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康的挑釁,秦浪看著他滿臉得意洋洋的樣子,根本無法壓抑住自己情緒,揮起拳頭就想要毆打上去。好在的是趙銘就在他身旁,這才將他拉扯開。

「還有,我在這裡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說一下。」

「我哥哥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他是他,而我就是我。所以你們不必在看到我之後因為他的緣故將所有的事情都冤枉到我身上。還有,我跟我的哥哥一樣的的確確很討厭你們。」杜江康在說起這句話時,眸子里明顯透著濃烈的悲傷。

在那一瞬間,他就好像是歷經滄桑的老人,渾身上下除了哀傷別無其他。而且,在他的身上還有著痛苦不堪,似乎對生活早已沒有了任何希望。

的確,這所有的事情都是杜月康所做,與杜江康沒有任何關係。若是因為他哥哥的緣故,從而把一些與他無關的罪名歸到他身上的話的的確確對他太過分。

趙銘感受到他身上的悲傷,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你討厭我們就討厭,跟我沒有任何關係,實在是沒有任何必要告訴我們。還有,那就是與你毫無關係,自然而然不會將所有的故事都會跟到你身上。」

秦浪但是沒有想到那麼多,甚至於沒想到他接下來的話會刺激到杜江康心裡最脆弱的地方。他目光很冷,就像是在看待自己的仇人,這叫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只是你永遠都改變不了,你就是殺人犯的弟弟杜江康!」

秦浪永遠也忘不了在那一天,杜月康發瘋似的瘋狂毆打他,而且將他的脖子划傷。在那天里,不過短時間之內他經歷了過什麼叫做絕望,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這輩子都不想擁有。

杜江康在那一瞬間瞳孔掙扎,有著太多不好的回憶瞬間如入他的心弦。

趙銘雖然能夠理解自己好兄弟的想法,但是關於他這的所作所為他著實是看不透。不明所以的把他拉到一旁,指責道:「秦浪,你是瘋了嗎?」

杜月康畢竟是杜江康的哥哥,即便現在已經過去幾天時間,但是依然無法改變他們有血緣關係。結果這會秦浪卻當著他的面前指責,這無疑就是雪上加霜。

趙銘的反應是秦浪意料之外的,一時之間不由好笑的看著他,「怎麼,只允許他哥哥這麼做,就不允許我告訴大家他哥哥是殺人犯了嗎?」趙銘居然來幫助一位殺人犯的弟弟說話,卻也不站在他這一邊。難道這段時間他們所經歷過的一切都是假的嗎?

「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但是你應該知道這件事都是杜月康自己一個人而為,與其他人毫無關係。所以,麻煩你在說話時注意點分寸,不要將一些莫須有的罪責怪到他人身上。」

秦浪存量諷刺的笑容逐漸放大,「所以,你現在是在他們面前充當好人,讓我做一個壞人?」他的話語里充滿了滿滿的失望。萬萬沒想到他們經歷了那麼多事,結果在這個關頭卻出了問題。

趙銘在這一會顯然看不透他,「秦浪,不要轉移話題!」他不明白,不明白秦浪這會又在執著什麼。

他心中的痛苦趙銘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於感同身受。但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秦浪這會要不斷的強調杜江康,杜月康是殺人犯,而他是殺人犯的弟弟。

「我覺得我沒有轉移話題,我現在很認真的在跟你說這件事。」

「趙銘,我一直都認為我們是好兄弟,不管我做什麼事你都會義無反顧站在我這邊。但是現在看來從一開始就是我太過於愚蠢。我不應該相信你。」秦浪渾身都透著一股濃烈的失落。

杜江康在聽聞這一句話,茴驀然間瞪大了雙眼。原本好好坐在凳子上的他雙手緊握。

忽然間,再這偌大的客廳里響起一陣暴躁的聲音。

「我不是!我不是!」杜江康不停的怒吼著。此刻的他就好像一隻兇猛的獅子不受控制,目光兇狠的緊盯秦浪在看,又瘋狂的在毆打自己的身體。

甚至於在趙銘兩人談話的期間,他揮起自己的拳頭就想要毆打在秦浪身上。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趙銘瞧見了,幾乎是不帶一絲猶豫,義無反顧的替他擋住了這一拳頭。

