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月怕他下一刻泫然作泣,忙止住他:「你敢哭試試,本尊最討厭別人哭了!」

她又挨了個結實的擁抱,這感覺並不討厭,甚至還有種莫名的歡喜。

只聽柳蘭溪帶着啞音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灼靈,我想還俗,現在就想。」

。 房間內,曹毅拿了一條毛巾擦了擦自己的雙手,撇了一眼躺在地上,身體不停抽搐的曹慶,眼裏充滿了厭惡之色,因為在曹慶的下身,居然還產生了一股異味,居然可以被嚇得尿失禁,曹毅心裏也是覺得十分無語。

這個時候,許林從房間外走了進來,當下就聞到了一股異樣的味道,頓時就皺起了眉毛。開口問道:「什麼味道?」

曹毅臉龐上露出了尷尬之色,指了指躺在地上進行抽搐的曹慶,許林立刻就明白了。

「不是吧你?你到底做了什麼了你,居然能夠搞得他尿失禁?」許林臉龐上露出了十分不愉快的表情。直接又是一隻手掌張開,非常嚴肅地說道:「得再加五百塊錢來補貼我的清掃費用!」

曹毅頓時瞪大了雙眼,看着許林,開口說道:「大哥,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許林一本正經地說道:「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在開玩笑的嗎?」

「不像。」

「那不就得了。」

「好吧……」

「所以你了解到什麼了?」看着曹毅,許林問道。

聽到許林的詢問,曹毅的臉龐上露出了沉重之色,眉毛都是擰成了一團。說道:「情況不樂觀。」

「現在的現任少家主是曹彥,曹玄少家主則是已經離開了曹家,下落不明,而且……」說到這裏,曹毅頓了一頓,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起來,「而且基本上,曹家的各部勢力十有八九都被掌握,可以說現在基本上是曹彥說了算。」

自曹魏覆滅后,曹家就延續了千年傳統,那就是子嗣爭奪家主之位,可以用任何手段,但前提是,不可以弄死人,除非你正式繼承了家主之位,而家主不會出手干預,因為這是傳統,也因此,才會造就如今的曹家。

只是,那樣的話,的確是很殘酷,沒有半點人情味。

因為,表面上說爭奪家主之位不可以自相殘殺,但是到了外頭。偷偷把人給宰了,然後再製造成意外身亡,又有誰說得清楚呢?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寧負天下人也不負自己,這就是中都曹家千年來一直秉持的傳統。

除了一個人,那就是曹玄。

他很清楚千年之前的曹魏為什麼會覆滅,甚至差一點被滅族,所以他想要改變,他想要的改變,自然是帶來了一定的支持,只不過千年古世家,想要改變自己的傳統。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曹玄沒有着急,而是一直在循序漸進,只可惜,在最新一次的少家主爭奪戰中,曹玄失敗,以至於讓曹彥獲得了勝利,將少家主之位搶到了自己的手裏。

曹家的少家主之位並不會固定死的,而是每一年都會舉行一次少家主爭奪戰,如果你能夠從中脫穎而出,那麼你就可以成為少家主,不過不要以為這樣就穩穩噹噹了,你獲得了這一次的勝利。不代表你每一次都可以勝利,你獲得爭奪戰的勝利,只是代表你是這一年的少家主,但是如果你明年沒有獲得爭奪戰的勝利,那麼你就不再是少家主,直接被打回原形。

當然了,你要是可以獲得爭奪戰的勝利,那麼這一年以來。你就可以得到世家的資源傾授。

所以,一年的時間裏,如果你得到了家族的資源,然後還沒有辦法獲得爭奪戰的勝利,那麼就只能說,你是一個廢物,而曹家,不需要廢物。

但是,如果你要是能夠連續獲得十年的少家主爭奪戰勝利的話,那麼你就會正式成為曹家的少家主,不會再更改,直到曹家家主退位或者死去。然後繼而上位。

不得不說,這個傳統雖然很殘酷,但是卻也造就了如今的千年世家曹家。

因此,這個慣例一直延續著。

曹玄天賦異常。而且又聰明,且還以仁義走遍天下,因此慕名而來投靠的能人異士很多,因此他獲得了不少次的少家主爭奪戰的勝利。只是,少家主爭奪戰必須要連續十年的勝利,才能夠正式少家主,何況除了曹彥外,還有其他曹家子弟進行爭奪,因此想要在那裏面殺出重圍,且保持連勝,很不容易。

曹玄最高的連勝記錄就是八連勝,連續八年獲得勝利。

可想而知,他的實力是有多麼強大。

最主要的是,曹玄雖然獲得了勝利,但是並沒有怎麼去打壓其他曹家子弟的實力,因為他效仿的是漢昭烈帝劉備,以「仁義治世」,因此這個理念,也是他能夠獲得這麼多次勝利的原因。

說白了。曹玄還是很看重兄弟姐妹的情誼。

只可惜,這是優點,也是缺點,他如此重情重義,可是這就給了他人機會。

比如曹彥。

曹玄或許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最親近的兄弟,居然會反過來,捅他一刀。而且這一刀,捅得非常的深,非常的痛。

