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優頓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

「我說了這麼多,你不打算承認嗎?」

「夏董,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誤會我,你讓我承認,我做不到。不過我知道我已經沒法在這裡這裡幹下去了,如果你有證據的話你就交給執法機構吧。」李優頓說。

夏雷突然抬手,他的手中多了一隻毒蛇手槍,他的眼神很冷,「沒有什麼執法機構,只要我想,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李優頓看上去還是很平靜。

他沒有承認,可是從他這幾分鐘的表現來看,他其實已經變相的承認了。一個科學家,一個普通人,面對這樣嚴厲的指控,還有一支槍,他不可能表現的如此鎮定。

「青彩月雖然背叛了我,可在我看來,她並不是應該死的那一個,最應該死的人是你!」

李優頓淡淡地道:「那你開槍吧。」

夏雷扣動了扳機。

咔——

一聲輕響,可是毒蛇手槍的槍口裡並沒有噴射齣子彈來。

李優頓的眼皮都沒有眨一下。

這份膽量,在份面對死亡的從容,就連夏雷都做不到!

「你不怕死嗎?」

「每個人都有死的那一天,你也不例外,現在死和幾十年後死並沒有什麼區別。」李優頓說。

「你應該很清楚,我沒有對你出手,現在對你都還很客氣,這不是我不想揍你。如果你非要把事情弄得一團糟的話,我也並不介意。你可以不親口承認,我也不是負責調查你的人,我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你給我答案,我就不動你,你可以體面的離開這裡。」

「你要放了我嗎?」李優頓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他顯然不會相信他回答了夏雷的問題之後夏雷會放了他。

「不,是送你去你應該去的地方。」

「那麼我也有幾個問題想問你,這樣吧,你問我一個問題,我回答你,我問你一個問題,你也回答我。這樣很公平。」

夏雷笑了,「到了這種地步你居然還有膽量跟我提條件,你真的以為我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嗎?」

「你可以對我用刑,但我要告訴你的是那沒用。我受過這個世界上最嚴酷的疼痛訓練,我所嘗試過的那些瀕臨死亡的痛苦你想都想不到。而你,你也不是那種特別殘忍且沒人性的人,我想你也不願意干那些臟活。」李優頓很平靜地道。

夏雷沉默了一下,「我同意,我先問你。」

「請說吧。」

「是你還是青彩月泄露了龍冰在日本的任務?」夏雷說。

Ps:感謝拔劍老哥的打賞,謝謝你!感謝pan3800的打賞,謝謝你!感謝雞膜來襲的打賞,謝謝你!今晚的第三更恐怕在10點之後,抱歉。 「我就知道你會問我這個問題。」李優頓淡淡地道:「我可以給你答案,不是我,也不是青彩月。」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不是你?」

「我知道你會懷疑我,這很正常。可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的女人也不是我的目標,我為什麼要節外生枝?」

「FA組織有計劃襲擊雷馬集團總部,你這個CIA的王牌間諜難道不會為這次行動提供有價值的情報嗎?」

李優頓笑了一下,「你們已經知道了FA組織劫持客機實施襲擊的計劃,雷馬集團就連防空導彈都準備好了,FA組織的計劃有成功的可能嗎?稍微正常一點的人都會知道,這個計劃成功的可能性近乎為零。你覺得美國政府和CIA會為了一個不可能成功的計劃而增加暴露我的風險嗎?」

夏雷沉默了。

李優頓說的是真話,美國政府和CIA根本就不會為了一個不可能成功的襲擊計劃而犧牲掉好不容易才混進雷馬集團高層的王牌間諜。泄露龍冰這次日本的任務的人不是李優頓,而是另有其人。

這個人會是誰?