趙銘痛的悶哼了聲,眉頭緊皺起來。

「我不是殺人犯的弟弟,我不是!」杜江康憤怒的怒吼出聲。

此情惟你獨鐘 就那麼正好,蘇悅嵐從外邊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連忙讓自己的母親進來安慰杜江康情緒。而她,把趙銘兩人叫了出去。

「我知道杜江康是杜月康的弟弟,而且他的哥哥給我們造成了很大傷害。但是他們是兩個人,並不是同一人,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面我希望,從今以後都不要在他的面前提起。」

「本身他哥哥就是殺人犯,又有什麼好不敢提及的?」秦浪帶著自己的肩膀不屑的質疑,甚至於帶著他自己都不甘心。

蘇悅嵐嘆了一口氣,坐在了一旁慢慢說起這件事,「因為這件事情暴露,杜江康一直招人諷刺是殺人犯的弟弟,所以在我回來之後的第三天,他自殺了。但是正好那時候被我瞧見,把他從30多樓的樓頂上救了下來。」

因為輿論的譴責給了他心理上很大的壓力,促使她一時之間無法舒緩自己當時的那個情緒。在想不開之下,杜江康居然真的就爬上了樓頂,準備跳下來。好在是蘇悅嵐及時出現,這才將她一條活生生的命挽救。

「而且,從他哥哥這件事發生之後,我也就不曾再見到他笑過。甚至於每天愁眉苦臉,心情低落到極致。在心情不好的情況之下,或者是被人說及到他是殺人犯的弟弟時他的情緒就會承受受不了自己原本的控制,從而做出一些傷害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我希望你們不管在什麼時候見到他,即便是在厭惡他時你可以用其他事情跟他爭吵,唯獨杜月康這個名字千萬不要在他面前提起。不然會造成不堪設想的後果。」 也是能夠感受到杜江康心中痛苦,因為自己哥哥心理變態扭曲,懷恨在心之下起了殺人的念頭,卻在無意之中將自己的弟弟拉下深淵致之中。

杜月康身份暴力,上了太多新聞導致杜江康身份一同被挖了出來,以至於現在的他不過是一個人人唾棄的殺人犯弟弟。

秦浪仔細一想,這件事的的確確與杜江康之間沒有任何關聯,是他剛才講話說的太過了。「既然我們的舒大小姐都這麼說了,那我當然要給你面子。你說不在他面前提起就不在。」

趙銘立馬掐住他的耳根,頗為「憤怒」的怒斥他,「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剛才我好言相勸,你卻偏激的一直在怒懟我,現在倒是好了被蘇大小姐三言兩語的就改變主意。」

縱然現在耳根被人掐著,秦浪依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蘇大小姐可是我的女神,你是誰?不過就只是因為,口頭上把我當成朋友實際心裡卻把我當成情敵的男人罷了。」

「原來你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啊。那按照現在的情形看來像你這樣的朋友我是無需繼續深交下去,今日之後,我們就此一別。希望往日還有機會能夠再見面。」趙銘說的很嚴肅,儼然一副他是認真的模樣。

或許是他說的太嚴肅了,以至於秦浪上當了,「你確定嗎?」

趙銘繼續故作嚴肅而認真的樣子,很是肯定的回應了句,「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假話了。」可是眉宇之間帶著一絲笑,秦浪這才恍然大悟他是在說假話。

秦浪懸著的心這才塵埃落定,狠狠的鬆了一口氣。你這回是連口帶著手腳一起,「趙銘,你信不信我就會掐死你。」

趙銘淡定自如的站在原地,沒有顯示出一絲的慌張,很是冷靜的回應了句,「不信。」他雖然現在可以出院,但是大幅度的動作還是不要亂來,免得會拉扯到傷口。

秦浪暴跳如雷。

「你們兩個可以停一下?」

突然之間就在兩人說的正好時一道聲音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氛圍,一回過頭去看就見蘇悅嵐站在他們面前。雖然在她的臉上沒有看到太多笑意,但是總給人一副冰山美人的樣子,越看就越覺得她很是美麗。

