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駕崩了,選來的嬪妃年紀輕輕給他殉葬,怎麼可能心甘情願?陵墓里有許多怨鬼就不奇怪了。 怨魂實力有強有弱,李淵陵墓里的怨魂攻擊力更強,除了修鍊五行琉璃金身的陸小風,其他三人都忍不住吐槽。

三階自主修鍊模式取消了血量,玩家可以施法抵擋傷害,要麼就是憑肉身承受。怨靈釋放的黑色小火球很不起眼,看起來和怨鬼玩家的鬼火沒多大區別,三人沒當回事,大意之下吃了虧。

施法滅掉了身上的火焰,諸葛狗蛋祭出了一枚誅邪符,一道金光射向了怨魂。

怨魂發出一聲刺耳的慘叫,但並未被誅邪符滅殺,但籠罩全身的陰氣消散了一些。看到這一幕狗蛋忍不住道:「誅邪符也做不到秒殺,這怨魂應該有三階巔峰實力了,普通怪都是這樣子,BOSS多半真是四階。」

難怪諸葛狗蛋驚訝了,誅邪符符煉製不易,他身上也只有三張。這是貨真價實的三階符篆,對陰魂有極大克制,可以秒殺大多數三階鬼物。

祭出一枚誅邪符,不但未能秒殺怨魂,連重傷都做不到,怨魂的實力可見一斑。

血羽魔龍焚燒紙錢,嘴裡念念有詞,無上真言化為一個個金色符文,鎮壓不遠處的怨魂。

天蓬咒全名天蓬真君神咒,乃北極祛邪秘法,專門克制陰邪鬼魅。血羽魔龍道行不深,天蓬咒只是初窺門徑,但專業人士出手就是不一樣,符文籠罩下怨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解。

天蓬咒檔次很高,哪怕成了天仙依然有用,只要修鍊到登峰造極,他就是怨鬼玩家的天然剋星。

怨魂徹底消散之際,發出一聲尖叫,那叫聲直入人心,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彷彿要從內到外把心臟撕裂了一般。

「嗡。」

一口小鍾飛到了空中,鐘聲瞬間把怨魂度化前的尖叫聲震散,受到音波攻擊影響的四人馬上恢復了神智。這是後天靈寶天蓬鍾,以血羽魔龍的實力無法祭出,不過寶貝有護主功能,怨魂發起音波攻擊自動祭了出來。

因為煉製了針對神仙的妙藥,血羽魔龍得到天大好處,前幾天四目老翁傳了他天蓬咒,還將天蓬鍾也給了他。

血羽魔龍保護天蓬神魂任務失敗,原本該失去這個機緣,多虧陸小風找後土娘娘幫忙補救。即便如此,四目老翁也不太想將天蓬傳承交給他,能得到天蓬咒和天蓬鍾,主要還是因為天蓬元帥。

四目老翁去了高老莊一次,作為天蓬元帥曾經的部下,他去看望投胎轉世的天蓬理所應當,不怕有人懷疑。到了高老莊,他痛哭流涕地哀嚎,彷彿天蓬真的喪失了神智一般,實際上卻私下請示天蓬許多事。

天蓬元帥被貶下界,他掌管的八百里天河肯定會出現權力真空,部分天將還是他的死忠。表面上他喪失了神智,很多忠誠下屬會灰心喪氣,這就需要四目老翁盡量保留他的核心班底。

天蓬讓四目老翁順其自然,他沒有喪失神智,但不準備再回八百里天河。

既然不準備回去,以前的下屬投靠別人也無所謂,至於那些依舊忠心耿耿的部屬,取經完成後他也不會虧待。

四目老翁詢問要不要把傳承給異人血羽魔龍,天蓬表現得很乾脆:「必須給他,正因為他的無上妙藥,讓本帥得償所願,他再一無是處,我也會把傳承留給他。」

「真是令人懷念啊!」

天蓬意猶未盡地補充了一句,他對血羽魔龍好感爆棚,有心把天蓬尺等寶貝一起給他,但四目老翁認為血羽魔龍功勞不夠,只傳了他天蓬鍾和天蓬咒。

陵墓第一層有有六個怨魂,看到天蓬咒對付怨魂的威力,陸小風三人索性打醬油,看著血羽魔龍一個人表演。最後一個怨魂被幹掉,第二層通道入口處怨氣滔天,一大一小兩團怨氣凝為實質,化為了兩個新的怨魂。

