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少文面色陰沉了下來,眼皮輕輕跳動。

深吸口氣,努力的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儘管心中憤怒,但是朱天恩給他的任務還是必須要完成。

既然文的不行,那就只好用武的了! 朱少文眼神之中閃過一抹陰翳,冰冷的開口:“羅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趁我爸還沒有徹底發火,趕緊乖乖按照我們的話做!”

“連羅家聯盟我們都已經解決了,你以爲你能強的過羅家?”

話音落下,後面幾個大漢已經神色冷峻的湊了過來。

員工們心慌,更加緊張。

朱少文的話他們自然清楚,一個雅緻集團,拿什麼跟羅家鬥?

這一瞬間,所有員工心中也開始擔憂了起來。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輕輕開口:“朱家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的工程繼續運行,我也有錢給我的員工發薪水。”

“工程是國家的,朱家有勇**麼。”

“你們朱家,還能拿我怎樣?”


羅成幾句話,說出了事情本質,也說出了跟羅家聯盟的區別。

最重要的是,他有給員工發薪水的實力。

這對於員工來說,已經足夠了。

員工們面面相覷,也算是幡然醒悟了過來。

工作爲了什麼?

錢!

只要羅成給他們錢就夠了,考慮那麼多幹什麼?

想到這裏,所有員工眼神都變得堅定了起來。

一個個嘴角帶着冷笑,不無嘲諷的看着朱少文。

如意算盤落空,朱少文心中更加惱怒。

目光徹底陰冷了下來,冷聲喝道:“你這就是準備不聽話了?”

羅成不屑一笑:“聽你話?”

口吻,如同街邊的小混混一般。

可就是如此,卻徹底激怒了朱少文。

朱少文目光閃爍,冷笑着說道:“現在旌城是我們朱家的地盤。”

“不聽話,我就打。”

話音輕飄飄的,完全沒有任何重量。

就在朱少文話音落下之後,後面的幾個大漢立馬站了出來。

臉上的表情愈發冷峻,爆炸的身材彰顯着強勢的氣息,氣勢洶洶。

羅成淡淡打量了一眼。

在他們的身上,羅成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很顯然,這些人都是退役的戰士。

看到他們如今的處境,羅成心中不禁暗自唏噓。

戰場上真刀真槍的搏命,退役之後卻成爲了別人的打手。

雖然是生活所迫,但對於整體戰士來說,無疑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

這是社會現狀,羅成無法改變。

曲筱雅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的神色。

每次對羅成都有着絕對的信心,可是戰鬥一觸即發的時候,心就控制不住的提了起來。

朱少文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這是朱天恩親自給他尋找的保鏢,護他周全。

這種情況,自然用的上了。

輕輕開口:“怎麼?怕了?”

“知道這些是什麼人麼?”

“東南特戰隊隊員!全部退役!成了少爺我的保鏢!”

“知道東南特戰隊麼?不妨告訴你,在他們面前,你就是個渣渣!”

說完之後,朱少文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聽聞這個名字,周圍衆人也忍不住開始擔憂了起來。

雖然沒有聽過,可這個名字還是讓他們恐懼。

羅成眼神微眯,對着幾人輕聲說道:“從戎十載,部隊就是教你們跟着富家少爺囂張跋扈的麼。”

爲首的一名大漢臉上有一個深深的刀疤。

眉頭微皺,眼神中閃過一抹疑惑。

從戎十載,羅成怎麼知道?

這是特戰隊的鐵條,一些戰士體力會慢慢減弱,十年是一道大關。

如果各項能力不達標,只能復原。

沉吟片刻,刀疤戰士冷聲喝道:“你是什麼人?”

朱少文一愣,怎麼還聊上了?

不等羅成開口,連忙呼喊道:“愣着幹什麼,趕緊上啊!”

“別被他騙了,這小子就是個大頭兵而已!”

大頭兵?

刀疤男臉上閃過一抹疑惑。

大頭兵怎麼可能知道這些特戰隊裏的規矩。

不過對於朱少文的話,還是沒有任何遲疑。

剛要擡腳,羅成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郎珏就是這麼教你們的?”

一句話,所有大漢身體瞬間狠狠顫抖。

一個個眼神裏面露出了驚駭的光芒!

郎珏,並不是他們特戰隊的,可是卻能夠讓所有特戰隊聞風喪膽!

因爲郎珏是所有特戰隊的剋星,專門針對各個特戰隊進行實戰演習,尋找特戰隊的特點。

也正因如此,幾乎所有特戰隊都被郎珏狠狠教訓過。

那個畫面,歷歷在目。

在特戰隊隊員眼中,郎珏就是不可思議的神話!


一己之力,遊歷各個險境,出入敵軍營房如同探囊取物。

最讓他們崇敬的是,郎珏是那位大人物坐下四大護法之一!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羅成就是郎珏的頂頭上司。

幾個大漢都帶着無比驚駭的表情,死死的盯着羅成。

怎麼也想不明白羅成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朱少文見狀慌了,連忙開口問道:“你們幹什麼呢?還愣着幹什麼啊!你們別被他給騙了!”

幾個大漢紋絲不動,依舊目光驚駭的盯着羅成。

郎珏對他們來說,不只是那麼簡單。

шшш ✿тTk án ✿Сo

那是一種信仰,而羅成能夠如此輕鬆說出他的名字,他們怎能不驚。

羅成目光緩緩掃視,輕聲呢喃道:“志氣呢。”

一句話,卻讓幾個大漢身體狠狠顫抖。

曾經意氣風發,憧憬未來,不就是憑藉志氣二字?

如今卻成了別人的保鏢,打手。

對於他們來說,本就已經是一份侮辱。

刀疤男沉聲開口:“生活所迫。”

一句話,道出了多少戰士的辛酸。

羅成雖然心中明悟,卻也極爲失望。

戰士雄姿傲骨,不應如此。


再次擡頭,冷聲說道:“生活。”

“生活就可以讓人卑躬屈膝麼,生活就可以磨滅了你們的熱血了麼!”

羅成話語的氣勢愈發凌厲,彷彿上司在訓斥自己的員工一般。

這句話,再次讓所有大漢深深的低下了頭。

感受着羅成身上那若有若無的氣息,所有人心中愈發複雜。

羅成,不簡單。

就算羅成是裝的,可是能夠知道郎珏的事情,肯定也有一定的地位。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