只有再看向蘇悅嵐時,趙銘的眸子才會不由自主的轉變成了溫柔,他甚至寵溺的看著她,唇邊的淡淡的淺笑,「好,你說。」

「不知道我們的趙先生是否可以跟我一同出去聊聊?」蘇悅嵐邀約。面上突如其來的浮現一絲緋紅。

她忽然間的嬌羞起來,身上還散發著一種別具一格的風味,趙銘一時之間看迷了眼。直至秦浪看著他身旁的二傻子突然呆愣的樣子,甚至於不知道趕緊回復他的女神,主動的推了推。

以蘇大小姐這種大大咧咧的性子,而且在很多時候倒像是一個男人,她這會突如其來的嬌羞著實是令人琢磨不透。不過,在當下那種情況,趙銘根本無暇顧及。

想想他三十多年來一直過著單身狗的生活,這一次蘇悅嵐邀約,他自然而然不會拒絕。更何況還是早已在他心裡生根發芽的愛情。

秦浪已經很努力的在推他了,可是他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反而視線落在蘇大小姐身上之後就不曾在挪開。秦浪不由腦袋痛,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趙銘,你是沒聽到我們蘇大小姐的話嗎?她找你有事好好談談。」

趙銘才回過神來,連忙點頭應道:「我很樂意。」

秦浪就好像猜測到他們即將說的話,立馬遠離兩人回到屋子裡邊。

或許在這個地方比較少車輛經過,污染方面也較少。以至於在這裡的星空繁星點點,就連那皎潔的月光也是明亮的照耀在大地上。雖然它的燈光很微弱,但是總給人一種美好的感覺。

蘇悅嵐忽然之間約趙銘出來談話,趙銘心裡可謂是無法再用言語來,形容她此時的激動,時不時的探過頭去看她一眼。完美的側臉,簡直就是冰山美人。

「其實這次約你出來單獨聊聊,是因為我覺得有一件對於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想要告訴你。而且趁此機會詢問一下,你的想法如何。」蘇悅嵐似乎在這時候鼓起了很大勇氣。

她的手心都攥滿了汗,而且在看著趙銘時視線略微有些閃躲,可依然無法阻擋她心裡那股強烈的感情。又義無反顧的對上他的視線。

一時之間兩人四目相對。

明明還不知道要說的究竟是何事,趙銘心裡卻是不由自主激動起來。

趙銘緊抿的薄唇幽幽掀開,「你說,我認真聽。」只要是關於她的事,他都會耐心的站在一旁聽她細細說了。

「趙銘,從現在開始我很認真的想跟你說一句……」蘇悅嵐突然間又頓住了,雙手牢牢的攥著兩側的衣服,「我想要跟你說,在與你分開的這幾天時間,對你的思念如同滔滔不絕的海水湧上我的心弦。直到這時候我才清楚的知道,我喜歡你,非常非常的喜歡。」

「所以,在這回我想要詢問一下你的意見,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答應我,作為我的男朋友?」蘇悅嵐在說完這句話后,就像是一位嬌羞的小女孩,微微垂下的臉蛋。

趙銘忽的一下腦袋一片空白,面上是那不由自主浮現出的笑意。他沒有聽錯吧?蘇悅嵐剛剛可是特別鏗鏘有力的說她喜歡他?而且還是特別特別的喜歡。

「你確定你都想好了?」趙銘一直在強忍著他激動的情緒。而之所以這麼嚴肅的再一次詢問,是想要再一次從她口中聽到對他告白的話。

「如果你對我沒有任何意思的話,你大可以現在告訴我。」蘇悅嵐很緊張。緊張了在說這些話時有那麼好幾下她說的很結巴。

「你知道嗎?在第1次見到你的時候,在我的心裡就已經不知不覺有了你的存在。特別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又跟著我們一同經歷了很多事。以至於在我的心裡對你感情越來越深。」