兩個怨魂之間有一條黑索相連,小的那個怨魂孩童模樣,大的那個怨魂則是面容猙獰的女人。這是陵墓第二層的精英怪,有點類似於血海的九子鬼母,這兩個精英怨魂生前是母子,死後都不得善終才形成。

怨魂發起了攻擊,六根戾氣黑索帶著滔天怨氣席捲而來,黑索無形無質,無法用兵器或法寶抵擋。一行四人沒有專門的坦克,只有陸小風修鍊了煉體玄功,運轉五行琉璃金身的情況下,他比遊戲里絕大多數的坦克出色。,

五行鬼核瘋狂轉動,五行之力在經脈骨骼運轉,陸小風彷彿天神下凡,金身外有淡淡的佛光流動。

六條黑索纏住了陸小風,五行琉璃金身佛光大盛,六條黑索瞬間消散,化為黑霧把他籠罩。

佛門功法對陰邪克制很大,六條介於虛實之間的黑索本來威力不弱,可惜遇到了五行琉璃金身,這門功法不比任何佛門功法遜色。

母子怨魂最大的攻擊方式就是黑索,很快六條黑索再次凝聚出來,陸小風這次沒有任由黑索將自己纏繞,而是直接伸手抓了過去。

手掌被五行琉璃金光籠罩,抓住的一瞬間他有所感悟,發現自己既能毀滅黑索也能抓住黑索。毀滅黑索憑藉的是琉璃佛光,抓住黑索憑藉的是五行之力,世間萬物皆不離五行,介於虛實之間的黑索也能抓住。

隱去手掌上的佛光,五行之力運轉,陸小風握住了六條黑索,狠狠地向後一拉,母子怨魂被他拉到了身前。

五行佛光集中在右手,握緊拳頭朝著怨魂砸了過去,同樣介於虛實之間的母子怨魂凄厲嘶吼,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陸小風看了看自己的拳頭,臉上忍不住有了喜色,自主修鍊模式下果然要多動腦筋。五行琉璃金身是一門頂級煉體功法,他一直用於煉體和防禦,就在剛才他發現這門功法用來攻擊威力也是出乎預料的強大。

母子怨魂消散,不遠處的甬道門打開,開啟煉體功法的陸小風當先走了進去。

這是一條狹長的甬道,只有兩米寬的樣子,遇到怪物很難躲閃。

走了約莫五米,不遠處出現耀目的金光,一名金人騎在金馬上,朝著四人疾奔而來。

諸葛狗蛋和血羽魔龍齊齊釋放了法術,未能給金人金馬造成傷害,血羽魔龍的天蓬咒也失效了。按照慣性思維,免疫法術傷害的怪物物防不高,但陸小風並沒有發起攻擊,因為他知道物理攻擊也無效。

安埋死者時一般都會有紙人紙馬,這個風俗現代還有,焚燒的紙人紙馬車轎等,能帶給亡靈許多便利。過黃泉路和奈何橋,有車馬轎的陰魂肯定是不一樣的享受,這就和凡人燒給陰魂的紙錢那樣管用。

陰司也需要凡人祭拜,最開始這個風俗興起,或許只是有錢人享受慣了,想死後繼續享受。陰神為了增加信徒,讓凡人覺得許多儀式有意義,所以默許燒的紙人紙馬通行陰間,有了車仗陰魂可以少受苦楚。

