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回道:「小姐,這張卡是無限透支的卡,裡面根本沒有金額。也就是說您的資產已經過了100億美元,否則銀行是不會給您辦這種卡的。」

李真賢大聲喊道:「孝麗姐,你竟然有這種好東西,快說是不是你男朋友送的。」

李孝麗說道:「是他送的,但是我沒想到他會送我這種卡。」

……

趙雲和張天回到Z國以後,兩人就分開了。趙雲直奔學校去找李芊芊了。而張天則馬上進入了工作狀態回到龍雲集團處理這些天所累積下來的工作。

這就是同人不同命啊!雖然張天已經抗議過多次了,但是每次都被抗議無效而駁回。最後他也就懶得抗議了。他認命了,看來他這輩子就是勞累命。

給李孝麗的那種卡,趙雲回國后又辦了兩張,是送給李芊芊和秦蓉的。趙雲知道如果要想讓三個女人能融洽的在一起相處,那麼公平就是基本,不能厚此薄彼。

晚上當兩女知道了趙雲外面又有女人之後,顯得非常的不高興。秦蓉說道:「看來這以後還真不能讓小雲出去,否則出去一次就領一個姐妹回來,那多出去幾次,我們都能變成一個加強連的女人。」

汗顏!

秦蓉這嘴巴還是真不饒人。

「那女的叫什麼?你怎麼跟她好上的?」李芊芊宛如一副大姐大的樣子,詢問著趙雲。

於是趙雲就將與李孝麗相識、相知和相愛的過程全部交代了。甚至還有些誇大。就比如被綁架的那塊。

當二女得知她們的第三名姐妹是李孝麗的時候,二人不禁驚呼起來。原來兩人也是追星族,對李孝麗也很熟悉的。如果是李孝麗跟她們做姐妹,她們是不會反對的。

女人翻臉就跟翻書一樣快。剛才還在生氣,現在就高興起來,還催促趙雲快點把李孝麗接來。秦蓉更是要跟李孝麗拿到10張簽名。搞的趙雲是一點脾氣都沒有,就是感覺如果李孝麗來了,那他的地位肯定就沒有了。

留下二女在屋裡興奮的討論,趙雲一個人出去透氣了。他很喜歡現在這種悠閑的感覺,心中想到,如果能永遠生活的這樣愜意該多少啊!但是趙雲自己也明白,這個世界上總會出現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自己不主動招惹別人,也會有人來招惹自己的。所以這也是他每次下手都非常重的原因,可以震懾別人,讓別人不敢輕易的惹自己。這和前世是一個道理,越出名的武將在對陣的時候就越有優勢。有時甚至都不用出兵,光靠那股士氣就能征服對方,就如同張飛在長板橋上一聲怒吼,嚇死夏侯傑一樣。

很多事情往往都是在暗中涌動的,誰也想不到今後的變化。就像根本沒有人知道一位A富汗政府的官員秘密化妝進入了龍雲大廈里。

這名A富汗的官員沒並有讓服務人員查預約的事情,而是直接向樓上走去。龍雲大廈每天來到的陌生人非常多,他們的服務台小姐也根本記不清哪些人是龍雲集團或者龍雲會的朋友,所以看到這個男人對龍雲大廈如此的熟悉,也就以為他是那位經理或長老的朋友呢。就放任他進去了。

這名A富汗官員雖然是逃過了服務台小姐的眼睛,但是他卻沒有逃過龍雲大廈保安的眼睛。他們笑呵呵的看著監視器中的畫面,保安隊隊長羅明說道:「這個人眼生,看著他左右盼顧的表現應該是個渾水摸魚的主。遊子帶上兩個人給他抓起來。」

說話間,遊子就帶了兩名兄弟直奔A富汗官員而去。

此時這麼官員正在納悶這龍雲大廈的辦公樓層究竟是多少層啊!越心切越著急,越著急則越亂。

就在他方寸大亂的時候,遊子帶著兩名保安成員已經到了他的身後。

PS:一更到!!今天爆發!!請筒子們用鮮花砸死油條!!! 遊子一揮手,兩名保安立刻從A富汗官員的身後將其架起,遊子走到他前面將他的偽裝脫掉后,聽吃驚的說道:「呵呵,還是個外國間諜。這回有好戲看了。很久都沒有外國的勢力敢浸入Z國了,看來這次又要有一場腥風血雨了。」

說著,就把A富汗官員押到了辦公室,等候上級的處理。羅明說道:「遊子,你去通知白長老,我在這裡審問他。」

遊子走了以後,羅明將拳頭攥的嘎嘣嘎嘣直響。嚇得那名官員直搖頭,用著他不算流利的Z國話說道:「你不能這麼對我,我不是國外派來的間諜。我是A富汗政府派來的特使,我要見你們的幫主趙雲先生。」

