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霸慌了神兒,著急的盯著李淵催促道。

「哼!李霸啊李霸,你真的讓我很失望,以往,我還覺得你識大體,修為實力都不俗,算是人中豪傑,甚至,是我李家內定的下一任家主,可現在,我覺得你簡直就是一個智障,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中了。」

李淵盯著李霸一臉厭惡的說道,簡單的一句話,卻剝奪了李霸在李家所擁有的一切聲譽,地位。

這話簡直就像是五雷轟頂一般,讓李霸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可是很多李家年輕一輩的天纔此時卻個個眼睛放光啊!李霸的存在就像是一座大山死死的壓在眾人的心頭上,讓他們永沒有翻身之日。

可現在不同了啊!李霸這座大山馬上就要倒下去了,以後,他們這些李家的天才,子弟,未必就沒有一飛衝天之日了。

「家主,公子在修行上的天賦,那是眾所周知的,他既然說能夠提升百分之三十的威力,我想林逸修改的功法對我們李家應該是有益的,不如家主看完功法之後再做決斷如何?」

正當一眾年輕子弟歡喜的時候,一個老者卻忍不住上前一步,微微彎腰,盯著李淵輕聲說道。 這話簡直就像是一盆子冷水直接潑在了眾人的頭上,不過眾人稍微愣了一下,便靜靜的在一旁冷眼看著老者。

幻墨塵世 此人名叫李叢林,乃至李霸的授業恩師,也可以說是他半個父親,李霸從嶄露頭角開始,幾乎就一直跟李叢林在一起生活,衣食住行,修鍊,從未離開過李叢林。

在李霸的心裡,李叢林的身份地位也是相當恐怖的,在李淵心裡也不用多說,如果不被李淵看重,如何能讓他調教自己最傑出的兒子呢?

這麼一個被李家地位最恐怖的兩位大佬看重的存在,一般人還真沒有跟李叢林叫板的資格,在這個時候開口只會自取其辱。

「叢林,你也跟這他胡鬧?」

果然,李淵一看李叢林都開口了,這心裡雖然不爽,可面色倒是好看了一分,輕聲問道。

「呵呵,家主,老朽一生侍奉家主跟是公子,可曾有過二心?這林少以聖人之境的修為能夠斬殺一名戮仙之境六層的超級強者,這樣彪悍的戰績,請問太白天萬年內,乃至十萬年內可曾有人達到?」

李叢林盯著李淵笑呵呵的問道。

李淵一聽,眉頭微微一皺,抬起手臂輕輕一揮,示意阻擋李霸的那些子弟讓開,而後,直接拿起了玉簡開始查看了起來。

這一看,整個人頓時眼睛猛的一瞪,雙眸內瞬間就被濃濃的震驚之色填滿,他雖然天賦不如李霸,可他的修為,他的眼界卻在李霸之上啊!

幾乎是在瞬間,就看出來了林逸的不凡。

「家主,怎麼了?」

又有一名長老上前一步,盯著李淵好奇的問道,他的聲音倒是讓處於震驚之中的李淵回過神兒了,隨後深吸了一口氣,眼神無比複雜的看向了李霸。

豪門盛寵,我的千金小姐 「我兒眼界在為父之上,今日我的確是錯失真龍了,我道歉,另外從這一刻開始,李家的家主之位傳給李霸!」

李淵深吸了一口氣,神情無比頹廢的說道,僅僅只是看了三分之一的樣子,他就已經明白自己有用多無知了。

林逸對於整個李家的功法的修改,認知,簡直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地步,他無法想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妖孽的天才。

可這一切都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都不是幻覺,林逸真的修改了李家的功法,而且是在十幾個呼吸內修改的。

不但如此,對於功法的修改也已經到了堪稱是完美的地步,哪怕他正李家的家主,僅僅只是看上一眼之後,都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如果勤加練習的話,他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無法言喻啊!

