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這最後一道天雷,已經積攢了半天的時間。

故而四人都是嚴陣以待,他們齊齊放出靈力,一道又一道的禁制防護,加在了蕭寂寒的身上。

不僅如此,他們四人還又用靈力,在蕭寂寒的頭頂布下一道屏障。

就在這時,讓眾人嚴陣以待的第九道天雷,終於降下了!

轟!

一聲巨響,天雷應聲而降!

然而……

看著那只有小拇指一般粗細的天雷,眾人頓時傻了眼。

顏姝也愣住了。

什麼玩意?這也能叫天雷?!

普通的一條閃電,也比它粗好吧?!

玩她呢?!!

天雷落了下來,碰到屏障之後,眨眼就消失了,一點雷花都沒濺出來,就這麼消失的無影無蹤。

顏姝忽然感受到了,來自天道深深的惡意。

真的,她嚴重懷疑,天雷是有人控制的!

不僅逼著她往蕭寂寒面前湊,還逼著她與蕭寂寒同生共死,一旦她找了外援,控制天雷的人就覺得無趣,然後假模假樣的甩了一道天雷就走了。

這簡直就是在摁頭磕CP!

天雷結束了,雷雲也漸漸散了,夕陽的餘暉灑落了下來,將眾人籠罩在金紅色的餘暉之中。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畢竟他們嚴陣以待,結果卻等了一個閃電。

溫友河撤了靈力,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柳枝青也跟著撤了靈力,輕咳了一聲:「那個……既然雷劫已經過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邴世恩和施萬清聞言回神,連忙也撤了靈力。

邴世恩看向蕭寂寒道:「你剛剛晉陞化神,快些去修鍊鞏固境界。」

蕭寂寒聞言卻沒有動,只是站在原地朝四人抱拳:「蕭寂寒謝過四位師叔。」

聽得這話,邴世恩四人都有些尷尬,畢竟他們雖然來了,可卻什麼忙都沒幫的上。

溫友河看了蕭寂寒一眼,淡淡道:「走了。」

蕭寂寒躬身行禮:「恭送四位師叔。」

溫友河嗯了一聲,朝顏姝招了招手:「小師妹,過來。」

顏姝連忙走了過去。

溫友河上下將她打量了一眼,見她完好無損,這才放下心來,然後開口問道:「師妹如今是什麼境界了?」

聽得這話,顏姝心頭頓時咯噔一聲,師父重新回到封印之前,對她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切不可將封印的事情告知四位師兄。

因為溫友河四人一旦知曉了封印的存在,便能知道顏姝已經不是原來的顏姝。

師父能夠接受她的存在,四位師兄卻不一定能夠接受,畢竟,在修仙界,穿越這事兒只會被認為是奪舍!

顏姝定了定神,估摸著原主的修鍊速度,低聲答道:「眼下剛剛到達化神後期了。」

顏姝這個月不過堪堪才滿一百歲,按理來說,一百歲便能到達化神後期,這樣的修鍊速度已經是前無古人,可聽得她的話后,溫友河卻皺了眉頭:「為何這麼慢?」 「對了。」

眼看電梯就要抵達最高層,陳天龍忽然想到了什麼,問道:「既然目前供奉閣競爭最激烈的是親猛派和親秋派,你剛才為什麼說有一個派系不好惹,只說了親猛派不好惹,卻沒說親秋派不好惹?」

「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不至於想不出答案吧?」

海東青瞥了陳天龍一眼,並未回答。

「叮。」

與此同時,電梯終於來到頂層,電梯門也敞了開來。

海東青大踏步邁了出去,而望着海東青的背影,陳天龍先是一怔,接着猛地挑起眉頭!

他忽然想明白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昨天剛和海東青見面的時候,海東青就提醒他,今天重返龍組可能會遇到一些麻煩。

因為供奉閣的供奉們實力很強,絕不可能瞧得起一個僅有先天巔峰境界的人加入供奉閣,另外,陳天龍殺了皇甫正楷,這讓本可以從皇甫家族得到好處的供奉們落空了,所以他們肯定是要針對陳天龍的。

再加上海東青剛才說親猛派和親秋派正競爭得火熱,需要大量支持者……

陳天龍深深地明白了!

皇甫正楷,便是於猛的支持者,也是親猛派的一員!

以皇甫正楷的實力,雖然在鑽石執法者中實力不錯,但想要成為供奉卻不容易。

於猛正是看上了皇甫正楷的背景,所以揚言幫助皇甫正楷進入供奉閣。

別人若是覺得他實力弱小,親猛派的人會保護他。

而皇甫正楷要付出的代價,便是從皇甫家族那裏帶來精妙武學和天材地寶,用來幫於猛招攬更多的親猛派支持者!

陳天龍境界低下,加入供奉閣,無論親猛派還是親秋派都不會歡迎他。

再加上陳天龍殺了皇甫正楷,讓於猛的計劃落空,所以親猛派必定會針對陳天龍!

這一次,陳天龍的麻煩,可相當不小!