黃泉路的陰風,奈何橋下的血河,陰魂有了車仗通行順利。

這或許對陰魂不公平?作惡多端的陰魂,燒了許多紙錢和車仗,是不是到陰間就不會受苦了?其實不然,陰司相比凡間要公正許多,準備車仗紙錢的陰魂只有過黃泉路和奈何橋的便利,到了閻羅殿該怎麼判還得怎麼判。

如果陰魂未能順利投胎轉世,變成怨魂留在人間,紙人紙馬也有可能化為怪物,只不過幾率很低。普通的紙人紙馬很好對付,實力普遍弱於同階幽魂怨鬼,但李淵陵墓里這對紙人紙馬不一樣,同時免疫物理攻擊和法術攻擊。

李淵葬禮時用的紙人紙馬,全部是用的是金箔,骨架用的是精鐵而不是竹篾,化為怪物后也非常厲害。

比如眼前的金人金馬,同階的情況下防禦無敵,對付這種怪物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無視物理防禦的攻擊。

即便沒有痴情天蠍的倒馬毒樁,遊戲里也有無視物理防禦的武器,只是無視幾率較低需要賭人品。這種金人金馬防禦無敵,攻擊力高但生命力很薄弱,只要破了它們的防禦,基本上都是當場秒殺。

陸小風退到後面,對痴情天蠍道:「不要用普通攻擊,直接上倒馬毒樁。」

痴情天蠍應聲上前,直接現出了原形,高高舉起了蠍尾,朝著疾沖而來的金人金馬扎了去。倒馬毒樁威力巨大,哪怕他只有三階,倒馬毒樁可以扎四階天仙,更別說僅僅只有三階的金人了。

金人金馬中了倒馬毒樁,立馬委頓下來,化為紙人紙馬立在甬道兩邊,甬道盡頭的石門這時也打開了。

按照一般陵墓的布局,甬道另一邊就該是墓穴中央,也就是擺放棺材的位置,所以陸小風凝聚元神先探查了一下。

他臉上露出了古怪神色,元神並未探查到陰魂或棺木,而是探查到了四名玩家。這四名玩家他只認識兩個,其中一個叫此生惟愛伊人,華夏玩家和婆羅門玩家大比武時,這位和金寶寶幾人坐在一起,逼格似乎很高的樣子。

另一位就更熟悉了,名字叫青梅煮酒,聯盟里的知名職業玩家,實力非常強橫。李爾王對這位職業玩家非常重視,甚至考慮過讓他擔任副盟主,可惜這次天幽島之戰他選擇了明哲保身,對此李爾王非常遺憾。

玩家要不要幫忙守衛天幽島,那是人家的權利,大度的陸小風從來不計較。不過李淵陵墓是一個任務地圖,大家在陵墓深處偶遇,多半是領取了類似任務,自然也就成了競爭對手。

對於競爭對手,大度的陸小風從不留情,該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陵墓中央,此生惟愛伊人一行無計可施,他們沒辦法靠近李淵棺槨。

李淵棺槨旁站著一個身高兩米,滿面虯髯,手握鋼鞭的陰魂,他眼若銅鈴,面如鍋底,滿臉兇悍之色,有著天仙實力。

天仙實力的陰魂,現階段玩家根本無法對付,試圖挑釁那是找虐。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陰魂並不完全是怪物,而是可以交談的對象。

這位名為終南進士之魂的NPC,沒有主動發起攻擊。

此生惟愛伊人上前和陰魂交談,陰魂稱李淵欠下自己因果,絕對不允許李淵投胎轉世。隊伍里青梅煮酒見聞廣博,聽到終南進士四個字,他一臉喜色地說終南進士應是鍾馗,這個陰魂可能是鍾馗死後的魂魄。

