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期待自己的生日了,可是二哥竟然想拐我去海外過生日,不用想,一定是想將我拐的遠遠的讓我們見不到是吧?或者是覺得我已經忘記了虯龍大叔?這點有可能吧,因爲在這五年裏我很少提到他,起初是因爲多多少少有點生氣,好來就好似他是心底的一顆刺一樣,誰提起都會受點小小的傷害。於是,就不提了,在外人看來我已經忘記了他,但是他們卻不知道他的手機號一直存在我的手機裏,就算換了好多個手機也是一樣。 如果虯龍大叔一直不在我的身邊,那麼我可能會嫌他煩吧?但是這樣子分開後,我覺得越來越想他了。

這份感情沒有減底,反而在增長。

不知道他會送我什麼生日禮物呢,或者已經將我忘記了?

忐忑的等了好多天,終於在拒絕了二哥之後成功等到了我生日的那一天。

原本不是休息日,但是我特意請了假回到了家裏,這樣會不會正式一些。

早上在鏡子前穿上了新買的小洋裝,現在看着鏡子裏我簡直就是爸爸的女版,只是小巧多了。自從五年前我的身高沒有半點增長。不知道虯龍大叔再見我的時候會不會失望呢?

我真的是緊張起來了怎麼辦?

收拾好了,尤其是在小衣上還做了點文章。雖然已經很挺了,但是總覺得不夠。而且最近那個程小姐越來越有名了,並且還講過自己喜歡的人是虯龍大叔,我可是吃了很大的醋呢,因爲她的身材是出了名的好,常常看到她的泳裝照,真的是很讓人自嘆不如。

我覺得十七了應該沒有再發展的可能了,所以一定要裝飾一下才可以。等穿好了出來,看到二哥與大哥也回來了。他們都給我帶來了禮物,而二哥卻在看了我一眼後道:“原來,你一直沒有忘記那個人。”

是啊,我沒有忘記。

可是二哥卻打擊了我道:“可是,他到現在也沒有來。”

一把箭穿透了我的心臟部位,我雖然很期待。但是沒想到人家到現在也沒有來啊?不是應該非常着急的跑過來,然後對我表白的嗎?

可是現在,他好像是晚了。

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但是不可能啊,他是虯龍啊,只有安全的問題完全不需要我的擔心。

媽媽已經做好了飯菜。看着我道:“失望了嗎?”

“沒有,我纔不會失望呢!追我的人很多的很,你說是嗎媽媽?”

“對,我的女兒肯定有很多人在追,所以根本就不用在意一個虯龍什麼的。”媽媽揉了一下我的頭。然後道:“無論如何,今天必須要開開的過生日。”

爸爸放下了報紙走了過來,他竟然什麼話也沒有講,沒有安慰我也沒有怪罪虯龍大叔,只是安安靜靜的坐下來。現在的他已經接管了李家的部份產業,看起來更有威嚴了。

雖然爸爸和媽媽都比實際的年紀有小很多,但是那份閱歷總歸是擺在那裏。

而二哥和大哥也變得不同了,這五年中二哥身高已經完完全全的超過了我,並且還在學業上有了很大的進步,還獲得了獎學金什麼的。

雖然我的學習因爲拋開了戀愛這一關變得好了起來,但是和他比起來那真的是借八匹馬也追不上。而且二哥如今的力量大了起來,基本上已經沒有鬼怪敢輕易的找上門來了。所以有他在非常的安全,只不過他帶着的僕人卻異常的奇怪,已經不是一兩隻小鬼那麼簡單了。

奇形怪樣了,我着實是開了眼界。不過他竟然指使得那麼順當,連喝茶倒水也完全由它們來做。

我的心都快飛出去了,可是又等了一個小時也沒有見虯龍大叔到來,所以我覺得他應該是忘記了吧! 大牌嫁到:甜寵二婚新妻 嗯,一定是忘記了,我的心臟有點疼。

可是。答應了媽媽不在意的,所以我故意忘記他,過一個生日然後回學校去吧!以後的生活,再沒有他的存在。

不就是少了個怪蜀黍嗎,那麼傷心做什麼?

我吸了口氣。然後道:“大哥,禮物。”

伸手,現在是收禮物的時間。

大哥將一條很可愛的項鍊交給了我,道:“喜歡嗎?”

“哇,太可愛了,我喜歡,多謝大哥。”我走過去抱了一下他,然後道:“快給我帶上,你親自帶。”

大哥沒有辦法,只好給我帶上。他現在人雖然看來只有二十多歲,但是實際上到了某個點他就沒有再生長了,似乎在將他失去的那些歲月還給他一般。

他輕輕的給我帶上之後我就纏上了二哥,道:“二哥,禮物。”

二哥笑着道:“我的獎學金可沒有已經上班的大哥多,所以只能給你這個。”

一對耳環。看起來是很可愛。我又鬧騰了起來,讓他幫我帶上。

二哥雖然在笑,可是一隻手卻緊緊的握着,並且摸着我的頭,道:“妹妹。二哥會給你報仇的。”

“爲什麼要報仇,我沒有仇人。”

我說着就向爸爸和媽媽們要禮物去了,但是媽媽對着我笑,她看了一眼爸爸道:“快將禮物拿出來吧。”

爸爸對着外面的饕餮道:“將禮物拎進來吧。”

拎?

