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的話音剛落,突然,“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這是兩個小孩子的聲音,但衆人並沒有看到車上有小孩子。

心跳立馬加快,整車人都是一樣,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這不是鬧鬼了,那還能是什麼,衆人的心裏面都清清楚楚的知道,這聲音,離自己很近,絕對是從車裏傳出來的,而車上,除了同學們,不可能再有小孩子的了。

這次任務的恐怖,此時此刻,已經出現了,蘇姍害怕的不敢發出哪怕一丁點的聲音,劉美熙比蘇姍她也好不到哪裏去,畢竟,都是女孩子嘛,膽小害怕也是正常的,本來,她們二人感到害怕,也就算了。

只是沒想到,李天他,他竟然比女孩子還要害怕,你說你,拿手捂着眼睛,是幾個機吧意思,特麼的,鬼還沒現身呢,真的是服了李天他了,原來這麼膽小,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卻比誰更害怕鬼。

倒是薛美美和陳婷還有朱倩她們三個女孩子,臉上並沒有顯得很害怕,李肅也是一樣,並沒有太害怕的樣子。

他還是那句話,是福不是禍,是福不是禍,這下,衆人誰都不敢再說一句話了,車上本應該是安安靜靜的了,但也正是因爲衆人都沒敢再說話,所以,倒是把那兩個“小孩子”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清晰。

“你拍四,我拍四,四個小孩寫大字;你拍五,我拍五,五個小孩在跳舞;你拍六,我拍六,六個小孩吃石榴”,聲音到了這裏,便停下了,後面原本應該還有一些的,還有一些,爲什麼沒有說完呢。

大家的心裏,此時是又害怕又緊張,憑空出現的聲音,這絲毫不像是在惡作劇,彷彿它就是真的,自己真的遇到鬼了,在又緊張又害怕的情緒下,人往往是很難保持清醒和冷靜,但,有一個人,他。

他此時此刻腦海中在想,爲什麼那兩個聲音沒有接着說完呢,數到六,到底是意味着什麼,李肅平時有空的時候,就喜歡看看推理方面的書,柯南幾百集,他也基本上看完了,還有一些推理小說,他也看過不少。

“你他嗎的,有本事出來啊,老子倒要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以前,只聽說過有惱羞成怒的,今天,看到了一個因爲害怕成怒的了,但李天的這一聲喊,把李肅的思維拉了回來。

衆人也是,沒想到李天他,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敢這麼大聲的說話,甚至是,還要對方出來,如果對方真的是鬼的話,那麼,李天他這就是在坑隊友了,旁白:不怕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大家在心裏面,也是真的希望,李天他不要是豬一樣的隊友,不然的話,待會出來的,那就是真正的鬼了。

是禍不是福,“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這次,不僅僅是聲音憑空出現了,連發出聲音的“人”也一併出現了。

是兩個小女孩,但衆人此時心裏面也是多麼的想,自己眼前的這兩個,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女孩那該有多好啊。

幹嘛要一個七竅流血,一個眼珠子都吊在臉上了,還隨着身體的動作晃來晃去的,如果這是雜技的話,那麼,這就是李肅等人見過難度最高的“雜技”了,特麼的,都七竅流血了,還能玩你拍一,我拍一這樣的小朋友遊戲。

“啊”,車上的幾個女生,這時實在是忍不住了,害怕得大聲叫了出來,“撲通、撲通”,李肅此時的心跳,也是跳動得非常的快,他,也害怕了,他見到了真正的鬼,還是這麼嚇人的鬼。

“小姐姐們,你們打擾到我們了,所以,你們要陪我們一起來玩這個遊戲,要麼,你們就給我們做晚餐”,是做晚餐,不是做晚餐,要如果真的只是做一頓晚餐的話,那倒也不算什麼,畢竟,大家都帶了許多食物來。

