出現的第二批血棺,未必不會出現第三批。

所以,最好能找出血棺是從哪裡出現的,一舉將他們完全消滅。

脫困的血棺朝著某個方向疾馳而去,速度極快。

秦天三人連忙追上去,對著血棺一陣猛攻。

於是,血棺的速度降了下來。

在接下來,只要血棺敢加速,他們三人就會再次出手,圍毆血棺。

很快。

血棺就從北冰洋來到了大西洋,然後一頭扎入海水中,飛速下沉。

眾人自然也跟著入水,一路追到海底。

「這是?」

看著豎立在海底密密麻麻的墓碑,眾人都有一種背皮發麻的感覺,因為,他們被他們追到這裡的那口血棺直接鑽入了一座墳包內。

也就是說,每座墳包內,恐怕都有著一口血棺。

想到這點,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生出恐懼之感。

就連秦天都不例外。

他強自收攝心神,認真的數了下,共有九千六百多座墓碑,尤其是墓地中央的那座巨大的墓碑格外的惹眼。

「秦兄,你說這些墳墓中是不是都埋葬著一口血棺啊?」楊封吞了吞口水,聲音乾澀的道。

秦天面色凝重:「我希望不是,但很可能會是!」

「那我們該怎麼辦,是走還是留?」

楊封繼續道。

就在這時。

「咔嚓!咔嚓!」

碎裂的聲音傳出,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下一刻。

「轟轟轟!」

炸響不斷,一口口血棺從墳包內衝起,懸浮在海水中,虎視眈眈的盯著秦天這群人。

一時間,眾人都有種扭頭就跑的衝動,因為這次血棺出土的數量超過了三百口。

「它們沒有吞噬生靈,應該不會太強,我去試探下!」

秦天一步邁出,接近了一口血棺,天帝拳拳勁勃發而出,重重的砸在血棺之上。

「當!」

一聲巨響,那口血棺被錘落到海底,但血棺上卻毫髮無損。

「殺!」

這時,夏伯庸出手了,揮動著大雀龍刀,將三口血棺給斬成兩半,而其他天驕則趁機消滅了裡面的血骷髏。

「咔嚓!咔嚓!」

但在這時,又有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卻是又有大量的墳包碎裂開來,然後一口口血棺從中衝起,最大的一口血棺居然達到了十米長,三米多寬。

夏伯庸鎖定了這口巨型血棺,重重朝它揮出一刀。

「當!」

一聲巨響,大雀龍刀居然沒能將其斬開,僅僅在血棺表面留下了一條一厘米深左右的刀痕。

大雀龍刀能傷害到對方,但夏伯庸明顯靈魂之力消耗頗大,畢竟以他合道後期的修為操控仙器還是很累的。

「撤!」

秦天毫不猶豫的喊道,因為血棺出土的數量已經超過五百。

簡直猶如捅了馬蜂窩,如果所有的血棺都出土,就算夏伯庸有仙器,也護不住他們。 面對五百多口血棺,在場沒有一個人有面對它們的勇氣,所以,秦天的「撤」字還沒有喊出口,已經有人提前向海面竄去。

「嘩啦!嘩啦!」

水花激濺,一個個人影從海面竄起,顯得頗為倉惶狼狽,隨後,紛紛化為流光激射而去。

一口氣逃出數千里,眾人才停下,並下意識扭頭回望,發現並沒有血棺追上來才鬆了口氣。

但想到海底的血棺,眾人心中又忍不住湧出一股絕望。

「哎,這該如何是好?那麼多的血棺拿什麼去對付?」

半晌后,一位女天驕哭喪著臉道。

眾人皆沉默。

又過了一會兒。

秦天開口道:「血棺雖強,但總會找到對付的辦法,我們都先各自回去想想辦法吧!」

「也好,秦兄,在下就先走一步了!」

姬玄冥向秦天抱抱拳,又朝眾人抱抱拳,帶著道衍聖地的兩名合道天驕離去。

「我也走了!」

丟下一句話,陳神風踏步而去。

十多分鐘后,秦天回到了四合院,拿出手機撥通了侯勇的電話,下達了一個命令,不計後果擴大慈善項目。

大秦慈善基金會創建不足一年,但卻成為了國內最大的慈善基金會,在外界的人看來,這個基金會的資金簡直強大得可怕,短短數月,投入到各種慈善活動中的資金已經達到了兩千億以上。

下達命令后,秦天就開始閉關了。

他需要功德金液,因為功德金液能夠快速幫他融合神符中的神通。

在完全融合「暴擊」神通后,他的功德金液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如今,他已經與第三枚神符完成初步融合,第三個神通叫做咫尺天涯,一旦催發這個神通,可瞬間出現在方圓萬里任何一個地方,用來逃命再適合不過。

但用來對付血棺卻沒有任何的作用。

所以,秦天想要開啟出能夠增強戰力的神通。

對於秦天的命令,侯勇無條件的執行,命人迅速統計出一份全國孤兒院的名單以及賬戶,再命人對賬戶直接打款。

每家孤兒院一千萬。

據統計,在華夏境內共有六千餘座孤兒院,一家孤兒院一千萬,六千多家就是六百多億資金。

這個消息傳出后,迅速佔據了各大新聞的頭條,甚至短暫壓下了血棺的新聞。

而秦天的收穫也很大,他甚至都能清晰的感應到功德之力在向他身邊匯聚,然後被禹王鼎納入其中,煉化成功德金液。

一滴!

十滴!

百滴!

千滴!

三千滴!

…………

短短几個小時,他的功德金液就暴漲了五千三百多滴,而且隨著侯勇那邊的打款,功德之力還在不斷的匯聚。

於是,他打電話過去問侯勇做了什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