羅明一聽,這可有意思了,A富汗派人來找幫主。這是又要有戰爭了。然後羅明問道:「說,你們政府找我們幫主做什麼?」

那個官員說道:「這個不能告訴你,不見到你們幫主之前我是不會說的。」

羅明心裡這個氣啊!但是沒辦法,人家也許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幫主呢,隨即說道:「那你等一會吧,我們的人去請白龍長老了。」說完就叫人給他鬆綁了,還給他弄了杯喝的。

片刻,遊子帶著白龍回來了。白龍一進門,羅明就說道:「白長老,這人是A富汗政府派來的,說有事要找幫主。」

白龍掃了他一眼,問道:「怎麼能證明你是A富汗政府派來的?」

那人說道:「只要能見到你們幫主,我就能證明。」

白龍怒斥道:「羅明你怎麼什麼姦細都相信,殺了。」

羅明被白龍的話弄的一愣,然後馬上讓人再次架起那人,一把匕首直衝他的心口而去。A富汗政府派來的官員大驚失色,這龍雲會跟傳聞的一樣狠。稍有一句不對就會被殺。他立刻喊道:「等等。我是A富汗政府派來找趙雲幫主商談支援A富汗的事情,只要讓我見到趙幫主,我就可以打電話給我們的總統先生。」

白龍露出了一個非常狡詐的微笑,說道:「你早說就不用弄的這麼嚇人了。你跟我上來吧,這事你只能跟我和洪飛談,雲少不在,平時他也不管這些事情。跟我們談,我們就可以做主了。」

那名官員一聽,看來想見趙雲是無望了。只要能求得支援,見誰都一樣。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而回。索性就直接跟白龍上去了。

龍雲會五位長老有一個集體的辦公間,裡面大約近300平。什麼都有,設施非常齊全。平時的時候五人都會在這裡一起辦公。

當白龍將A富汗特派員領上來的時候,洪飛看著這個大鬍子的外國人說道:「哇靠!白龍你從哪裡領來的妖孽?你是不是非要嚇死我們你才開心呢!」

白龍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不要亂說話,這位是A富汗的特派員,來找我們的雲少,尋求龍雲會的支援。」

聽了白龍的話,洪飛走向前去,圍著這名A富汗人轉了好幾圈,然後說了一句讓屋裡的人都想踹他的話:「我怎麼一點也沒看出來他是A富汗人呢?」

一聽A富汗向龍雲會來求援了,這可是新鮮事。現在的A富汗政府可是一直再受M國政府的指揮,說白了他們就是M國的傀儡。從這名特派員的打扮來看,他是經過了細心的偽裝,應該是為了躲過M國政府的耳目。

張天對特派員說道:「你們的總統先生是不是先脫離M國政府的掌控啊?」

特派員驚訝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們並沒有走漏風聲啊!」

張天笑道:「這個問題只需要猜就可以了。因為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你們的總統先生冒這麼大的危險來尋求我們龍雲會的支援。如果這事走漏了風聲,讓M國知道那麼你們A富汗可能又要陷入戰亂的時代了。」

特派員讚揚道:「龍雲會難怪會成為世界一級恐怖組織,有你們這幫能人再加上你們幫主的實力,我想成立一個國家都是非常容易的。」

林詩韻是最聽不得這種馬屁的,她說道:「廢話就少說吧!咱們進入正題。讓我們看看你們帶了多少誠意而來。」

特派員說道:「這樣吧,我先簡單的跟你們說一遍,然後再給我們的總統打電話,有你們派出一個代表直接跟我們總統對話,行嗎?」

張天道:「不錯的主意,你直接說吧。」

特派員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洪飛給他倒的茶水,說道:「我們的總統先生派我來的主要原因剛才這位先生已經說了,我就直接說我來的目的吧,我們總統想藉助龍雲會的力量將A富汗完全統一。第一、幫我們將M國政權從A富汗的領土上趕出去。第二、幫我們將塔利班等組織連根拔滅,給我們A富汗人民一種和平的生活。如果龍雲會肯支援我們,我們政府將會獻給龍雲會一個大禮。」

洪飛說道:「你說了半天,可是我們並不知道我們龍雲會得到的好處是什麼。你認為難道只是說一個大禮,我們龍雲會就會傻到為了一張空頭支票而去支援A富汗嗎?而且還是跟M國政府做對。」洪飛的問題就是白龍四人心中所想的問題。看來他們五人的默契還不是一般的好。