這樣的功法,只要傳承下去,李家子弟的戰鬥力,絕對能夠在短時間內有一個無比恐怖的提升。

林逸對於李家絕對是再造之恩啊!

可他,堂堂李家的家主,竟然昏庸到要跟這樣的人為敵,這是何等的可笑啊!

他李淵一生自認為經驗豐富,善於算計,李家在他的帶領之下,也可謂是蒸蒸日上了,可現在,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他整個人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一般,神情無比狼狽的自嘲到。

「什麼?家主不可啊!您還正是壯年,無需這麼早就把李家交到少爺手裡啊!」

「是啊!少爺雖然天賦資質都不俗,可畢竟還年輕啊!我們李家還離不開您的帶領啊!」

周圍李家的骨幹一聽,一個個頓時面色大變,慌忙上前盯著李淵焦急的勸說道。

李淵是李家的家主,他的一言一行,可都牽扯著巨大的利益。

現在,李淵貿然辭去家主的位置,對眼前的這些人來說都是一個意外,他們根本都來不及籠絡李霸,也來不及去迎接未來。

這樣的話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十分被動的,一個弄不好,李家的格局可能都要發生巨大的改變,這絕對不是任何人想要看到的。

「父親,幾位長老說的不錯,您正值壯年,這家主之位我不能要!」

李霸也慌忙上前盯著李淵,焦急的說道。

「霸兒,不用說了,經過這次的事情,為父也算是看清楚了自己,自以為聰明,實則左右搖擺,立場不堅定,而且,在相人方面,為父跟你的差距可是大的離譜了,我心意已決,而且林少這修改之後的功法,也需要有人潛心研究,以後我就去神廟內閉關了。」

話落。

李淵根本不再給眾人說話的機會,就直接把代表家主身份地位的玉牌朝著李霸扔了過去,而後,轉身朝著神廟所在的方向而去。

「家主!」

李家的子弟一個個面色大變,無比焦急的喊道。

總裁的祕密情人 只可惜李淵心意已決,根本沒有回頭的意思。

足足過了十幾個呼吸之後,眾人才扭頭目光複雜的看向了李淵,誰都沒有想到上一秒幾乎都要被打入囚牢的李淵,竟然一下子就變成了李家的家主。

這種變化實在太大太大,大的簡直讓眾人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吾等見過家主!」

以長老為首的一眾李家子弟紛紛一臉宮頸的對著李霸行禮到。

「諸位,諸位起身吧!既然事情已經發展成這個樣子了,我也就不在墨跡了,我成為家主的第一個命令就是,以後凡是我李家子弟,必須要以林少為尊,誰若是膽敢忤逆林少,甚至是招惹了林少,直接家法處置!」

李霸盯著眼前的一種長老,咬著槽牙,瞪著眼睛,兇狠的呵斥道。

眾人一聽,頓時心頭一顫,無比震驚的看向了李霸。

李家的家法,那可是無比殘忍恐怖的,最近數百年,李家可都不曾動用過家法了。

卻沒想到李霸當家主的第一條命令,竟然是為了一個外人。

「怎麼?爾等莫不是聾了,沒有聽到我的命令嗎?」

李霸瞪著眼睛,凶神惡煞的盯著眼前的一眾骨幹質問道。

正所謂慈不掌兵,作為李家最傑出的天才,接班人,李叢林在叢小教導他的時候,便已經講了很多有關上位者的事情。

別看他只是剛剛接任家主之位,可對於如何做好這個家主,他心裡還是比較清楚的。 果然,他猙獰的一聲呵斥,頓時嚇的這些人身體一抖,個個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悚惶恐之色。

「吾等聽令,請家主放心,我們馬上就把這條命令給族人們傳達下去!」

所有人都畢恭畢敬的說道。

在這個節骨眼上,沒有人想要成為李霸開刀的對象。

李霸見狀,這面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繼續說道:「你們放心,只要爾等忠心與李家,李家的格局是不會輕易改變的,我現在去找林少!」