蘇悅嵐都已經告白,趙銘自然而然沒有推脫的理由,猛的一下擁抱住了她,「所以,我想要大聲告訴你,我不僅僅是想要當你的男朋友,還想要當你的老公,你未來孩子的父親。」

然而,蘇悅嵐突然之間一改剛才嬌羞的態度,將正在擁抱捨得他們分開,格外男子漢的搭住他的胳膊,「既然如此,那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與此同時之外,我還是你的好兄弟。」

趙銘剛才還沉浸在喜悅之中,結果這回不可思議的盯著她在看。好兄弟?他們既然已經成為了男女朋友,那怎麼還當好兄弟呢。特別是看到蘇悅嵐那大大咧咧的性子,絲毫不介意她此刻的一舉一動,趙銘不由泛起了頭疼。

「蘇悅嵐,你可不可以讓我緩和一下?」

「難道你是想要否認你是我的男朋友嗎?還是說你現在想要反悔。」蘇悅嵐眸子忽然間變得犀利,一直瞪著他。

趙銘就像是一個妻管嚴,瞬間搖頭晃腦表示自己並無這想法。

「不不不,我只是在想我們的關係能不能像其他的男女朋友一樣……」

趙銘其實是想要說,他希望蘇悅嵐她能夠像其他的女孩一樣,把它當成堅強的後盾,不管遭遇到任何事情時都會找他來幫忙。

但是……蘇悅嵐從來都不是這種嬌弱的性子。若是遇到難以對付的事,她向來都是想盡各種各樣的辦法去解決,而不是依靠自己身邊人的力量。

「不可能。如果你想讓我跟其他女孩子一樣嬌滴滴的,那你這輩子都別妄想了,因為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做到像他們這樣。」

算了,趙銘也不強迫。更何況他之所以會愛上她,或許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她爽朗的性子,那種堅韌不拔的精神力很吸引他。若是蘇大小姐真的如他所想的一樣改變她現在的性子,或許

「我明白了,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問你這個問題。」趙銘立馬發誓。

「知道就好。」蘇悅嵐甚是滿意他的回答。

趙銘忽然覺得有些不大對勁,怎麼總感覺他像個女孩一般被蘇悅嵐保護著。而蘇悅嵐比他還要男人?

不過在這一方面並沒有持續的太久,因為一回到屋子裡,杜江康已經跟秦浪歐打再了一起。來不及沉浸在自己歡喜的情緒之中,連忙過來遏制兩個人的所作所為。

兩人瘋狂的毆打,臉上早已不知過了多少到彩。

「你們兩個人自己在做什麼?」

趙銘與蘇悅嵐連忙將兩人分開。

「秦浪,好端端你們兩個人怎麼就打起來了?」

「這個傢伙簡直是太過分了。從外面出來之後我不想跟他斤斤計較,所以一直在躲避他的話題。甚至於在他說到那令我憤怒的哥哥時,我依然在隱忍著。唯獨他不知好歹,得寸進尺。」

「蘇大小姐,我剛才聽過你說的話之後我一直都想著我們倆人都都是受害者,互相體諒是應該的。不應該因為他哥哥的事情傷了彼此的和氣,於是進來之後想要跟他勸解。可是他卻一直咄咄逼人,還出手毆打我,在這一點上面,我實在是受不了這口氣。」秦浪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杜江康,你能不能理智一點?你哥哥是殺人犯但這並不代表你也是。所以我麻煩你不要繼續惹是生非了好嗎?能夠恢復到之前的理智嗎。」蘇悅嵐人看著他,憤怒的想要將他罵回來。