此生惟愛伊人也很高興,如果是鍾馗負責阻攔李淵輪迴轉世,這個任務很可能是連環任務,完成任務多半能和鍾馗扯上關係。

可惜四人使出渾身解數,不管跟終南進士之魂說什麼,陰魂都只有一句話:「李淵欠我因果,我不允許他輪迴轉世,要幫助他轉世除非讓我魂飛魄散。」

假如青梅煮酒的猜測成立,終南進士之魂是鍾馗,他怎麼都不可能魂飛魄散,最多只是把他打敗。無奈之下,四人只能表示李淵雖然有錯,但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們願意幫他承擔因果,您有什麼要求只管提出來,我們一定做到。

一般情況下這麼說會觸發連環任務,可惜那終南進士之魂油鹽不進,無論四人說什麼都不理睬。

為了完成「李淵轉世」這個任務,此生惟愛伊人花了不少錢,請了五名頂尖的職業玩家幫忙,在甬道還損失了兩人,他不願意就此離開。

因為有痴情天蠍倒馬毒樁破防,陸小風四人收拾金人金馬相當容易,此生惟愛伊人一行就吃虧了。金人金馬雙免的特性,確實比較讓玩家頭疼,他們只能依靠破物防幾率和金人金馬爭鬥,人品不好攻擊了十多次才成功。

甬道本來就不寬,金人金馬攻擊又非常強,短時間不能幹掉,倒霉的就是玩家了。

因為甬道會刷新金人金馬,此生惟愛伊人一行不敢留在甬道,好在陵墓中央墓室沒有怪物,只有那位終南進士之魂,他們留在墓室里沒有危險。

此生惟愛伊人修鍊了元神秘法,陸小風以元神探測他馬上感應到了,皺了皺眉道:「有其他玩家來了,我們先出去。」

這個陵墓是任務地圖,此時其他玩家來到這裡,當然也是為了做任務。專門的任務地圖,大多是唯一性任務,就算有連環任務也會相互關聯,此生惟愛伊人不願意有他人染指。

陵墓中央的情況,他不願意被外面的玩家看到,所以才主動離開墓室。對方出現在甬道里,剛才肯定幹掉了怪物,短時間內金人金馬不會刷新,即便真的忽然刷新了,靠近墓室的他們也能第一時間退回來。

不管來的是誰,如果聽勸還好說,要是敢執迷不悟……

此生惟愛伊人眼裡閃過一抹寒光,這次的任務他志在必得,因為發布任務的是廣成子。按照廣成子的說法,李淵作為人間帝皇,是非功過自有後人評說,卻不該無法轉世超生,幫助他轉世功德無量。

遊戲里最珍貴的其實是功德,理論上只要有海量功德,直接可以像女媧那樣功德成聖。當然這只是理論,功德成聖離玩家太遙遠,實際一點的好處是可以拿功德提升法寶武器,升四階時也能靠功德來幫忙感悟。

玩家都知道功德是好東西,但積攢功德太難了,不少玩家進行過嘗試,能堅持下來的寥寥無幾。功德並不是做好事就有,比如有玩家給大量的乞丐錢財,認為這樣可以獲得功德,結果毛都沒撈到。

很多佛門玩家要修功德,每日都會做善事,同樣不是每件事都有功德,只是偶爾能獲得功德值獎勵。有時候處心積慮地偽善,付出不少拿不到功德,有時候不經意間做的一件善事,反而能獲得一些功德。

高級NPC不會無的放矢,廣成子說幫助李淵轉世功德無量,任務的獎勵多半就是功德。關係到大人物的功德任務,功德獎勵肯定不會少,只要這次拿到功德,此生惟愛伊人會不惜代價收購靈藥,抓緊把靈力全部轉為仙氣,成為第一個進階的玩家。

能否幫助李淵投胎轉世,關係到自己能否成為第一個升四階的玩家,此生惟愛伊人再重視都不為過。

離開墓室走進甬道,看到迎面走來得幾名玩家,此生惟愛伊人臉色有些僵硬。

此生惟愛伊人想過兩種可能,如果遇到的是厲害玩家,只需好言好語交涉,以他的身份對方多半會賣個面子;如果遇到小角色,只需淡淡來一句「這個任務我做了,麻煩你們離開」,不聽話暴力解決就行了。

