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整個城市燈火通明,這裡是不夜城,晚上的曼谷更是明珠璀璨。

格蘭德大酒店門口,一排的豪車,能夠住在這裡的,一部分都有資格參加T王宴會。

蘭博基尼、邁巴赫、賓利、法拉利、勞斯萊斯幻影,豪車雲集。這裡簡直就是富人的世界,一個個世界名流都朝著大皇宮的方向而去。

而此時格蘭德大門又一次打開,侍應恭敬等待,SAS隊員昂首而出,這些人都已經換裝黑色防彈西服,一個個都讓人眼前一亮。

法師梅林和羅斯都身穿銀色燕尾服,Y國皇室的象徵,衣服每一寸都價值黃金。眾人的出現,讓酒店門口引發一陣高潮,而有人更是知道這是席琳娜的人。

「快看,席琳娜出現了,他們也要參加宴會!」一些人男人都要驚呼起來,世界頂級歌后和公主融為一身,席琳娜簡直是世界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

「太美了,沃特?不是席琳娜!」從門口走來的,卻是一名冷艷無比的東方女人。段秀雲也換上黑色的西服,猶如黑珍珠一樣,段秀雲的氣質太獨特了,雖然是狼牙,可是卻擁有極大的「殺傷力」,這些老外一個個眼神都直了。

段秀雲的褲腿當中,都隱藏特殊的設備,段秀雲目不斜視,看著前方一輛輛賓利商務,而自然的戒備起來。

「這個女保鏢好漂亮!」不光男人羨慕,就連女人都忍不住點頭。不過就在這時候,大廳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席琳娜真的出來了。

而這種驚呼還夾雜羨慕而嫉妒,席琳娜一身金色晚禮服,脖頸下方戴著藍寶石項鏈,那可是皇室珠寶。

席琳娜本來就很美,西方天使那種美,高貴而典雅,加上席琳娜眼眸魅惑天生,世上無人能夠抵擋席琳娜魅力。

門口的人也發出驚呼了,男人舌頭都要咬破了,完美的女神旁邊,居然出現一個高瘦男子。東方的面孔,白皙的皮膚,一身白色西服,完美勾勒出楊柏健壯體魄。

楊柏這套西服,也是專屬定製,這可是周芷燕從YDL訂購三十套,每一套都價值百萬歐元。

楊柏卻換成金色的墨鏡,席琳娜專門給楊柏挑了一個黑色領結,更是顯得楊柏英俊帥氣。本來楊柏的氣質很普通,可是這麼一打扮,楊柏卻顯得與眾不同。

可在與眾不同,也不應該被席琳娜挽著手臂。 總裁哥哥溫柔點 所有人都震驚無比,獃滯的看著席琳娜挽著楊柏,一路走進賓利商務當中。

「我的心碎了,天哪,女神喜歡東方人!」

「哪國的?R國?H國?難道是華國,這不可能吧?」一些人的確哀嚎,都在打聽楊柏的身份。

「我的女神,這個小子太幸運了,到底怎麼回事?」沒有人相信,這些人都要瘋了一樣,還沒有去皇宮,這些人的心都要裂開了。

楊柏坐在後座,這個賓利車的防彈等級是最高的,這也是從昨天從Y國空運過來的,以防萬一。

「楊柏,你好帥!」席琳娜的眼眸化為小星星,絕對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我的公主,我們去大皇宮?」楊柏還是知道一些旅遊攻略,大皇宮可是必去的景點,可惜楊柏一直跟隨席琳娜。