特派員說道:「M國地質勘測協會發現我們國家的北部地區蘊藏著有約36.5萬億立方英尺天然氣和36億桶原油。如果龍雲會願意支援我國的話,那這些的開採權將全部給龍雲會,不知道這個禮物算不算大?」

洪飛和白龍等人也許不知道這些的具體價值,但是張天卻是是非了解,他的小拇指不停的動彈,說道:「呵呵!這個禮物可是真不小了。你們也應該知道那些東西最少能讓你們政府少奮鬥10年吧。我想你們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交給我們龍雲會來開採吧。」

特派員說道:「跟聰明人談話就是不一樣,等將前面的事情都辦完后,再加上一件很小的事情,就可以了。就是幫我們A富汗組建國防軍。」

張天說道:「如果我們要是不答應呢?」

特派員道:「這種好事,我們不怕你們不答應。具體還能得到什麼好處,就要你們親自跟我們總統談了。你們選出一位代表吧!」

不用說,這個代表肯定是張天了,因為關於這種商談要好處的事,基本上都是張天負責。

特派員將電話接通后,先跟A富汗總統說了幾句,不過都是用A語言說的。張天幾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不過很快他就將電話交給了張天。

電話那頭傳來了A富汗總統非常親和的聲音:「你好,想必你一定是張天先生吧。很高興能跟你洽談。」

張天笑道:「呵呵,能猜出我就是張天,看來總統先生可是花過很長時間調查過我們龍雲會啊。」

總統說道:「跟你們龍雲會大叫道就如同戰鬥一樣,要知己知彼,否則很有可能會被你們反吃掉哦!」

張天道:「我不知道應該把總統先生的話是當作褒義好還是當作貶義好!客氣的話就不說了,怎麼直接談談正事吧!」

總統道:「好,具體的東西我想我的特派員都應該告訴你們了。你感覺那個禮物作為互換的條件怎麼樣?」

張天道:「禮物是非常誘人,不過我們龍雲會對錢的渴望度卻不是很大。我想我們需要或者是喜歡的東西,總統先生肯定會知道,就是不知道您舍不捨得割愛了。」

總統想了想回道:「張天先生提出來的東西,我們A富汗真的不好拿出來,任何一個國家只能會主張自己的領土完整,都不會那自己的領土去和別人換取什麼。」

PS:二更到!!!!呼喊鮮花!!!! 張天笑道:「那也就是說我們的意見無法達成嘍。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我們就沒什麼可談了,我會保證把你的人安全的送回A富汗,並且幫貴國保密這件事情。」

本來以為那些資源足以打動龍雲會的,沒想到他們的胃口更大,瞄上了A富汗的土地,但是A富汗總統現在真的很想擺脫M國的控制,可是他又不想付出土地。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張天掛斷了電話。可見龍雲會是非常認真的,沒有土地肯定是達不成協議了。

掛斷電話后,張天對特派員說道:「看來怎麼之間是沒辦法達成協議了。我們龍雲會會負責把你安全的送回A富汗。現在您可以去休息了。」

張天的話說完,電話鈴聲立刻響了起來。然後張天對特派員又說道:「看來你們的總統先生是改變主意了。」說完就走過去接電話。

電話被接起來之後,立即傳出了A富汗總統的聲音:「想不到張天先生還是個急性子的人。我只是猶豫了一下,並沒有說不能那土地換你就把我的電話掛了。」

張天謙遜道:「這個還請總統先生見諒。我們龍雲會的成員每一個人都是講求效率的人,既然是沒有結果的談判,那麼就沒有必要繼續進行下去。這樣既節省您寶貴的時間又節省我們的時間,您說是嗎?」

總統笑道:「呵呵!年輕人就是好,做什麼事情都有效率,我就喜歡和你們年輕人打交道,讓我自己都感覺到非常的年輕。既然你們講求效率,那麼我也將效率,你提的條件我答應了。不知道龍雲會需要多久才能來A富汗?」

張天說道:「我們只要扎布爾省,沒問題吧!」

總統想了想,說道:「沒問題。」

張天笑道:「既然我們的協議達成,那麼總統先生您就準備一下吧。一個星期後,我們龍雲會的成員會陸續的進入A富汗。」

總統道:「好!到時候我就不能迎接了。在沒贏得勝利之前我還不能暴露咱們之間的合作關係。」

張天說道:「總統先生考慮問題就是周道,您放心吧!沒贏得勝利前,我們也不會說出咱們之間的交易。好了,咱們就聊到這吧,我還需要很多事情準備呢。」

掛斷電話后,張天說道:「飛哥,找個好地方送我們的特派員先生去快活快活。然後趕緊回來,咱們要開會嘍。」

然後張天拿出手機,給趙雲撥了過去:「小雲,龍雲大廈十層!我們等你,急事。」說完都沒給趙雲說話的機會,就掛斷了。這個張天在工作上那還真是沒的說。有速度、有效率。這也是趙云為什麼能夠把龍雲集團安心的交給他打理的原因。