又給眾人扔下了一顆定心丸之後,李霸便急匆匆的轉身朝著外面走去,天龍峽谷不大,可是想要在數億人群中找到一兩個人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不過好在李家在天龍峽谷也是王者一般的存在,他倒是有幾分把握,在李霸跟白俊傑離開天龍峽谷之前找到兩人,畢竟白俊傑的面相實在太熟悉了,整個天龍峽谷有不少人都是認識他的。

眾人一聽,同時面色一喜,他們歸根結底都是下人,那個人當家主,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反正家主的位置是肯定輪不到他們頭上。

可他們手中掌握的權力,掌握的資源,他們卻是無比的在乎,現在李霸能夠這麼說,可就等同於是讓他們安下心了。

以後倒是不用擔心自己在李家的地位了,畢竟現在的局面已經是經過無數次廝殺才形成的,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要讓李家重新洗牌。

隨後,一眾長老,李家的骨幹子弟,都紛紛轉身離開,去吩咐麾下的子弟,這可是李霸接任家主之位的第一條命令,如果有人膽敢忤逆,或者是不小心觸怒了這一條規定,那在他們看來肯定是要倒霉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這是自古以來的規矩,不管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會改變,李霸自然也不例外。

他今天之所以如此大方,不外乎是為了林逸,再者,他貿然接任家主之位,根基不穩,否則,今天恐怕要見紅了。

所以,接下來誰要是倒霉撞在李霸的手裡,那絕對招惹了閻羅王。

走出李家老宅。

四周已經被黑壓壓霧騰騰的人群包圍了起來。

在天龍峽谷,李家是當之無愧的王者,可這樣的王者,現在竟然被人給打的家破人亡,試問,眾人如何能不好奇,不震驚呢?

此時,一眼望去,圍觀的人群簡直是望不到邊啊!

而林逸跟白俊傑的出現,更是一瞬間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

「讓一讓,讓一讓!」

有熟人急忙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白少,這,李家是怎麼了啊?」

「可不是,許久未見,白少風采依舊啊!只是這李家?」

一名名跟白俊傑有過一面之緣的強者,紛紛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盯著白俊傑討好的笑問道。

「呵呵,老大,你這動靜弄的實在太大了,我看整個天龍峽谷百分之七八十的人應該都在這裡了吧!」

白俊傑莫著自己的鼻尖兒,低頭,輕聲笑到。

「好了,別廢話了,老子還等著去找你嫂子呢。」

林逸無奈的苦笑道,這次多虧他在來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事情有麻煩,做了充足的準備,否則,弄不好還真是要吃大虧的啊!

一名戮仙之境六層的強者,實在太可怕,如果不是對方多少還是受到了太白天的天地規則壓制,他想要如此輕鬆的斬殺對方絕對不可能。

「咳咳,諸位,這次的動靜你們也都看到了,我也就不在瞞著諸位了,李家要一飛衝天了啊!」

白俊傑不愧是擅長忽悠人的老狐狸,一句話,瞬間就把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白少,怎麼回事兒?」

眾人一聽,都伸著腦袋,一臉好奇的盯著白俊傑問道。

白俊傑左右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之後,才神情有些傲慢的冷笑道:「就在剛剛,李家研究出了一門十分恐怖的絕技,那被毀滅的房屋,諸位都看到了吧!」

「什麼?」

眾人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個個的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不敢置信。

「白少,你的意思,剛剛那動靜是認為造成的?」

有人皺著眉頭,神情有些懷疑的盯著白俊傑質問道。

實在是之前爆炸的那一幕,威力太過驚人了一些,他們簡直無法去想,到底是什麼境界的人能夠爆發出這麼恐怖的威力。

「可不是,在那爆炸中,我似乎嗅到了一些雷霆的味道,李家貌似沒有強者修行的雷系功法吧!」

「不錯,那動靜倒是有點像滅神雷發出的,只是滅神雷似乎也沒有這麼恐怖的威力,著實讓人有些不解啊!」

周圍其他的強者也紛紛皺著眉頭不解的嘀咕道。

白俊傑一聽,頓時麵皮抑制不住的*了一下,隨後急義正言辭的盯著眼前的眾人呵斥道:「你們知道個屁,我告訴你們,不出三個月,不對,是三個星期,你們就知道老子這話是真是假了,到時候,李家子弟的修為,戰鬥力一定都會有驚人的改變,你們就準備等著看好戲吧!」