這個時候,李天他真的是被嚇壞了,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樣大聲的說話了,但禍,卻是他惹出來的,所以,“還有這個小哥哥,你也和我們一起來玩吧,你不可以拒絕的哦,要不然,你現在就得死。”

本來,兩個小女鬼還一邊的賣萌,一邊的和李天說,結果說到最後,表情突然變得恐怖了,語氣也變得兇惡了,想必,它們倆一定是受到了什麼限制,不能直接殺人,要不然,估計李天他現在已經被吃得不剩多少了。 眼下的這種情況,誰都不會拒絕那兩個小女鬼提出的要求,誰也都不敢拒絕,除非他不怕死。

但是在李天的心裏,他還是有話想說的,“能不能不玩啊”,李天他不想玩,有兩個原因,第一,他覺得自己都這麼大了,還玩那種小孩子的遊戲,實在是有點沒臉見人,再個就是,他想。

“小姐姐、小哥哥,你們都願意來玩是嗎,那好的,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兩個小女鬼中的其中一個語氣開心的向衆人說道,眼睛也都向大家掃視了一遍,但唯獨就是沒有看李肅。

彷彿那個小女鬼,她看不見李肅一樣,這是怎麼回事,小女鬼沒理由看不到李肅的啊,李肅他也是和大家是一樣的,他也是人啊,他也只是人啊,只聽說過人看不見鬼的,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會有鬼看不到人的,奇怪。

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到底是爲什麼,是那個小女鬼,它故意不看李肅的嗎,還是,另有原因,或者說,它還真的是看不見李肅,不不不,這個絕對是不可能的,那麼,難道說,它不看李肅是有原因的。

“等下,我也想玩,不知道可不可以”,這時,李肅他突然出聲說道,本來,其他人都沒什麼意見,都已經準備和小女鬼玩了,其實也就是,聽天由命了,大家的心裏,此時在想:“唉,今天真倒黴。”

李肅的話音剛落,那兩個小女鬼,突然一併看向李肅,旁白:“我靠,竟然看得見啊,早就知道,鬼不可能看不見人的”,衆人這時也是懵了,怎麼李肅他要主動參與呢,大家一時也沒弄懂,李肅他到底是爲什麼要這樣。

“可以,那我們開始吧”,小女鬼答應倒是答應李肅了,只是,從小女鬼的語氣聽來,好像沒有之前的那樣開心了。

“先從哪個小姐姐開始呢”,小女鬼好像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似的,這時,李肅他突然又說道:“我很想玩,要不然就先從我這裏開始吧。”

不知道李肅他爲什麼要一而再的這樣做,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又或者是,他想到了什麼,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好像不怕那兩個小女鬼,也不知道他是不怕死,還是真的不怕那兩個小女鬼。

李肅的這話一出,不僅僅是衆人都驚呆了,就連那兩個小女鬼,也都對李肅有點好奇了,或許它們會在心裏想,好奇怪啊,這個人類他好像不怕自己,他也比其他的人類(這裏指車上的人)要聰明許多。

不怕鬼,那是不可能的,衆人此時心裏面就都很害怕,所以,除了李肅之外,也沒其他的人再有多說話了,甚至就是,薛美美她,她也沒有問他的肅哥爲什麼,“肅哥,爲什麼你要這樣啊”,這句話她沒有說。

“好吧,小哥哥,那我們就開始吧”,小女鬼一副無所謂,還帶有一點不甘心的語氣向李肅回答道。

說來就來,小女鬼口裏立刻就說道:“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小哥哥,該你說下一句了。”

“哦哦,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李肅無瑕疵的完美接上了,那麼,下一句就該又輪到那個小女鬼了。

“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小女鬼剛說完,李肅馬上就接道:“你拍四,我拍四,四個小孩寫大字。”

“哇,小哥哥,你不錯哦,竟然接對了兩句”,小女鬼說到這裏,衆人的眼線瞬間一黑,衆人旁白:“這兩個小女孩要如果不是鬼,那該有多萌啊”,只可惜,很抱歉它們真的都是鬼,而且,它們也都死得很慘。