正在散步的趙雲聽到嘟嘟嘟的聲音后,搖了搖頭,笑道:「天哥還是這麼洒脫。連電話掛的都這麼快。」

趙雲沒有回去求車,而是打了一輛車直奔龍雲大廈。

龍雲大廈十層的會議室里,現在坐滿了人。龍雲會的五位長老就不用說了。還有王達、楊陽、王高新等骨幹人員。他們正在等趙雲的到來。

十幾分鐘后,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趙雲笑呵呵的走了進來!當他看到滿屋子的人的時候他就有些發愣,問道:「今天什麼日子啊?怎麼都到齊了。莫非是等我來開工資?」

張天說道:「小雲,現在沒時間開玩笑了。我剛才接了個任務。」

「哦?」趙雲笑道:「能讓我們張大總裁接的任務,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任務。而且對方付出的代價一定很大吧。」

洪飛說道:「小雲就是小雲,這都算出來了。剛才我們龍雲大廈出現了一位來自A富汗的客人。應他們總統的要求,向我們龍雲會求援來了。這麼好的竹杠張天當然不能放過了。真的是很很的敲了一筆。」

A富汗!趙雲立刻知道這回肯定又是一個艱巨的任務。立刻說道:「關上門,現在將會議級別定為SSS。如果有誰泄漏會議內容,那麼必會受到執法團的酷刑。」

會議開始后,張天先把詳細的信息說了一遍。大家也都清楚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趙雲說道:「這次任務要比針對R本的滅國行動簡單得多。唯一不好弄的就是合理化的借口,當初滅R本的時候,也是有借口。但是這次不能公開與A富汗政府合作的事情,就勢必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借口。否則國際上一些小的國家會人人自危的。會對我們龍雲會的形象帶來負面影響,最壞的可能性就是世界上的大國和起手來對付我們龍雲會。」

張天說道:「|是啊!我也是在為這事煩惱呢!一個非常合理的借口,這種時候可不是好找的。」

趙雲說道:「借口的事情就交給我了,現在龍雲集團還有多少錢,夠不夠戰爭補給的?」

張天回道:「原本說送給國家的飛機,他們都掏了一半的價格買去了。因為討伐R本,我們龍雲集團也只消耗了5000億美元,所以我們龍雲集團現在的錢就是打1000個A富汗100個來回都沒有問題。」

既然後勤有了保障,那麼就沒有理由不打了。資源和土地這不是Z國最需要的嗎?

趙雲下決定道:「打,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做好一切部署。」說完趙雲就離開了會議室,拿出電話給主席撥了過去。

「小雲啊!今天怎麼這麼有時間給主席爺爺我打電話?」接通後主席非常直白的問道。

趙雲說道:「小雲是有件事想請教主席爺爺。」

「哦?」主席非常吃驚的問道:「現在還有什麼事能難住小雲你嗎?說來聽聽,不過我可不保證能幫上你。」

趙雲說道:「主席爺爺,現在您身邊有別人嗎?」

主席四周看了下,然後說道:「很安全,你說吧。」

趙雲說道:「是這樣的,A富汗政府想讓我們龍雲會去支援,將塔利班和M國政權從他們的國土上趕出去。而作為交換的條件,我們則要了他們的扎布爾省和A富汗北部的一塊資源。」

主席笑道:「這可是好事啊!如果是應他們政府邀請的話,那麼龍雲會的進攻就變得非常輕鬆了。也許連滅R人一半人都用不上。這有什麼可迷惑的啊!」

趙雲說道:「問題就出在這,因為我們龍雲會也敢保證能將M國政權趕出A富汗,所以他們的總統要求不讓以政府邀請為理由進入A富汗。只能以龍雲會的組織名義而強行進入。」

主席想了想說道:「嗯,這就非常棘手了,弄不好,都會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那就需要一個可能光明正大進入A富汗的借口了。」