可惜這兩種情況都沒有出現,甬道里出現的這位,好言好語交涉不一定會給面子,暴力解決難度還非常大。

短暫的失態之後,此生惟愛伊人面帶笑容走上前道:「二爺來做任務?」

陸小風點了點頭道:「是啊!領到幫助李淵輪迴轉世的任務,一會還望各位大力相助。」

此生惟愛伊人露出苦笑,暗道相助個屁啊!老子防你還來不及,誰會傻不拉幾幫你做任務?他字斟句酌地道:「二爺,我也領了同樣的任務,你看凡事有個先來後到……」

陸小風很認可地點了點頭道:「確實,我很認可先來後到,你們來得早當然可以優先,如果李淵已經輪迴轉世我馬上打道回府。」

從怪物刷新來看,此生惟愛伊人幾人來的時間不短了,他不讓人進入墓室,多半是完成任務有難度。陸小風潛台詞很明顯,你先來可以去幫李淵轉世,如果你辦不到就別占著茅坑不拉屎,換我來。」

此生惟愛伊人一時語塞,他總不能說就算我不拉屎,我也非得把茅坑給佔了。如果面對的是小角色,他這麼說會顯得霸氣側漏,可惜他面對的是瘋二爺,一個公認不好惹的傢伙,他真這麼說雙方馬上撕破臉了。

看到此生惟愛伊人的表現,陸小風猜到他一時半會沒法完成任務,故作大度地道:「你們先來嘛!優先權肯定是有的,我再給你們一個時辰,如果一個時辰過了你們還沒幫助李淵轉世,那就由我來試試了。」

看到瘋二爺不退縮,此生惟愛伊人開始盤算火拚的勝率,瘋二爺出了名的強悍,雙方火拚己方勝率真的不高。正左右為難,忽然收到青梅煮酒發的消息,他一下子有了主意,笑道:「二爺這麼說就不厚道了,那麼難高難度的任務,別說一個時辰,就算兩個時辰也不夠啊!」

陸小風一臉不悅地道:「我講究先來後到,因為你們先來才把機會給你們,一個時辰還嫌不夠,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

此生惟愛伊人搖了搖頭道:「二爺覺得給一個時辰很厚道,那我們不妨換一下,二爺你先進去任務,一個時辰內如果你完不成任務便離開,由我來繼續這個任務如何?」

對方來了那麼久也沒法幫李淵轉世,任務肯定沒那麼簡單,一個時辰的時間肯定夠嗆,所以陸小風故作大方地給人家一個時辰,賭對方一個時辰無法完成任務,那樣自己好打持久戰。

可惜人家也不是省油的燈,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反過來答應先給他一個時辰。

如果陸小風說一個時辰不夠,那就是在打自己的臉,如果他應下一個時辰,完成任務的幾率就不大了,畢竟大家都是頂尖玩家,他也不見得比別人高明。

「好,我答應。」

儘管知道被反套路了,陸小風也不準備打自己的臉,那樣還不如耍無賴呢!反正和這什麼伊人也不怎麼熟,一個時辰沒能幫助李淵轉世,大不了我再給自己延長一個時辰……

聽到陸小風答應下來,此生惟愛伊人鬆了口氣,沒有離開陵墓尋找新線索的情況下,一個小時搞定終南進士之魂幾率真不大。他認為這是最好的結果,於是給青梅煮酒回了消息道:「青梅,謝了。」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是青梅煮酒的主意,他一向精打細算,此生惟愛伊人和瘋二爺打起來,收了傭金的他不能置身事外。三階死亡代價很大,他不願無緣無故給人賣命,再加上對手是實力深不可測的瘋二爺,他更不希望雙方打起來了。