海東青領着陳天龍剛邁入頂層,便有數道犀利的目光投了過來。

雖然有一些供奉去執行任務了,還有一些供奉去處理私事了,但這裏畢竟是供奉閣,擁有最好的修鍊場地,擁有最頂尖的強者交流心得,所以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無論是尋常還是節假日,這裏都會聚集著大量供奉!

區區一個先天巔峰武者加入供奉閣,這個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供奉閣。

今天留在供奉閣的這些供奉,都想瞧瞧這個走後門的傢伙,長着什麼嘴臉。

待看到陳天龍比他們想像中還要年輕的時候,周圍頓時響起陣陣充滿了輕蔑的冷笑聲。

「這就是那個走後門的傢伙?」

「陳天龍?雖說是撤僑英雄,但供奉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來的。」

「打仗厲害就去打仗,來我們龍組湊什麼熱鬧,我們為國家立下的汗馬功勞雖然沒辦法擺在明面上,但可不比你差!」

「就是,如果不是我們鎮壓着,武林高手俠以武犯禁,整個華國早就亂起來了。」

「通過龍家走後門,也真夠好意思的。」

「這樣的弱者,哪怕是執行任務,我也不會和他一夥兒,簡直是個拖油瓶嘛,哪天被他拖累死那可就冤大了!」

「不過我想這傢伙應該在供奉閣待不了多久,聽說親猛派的人已經放下話了,只要這傢伙不退出供奉閣,親猛派三天之內就要廢掉他!」

「嘖嘖,沒辦法,誰讓他殺了皇甫正楷呢,於猛那傢伙,還等著皇甫正楷帶着皇甫家族的資源,來幫他招攬支持者呢。」

「不過說起來,咱們還得感謝這小子,如果於猛真得到了皇甫正楷的大量資源支持,咱們秋剛大哥可就危險了。」

「……」

陳天龍和海東青行走在供奉閣之中,聽着周圍刺耳的議論聲,面色不變,如同沒有任何波瀾的古井。

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畏首畏尾的人。

既來之,則安之。

他總不能讓歐陽超失望。

這枚令牌可是歐陽超給他的。

更何況,如果這些人真的認為,他只是先天巔峰武者的話,那恐怕某些人就要吃大虧了!

…… 「噗。」

夢倩倩沒忍住,又噴出一口鮮血,雪白的衣襟都被染紅了。

夢倩倩自己也愣住了,甚至是有點沒反應過來。

因為這是夢倩倩第一次被南風瑾所傷!

之前確實也聽說過不少次,南風瑾對於無故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女人,據說向來出手毫不留情。

這也是夢倩倩一直自以為自己很不同的原因,南風瑾雖然也不願意見到夢倩倩,甚至是也幾乎對夢倩倩完全視而不見,但是夢倩倩卻還是認為自己是特殊的。

「瑾哥……你為何如此對我?」

夢倩倩一直都算是裝的很好,這次是真的崩潰了,有種之前的信念和自信全都被打碎了的感覺。

「我好像聽到了一聲玻璃心破碎在地面上的聲音。」

顧如玖聽見夢倩倩那個簡直可以說得上是撕心裂肺的聲音,差點玖要笑出聲音了,估計是直接就傷到小心臟了吧。

「簡直找死。」

南風瑾現在已經完全暴怒了,如果不是顧如玖攔著他,恐怕南風瑾現在就想出去弄死她了。

「好啦好啦,忍一忍,想一想你師兄對你這麼好,你還是要冷靜啊。」

主要是連顧如玖都看得出來,風亦池院長確實很喜歡夢倩倩,南風瑾若是不理睬夢倩倩也就罷了,風亦池也不可能說什麼。

沒準心中還要暗自竊喜呢,但是若是南風瑾將夢倩倩殺死了,恐怕風亦池還是會怪傷南風瑾的。

「我不在乎。」

南風瑾這次是真的被夢倩倩惹的暴怒了,往常這個女人雖然很煩,很有心機,但是畢竟根本沒機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次卻在小玖玖面前挑戰自己的底線,南風瑾差點就忍不住想要直接動手殺死她了。

「好啦好啦,你不在乎我在乎呀。」

顧如玖就像是安慰孩子一樣安撫南風瑾的情緒,看到南風瑾冷靜一些了,並沒有在發散出冰冷的殺氣的時候,顧如玖就知道了南風瑾應該不會殺了夢倩倩了。

但是夢倩倩還在外面聲嘶力竭的喊,好在這個地方比較幽靜偏僻,別人都聽不到,要不然就很尷尬了。

夢倩倩心機深沉,若不是這件事讓她太崩潰了可能真的不會如此失態的。

夢倩倩本就受了嚴重的內傷,情緒激動又吐了一口血,臉色十分的蒼白。

「要麼死,要麼滾。」

南風瑾冰冷的聲音從門內傳來,甚至沒有打開門的意思。

但是聲音冰冷沒有一絲的感情,甚至是還有殺意,夢倩倩結結實實的打了個冷顫,因為這次她終於明白了,南風瑾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他真的會殺死她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