本來曹玄在最近的一次少家主爭奪戰中雖然失敗,但是他的底蘊還在,可是他卻離開了。

或許就是因為曹彥的關係,才會覺得心灰意冷,方才離開的吧。

畢竟,最親的兄弟,居然為了權勢而朝自己下手,這絕對是一個令人窒息的結局。

「所以說,曹彥為了家主之位,根本不顧兄弟情義,要對曹玄趕盡殺絕咯?」聽到曹毅所了解到的情勢,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容,說道,「你們曹家可還真的是有夠厲害的啊,對待自己的兄弟真的是敢狠下殺手的啊,千年前,曹丕也是這樣,千年後,曹彥也是這樣,你們曹家在自相殘殺這一條路上,可真的是走得越來越遠啊!」

曹毅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他沒有辦法反駁,畢竟許林所說的的確是事實。

許林聳了聳肩膀,淡淡地問道:「所以,現在曹玄下落不明是嗎?」

曹毅點了點頭,說道:「是這樣沒錯。」

「那麼我很好奇,曹彥為什麼沒有親自帶人過來抓你呢?」看着曹毅,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說道:「其實不是曹彥不來抓你,而是他現在沒有時間,對不對?」

。 「我回來啦!」

站在道館門口,楊凡朝裡面喊道。

「回來啦?」

圍著圍裙的沈詩柳拿著鏟勺從廚房衝出來,對著楊凡就是一個熊抱。

抱緊他的同時,嘴裡還輕聲喊道:「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好了!傻丫頭我能有什麼事啊!」

「我去看看今天晚上有什麼好吃的?」

楊凡笑著刮刮沈詩柳的鼻頭,隨後朝著裡屋走去。

而沈詩柳自然也就跟著楊凡身後,乖巧的像個小寶寶一樣。

今天可是他們好不容易在一起的日子。

這種時間可是要好好珍惜才是!

只是……

他們的兩人時間很快便被打破。

「咚咚咚!」

「嗯?這麼晚了會是誰來啊?」

沈詩柳從廚房探出頭,看著被敲響的房門有些不明所以。

按照她和楊凡在海市的人際關係,基本沒有人會在這麼晚的時間來打擾他們的。

「我去看看!」

楊凡放下手裡的筆記,朝著門口走去。

他正在將自己精靈的一些情況做些計劃,今天在碼頭碰上的那些聯盟特別行動隊,雖說那個孫皓實力不怎麼樣。

但是掌握的那種特殊秘技還是不容小覷的!

要是之後參賽的年輕一輩都掌握了這種技巧的話,說不定對他來說還真有點麻煩。

「誰啊?」

打開房門的楊凡,看到來人頓時說不出話。

砰!

直接將大門緊閉!

「沒有人啊?」

「估計是誰家遺棄的精靈吧!」

沈詩柳聽到楊凡的聲音,搖搖頭便繼續回到了廚房。

只是被楊凡面無表情的拒之門外,門外的那人現在正滿臉黑線。

「楊凡館主!開門啊!」

「我又不是來找你麻煩的!」

在門外。

秦寶兒正扯著嗓子朝道館大喊。

絲毫沒有理會身後這些聯盟小隊異樣的眼光。

「那個……寶兒姐,要不今天就這麼算了?」

「我們明天再來吧!」

身旁這個今天和秦寶兒一起到楊凡家中的少女,在秦寶兒耳邊輕聲說道。

秦寶兒能夠這麼做,那是因為人家實力在那擺著的。

就算是被家裡人知道,依照秦寶兒的性格,秦家也絕對沒人敢怎麼樣她。

但是她們不一樣啊!

本來就是被家族放到行動隊來鍛煉的,要是被家裡人知道,和秦寶兒一起胡鬧,怕不是回到家裡要被教育好幾天!

「小雙!你怕什麼!」

「我們可是有正經事的!」

「這可是聯盟下發的任務,我必須要親手交到本人手中。」

秦寶兒鄙夷的朝身後那些隊員看了一眼,不過心裡轉念一想,也是知道她們家裡的情況。

便直接揮揮手,讓她們解散了。

隊員們看到隊長發話,二話不說直接沖了出去。

「不行!」

「今天我必須要問清楚!」

秦寶兒不甘的繼續敲著道館的大門。

對於那些看熱鬧的人,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她做事就像老祖說的,從來不會想那麼多後果。

「那個寶兒姐輕點!」

被稱為小雙的妹子,紅著臉不敢高聲說話。

「凡哥,到底是誰啊?」

廚房內的沈詩柳再次被驚動。

「額,你不用管待會就消停了!」

楊凡沒有抬頭,只是仔細研究著自己手裡的筆記。

「嗯?奇怪!」

外面敲門的絕對不是什麼一般的人。

要是之前那些找茬的,按楊凡的性格早就動手轟出去了。

哪會這樣不管不顧的!

另外的話……

只有可能是凡哥不好動手的人!

「難道是……」

沈詩柳想到了某個人。

「凡哥?」

「怎麼了?」

「外面敲門的是不是那位秦隊長?」

「額……」

看著沈詩柳似笑非笑的模樣,楊凡頓時愣神。

「你也真是的,說不定人家有事呢!」

「就這麼把人家一個女孩子放在外面?」

聽到沈詩柳的話,楊凡徹底傻眼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