所以青梅煮酒給此生惟愛伊人支招,雙方都遵守約定的情況下,這個辦法很高明。給對方一個時辰此生惟愛伊人能接受,瘋二爺不願意自己打自己的臉,同樣有很大可能接受,這樣雙方就打不起來了。

這個辦法算計瘋二爺更多一些,瘋二爺一個時辰內不可能完成任務,這是青梅煮酒的判斷。

因為作出錯誤判斷,沒有回天幽島幫忙防守,從此失去了駐紮天幽島的機會,還背負而來不好的名聲。自詡高智商的他,因為這次算計失誤心裡有幾分不爽,抓住破綻使壞讓瘋二爺吃個悶虧,他心裡會暢快許多…… 墓室內,兩個魂魄面面相覷,他們都覺得自己很委屈。

李淵魂魄漂浮在棺材上方,七道黑索將他捆縛,死死地糾纏著他,任憑他如何掙扎也不管用。他覺得自己委屈到家了,作為開國皇帝,造反前小心翼翼地經營,好不容易才打下李唐江山。

造反的風險非常大,殫精竭慮地謀划,每日提心弔膽地過日子,這才成了九五至尊。皇帝的寶座沒坐幾年,那不孝子偏偏等不及,弒兄殺弟不說還逼老子退位,這讓李淵如何能甘心?

李淵心胸寬廣,覺得好歹打下了李家天下,那不孝子也姓李,同樣也是自己後代。剛死時因為陵墓規格,他確實怨氣不散不想轉世,後來好不容易想通了,旁邊身著大紅袍的這位偏偏不允許了。

好說歹說許久,人家就是不答應讓自己轉世,說是欠了因果。

這位不允許李淵輪迴轉世的陰魂,乃是純粹的怨念所化,連名字都忘記了,只記得自己是終南進士。他說自己寒窗苦讀多年,好不容易考中了進士,李淵偏偏嫌他長得丑,一氣之下他撞死在金鑾殿上。

李淵隱約有點印象,那是大唐剛恢復科考的時候,因為以貌取人罷掉一位進士,結果人家一頭撞死。當時有些愧疚,他還賜了大紅袍安葬這位進士,沒想到進士化為了陰魂,如今來尋自己討債了。

李淵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說冤冤相報何時了,我遇到那樣的不孝子已經很難過,你如何忍心再拘禁我的魂魄?終南進士之魂怨氣雖大,但天生正義心懷憐憫,李淵一番賣慘差點就把他說服了,只差了那麼一點點。

「原本我氣不過,但正如你所說,你生前已經被兒子欺負慘了,死後我再囚禁你非好漢所為,你答應一個條件我便讓你轉世。」

終南進士之魂提出了要求,他的要求也不過分,因為被罷黜進士怨念太大,他只記得自己是終南進士,連名字都忘記了,希望李淵能告訴他。

這要求一點也不過分,終南進士之魂是純粹怨氣所化,記憶消散大部分很正常。李淵雖然對李二有怨念,但不屬於怨魂,死時舉行了完整的帝王葬禮,他的記憶和生前沒有任何區別。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偏偏難住了李淵,他記得因為自己一位進士撞死,但哪裡會在意這樣的小人物?進士剛死他或許有印象,過了一兩個月,他每日既要處理朝政,又要和後宮三千佳麗啪啪,哪裡還記得那進士的名字。

李淵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只得如實告之,終南進士之魂一下怒了:「我寒窗苦讀多年,好不容易中了進士,因你以貌取人才撞柱自殺,死後化為怨魂不散,結果你連我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小人物的命就這般不值錢?」

一個名字引發了慘案,無論李淵再怎麼賣慘,終南進士之魂都不再理會他了。

按照約定此生惟愛伊人不能進入墓室,他們會在甬道里等一個時辰。金人金馬隨時有可能會刷新,留在甬道里會有危險,為了任務此生惟愛伊人也是拼了,不惜動用了一套隱匿陣法,躲在陣里不出來就沒事。