一般來說,人如果是自然死的,那麼,不可能會變成鬼魂,應該馬上進入輪迴,或者,扯得有點偏了,燒雷絲。

“小哥哥,準備好了嗎,我要來下一句了”,感覺女鬼也萌萌噠,但,它們的死,怨氣太大了,而導致它們沒能正常的去投胎,現在化爲了厲鬼,自然,也是有它們兇惡恐怖的一面,只是,現在被“它”給限制住了而已。

“你拍五,我拍五,五個小孩在跳舞”,“嗯,那我接下一句,你拍六,我拍六,六個小孩吃石榴”,李肅又再次無瑕疵完美的接上了,旁白:“六六六,厲害了我的哥,要不要給你點贊啊,李肅小哥哥,嘿嘿嘿。”

“這個小哥哥,你真厲害,我不想和你玩了,我要和一個小姐姐玩”,小女鬼知李肅一定能夠接完後面的,所以,提出不想和李肅玩了,但其實,是它們玩了這麼久了,肚子早就餓了,想快點開吃了。

或許,是小姐姐們的肉,要好吃一點吧,所以,小女鬼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小姐姐玩,估計“它”給小女鬼的限制,就是需要李肅等人中,有誰接不上下一句,然後就可以解除限制,也就是,可以開吃了。

小女鬼特別提示:鬼吃人,畫面過於血腥了一點,就不多加描述了,小哥哥小姐姐們可自行去腦補哦。

“哎,和哪一個小姐姐玩纔好呢,這真是一個讓鬼頭疼的問題啊”,小女鬼語不驚人死不休,自己是鬼,這也要說出來,是生怕李肅一等人不知道嗎,死不休,死了都不休息,還跑來嚇人,甚至是,還想着要吃人。

“就你吧”,小女鬼看了又看,看了又看,最後選擇了和朱倩,小女鬼這一路來,一直都是在賣萌,但李肅他心裏明白,自己等人今天是大難臨頭了,是生是死,一切都得看運氣了。

朱倩她沒想到,小女鬼竟然會這麼快就選到自己,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就你吧”給嚇到了,心裏震驚了一下,但馬上想到,反正是要來的,只不過是早一點和晚一點的關係罷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自己都接上了,就不會有事了,之前李肅他不就是順利的完成遊戲了嗎,在心裏安慰着自己,朱倩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了,不就是,小時候玩的遊戲嗎,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點印象的。 “小姐姐,那你先開始吧”,這次,小女鬼它竟然要朱倩先開始,那麼,它到底是在玩什麼把戲,先開始,到底意味着什麼,但眼下的這種情況,朱倩她也不得不聽小女鬼的話,遊戲繼續開始。

“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朱倩把要說的第一句說完了,說完之後,一切正常,那個小女鬼接着也說道:“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

朱倩在說這一句的時候,眼睛緊緊看着那個小女鬼,彷彿是生怕它突然暴起殺掉自己,但其實,“它”給小女鬼的限制,還不至於會這麼低,雖然說,給的限制不是太高,但也不會這麼低。

“你拍四,我拍四,四個小孩寫大字”,接倒是容易接,但問題主要是,衆人不知道小女鬼什麼時候就會突然暴起殺人,大家心裏面擔心的,也就是這個,越是不知道,心裏面就越是感到害怕。

“你拍五,我拍五,五個小孩在跳舞”,這一句,朱倩她彷彿是,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還是勉強的把它給說完了,“撲通,撲通”,如果隔得近的話,那麼,甚至是可以清楚的聽到朱倩她的心跳聲。

可見,此時朱倩她是真的很害怕很害怕,但在場的所有人,也沒一個能夠幫助她的,無助,在這時,朱倩她是深深的體會到了,她在心裏想,早知道是這樣,今天自己不來該有多好啊,是啊,不來該多好,只可惜。