「是啊!」趙雲肯定道:「所以我才給主席爺爺打電話,希望您能幫我想出一個很好的借口。」

「你等一下,讓我想想。」主席的腦袋極速的旋轉起來。

過了一會,主席拿起電話道:「借口我想到了,不過需要再次麻煩你們龍雲會為Z國服務一次了。A富汗的塔利班武裝支持本啦登的極地組織。而本啦登又支持東突份子,如果龍雲會以消滅東突份子餘孽為理由的話進入A富汗則可以名正言順。不過,你們要先去消滅東突份子,然後順手牽羊,將塔利班武裝也消滅了。等兩者都消滅之後,在集中兵力準備對付M國,當然你要先跟M國政府提出撤出A富汗的要求,如果他們不撤你再對其採取軍事行動。這樣的話,你就可以一箭三雕。」

聽了主席的話,趙雲茅塞頓開。贊道:「主席爺爺不光政治玩的好,相不到這兵法之道您玩的也是遊刃有餘啊!謝謝您的建議,我知道怎麼做了。」說完趙雲便掛斷了電話。

PS:三更到!!!跪求鮮花!!! 掛了主席的電話,趙雲就給洪飛打了過去,將這個一箭三雕的計劃告訴了他,讓他傳給還在開會的人。

當趙雲走到龍雲大廈門口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來,應該組成一個新的堂口,叫衛堂。專門負責保護張天、林詩韻這些人的。隨即趙雲又甩了甩頭,還是先做完A富汗的事情再說吧。

……

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龍雲大廈的新聞發布廳又熱鬧起來。因為每一次震驚世界的大新聞都是從這裡發出去的,所以來參加龍雲會新聞發布會的記者和媒體是原來越多,從原來的幾十名記者一直發展到今天的過千名記者。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龍雲大廈的新聞發布廳會超過萬名記者齊聚一堂。

新聞發布會,趙雲依然像往常一樣沒有參加。但是發布會上卻多了三個生面孔。

一名記者問道:「林小姐,您能介紹一下今天發布會上新出現的三位嗎?」

林詩韻笑道:「我認為不應該由我介紹他們三位,而是由他們三位在世界面前來自我介紹,我說的對嗎?這位記者先生。」說完林詩韻還朝那名記者微微一笑。

那記者的臉頓時屁猴子的屁股還紅。害羞的低下頭,小聲說道:「林小姐說得對。」

見到那名男記者一副害羞樣,發布廳內的氣氛一下子就活躍起來,笑聲接連不斷。張天有些醋意的掐了一下林詩韻的小蠻腰,然後陪笑道:「好手段啊!」

林詩韻沖張天吐了吐巧舌,說道:「我們的大醋王,你生氣了。」

聽了林詩韻的話,張天哼了一聲,便不再理她。林詩韻知道自己玩的有點過,便奶聲奶氣的說道:「老公,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你不要生氣啦!」

這時楊陽拿著話筒,站了起來說道:「各位記者朋友,請大家安靜一下。我第一個自我介紹。我叫楊陽,是龍雲會煞堂堂主,專門負責龍雲會的一般任務。」

「我叫王達,是龍雲會暗堂堂主,專門負責龍雲會的一切暗殺任務。」

「我叫王高新,是龍雲會飛堂堂主,專門負責一切空中作戰打擊。是滅國行動后新成立的龍雲會分堂。」

嘩的一下!台下炸了鍋,所有記者都驚訝這龍雲會到底有多少分堂,到底又有多少兄弟。怎麼給人的感覺是龍雲會的每個人都是精英啊。神秘的龍雲會再次被記者們蒙上了一層面紗。一切的疑問只能等龍雲會自己揭露,妄想對龍雲會進行調查行動,那結果只有一個字『死』!

又一名記者問道:「王高新先生,聽說您被國際方面認定為空中戰神,請問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

王高新笑道:「你問的這個問題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國際方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龍雲會裡,兄弟們都叫我空王。」

咔!咔!咔!

一頓閃光燈給王高新閃的兩眼直冒金星。

「楊陽先生,聽說R本的靖國神社就是您帶您的兄弟去炸的,能不能對我們說一下你當時的感想?」

楊陽接過話筒說道:「說感想吧!當時就只有一個字——爽!那些曾經侵略過我們Z國的R本戰犯,不僅不受到R本的唾棄,而且受到他們的尊敬和讚揚。這是一種什麼行為,這時一種藐視的行為。說明他們R本根本沒有把我們Z國放在眼裡。所以呢,我們也不許要把他們放在眼裡。在R本他們是神明是英雄。在我們龍雲會兄弟的眼裡,他們只是我們的尿和屎,我們想拉就拉……」

白龍有些不好意思的清咳了兩聲,然後對楊陽說道:「楊堂主,請你注意自己的語言和措詞,現在是開新聞發布會。不是你戰前總動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聽了白龍的話,楊陽又對記者們說道:「大家不好意思,我說的有些入戲了。這段髒話太多,你們掐了別播!」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