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臉色漲紅,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鹿一凡捏著鼻子,用嘲弄的聲音道:「都說臭屁不響,響屁不臭,尼瑪,耗子你的屁是特么又響又臭!

我還是第一次見人放屁還帶冒紫煙的,跟特么毒霧似的!

你說你這人在公眾場合放屁連天,也忒沒公德心了吧?」

「鹿一凡!你……」

噗噗噗噗……

李浩剛要憤怒的說話,但是因為用力過猛,又連著放了n多個響屁!

頓時,大廳內是惡臭一片!

所有來往的人都厭惡的捏著鼻子,對著李浩指指點點。

李浩低著頭,紅著臉,雙拳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指甲幾乎都要刺進手心了!

太尼瑪丟人了!

自己不僅僅在陸雨涵的面前丟光了面子,還讓來這裡吃飯的達官顯貴都知道自己是個臭屁大王。

他可以說是顏面丟盡,醜態百出!

李浩不敢再在大廳呆了,趕緊往廁所那跑。

剛走進廁所,他就跟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的震天響的放起了屁來。

廁所的隔間不大,連他自己都熏得眼淚嘩嘩的往外流。

此刻,李浩心裡那叫一個恨啊!

這尼瑪簡直太丟人了,讓自己以後還怎麼跟陸雨涵相處? 「一定是鹿一凡那個混蛋對我動了手腳!不然我怎麼會突然肚子疼?」

李浩臉色猙獰,一個屁接著一個屁的放著。

不甘心的李浩咬牙切齒,眼睛都紅了。

他拿起手機,發了一條消息給周崇光,讓他務必幫自己往死里整鹿一凡!

「鹿一凡,你這個混蛋,你等著,雖然我不在場,但是照樣能讓人整死你!」

另一邊,陸雨涵整整半個多小時都沒敢進大廳。

那個李浩的屁簡直了!

就算是跑到廁所去了,空氣中還殘留著一股臭屎味!

陸雨涵忍不住厭惡道:「誰要是嫁給李浩這種人,婚後非被臭死不可!」

轉過身,陸雨涵對鹿一凡道:「一凡,那小子一直都這麼壞心眼,你別介意哈!」

鹿一凡笑著搖搖頭道:「放心吧,我做人一向大方,心眼大,從不記仇是我鹿一凡最最著名的品德。」

然而剛說完話,鹿一凡就用神識溝通好了鬼音,對她下了一道命令。

化為鬼體的鬼音,從地下穿越了無數阻礙,找到了正噼里啪啦玩命放屁的李浩所在廁所隔間內。

「鹿一凡,我艹你二大爺!!!我艹你十八代祖宗!!!」

這李浩一邊放屁,還一邊怒罵著鹿一凡。

鬼音冷冷一笑,手中掏出一盒火柴,又用真元將這間隔間給包裹了起來。

約莫過了三分鐘,李浩感覺有點兒喘不過氣來了。

「咦?這些屁怎麼散不出去了?」

李浩正好奇著,突然,他看到一根明晃晃,帶著火星的火柴被從門外丟了進來。

「沃日!!!」

轟!!!!

下一刻,只聽一聲轟隆巨響,這間廁所隔間登時爆炸開來!

當安保人員聞聲敢來,踹開門,解救了李浩時。

這貨已經滿臉被炸的漆黑一片,頭髮變成了爆炸頭,滿身被炸的都是屎味。

另一邊,鹿一凡剛要走,接到李浩消息的周崇光,立刻拽住了鹿一凡的衣服冷冷道:「哎,鹿少,去哪兒啊?

今天難得遇上,交個朋友,讓我請你見見世面,吃個飯唄!」

什麼見世面,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周崇光這是要整治鹿一凡!

「你?你還不夠資格請我吃飯。」鹿一凡淡淡道。

「我不夠資格?哈哈哈!!!!」周崇光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般!

剛剛被熏暈的胖子徐澤,這時也覺得好笑的上前問道:「那麼,加上我呢?我們兩人請你如何?」

「還是不夠資格。」鹿一凡依然風輕雲淡的說道。

周崇光和徐澤是什麼人?

在湘南那就是頂級的公子哥,可以在湘南乃至漢東橫著走的存在!

他們兩人一起請鹿一凡這個娛樂圈的選秀戲子吃飯,卻又哪裡容得鹿一凡拒絕?

更別說鹿一凡這麼酷拽的說他們不夠資格了。

頓時,徐澤和周崇光都變了臉色。

兩人對視了一眼,心有靈犀的一前一後,一個揮拳朝著鹿一凡的後腦勺打去,一個抬腳踹向了鹿一凡的後背!

嘴裡還罵罵咧咧的。

「艹尼瑪的,什麼玩意啊!裝你麻痹裝啊!」

「區區一個選秀歌手還特么在老子面前擺譜!」

齊媚沒想到這倆人居然一言不合就要開打,一時間嚇得血色褪得一乾二淨,兩腿都忍不住抖了起來!

這鹿一凡雖說跟官場的人鬥不過,但人家好歹是食神!

若真動起了怒來,發動全飲食界的人跟徐澤和周崇光斗,怕是要兩敗俱傷!

這倆二筆是要惹大禍呀!

孔玉竹和孔玉梅雙胞胎美女姐妹花見狀不禁花容失色,眼中流露出一絲慘不忍睹的神色。

不管怎麼說,鹿一凡也是自己同圈的人,雖然地位比不過徐澤和周崇光,但兩姐妹在心理上明顯是向著鹿一凡這個弱者的。

陸雨涵已經閉上了眼睛,咬著嘴唇,不敢再看了。

就在眾人表情各異時,鹿一凡嘴角微微翹起,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自己已經夠不跟他們一般見識了,沒想到這兩個傢伙竟然還如此囂張!