只可惜她還是來了,因爲,李天給了她錢了,要她過來陪陪自己,朱倩她家裏不是很好,讀書的學費又那麼高,自己長得漂亮,可以靠臉吃飯,那麼,有錢誰還不願意賺呢,說到底,也只是爲了那生活的錢啊。

“你拍六,我拍六,六個小孩吃石榴”,小女鬼沒有朱倩她那般害怕,所以,像沒事一樣就把它說完了。

“你拍七,我”,說到這裏,朱倩的生命也就到此結束了,因爲,限制解除了,只見,那個小女鬼猛的一下就跳向了朱倩,接着立刻就咬向了她的脖子,小女鬼猛的一撕,朱倩的食道立馬就被它給咬着帶出來了一大截。

朱倩當場死亡,紅色的血液灑下一地,還好衆人先前都站得比較的遠,所以,血並沒有灑到衆人的身上、鞋上,這突如其來的一下,看似動作不少,但其實用的時間並不多,大約也就是兩秒鐘左右的時間。

“啊”,衆人反應過來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發出殺豬般的叫聲,恐怖來得太突然了,讓人心裏絲毫沒有做準備,幾個女生,差點就嚇暈過去了,不過還好,沒有一個真正暈倒的。

但最奇怪的,還是要算,之後緊接着,那兩個小女鬼與同朱倩立馬就一併消失了,消失不見了,這對衆人來說,也未必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朱倩她雖然說,是死了,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小女鬼消失了。

這至少說明,暫時自己是安全的了,這個時候,這種情況,誰都沒辦法保證自己接下來一定能夠活着再見到明天的太陽,所以,沒必要去可憐朱倩她了,或許自己,也就是晚她那麼一點點死而已。

“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李天,被選中成爲任務參與者,任務參與者需要不定時的進入到任務世界裏去,每個任務參與者,第二次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之後,都會獲得打開任務世界倉庫的鑰匙。”

“任務世界的倉庫裏,有許多任務參與者可以在任務世界裏用來保命的道具,但第二次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之後,每個任務參與者都只可以從自己的倉庫裏拿出一樣道具出來,第三次進入任務世界,則可以多拿一件道具。”

“以此類推,第四次則可以比第三次再多拿出一件道具,一次任務中,一個任務參與者最多可以拿出六件道具出來,每個任務參與者第六次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之後,都可以從倉庫裏選擇一件道具供自己在任務世界裏永久使用。”

正當衆人還沉浸在朱倩被虐殺的恐怖中,突然,一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憑空出現了,還和李肅等人說了一大堆的話,又是任務世界,又是任務參與者什麼的,還有那個什麼什麼任務世界倉庫,真的是。

真的是莫名其妙,不過,連真正的厲鬼,李肅等人都見到了,那麼,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又能算什麼,和見到真正的厲鬼相比,那真的是不算什麼奇怪了。

試問一下,大家都有見過鬼嗎,真實的那種,告訴大家吧,其實,某人他,他,他沒有見過,哈哈哈,和大家開個玩笑,別介意哈,這不也是爲了緩解一下大家心中的那份緊張的情緒嘛,抱歉,又扯遠了,大家莫怪。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出現以後,李肅等人的心中,倒沒有之前的那麼害怕了,在這種時候,有個人出來和自己說說話,那也是不錯的,也算是一種心理安慰吧,雖然自己沒有看到那個在說話的人,但估計衆人心裏面也不想看到。

聽聲音,都那麼恐怖嚇人了,這要是見到它的“人”,那還得了,還是不見的好啊,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還有李天六人,估計他們心裏面是沒有一個人想見到這個說話的“人”的。

這時,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了一大堆,也終於說完了,但在大家的心裏,並沒有把它給全部記下,第一,在情緒緊張的情況下,人的記憶力本來就不是很好,更何況,那個聲音它還是那麼的恐怖嚇人。