不知道為什麼,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夏雷的心裡一下子就想到了唐語嫣,還有她身後的唐家。這讓他感到很難受,也不願意去相信這是真的。

「該我提問了。」李優頓的聲音打斷了夏雷的思維,「你是怎麼解開新型材料的難題的?我其實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身後有一個美國的最優秀的材料科學家組成的團隊的支持,我知道的是就連大洗腳也搞不定那個難題。他們說這個世界上沒人能解開了個難題,可你做到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因為它。」夏雷指了一下他的頭。

李優頓皺了一下眉頭,這個答案對他來說太過簡單,與他想象中的並不一樣。

「你是怎麼殺死青彩月的?」不等李優頓說話,夏雷便提出了第二個問題。

「昨天晚上我給她下了葯,時間一到她就會死。」李優頓說,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我的第二個問題是你真的已經研究出雷馬集團的無人.機了嗎?」

夏雷突然飛起一腳踹向了李優頓,突然間的動作讓他從一個人類變成的一隻獵豹。他的速度和他的力量到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極限!

李優頓完全沒有想到夏雷會突然攻擊他,猝不及防之下他慌忙後退,同時說起一雙手臂,用最堅硬的手肘去封擋夏雷的重腿暴擊。

李優頓的動作是拳擊台上最常見的防禦的動作,作為CIA的王牌特工和殺手,他完全有自信防下巔峰時期的泰森的重拳攻擊,可是——

砰!

一聲悶響,李優頓但身體在巨大的衝擊力下離地飛起。一秒鐘之後,他的身體飛出幾米遠的距離撞在了他身後的一面牆上。那一剎那間,他感覺他的手肘好像是被鐵鎚狠狠敲擊了一下,疼的要命。他的身體撞在了牆上,那種震蕩的感覺就好像是從二樓的高度摔在地上一樣,差點讓他昏厥過去!

不等李優頓的身體從牆壁上墜落下去,夏雷便一個箭步上前,右拳就像是一記重炮一樣轟在了李優頓的胸膛上。

砰!

夏雷的重拳之下隱約傳出了肋骨裂開的聲音。

李優頓沒有慘叫,但他的表情卻痛苦到了極點。也就在那之後的轉眼間,夏雷的一記掌刀狠狠地劈在了李優頓的脖子上。

李優頓悶哼了一聲昏死了過去,他的身體砸落在了地上,不再動彈了。

回答問題?夏雷其實就一個問題,那就是龍冰的任務究竟是誰泄露出去的,得到了答案他就可以結束這一次間諜事件了。他的第二個問題也只是出於好奇而已,可以問,也可以不問。而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認真回答李優頓的什麼問題。

「你以為這是在課堂上嗎?回答問題!可惡!」夏雷補了一腳,踢在了李優頓的小腹上。

這一腳是他替青彩月踢的,那個可憐的女人。

青彩月為什麼會被李優頓收買利用,夏雷並沒有問李優頓原因,因為那並不重要,他自己也能猜到。現在的一些女人滿腦袋都是美國的綠卡和優越的物質生活,再加上一些甜言蜜語,她們就會忘記危險和後果。而青彩月就是這樣的女人。

青彩月的死其實也讓下來得心裡有一絲愧疚的感覺,如果他在法國和她成就了好事,將她變成他的情人的話,那麼李優頓就沒有那麼就沒有那麼容易收買和策反她了。

制服李優頓之後夏雷搜查了李優頓的辦公室。結果不出他的意料,什麼痕迹都沒有留下。

「他一定有跟CIA聯繫的渠道,手機還是電腦?亦或者是聯絡員?」夏雷的心裡琢磨著這個問題。

事情進行到現在,他其實已經可以打電話給唐語嫣將李優頓移交101局,可他並沒有這麼做,因為在他的心裡孕育著一個新的計劃。

結束搜索的時候夏雷將李優頓裝進了一隻大木箱里,然後又用釘子將木箱釘死。隨後他給魯勝打了一個電話,幾分鐘后魯勝帶了幾個人過來。

「你們把這一箱材料送到我的家裡去,嗯,就送到我的書房裡去吧。」夏雷說道。

幾個保安找來了一輛手推車將不箱子帶走了,夏雷也跟在後面。

魯勝好奇地道:「夏董,李優頓呢?」

夏雷說道:「他回家了,他說他將一份很重要的材料放在家裡了,他回家去取了。」

「他還真是夠忙的,對了……」魯勝試探地道:「他沒有問題吧?」

夏雷說道:「我已經查清楚了,他沒有問題。所有的事情都是青彩月乾的,我待她不薄,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我就知道是她,她就是一個賤人!」魯勝憤憤地道。