杜江康極為譏諷的看著他們口口聲聲說著不會將他哥哥是殺人犯的事,這件事放在心裡,實際上也不過是在撒謊吧。「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讓我怎麼回歸到以前?在你們的表面上說著好言好話想要跟我和解,可實際上在你們所有人的心裡,永遠也改變不了我是殺人犯的弟弟。」 「那是因為你自己一直把這件事看得太過了。即便在別人的心裡從未這麼想,也10分清楚的將你們兩人的身份分開,並沒有,因為你哥哥是殺人犯的緣故將其它的責任推到你身上。可是你一直以來都過不去心裡的這道坎,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看到你的目光都是你是殺人犯的弟弟。」

「滾!立刻從我的面前滾開,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你了。」杜江康越看就越發覺得他們看待他的目光是得意洋洋,不停的想要看到他出糗。

趙銘你看這事情即將惡化下去,連忙拉著秦浪的手腕,「秦浪,我們先離開這裡讓他自己冷靜一下。」

「我也懶得與這麼一個愚蠢的男人斤斤計較。」秦浪直接就給他翻了個白眼。

然而,即便他們是給了他時間好好去思考一下他跟他哥哥與眾不同。他是他,他哥哥是他哥哥,他們是兩個不一樣的人,沒必要,因為自己哥哥所做的這一切確實都由他承擔。

但是……他到了最後終將沒有想明白。

杜江康終究因為受不了這強大的打擊,選擇了跳樓犧牲自己的生命。蘇悅嵐跟他認識了將近20年的時間,眼睜睜看著他這條生命沒了,因此將自己牢牢的困在一個枷鎖裡邊,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無人能夠走進去。

「杜江康,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接受不了打擊,終究還是沒能走過心裡的那一道坎,因此選擇跳樓。」秦浪說的很輕,也很緩慢。話語之中透著他太多的無奈。

因為自己的哥哥,心裡一直想不開,既然拿自己生命開玩笑。這種人最愚蠢。

「不管他受不受得了打擊,我現在只知道我們的蘇大小姐情緒特別不好,再根據她父母所說的,她已經將自己鎖在房間里一天的時間裡不吃不喝。」趙銘眉眼裡止不住的流露出對她的擔憂。

趙銘不由加快了腳步,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立馬趕到蘇悅嵐身邊好好安慰。雖然趙銘也十分生氣,蘇大小姐居然為了另外一個男人這樣傷害自己身體。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杜江康與她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直接插入她的心臟,給了她致命一擊。

蘇父雖然與他見過幾次面,但是還不知她女兒與趙銘是男女朋友的關係。起初不大願意讓他進去,但是在他的死纏爛打之下,蘇父這才給他進去一個小時。

趙銘在她的房間里環繞,周圍的裝修風格都是那種淡粉色,從這裡足以看出蘇父對他的女兒是有多麼的疼愛。只可惜,蘇悅嵐偏偏不能讓他如願的成為一位愛撒嬌,而且性子像個軟糯糯的女孩。

趙銘沒有讓自己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這些毫無相關的事情上面,開始在房間裡邊尋找著蘇大小姐的蹤影。直至到了一個小角落,

第一次,見蘇悅嵐像個孩子一般需要人照顧,以往她的堅強在這一刻都消失得蕩然無存。趙銘一把將她摟抱在懷裡,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後背。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希望你痛苦的同時能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你的朋友他自然不希望你為了他而傷害自己身體不是嗎?」

「我知道。」蘇悅嵐依偎在他的懷裡,感受著他帶來的溫暖,雙眼緊閉。「我知道即便再痛苦也不能傷害自己身體,但是我從未想過這一天快來的時候,更加沒有想到他居然拿自己生命開玩笑。」

腹黑總裁狠斯文 許是猜到趙銘正擔心著自己,蘇悅嵐莞爾一笑,「趙銘,你放心吧,我會很快的調整好自己心態,讓自己堅強起來。」蘇悅嵐並不想因為她的緣故讓她身邊人為她擔心起來。

冷王梟寵:庶女嫡妃 趙銘看著她痛苦不堪的樣子,他的心裡也跟著疼痛起來。緊緊的將她摟著,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後背,「我相信你可以的。」