說完,白俊傑給林逸了一個眼神兒,兩人便推開人群朝著遠處走去。

「我的天啊!看白少這意思,李家難道真的出了什麼妖孽不成?」

「應該是真的啊!否則,他如何敢這麼篤定呢?」

「這下要出大事兒了啊!快,馬上回去,馬上回去!~」

圍觀的眾人一聽,那真是個個都是神色大變啊!

這麼恐怖的消息,早一點傳回宗門,世家,他們也好及早的做應對策略啊!

畢竟按照白俊傑所言,以後,李家的子弟那可是都要變的無比彪悍,他們以前雖然不敢正面跟李家抗衡,可私底下還是經常跟李家的子弟發生一些摩擦的。

可如果白俊傑所言不虛的話,那以後他們門下弟子,家族中的子弟,如果再招惹到了李家,那絕對是要吃虧的啊!

這件事兒如果不趕緊通知下去,恐怕以後會出大亂子的,一時間,整個李家宮闕門口亂成一團。 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剛剛走出來的李霸看著眼前不斷穿梭的人群,也是愣住了啊!

以往的天龍峽谷是何等的寬闊啊!什麼時候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了,此時他想要去找人,簡直是猶如大海撈針一般。

不過僅僅只遲疑了片刻,他便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衝天而起,朝著遠處急速飛去。

「你們看,那是李家的霸王?」

「咿,這霸王的身法好像還是以前的身法,只是這速度貌似提升了不少啊!」

人群暫時停了下來,眾人都紛紛抬頭盯著天空上疾馳而過的李霸嘀咕道。

「卧槽,這麼看來白少說的話是板上釘釘了啊!」

有人回過神兒,發出一聲驚叫,隨後身法直接飆升到了極致,整個人快的就像是一陣風一般朝著前方沖沖了出去。

其他人一看,那真是恨不得多生出兩條腿來,也不敢再有絲毫的遲疑,同樣速度飆升到了極致啊!

九通商會,在天龍峽谷的分會。

此時院子里的氣氛卻是無比的凝重。

青娘的面色也十分的難看,她做夢都想不到,這次商會竟然要讓他個人來背黑鍋。

「諸位,我在商會這些年,立下過汗馬功勞,現在,商會就這麼對我嗎?我要見會長!」

青娘手持一把明晃晃的軟體,鳳眸怒瞪,盯著圍在她四周的眾人,冷漠的呵斥道。

「青娘,這次要怪只能怪你運氣不好了,你竟然殺了極陽真君,你可知他的師傅是何等恐怖的人物?」

「不錯,我實話跟你說吧!便是會長也擋不住對方的怒火,你不死,九通商會空阿婆都要不復存在了!」

「哎,青娘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掙扎,死在自己人手裡,最少你還有一個痛快,可一旦落在那老怪物的手裡,你想要痛快的死去恐怕都難啊!」

「可不是,極陽真君的手段都已經足以讓世人震驚了,他的師傅你想想,你要是落在他的手裡,那下場該是何等的凄慘啊!」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選擇早點死!」

周圍,曾經的同伴,現如今卻如同惡魔一般,一個個神色猙獰陰鷙的盯著青娘勸說道。

青娘不死,那就代表著整個九通商會都跟對方走到了對立面,這個後果商會承受不起,甚至,以老怪物的殘忍手段,便是他們這些人恐怕都難免要跟著陪葬。

所以,現在最好,也是唯一解決問題的方法,那就是讓青娘死,只要青娘一死,這件事兒也算是有了交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