夏雷只是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青彩月已經死了,她已經為她的行為付出了代價,她是不是一個賤人,他並不想去評論。

「青彩月的物品收拾好了嗎?」夏雷轉移了話題。

「哪有這麼快,等我收拾好了我給你送過來,還是送到你的辦公室里去?」魯勝問。

「送我家裡來吧。」夏雷說道。

「那我現在就去做。」魯勝一個人離開了。

幾個保安將那隻木箱子放在了夏雷的書房裡,然後也離開了。幾個保安離開之後夏雷一個人扛著木箱子,將它搬進了平安居里的一個地下密室之中。當初修建這個密室的目的就是審問敵人的,而李優頓是這裡的第一個「客人」。

夏雷打開箱子將李優頓從箱子里抱了出來,然後在他的四肢上戴上了鐵鏈鎖具。隨後,他用一瓢水潑在了李優頓的臉上。

李優頓醒轉了過來,他的雙眼幾乎在半秒鐘之內便完成了環境的觀察,當然也包括夏雷在內。

夏雷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李優頓的面前,淡淡地道:「你得在這裡住一段時間了。」

「你想囚禁我?」李優頓的眼裡沒有害怕的神光,有的只是不解和困惑。

「是的,我會將你囚禁在這裡,直到我想讓你離開為止。」夏雷說道:「你不要妄想逃出去,這是我設計的囚牢。你如果想打開鎖具的話,除非你一次性將所有的鎖具同時打開,不然鐵鏈就會變成導線,對你實施電刑。當然,它不會讓你死去,但卻能讓你痛不欲生。」

「為什麼?」李優頓以為他醒來會在101局的審問室里,面對正式的審問和判決,卻沒想到居然來到了夏雷的私家囚牢里。

「你那麼聰明,你能猜到嗎?」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想……你想利用我的身份,還有我的渠道給CIA傳遞你想要傳遞的信息?或者,你想弄清楚什麼,是嗎?」

「你真的很聰明。」

「哈哈哈……」李優頓笑了,「就算你能成功假冒我,你也找不到我的渠道,而就算你找到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結果。你的計劃在我看來雖然很奇妙,可註定不會成功。」

「那你覺得我想幹什麼?」

李優頓想了一下卻搖了搖頭,「你這個人讓人難以琢磨。」

「你連我想幹什麼都不知道,去這麼肯定的跟我說我的計劃註定會失敗?我想你保證,你會看的結果的。」夏雷起身往門口走去。

李優頓沖夏雷的背影吼道:「你應該把我送到101局去,你沒有權利囚禁我!」

「權利?」夏雷回頭看了李優頓一眼,「我的拳頭就是權利,你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待著吧。」

「你這樣綁著我,我怎麼解決方便的問題!」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夏雷走到了牆角,然後加一隻塑料桶踢向了李優頓,「你就用這個解決吧。」

李優頓,「……」

夏雷離開了地下密室。他回到書房沒多久魯勝就抱著一大箱子東西走了進來。

「夏董,這些東西都是我從青彩月的辦公室和休息室里找出來的,你看看吧。」魯勝將一大箱子東西放在了夏雷的書桌上。

「謝謝,勝哥你去忙你的吧,剩下來的由我來處理。」夏雷說道。

「你跟我還客氣什麼?都是師兄弟。」魯勝笑了笑了,然後離開了下來的書房。

夏雷將箱子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擺在了書桌上,有化妝品、書籍、記事本、筆什麼的,還有一台蘋果的筆記本電腦。