夜晚的大皇宮之路,那絕對金碧輝煌,28棟古宮殿,從拉馬一世到八世,大皇宮可是承受一代代T王。

「想什麼呢?那是大皇宮,一部分是旅遊景點,一部分是政務地點。T王早就不住在大皇宮,而是在旁邊的集拉達宮。

「是嗎?」楊柏還有點失望,前方那金碧輝煌的建築群,深深吸引了楊柏,彷彿有一種魔力,楊柏能夠感受特殊的神魂。

「佛家嗎?」楊柏暗中推了推眼鏡,看來T國王室也有強者。楊柏望著窗外,窗外的景色的確迷人。

「楊柏,你會一直保護我嗎?」席琳娜在這夜色當中,突然露出一種惆悵,如果不是有危險,楊柏不會前來,席琳娜真的很喜歡楊柏,可是兩人好像真的不可能。

「你是我朋友,當然!」楊柏輕輕點頭,看著席琳娜不開心的樣子,慢慢拍了拍席琳娜的秀髮。

「討厭,我不要你是哥哥!」席琳娜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沖著楊柏拜了一個鬼臉。此時前方的車隊已經緩慢下來,進入集拉達宮,當然要檢查。

檢查很嚴格,這裡無人能夠帶槍械進入其中。霍布等人都交出武器,只是留下一些通訊設備,畢竟是席琳娜的守護者。

「走吧,讓你見識一下王宮宴會!」席琳娜已經走下車來,同樣引發眾人的尖叫,而楊柏的下來,卻讓氣氛越發詭異起來,誰也不希望女神被人追求到。

「還好,神查沒有出現!」羅斯等人暗中舒了一口氣,而此時這座白色的宮殿群,古樸而神秘。

宮殿當中隨處可見壁畫,而且這些壁畫都跟王室和佛道有關。這裡已經兩百多年的歷史,一代代的T王都在這裡傳承。

「楊柏,跟著我!」席琳娜可是這裡的貴賓,通過前方的廣場,那裡有一尊噴泉,噴泉在空中幻化無數的魅影,曼妙的音樂隨之而起,那裡放著居然是席琳娜演唱的神曲。

這裡匯聚多少世界高貴之人,這裡是名利場,只有走進T王宴會,才在T國有了資格。能夠面見T王也是一種榮譽。

宴會當中,當然也有許多的本土明星,這些明星也轉眼化為席琳娜的粉絲,拉著席琳娜在拍照。

霍布等人已經擴散在人群當中,段秀雲一直陪在席琳娜的身後,而此時楊柏的耳邊卻傳來淡淡的佛音。

「咦?」楊柏就是一愣,這裡所有人只有楊柏能夠聽到,這讓楊柏忍不住抬頭看向宮殿的二樓。

「見過,小友!」傳音而起,在二樓的一個陽台當中,一名白衣僧人正遙遙的朝著楊柏招手,顯然很榮幸見到楊柏。

僧人很老,沒有任何的氣勢,就是老,老的猶如干樹皮。可是當楊柏看到僧人的時候,楊柏的心在狂跳,神魂在抖動,丹田內的龍丹也在盤旋起來。

楊柏的一切,好像都被人知道,哪怕眉心的龍山神格。只是僧人雙手已經合十,在楊柏震驚當中,僧人還是繼續傳音道。

「老僧普拉,阿彌陀佛!」僧人說的不是T語,純正的華國話。而此時僧人的身後,梅林法師也詭異的出現,沖著楊柏招了招手。 楊柏從原地消失,只是一瞬間就來到二樓房間之中。房間居然是一座佛堂,佛香陣陣。一尊佛像,兩個蒲團,簡單無比。