整整三天的時間裡,蘇悅嵐一直都沉浸在自己朋友去世的消息之中。但是難過歸難過,她還是每天聽從趙銘每一句話,在不會傷害到自己的身體情況下為他難過。

與此同時,隨著時間的消逝,眼看著三人的關係越來越好,就像是,已經命中注定這輩子永遠都會待在一塊一般讓趙銘做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他準備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公開告訴他的女朋友以及他的好兄弟。

他並不打算對自己的好兄弟與女朋友有所隱瞞,現在若是到了以後被他們發現,因此他們的關係就此斷絕。

於是,趙銘特地將他們約了出來。而且還是選擇在了一間豪華餐廳里,設計了包下一個包廂。

「哇,趙銘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有錢了,我居然不知道。」秦浪看著包廂里奢華的裝修不由驚嘆著,瞳孔里寫滿了興奮,「你說你在短短時間之內,居然可以拋下這一個包廂是不是就說明其實你是一個隱形的富豪?」

趙銘頗為無奈的看著他,甚至於有些後悔他怎麼就認識到了這麼一位朋友,應該從一開始就拒絕與他交往的才對。

「今天把你們叫出來是有件其他的事情要跟你們說的,所以能不能麻煩你不要總把我扯到隱形的富豪這上面呢?」趙銘咬牙切齒,恨不得把身邊的這個男人狠狠的打上一頓。

秦浪這才稍微安靜下來,「當然可以。」

「其實,我有一件嚴肅事情想要跟你們商量。」趙銘一改之前跟他們開玩笑的態度,這會顯得格外認真有魅力。

蘇悅嵐在一旁緊緊的握著他略微帶有一絲薄繭的手,「什麼事,你說。」她在看著他時,眸子里除了感激不盡之外還有對他濃烈的愛意。她很感激在那天,趙銘給了她很大的安慰。

「在說之前可以麻煩你們兩個人把手給我鬆開?」秦浪緊盯著兩人緊牽的手。早知道在那天晚上蘇大小姐是要跟趙銘告白,即便是像他打死他也不應該率先進入到屋子裡才對。應該在一旁胡亂搗蛋,讓他們兩人當不成男女朋友。

不過這樣的事情只不過是想想罷了,秦浪絕對不可能這麼做。

蘇悅嵐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你給我坐到那邊去。」

秦浪連忙笑嘻嘻的應道:「好勒,我的蘇大小姐。」

趙銘雖然十分不滿意她這麼輕易的稱呼,但是看著他們都是好兄弟的份上,就暫時的先放過他。

「你們應該還記得先前問過我是否是鑒寶師趙銘,在那時候為了不必要的麻煩否認了。但是在現在我想要告訴你們,我的的確確就是鑒寶師趙銘。只不過我認為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去學習,跟一些資深的鑒寶師比起來我還算不上是一位鑒寶師。」

結果,趙銘的話引來秦浪一陣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秦浪笑的眼眶之中都有些眼淚。趙銘莫不是瘋掉了吧?突然之間說有件嚴肅的事情想要告訴他們,結果卻說吃如此好笑地話,這件事就想讓她笑的根本停不下來。

趙銘眉頭緊蹙,一臉迷茫的看著站在他身旁的女人,不明所以的問道:「我說過的話有那麼好笑嗎?」

蘇悅嵐很是認真的對上他的視線,真誠的回答:「我覺得一點都不好笑。」怪不得她心情一直都在懷疑趙銘真實身份並非如秦浪所言的那麼簡單,原來他的身份如此令人驚訝。

趙銘的身份幾乎是在當時一下子就炸開了,蘇悅嵐清楚的記得但他讀書的那個時代將趙銘作為自己的偶像,很是努力的在學習鑒寶這一方面的知識。也正是因為他的能力,讓蘇悅嵐一直走到現在,堅持了下來。

只不過在傳聞之中,趙銘的樣貌被傳的各種各樣,因此她對他的長相十分好奇。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有那麼一天他不僅僅會與他相識,甚至還愛上了他。

蘇悅嵐的心裡激動萬分,卻又很快的冷靜下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