第二,那個聲音它說得那麼快,又是隻說了一次,又是憑空出現的,能全部記下,那纔是真的見了鬼了,等等,不對,李肅他們之前確實是真的見了鬼了,但也不一定就能全部把那個詭異恐怖聲音說的話給全部記下啊。 “朱倩她死了”,劉美熙在這時,向大家說道,儘管大家心裏面都知道,朱倩她是真的死的,也是絕對死了無疑,但是,劉美熙這麼一說,衆人的心裏,還是多少有點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一個同學,就這麼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但大家此時心裏面最想弄清楚的是,剛纔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它說的那個任務世界又是怎麼一回事,衆人知道,如果自己今天不把它弄清楚的話,那麼接下來就很危險了。

“剛纔有個恐怖的聲音,它說了一大堆的話,你們也都聽見了吧”,蘇姍心裏面最在意的,不是朱倩的死,而是,自己接下來能不能活,能不能活着再回去,再回到自己的家中。

“好像是,什麼任務,任務世界,還有,它說我們是什麼任務參與者,還有任務世界倉庫什麼的”,劉美熙一邊在腦海中回憶剛纔那個詭異恐怖聲音說的話,一邊零零碎碎的把它說出來。

“對對對,任務世界倉庫,它說裏面有什麼保命的道具啥的”,蘇姍說起這個任務世界倉庫,情緒稍微有點激動,或許,保命二字,對她來說,纔是真正最重要的吧,生命的確是寶貴的,沒有誰想死。

蘇姍和劉美熙二人,之後又繼續接着說,“肅哥,肅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薛美美一邊說着,一邊像是快要哭出來了一樣,平時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漢子,這下也知道害怕了。

再強的女漢子,她也有軟的一面,畢竟,她也只是一個女孩子,更何況,年齡也還小,薛美美說完之後,一把便抱住了李肅,這時,李肅他沒有反抗,也沒有拒絕薛美美,在李肅的心裏,他知道,薛美美此時。

盛世大隋 薛美美此時需要一個擁抱,於是,便任由薛美美她抱着自己,在生與死的面前,讓薛美美她抱一下,也只有那麼大的事,只要她,心裏面不再感到那麼害怕,就行了,李肅他,還不至於那麼古板。

薛美美很喜歡李肅,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但李肅他喜不喜歡薛美美,這一點,那恐怕只有李肅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喜歡上一個人,它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嗎,還是,只單純的喜歡,就是和他在一起,心裏就很開心那一種。

在這個時候,李肅覺得,自己有必要和衆人說幾句了,“大家聽我說一下,我懷疑,我們進入了一個異世界,它不是我們原來在的世界了,它而是,更像是一個小說世界,但我們接下來只要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事。”

“現在,我們還是坐回我們之前坐的位子上吧,靜觀其變,既來之則安之”,李肅在心裏面,猜想自己等人應該是進入到了一個類似恐怖小說的世界裏,以前,李肅他喜歡看小說,也看過許多恐怖類型的小說。

有的恐怖小說,最後連主角都死了,李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主角,如果自己是主角,那麼,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要是,自己如果不是主角的話,那,自己一定接下來會死在那個恐怖聲音所說的什麼任務世界裏。

衆人聽李肅說完以後,便都紛紛的坐回了自己原先坐的位子上,看來,大家的心理素質,都還是不錯的,或許,這也就是“它”爲什麼要選擇李肅等人的原因吧,但這也只是猜測,具體是不是這樣的,還不知道。

各就各位,接下來,誰都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或許,是一路平平靜靜,又或許,再像之前那樣,出現一些厲鬼,像那兩個小女鬼一樣,說到那兩個小女鬼,仔細的想想,它們倆還真是恐怖。