陸小風四人進了墓室,看到棺材上方的兩個魂魄,他馬上知道李淵是哪一位了。

哪怕死了,李淵身上依舊穿著黃袍,旁邊那位陰魂鐵面虯髯穿著紅袍,有著天仙實力。陸小風朝李淵拱了拱手道:「我前些時日在陰司與建成太子有一面之緣,他委託我來幫助陛下轉世。」

李淵苦笑道「小友只怕要白跑一趟,旁邊這位不允許我轉世。」

陸小風心裡「咯噔」一下,怪不得此生惟愛伊人幾人完不成任務,原來目標真的是四階天仙。要想打敗一位天仙,別說一個時辰,就是不限時也不可能,所以只能看看這位四階怨魂是不是有什麼要求。

四階怨魂就算髮布任務,不離開陵墓就完成也不太可能,怪不得此生惟愛伊人敢給自己一個時辰。就在他打定主意要耍賴時,四階怨魂忽然說了一句:「李淵欠我因果,我不允許他輪迴轉世,要想幫他轉世除非我魂飛魄散。」

陸小風連忙問李淵欠了什麼因果,四階陰魂沒有理睬他,李淵幫忙解釋道:「這位是終南進士之魂,名字我和他都記不起來了,當年他中了進士,我嫌他貌丑不錄用,他一氣之下撞死……」

聽到這裡某人忍不住想仰天大笑三聲,鍾馗捉鬼記載是唐玄宗年間,但他生於何時是未知,有一說法是唐高祖年間。因為想救白骨精小命,他一直想找到鍾馗,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李淵尚未說完,陸小風激動地道:「你是終南進士鍾馗,原本面容清俊天資聰穎,可惜遭遇惡鬼毀了面容,多虧異人相救才挽回性命。」

終南進士之魂冷冷地道:「先前那幾位異人已經說過我叫鍾馗,我怎知爾等說的是真是假?況且我因李淵而死,李淵卻連我名字都不記得,即便我的名字真叫鍾馗,我也不會讓李淵投胎轉世。」

陸小風微微一笑道:「這一世你因李淵而死,你便要找他要因果,那你每一世輪迴的因果又該找誰討要?況且你並非天生容貌醜陋,遭遇惡鬼才慘遭毀容,有因才有果,即便討要公道也該去尋惡鬼才是。」

終南進士之魂黯然道:「惡鬼早被超度了,已然投胎轉世,我又往哪裡去尋。」

陸小風搖了搖頭道:「你便是尋了惡鬼又有何用?五百多年前我便與你相識,至今你已輪迴十二世,命中注定該遭鬼劫。」

終南進士之魂大喝道:「吾非是非不分之鬼,故沒有傷爾等性命,爾等為了幫李淵魂魄轉世拿謊言誆騙於我,莫非以為我不能誅殺爾等?」

陸小風這一刻無比感激陸判,如果不是陸判會做官,私下把宋定伯的輪魂珠給了他,要說服鍾馗還真不容易。他不慌不忙地打開須彌芥子袋,拿出輪迴珠道:「此珠乃陰魂轉世之本源,十二世前我助你轉世時保留了這顆珠子,如今正該物歸原主。」

終南進士之魂安靜下來,只覺異人手裡的輪迴珠無比親切,彷彿與自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飄到陸小風身前,輪迴珠徑直飛進了煞氣所化身軀,煞氣變得更加濃稠起來,彷彿墨水一般有如實質。

他想起了九陽之體,想起了曾遭受九世鬼劫,想起了身為九陽之體必須輪迴二十一世才成型。第十世的時候,因為自己一心要找閻王告狀,陰司鬼差把自己關在十八層地獄,多虧異人瘋二爺和白骨精相助封禁了九陽之體,這才得以順利輪迴轉世……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