我正奇怪的時候饕餮叼着一件東西走了進來,是一隻破麻袋。

我挺奇怪的,爲什麼爸爸會送我一隻破麻袋?

不對,麻袋肯定不是送我的,那麼送我的應該是麻袋裏面的東西。我忙跑過去,心跳都有些加快了。不會是向我想像中那樣吧?

剛要去打麻袋,卻見裏面動了一下。然後一隻手從裏面伸了出來。然後有呻吟聲傳來,接着是另一隻手,不一會兒裏面的頭總算是伸了出來。

“虯龍……大叔?”他爲什麼這麼悽慘的被裝進麻袋裏送進來?

可是我還是激動的,因爲他還是來了,不過來的方式有點怪。

我看向了爸爸。只聽他道:“昨天晚上他就過來了。”別的話沒講,但是我卻知道一定是虯龍大叔不走所以才被揍成了這種樣子。

笨蛋,都過了這麼多年還和以前一樣笨。

但是突然間我被虯龍大叔給抱住,他身上還有股子血的味道。

“初月,初月……終於見到你了。”

“大叔……”

我握住了他的手。然後時間似乎在這一瞬間停住了,心跳的聲音都快蓋過了房間中的音樂聲。

真是的,爲什麼要這樣突然間抱住我啊,弄得我好想哭。

“初月,我的傷不重。不用哭。”

“我哪有哭?”

“嗯,初月沒有哭,只是掉下了眼淚而已。”

虯龍大叔伸手替我擦掉了眼淚,然後爸爸突然間開口道:“吃飯吧,你應該過來切蛋糕了。”

我點了下頭。自己擦了下眼淚一道:“起來去吃飯吧!”終於可以坐在一起吃飯了嗎?

希望他們不要太討厭虯龍大叔纔好,可是等他出來之後我看了一眼,真的是讓人無語啊!

全身髒兮兮的,雖然之前穿的還挺好,但是現在卻完全走樣了,衣服被撕破了,臉也被打破了,身上還帶了點傷。

不過他已經勉強爬了起來,坐在了椅子上,可是爸爸卻瞪了他一眼道:“去洗洗。你這樣很讓人沒有胃口。”

爸爸,你的毒舌技能真的是隨時攻擊,這明明是你弄出來的好不,要不然他也不會這麼髒。

我拉了一下虯龍大叔,道:“走吧,我帶你去洗一洗換下衣服。”

“還是我帶他去吧,你一個女孩子不是特別方便。”大哥帶着虯龍大叔走了,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大叔要被虐了。

可是很快他們就回來了,大叔的臉色果然不好,身體晃悠悠的,神情有點像是被打擊到了?

以他天然呆的性格,能被打擊還真是少見啊。我很想尋問原因,但是想着要給爸爸媽媽留個好印象,所以沒有多說什麼。

大叔換上了大哥的衣服,看起來有點小,但是更顯示得他身材非常勁暴。我已經十七歲了,對於男人的瞭解可不同五年前了。五年前,我只是一個小丫頭,想的只是怎麼接吻,怎麼樣被擁抱。可是現在卻知道,還有洞房一環是我一直不知道的。

咳咳,說起來不好意思,但是小電影什麼的我還是有研究的。

嗯,然後知道了,男人對女人可不止親吻抱抱。

如果我們結婚了。他會不會做出那種事來?看小電影裏挺舒服的,不知道他這種天然呆會不會做那種事?

呃,我真的是想多了。

爸爸敲了下桌子,意思是讓我認真吃飯。

我將蛋糕分開了,然後分給了他們。

沉默的吃過了一頓飯。我注意到虯龍大叔在時不時的看着我,雖然沒講話可是他的眼神卻是火熱的。我們就這樣你一眼我一眼的暗送秋波的時候,就聽到爸爸開口道:“雖然同意你們今天見面,但只是相處,如果我女兒對你有一點意見,你們就不必相處了知道嗎?”

“好。”虯龍大叔的聲音還如過去一般,連他的人也是同樣,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那你們明天有什麼安排嗎?”

“可以結婚嗎?”虯龍大叔突然間提議,然後爸爸的臉就黑了,看着他道:“我是讓你們相處,沒說過讓你們結婚。”

“大叔,你說的早了點。”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他這也太膽了。難道不怕爸媽說什麼?

虯龍大叔嘆了口氣,似乎很失望的樣子。雖然五年不見了,但見面就求婚什麼的要不要這麼急?