尤其是,最後把朱倩脖子一口咬斷的時候,那畫面,想想都鞠花一緊,那麼一口下去,食道都被扯了出來一大截,人自然是死翹翹了,大家都知道,脖子處有大動脈血管,一旦血管爆裂了,血就會馬上噴的一下全部冒出來。

其實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李天他這一下好像變得安靜了,甚至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這時,李天他不知道是被嚇傻了,還是被嚇傻了,他坐在座位上,安安靜靜的,也不吵也不鬧的,真是難得的安靜啊。

但我們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李天他在最不應該安靜的時候,卻安靜了,那麼,到底他是怎麼了,真的被嚇傻了,不可能,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幾個女生都沒有誰被嚇傻,更何況,李天他還是一個男生。

他又不是那種膽子很小的男生,相反,他還是見過世面的,那麼問題來了,他丫的,到底是怎麼了,半天沒見他吱聲了,他的眼睛,沒有看向任何一個同學,從他的眼睛裏,也沒有看出有什麼不對來。

那他到底是,是怎麼了,哎,算了,不管他了,或許他就是累了,不想說話而已,可能是我們大驚小怪了吧。

也但願是我們大驚小怪了,他其實沒事,李天的反常,李肅自然是看在了眼裏,但他沒有說出來,他只是默默的在觀察着,觀察李天接下來會不會做出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來,希望他不會。

陳婷此時,感覺坐立不安,不過,早在之前的時候,她就開始有點坐立不安了,她好像能夠感應到危險,那麼,這輛大巴車上,哪裏都不安全,她自然心裏面很難受,大家想想,假如是我們自己。

我們自己明知道自己現在坐的這輛車上面,危險無處不在,但自己又不能下車,心情有多煎熬,換位思考一下,也就馬上知道了,這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還要忐忑難安,但歸根結底還是陳婷她現在太弱了。

只能感應到危險,卻不能將危險解除掉,她現在還沒有能力可以將自己遇到的危險解除掉,現在纔剛剛開始,她還需要成長,但靈媒這個身份,應該是最適合她的,當然,這都是後話了,現在的她,和普通人。 “任務世界倉庫,這個真的有點好奇,也不知道里面會有些什麼東西”,“那個聲音,它是說,裏面會有一些在任務世界裏用來保命的道具,說的好像是真的一樣,不過,之前那兩隻鬼倒真的是挺嚇人的。”

蘇姍和劉美熙二人,此時坐在一起,口裏一直在討論那個詭異恐怖聲音所說的任務世界和任務世界中的那個未知倉庫,任務世界倉庫,到底裏面會有些什麼樣的保命道具呢,這個,的確是有點讓人好奇。

“肅哥,我怕,你再抱抱我好不好”,薛美美撒嬌的樣子,真的是另有一種風味啊,一個那麼強的女生,軟起來,也真是沒準了,不知道薛美美她是真的害怕,還是假的害怕,總之,在這種情況下。

李肅他又是和薛美美是同學,抱一抱只當是安慰安慰她了,安撫她那顆不知道是真害怕還是假害怕的心。

“嗯肅哥,你抱着我好舒服,好溫暖,好想就一直這樣被你抱着”,早就說過,薛美美她是花癡,看來是一點都沒有說錯,不過,李肅他也確實是個好人,好不好人,等接下來進入任務世界了之後,就能真正看出了。

“任務參與者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李天,現在正式進入任務世界,接下來,任務參與者們聽提示進行第一次任務”,大巴車又開出了一段距離,這時之前出現的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又來了。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這段話之後,並沒有接着馬上說任務提示,而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但留給李肅等人的是,對未知的恐懼和那麼一丟丟對任務世界的好奇心,當然,蘇姍和劉美熙二人可是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她們倆早就在之前的時候,就想着反正是要進入到任務世界裏的,還不如早些就進入,哎,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啊,任務世界,就有那麼好嗎,這麼想早點進去送死,多活一下,不好嗎。