「怎麼樣?」梅林法師看到楊柏來到,好笑的看著旁邊的僧人普拉。此時的普拉依舊雙手合十,淡定無比,只是那可怕的眼眸卻看向楊柏。

「神龍命格,華國強者,小小年紀,如此神通!」

楊柏真的被人看透一樣,一念萬物生,楊柏彷彿經歷一種夢幻。破妄金瞳彷彿被帶到另一個世界,這個普拉的眼眸有無窮之力。

而這種力量卻是無比的祥和,楊柏甚至有種欲罷不能,楊柏的神格在盤旋,龍丹在震動,楊柏慢慢閉上眼睛。

「孺子可教!」楊柏的耳畔又一次傳來佛音,那是一尊萬米之佛,楊柏就站在佛像之下,震驚的看著這一切。

佛俯視的蒼生,楊柏猶如靈魂出竅一樣,慢慢的跟佛平行。不過就在時候,佛突然朝著楊柏而來。

佛光普照,日月無光,眼前的一切,楊柏突然化為這尊佛,楊柏看到海面,看到港口,看到湄南河,看到這裡的一切。

不過就在這裡一切的時候,遠處的海面突然傳來咆哮聲,那裡彷彿隱藏可怕的魔影。

楊柏想要看仔細,可就在此時,佛雙手合十,楊柏也雙手合十,神魂歸竅,楊柏終於睜開雙眸,認真的看向普拉。

「你給我看的是什麼?」楊柏心中很不平靜,那個魔影就是楊柏等待的,可是從海面而來的力量,那卻是大自然的力量,就連楊柏也無法制止。

「未來一角,你也看到了?」普拉很慈祥,已經慢慢坐在蒲團上。而旁邊的梅林法師也同樣坐下。

「這位是T國王室聖僧普拉,楊柏,聖僧讓你看到的未來,是你想看的,跟聖僧無關。」梅林輕聲說著,聖僧普拉,這可是傳奇僧人。

梅林很早就認識普拉,在這個佛廟之都,普拉一直修鍊佛法。佛法是無窮的,梅林也曾經修鍊佛法,融入自身法中。

這次梅林來到王宮,也真沒有想到普拉會出現。普拉這樣的聖僧降臨紅塵一定有大事發生,結果普拉只是來看楊柏,這讓梅林也相當疑惑。

「見過聖僧!」楊柏也老實起來,總覺得普拉跟自己很親切,這讓楊柏也弄不明白。如今楊柏的境界,為何能夠被普拉一眼看透,甚至還能夠在普拉引導之下,看到那可怕的未來,這讓楊柏憂心忡忡。