可是他就是這麼急,而媽媽笑道:“你們應該想着要怎麼去約會吧?結婚什麼的,要先考慮清楚啊。”

“可是,我已經考慮了五年了,相信初月也是同樣。”

“那請接着考慮,而且初月還沒有成年。 婚入窮途 希望你記住這點。”媽媽難得的正經講話,倒是非常讓人信服。 虯龍大叔默默的點了下頭,然後飯仍然吃着,他突然間開口道:“去遊樂園怎麼樣?”

我怔了一下,然後道:“好啊!”

“那明天我來接你。”

“好。”

五年不見,還是有些不同的,但是大叔仍然與過去一樣,把我當小孩子吧?

小孩子什麼的,最讓人討厭了。

我默默的低下了頭,因爲纔剛見面,所以我還是忍着些的,明天我一定讓他知道,自己已經不是什麼小孩子了。

這樣打算好了,吃過了飯在重重的監視下,虯龍大叔也沒有做什麼連講話有時候都要被訓斥,沒有辦法。他講話的總是太直。

尤其是對我,話裏話外就是急着結婚,好似已經等不及了似的。

剛剛見面就結婚,談戀愛的過程呢?

修真之以弱制強 以前還小,那根本不是談戀愛吧?

總之我有點糾結。可是看着虯龍大叔臨走時那幽幽的小眼神兒,也知道他多鬱悶了。鬱悶個頭,想沒買票就上車,那根本不可能。

第二天虯龍大叔接我去遊樂園,可是二哥卻道:“你不用去上課嗎,已經耽誤了一天了。”

“呃,再耽誤一上午也沒有什麼。”好似第一次與虯龍大叔沒有什麼壓力的單獨見面,我挺雀躍的。

而虯龍大叔也是同樣,他一路上都拉着我的手,十分甜蜜的將我的手揉了又揉。我被他揉的沒了辦法。就道:“皮都蹭紅了。”

“對不起,初月,你還和小時候一樣。”

“我已經長大了好不。”

真是的,誰還是小孩子啊!

“嗯,長大了……”虯龍大叔摸了摸我的頭,眼睛慢慢從我的頭上向下移。

我打開了他的手,紅着臉道:“你在看什麼?”

“沒沒有。”虯龍大叔將臉轉向一邊,推了推臉上的墨鏡。

“你至少給我長點皺紋啊,這樣子下去,我老了你還這點年紀,讓人怎麼活。”

“初月纔不會老呢,你吃了那種花,而且連續吃過了三年。”

“吃三年就不老嗎?”

說起來媽媽好像一直沒怎麼變過,就好像吃了不老仙丹似的。

“是啊。”

“那真的是要謝謝呢,給了我那麼好的東西。”

“初月,我……可以親親你嗎?”

“進展太快了吧,我們剛見面第二天……”就要親親了,你這隻色龍。

可是他竟然紅着臉道:“機會,只有現在。”說完突然抱起我跑到了轉角的位置,然後將我壁咚到牆上,對着我的嘴巴猛的親吻了下去。

好甜,他是之前吃過糖還是怎麼的,反正味道非常的甜膩,我差點就以爲自己吃到了最美味的糖果。本以爲至少會繼續,哪知道虯龍大叔竟然只是過了把癮。 無力總裁,麼麼噠 然後擡起了頭很曖昧的舔了下自己的脣,道:“和以前一樣的味道。”

“但是你的卻變了……”我臉紅着回答。

“你感覺到我的變化了嗎?初月,你已經準備好了成爲我的妻子了嗎?”

“什麼?”

“因爲只有你準備好成爲我的妻子,並且有能力爲我生女兒的時候,纔會知道我的不同。”

“什麼什麼啊。我什麼時候準備給你生女兒了,笨蛋……”氣呼呼的走出來,結果就看到了一個隱去的影子。我馬上回頭看了虯龍大叔一眼,見他對我點了個頭,雖然沒說什麼但我已經明白了。

那暗處,一定有什麼人在監視我們。

只是不知道是二哥還是大哥,這兩個人還真的是很閒,年紀都不小了怎麼還玩這種小孩子玩的遊戲。

我轉過身道:“你覺得是大哥還是二哥?”

“不知道,但是從剛剛開始一直跟着我們。”

“所以,你以爲有人監視,就把我抱到裏面親一頓?”什麼心裏啊這是?

虯龍大叔點了點頭,竟然很爽快的承認了。他這種性格也是讓人無語了,不過我們到了遊樂園後那個人仍然跟着,我們走進去後他也跟着。

不對啊,按理說二哥和大哥的跟蹤水平不會這麼差吧?

連我都可以感覺到了更不要說虯龍大叔了。結果觀察了半天,他給我來了一句:“他不是你家的人。”

“不是我家的?”

不是我家的就好說了,我對虯龍大叔使了個眼色,他竟然突然間在我眼前消失了。其實只是動作太快我的眼神沒跟上而已。

接着,一轉眼就見他在人羣中提出來一個男的。我一瞧認識,記得他好像是給我寫過情書。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