既然蘇姍和劉美熙二人已經等不及了,那麼,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你就快快再次來吧,大約過了一分多鐘,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果然就又憑空出現了,它沒有讓蘇姍和劉美熙二人久等,它好像而是也有時間觀念的。

就好像是,時間未到,它就不開始任務一樣,但不管它是不是想的這樣,總之,李肅等人此時已經是真正的進入到了任務世界,是兇是吉,是生是死,是福是禍,這一切就都得看運氣了。

“任務參與者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李天,在一個小時之內找到四百八十寺,並在裏面待上三個小時,任務時間倒計時,現在開始”,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就馬上消失了。

不過,這次連同消失的,還有那輛大巴車,就是李肅等人坐的那輛大巴車,車突然也跟着消失了,李肅一行人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消失了之後,立刻就站在了地上,原先衆人都是坐着的,這下,也終於下車了。

“我靠,車哪去了”,此時,李天彷彿是“甦醒”了過來一樣,又特麼恢復了原先那吊樣,聽到李天猛的這麼一喊,大家也都馬上發現了這個問題,大巴車,不見了,自己也終於下車了。

只是,大家都在心裏面想,那個詭異恐怖聲音說的四百八十寺,到底是什麼,難道還真的是四百八十個寺廟嗎,且不說,要在一個小時之內,把它們找到,就是在裏面待三個小時,那也,等下,先算一下。

四百八十乘以三,等於一千四百四十個小時,一天是二十四小時,那麼,也就是六十天,整整兩個月,都要在任務世界裏度過嗎,真的是想想都可怕,因爲,李天他剛纔發現了,這個地方是沒有無線網的,流量也不能用。

好悲催,甚至都想哭了,但李天他最終還是忍住了,忍住了沒哭出來,媽媽咪啊,兩個月,整整兩個月啊,都不能開擼了,這還讓人咋活啊,李天他深深的陷入了沉痛之中,沒有網,手機特麼的,還有什麼用。

還有個什麼機吧用,想到這裏,李天他突然想到了,電話,打電話,不知道還能不能打得出去,如果可以打出去的話,我特麼的,我要先報警,哎,還是先看看,能不能打得出去再說吧。

李天試着撥打了妖妖靈,結果,這次不靈了,手機什麼的,此時在這裏,在任務世界裏,它就是個手錶,看看時間那還是可以的,或許,“它”沒有讓手機徹底報廢,原因也是,想讓任務參與者心中有個時間觀念吧。

但,一旦任務參與者們心中有了時間觀念,那麼,到時候,時間這個東西一定會成爲,李肅等人心中恐懼的一部分,時間,不管是在什麼情況下,它都是很重要的,但在任務世界裏,它會變得非常重要。

鬼,之前大家都見過了,那麼,車突然消失了,這,衆人也就感到不是那麼的詭異恐怖了,之前朱倩她,不也是突然跟着那兩個小女鬼一起消失了嗎,所以,大家此時心裏面擔心的是,那個什麼四百八十寺。

“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詩”,劉美熙表情略帶興奮的向衆人說道,“我去,我的王者都不能玩了,你竟然好意思跟我說,你想到了一首詩”,李天現在,滿腦子都是他的王者不能玩了,怎麼感覺,他就應該一直保持之前的那種安靜。

“李天,我鄙視你,美熙你接着說,你想到了哪首詩”,蘇姍沒好氣的向李天鄙視道,看蘇姍那表情,甚至是,理都不想理李天,也是沒辦法了,自己喜歡玩,所以,才一起來旅遊的,誰知,會遇到這麼恐怖的事情。

如果再給蘇姍她一次機會的話,那她,絕對絕對是不會來的了,她家裏很有錢,她又是獨生女,整個一千金大小姐,可現在,到了任務世界裏之後,她也不過只是一個任務參與者了,任務世界,人人平等。 “嗯,是這首,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劉美熙仔細在腦海中想了下,確定自己沒有說錯。