「孩子,你跟佛有緣!」普拉輕聲說著,伸出乾枯的手掌,想要握住楊柏的手。楊柏一愣,不過還是慢慢的走來,輕輕放在普拉手掌當中。

不過就在這時候,普拉突然一伸手,楊柏沒有絲毫的防備,或者說破妄金瞳也無法捕捉普拉的動作。

普拉一抬手,已經轟在楊柏的身上,而就在這時候,楊柏跟普拉徹底消失在房間當中,兩人已經出現在海面之上。

海風吹過,兩人卻只是漂浮,兩人都是光影,在這光影當中,楊柏望了望身體,神魂化為元神。

「你看到了?」普拉站在楊柏的身邊,慈祥的說著,同時看到楊柏疑惑的樣子,輕笑道:「孩子,你是我見過最有天賦的,可是你卻帶來魔鬼。」

「什麼?」聖僧來魔念的事情都知道,這讓楊柏更是震驚。普拉能夠讓元神凝聚,在普拉的面前任何秘密都沒有。

「楊柏,你看這是什麼?」普拉漂浮在海面之上,輕輕的朝著楊柏的身體勾了勾手,而就是這一下,一個三色光影而出。

「避塵珠!」一切都是元神顯化,這是避塵珠的光影,並不是真正的珠本體。如今的避塵珠化為三色,照耀著海面之上。

「天地本源靈珠,這枚珠子曾經來自佛祖!」普拉所說的佛,好像跟楊柏所知道的不一樣。華國典籍記錄的避塵珠,居然來自佛祖。

「佛祖西來,僧衣、佛珠!」

「佛祖可是王子出身,世人真當佛祖拿著普通的佛珠?」普拉笑眯眯看著楊柏,手中的避塵珠在晃動,普拉手掌綻放的光芒慢慢融入避塵珠當中。

「降臨塵世,怎能不帶這麼寶物!」普拉看著避塵珠變化,那三色之光當中的確有一個顏色化為慢慢的化為佛光。

「避塵珠,是佛祖從三生石當中凝造出來的。孩子,好好利用這個珠子,他會改變你的未來。」

「三生石?改變我的未來?」楊柏看到普拉已經把避塵珠送回楊柏的手中,當楊柏握住避塵珠光影的時候,元神好像感受到不一樣的避塵珠。

「你把魔帶來了,你就要完成使命。這裡是佛的家鄉,我不能看到魔屠戮人間,孩子,放心,我會出手的。」

「什麼?」楊柏大喜,沒有想到普拉要出手,這讓楊柏火熱的看著普拉。不過此時的普拉卻臉色變得更加平靜,甚至已經沒有慈祥的面容。

「因果循環,當初佛祖弒魔,為何要讓魔知道真相!」

「難道魔來自佛祖?」楊柏頓時傻眼了,一直認為魔來自天外,真龍守護神州,或者是終極的秘密,結果魔卻來自佛祖。

「真相誰又能知道呢?」普拉化為一尊佛,越來越遠,好像朝著海面而去,而此時楊柏卻更加震驚,在普拉之佛轉過身的時候,楊柏好像看到魔。

「到底怎麼回事?」楊柏被弄得相當不自然,元神轟然而回,只是剎那間,楊柏已經盤膝在蒲團之上,又一次出現在佛堂。

什麼聖僧,什麼佛像,統統都消失不見。旁邊的梅林卻在,只是坐在這裡,笑眯眯看著楊柏。

「怎麼樣?普拉給你帶來震驚了吧?活的越久,秘密就越多。楊柏,豈是我們這些人統統死掉,這世界也就和平了,也包括你們華國那些人。」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梅林哈哈一笑,普拉已經不在這裡,普拉是聖僧,明悟一切。楊柏的到來,會有大災難發生。普拉會保護人間,一定會對魔出手,而楊柏所見,所做的事情,卻跟佛家有了因果。

「避塵珠,是佛珠!」楊柏已經感受到丹田內的避塵珠,那三色之光,已經化為一道佛光,在這佛光當中,龍丹恢復的袖珍楊柏好像更加璀璨一樣。

「別想那麼多了,楊柏,你還年輕,年輕就需要闖。無論結果,過程才是主要。佛家講究因果,天也講究循環,你們也講究道法自然,其實都是冥冥之中!」

就在梅林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禮炮的聲音,震破天際。整個王宮喧鬧慢慢的消散,那長號而起,下面一些護衛已經半跪下去。

「走吧,T王出現了,我們也要過去見過!」梅林已經起身,楊柏也要站了其阿里,不過就在站起的時候,佛堂剎那間化為宮殿房間,蒲團也消失不見。

楊柏沿著樓梯慢慢得下去,而此時金碧輝煌的大廳當中,許多人護佑在一名老者面前,朝著眾人揮手。

老者身披金袍,頭戴皇冠,86歲的T王阿木累精神煥發,手持黃金權杖正微笑面對眾人。

「這麼多大歲數了?他的體內好像也有一股能量。」楊柏輕聲說著。

「當然,他是T王,想要的,自然有人送。那些都是他的王妃!」梅林淡淡的說著,T王的身後七八名婦人,這些婦人也是珠光寶氣,不過其中一個婦人最是獨特。

那是一名妖艷的女子,女子也就三十左右,穿著王妃裙,上面的一切都比其他王妃要美,要珍貴。

這名王妃嬌軀也相當迷人,居然能夠挽著T王的手臂,面對所有人。

「那是西拉,最有爭議的王妃。阿木累曾經最喜愛之人,不過現在嗎?就算阿木累還能活到百歲,他的身體怎麼能夠承受這樣的女子。」

「她的體質有問題!」楊柏也瞳孔一縮,這個王妃西拉明顯是鼎爐之體,不過這種體質卻是吸收屬性,男人一般都承受不了。

而就在楊柏看著西拉的時候,西拉好像也在尋找,一眼就看到人群當中的席琳娜。此時西拉伏在阿木累的耳邊,而此時的阿木累也輕笑連連。

「諸位,很感謝各位的到來。這次宴會的主人是本王,不過真正的主角,卻是明日就要在暹羅廣場演唱的席琳娜公主,讓我們歡迎公主到來!」

阿木累已經伸出手臂,別看上歲數了,依舊火熱的看著席琳娜。席琳娜猶如明珠一樣,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多麼美麗的公主!」西拉也情不自禁的走了上來,剛要過去,段秀雲猛的走了一步,擋在西拉的面前。