這時,鹿一凡自然也不會再忍耐了。

還沒等兩人碰到他的身子,他便猛的轉身,抬起巴掌,啪啪啪啪啪!!!!

對著兩人,鹿一凡是連著扇了幾十個巴掌!

扇的兩人滿嘴,滿臉都是血!

滿口的牙齒掉了一地!

這還不算完,鹿一凡拽著在地上叫喚的兩人,揪著倆人的耳朵,一路拖行著來到了飯店外的噴泉邊緣。

一手抓住一個人的腿,鹿一凡直接將兩人懸空著,如同涮拖把一樣,狠狠的在噴泉里來回涮著!

不一會兒,兩人氣孔都塞滿了水草,甚至周崇光耳朵里還有兩條小金魚。

周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鹿一凡,還有這兩個被他如同涮拖把一樣,涮著的公子哥。

沒有任何人會想到,這鹿一凡長相白白凈凈,斯斯文文的,下起手來竟如此兇狠暴力!

「我艹尼瑪……放……咕嚕嚕……放了老子……」

周崇光一邊嗆水,一邊還罵罵咧咧道。

「看來你還是沒被打夠啊!」

鹿一凡寒著臉,直接將周崇光的半個身子沒入了噴泉的水池內,整整五分鐘都沒往上撈。

搞的周崇光在水池內苦苦掙扎,差點沒被淹死。

徐澤這個胖子倒是比較識時務,立刻求饒道:「凡哥!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鹿一凡點點頭道:「你小子倒還算識趣。」

言罷,鹿一凡往上一拽,這徐澤的身體直接騰空,然後結實的摔在了地上。

「艹尼瑪,有種你就淹死我啊!你敢嗎?你來啊!!!」

周崇光倔脾氣上來了,就是不肯求饒!

他斷定鹿一凡不敢真的殺了自己,便硬著頭皮罵了起來,以在幾個美女面前顯示自己的男子漢氣概。

「好!硬氣!老子就喜歡你這種英雄好漢!

那我今天便成全了你!」

說著,鹿一凡抓著周崇光的腳脖子,對著噴泉池的池壁狠狠的撞擊了過去!

砰!!!

一撞之下,一聲巨響,池內水花濺起!

池壁被硬生生撞得掉了一大塊瓷磚!

紅色的血跡,順著池壁迅速將整個噴泉池染的鮮紅! 拽著周崇光的頭撞一下還不算完,鹿一凡像是提溜小雞仔一樣,再次提溜著周崇光,對著噴泉池壁又狠狠撞了過去!

「卧槽!!!疼死老子了!!! 極品透視狂兵 你特么玩真的啊!!救命啊,殺人了!!!」

周崇光此時此刻哪還敢裝硬氣啊,看見自己的頭在血呼啦的流血,他褲子都嚇得濕了!

「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求我殺他的。這麼奇葩的要求,我當然要滿足您了,不是嗎?

周大少爺!!」

最後的名字一念出來,鹿一凡又提著周崇光的身子,狠狠的去撞擊噴泉池壁。

身後的一行人看得早已被這血腥暴力的畫面看得是目瞪口呆!

這……

這也太囂張,太霸道,太為所欲為了吧!

連湘南市一市之長的兒子都敢這般虐待!

徐澤看著都快被撞死了的周崇光,只感覺身體一陣陣的在顫抖!在發麻!

若是剛剛自己不認慫,此時怕早已被鹿一凡給打成殘廢了吧?

「一凡住手!」

齊媚在從震驚中緩過神之後,立刻竄上去抱住了鹿一凡。

「你再打,他可就真的死了!到時候事兒就鬧大了!」齊媚焦急道。

鹿一凡鬆開手,像扔死豬一樣將周崇光扔進水池,冷冷道:「行,便宜這小子了!」

就在這時,遠處一隊保安聞訊趕來,將鹿一凡團團圍住。

周崇光被撈上來,包住頭之後,齜牙咧嘴的恨不得拿刀把鹿一凡給砍死!

這頓暴打不僅讓他丟光了面子,更把他氣的眼珠子都紅了!

「怎麼回事?你們在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威嚴的聲音帶著一絲怒意響了起來。

兩位中年男子一起並排走了過來。

出聲暴喝的中年男子看到周崇光滿頭是血,鼻青臉腫的被一眾保安扶著的時候,不禁大驚失色!

立刻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看著拉著自己兒子的手,關切的問道:「崇光,怎麼回事?你的傷是怎麼了?」

周崇光見自己父親周霸天和徐澤父親徐良都來了,立刻嚎啕大哭了起來。

他指著鹿一凡,哭嚎道:「爸!他打我!剛剛他差點把我給打死了!」

「哎喲,兒子,別哭啊!爸爸在這人呢!你慢慢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爸爸一定為你做主!」周霸天心疼的望著自己兒子道。

等他扭過頭望向鹿一凡的時候,目光再也沒了溫柔和關切,一下子陰冷了起來。

見自己兒子被打成這樣,周崇光比自己被打了還要惱火!

這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他周霸天的兒子又豈是誰都能打的?

「兒子,怎麼回事?你跟你叔叔好好說說。」徐澤的父親徐良同樣陰沉著臉問道。

兩家是世交,加上官位都差不多,徐良和周霸天又是戰友,所以經常在一起走動來往。

「好的,爸。」

徐澤沖著他爸點點頭,然後指著鹿一凡身邊的孔玉竹道:「是這樣的,周叔叔,那人以為自己是個娛樂圈的小明星,有幾分名氣,見到孔小姐兩姐妹長得漂亮就上去調戲搭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