不過,這個時候,想起了這首詩,真的會對大家有幫助嗎,好像也沒感覺有什麼多大的用啊,甚至是,幾乎沒有用,想不想起這首詩,任務該做的,還是得去做,尋找四百八十寺,任務時間也已經在倒計時中了。

一個小時內,必須得把四百八十寺給找到,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大家心裏都知道,這不是有人在惡作劇,而是,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沒完成任務提示中的任務,雖然它沒有說,下場會怎樣,但是。

但是,大家還是覺得一定得完成,一定得按任務提示去進行任務,衆人抱着對未知恐懼的心理,也只好馬上去尋找那個詭異恐怖聲音所說的四百八十寺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不知道夠還是不夠,這一切,都得看運氣了。

劉美熙把自己想到的詩說出來了以後,大家馬上也都想起了,是有這麼一首詩,它是說:“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那麼,它說的那個四百八十寺,和這首詩裏的,有什麼聯繫”,蘇姍實在是沒有想到二者有什麼聯繫,所以,也只好說出來問問大家了。

“這個四百八十寺,它會不會就是南朝的那個四百八十寺呢”,薛美美這時,也開動了她那不算聰明的小腦筋。

“我去,你是有多二啊,薛美美,你還真以爲我們是穿越了啊,還南朝呢,我特麼還想回到唐朝呢”,李天對薛美美剛纔說的話,有很大的意見,到底這個四百八十寺會不會就是那個四百八十寺呢,目前誰也不知道。

對於李天說的話,這次薛美美她竟然沒有和李天鬧,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任務世界裏的原因,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李肅他就省心多了,不用再爲薛美美和李天二人之間的事情費神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

就是趕緊想到辦法,或者是,馬上去尋找那個所謂的四百八十寺,李肅他在心裏想,這個四百八十寺,它到底是四百八十個寺廟,還是,它就是一個寺廟,它只是名字叫做“四百八十”而已。

要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真的如李肅心中所想的那樣的話,那麼,這個寺廟就有趣了,名字這麼坑人,乍一聽,感覺是四百八十個寺廟一樣,也是沒準了,以前只聽說過,十、十五、二十,現在莫非還增加了四百、八十,額。

一直想,也是沒有結果的,時間卻在一點點的浪費,所以,李肅他提議,現在馬上大家就一起去尋找,管它是四百八十個寺廟,還是隻是一個寺廟,總之,自己等人都得先找到它再說。

時間不等人,大家說走就走,只是,這個時候,問題又來了,該往哪個方向走,“那我們現在應該往哪邊去找”,蘇姍在這時,提出了大家心裏面都想提的問題,東南西北,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纔是正確的。

有指南針,現在特麼的也不管用啊,又不是說,南邊就一定對,“我們往南邊走”,李肅似乎想到了什麼,在此時,給衆人確定了方向,但,也不知道李肅他說的到底對不對,對還是不對呢。

先走再說吧,或許李肅他是對的,大家在心裏,其實早就已經把李肅當作了核心骨,所以,這個時候,李肅他說往南走,那麼,大家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隨後,確定了方向,衆人也就終於開始啓程了。

旁白:要是這時,配上西遊記的背景音樂,會不會有一種西天取經的趕腳,嘿嘿,旁白特麼純屬搞笑哈。

脣脣欲動,冷少的獨傢俬寵 “這是什麼地方,竟然還有特麼的泥巴路”,走在路上,李天不是埋怨這裏,就是埋怨那裏的,這下,又開始埋怨起路來了,當然咯,這也不能全部的怪李天他一個人,這路,確實是有點不好走,但其實。

但其實,也不是說不好走,而是,李肅一行人此時已經走進了沼澤地,路是軟綿綿的了,前面的路,可能都是沼澤地,這麼一大片的沼澤地,李肅等人,這次往南邊走,是不是一個錯誤,李肅他到底爲什麼要說。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