這讓西拉一愣,不過席琳娜卻禮貌的走了出來,這裡是皇室,皇室有一定的禮儀,席琳娜可是從小就培養。

「見過王妃,見過T王,見過各位大人!」席琳娜典雅施禮,更是讓眾人歡呼起來。

「這次盛宴,就是為尊貴的公主殿下而來。席琳娜公主,好好享受,需要什麼,跟本王說。」阿木累很慈祥,伸出手來跟席琳娜握了握,然後就把席琳娜的手放在西拉的手中。

「好好陪著公主殿下!」身後的王妃各自低頭,這些都是上歲數的,根本無法跟席琳娜能夠溝通,西拉可是法尼亞大學畢業,要知識有知識,要美貌有美貌。 許醉凝身體一下子就僵住了,她能夠敏銳的感覺到歐陽楚身體的變化。

她雖然活了兩輩子都沒能談個戀愛,但是她畢竟是個醫生啊,她當然很清楚那是什麼,也明白歐陽楚這時候的話不是危言聳聽。

許醉凝的身子就這麼任由歐陽楚抱著自己,默默的感受對方的體溫和呼吸,還有那個。

許醉凝一動都不敢動,身體這麼僵硬著也有些難受,時間就這樣流逝著,兩個人也沒有說話。

氣氛除了旖旎,還有點尷尬的詭異,但是歐陽楚一直都沒有想要鬆手起來的意思。

許醉凝苦著臉,她的身子已經有些麻木了,僵直了太久渾身難受,不得已,她無奈的開口。

「歐陽楚,能不能放開我了。

可是歐陽楚甚至收緊了抱著她的雙臂,低下頭,聲音喑啞而性感。

「再讓我抱一會兒吧。」

許醉凝聽到歐陽楚的聲音如此低沉喑啞,好像並沒有特別濃重的情在裡面,她才覺得有些不對勁。

因為歐陽楚的語氣里透露出了十足的疲憊。

許醉凝才驀然反應過來,此刻壓在她身上的歐陽楚與平時有些不同。

她所熟悉的歐陽楚一直都是冰冷強大的,好像沒有任何弱點的存在。

可以現在歐陽楚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顏不僅是以往的冷漠和疏離,而是有些疲倦,帶著淡淡的煙火氣。

在歐陽楚略有失態的樣子的提醒下,許醉凝卻有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了——

今天也不是每個月歐陽楚固定毒發的日子,他到底來這兒幹嘛的呢?

許醉凝有些好奇的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

雖然是一如既往冷漠強大的樣子,但是他的神色卻隱隱透露著失望疲憊無措等好多種負面情緒,還是很脆弱的那種。

許醉凝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頭一跳。

然後緊接著就自暴自棄了。

算了,有什麼大不了,抱一會兒而已,反正憑自己的力氣也掙脫不開的。

反正以前親也親過抱也抱過了,現在又能怎麼樣。

都考完試放假了,樓里根本沒人,也不怕碰到同學或者遇到阿姨查宿舍。

許醉凝掙扎的力道徹底卸了下來,安靜的躺著做人形抱枕了。

許醉凝正考慮著要不要進入葯魂石去鍛造藥劑,沒想到一直閉著眼睛的男人突然睜開了眼睛。

目光在她臉上流連的一陣子,最後落向了她的胸口。

「你最近…」

歐陽楚突然開口,語氣里絲毫不見那些脆弱的負面情緒,他只是好像很猶豫用詞而已。

「最近營養跟上了啊。」

許醉凝聽到沒頭沒尾的這麼一句,有些奇怪,她順著歐陽楚的目光看過去,腦子轟的一聲——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