他很快就完成了檢查,除了那台筆記本電腦之外所有的物品都很正常,沒有間諜設備。他的視線落在了那台筆記本電腦上,如果有點什麼的話,大概也只能在她的私人電腦之中了。

不過就在他準備打開青彩月的筆記本電腦的時候,他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

響的是生肖戰隊的衛星電話,打來電話的人是龍冰。

「我已經回國了,晚上飛到京都。」龍冰的聲音顯得有些疲憊,但也帶著一絲喜悅的意味。

「回來就好,我做點菜給你接風。」夏雷的心情也一下子就好轉了起來。

「嗯,那我掛了。」她說掛就掛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她還是這麼話少。不過她放開的時候卻又讓他難以招架。她的冰冷,她的激情,她的野性,她的一切都讓他著迷。他愛她的全部。

PS:實在抱歉今晚的第三更這麼晚,因為白天的事情太多了,沒法準時更新。這樣的情況不會常見,我會盡量避免。另外感謝一下兄弟們,你們的大力支持讓本書又回到了前20名,我深表感謝。謝謝你們!我們明天見! 夜色漸濃的時候龍冰回來了,一見到夏雷她便扎進了他的懷裡,將頭埋在他的肩膀上。她沒有哭,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這樣靜靜的抱著夏雷。戰場上的她殺人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而這個時候的她卻像是一隻小鳥一般依人。這個世界上也只有夏雷這樣的男人才能撐起她這樣的女人,給她依靠,讓她變成小女人。

日本的任務失敗了,這也意味著她在101局的特工生涯以一個遺憾的失敗而告終了。

良久,夏雷猜猜她的耳邊說道:「不要難過,人這一輩子誰沒有一個磕磕絆絆的時候,失敗就失敗了,只要你人沒有事就是好的。」

龍冰從下來的肩膀上抬起了頭來,「我的最後一次任務失敗了倒沒有什麼,只是我的那些同事……他們都落在了日本人的手裡,他們回不來了,我怎麼向他們的父母妻兒交代?」

夏雷的心情也隨之變得沉重了起來。跟著龍冰去日本執行任務的特工們,他們的父母妻兒都在盼著他們的兒子,他們的丈夫,他們的父親回家,可這一份期盼會變成永遠,變成這一生的悲痛。

「那個間諜抓到了嗎?」龍冰的眼神很冷。

夏雷知道這眼神意味著什麼,「抓到了。」

「帶我去看一看。」

「阿冰,你聽我說完。」夏雷說道:「我知道你想幹什麼,可我問過那個間諜,他不是泄露你的行蹤的人。」

龍冰頓時愣了一下,「這怎麼可能?」

夏雷說道:「當初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可是我相信那個間諜說的話。他的目標是雷馬集團的新型材料和無人.機,他不會節外生枝泄露你在日本的任務。」

「那個間諜是誰?」

「李優頓。」夏雷說道:「他之前的身份是雷馬集團的材料科學家,我甚至將新型材料的研究項目交給他負責。」

龍冰回想了一下,「如果是你說的這個人,我也相信他說的話,因為我去日本的任務是絕密的,他不可能知道。」

「阿冰,我懷疑是……」

「你懷疑是誰?」

「唐家的人。」夏雷說。

龍冰頓時愣了一下,她似乎想說什麼,可微微張開的嘴巴里卻什麼都沒有聲音。她和唐語嫣情如姐妹,她和唐語嫣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彼此都可以為對方擋子彈。可是如果夏雷說的是真的話,那麼唐語嫣怎麼也脫不了干係,因為即便不是她親自泄露的,她至少也是知情者。

夏雷說道:「阿冰,要我幫你調查嗎?」

「不,不要。」龍冰說。

「為什麼?難道你不想要一個說法嗎?」

龍冰搖了搖頭,「如果是唐家泄密,我……我不想查下去。」

夏雷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我聽你的,你說查,我就查。你不想查,我就不查。」

有些真相知道了反而比不知道更糟糕。

「吃飯了。」凡凡的聲音從一個夏雷身後的方向傳來,「你們待會兒再親熱好不好?」

夏雷說道:「我們去吃飯吧,凡凡和思瑤得快飯做好了。」

龍冰說道:「你不是說你要親自給我做飯吃嗎?怎麼又變成凡凡姐和思瑤做飯了?」

「那個……」夏雷說道:「我這不是特意在門口來接你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