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聲音不大,但清晰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絲毫沒有收到孤獨博的影響。

這讓孤獨博的笑聲啞然而止,眼神中閃過寒芒。

「好好好,你是第一個敢這麼和我說話的人。」

一道碧鱗蛇皇的虛影浮現在他的身後向著朱竹清嘶叫著,龐大的魂力威壓瀰漫而出讓旁邊的其他人幾乎要被壓爬下,三名魂斗羅教委也是身後浮現出八枚魂環幫史萊克的眾人抵擋住威壓。

看著顯得有些狹小的空間和有些顫抖的大樓。

「出去。」

但孤獨博沒有在管這麼多右手一揮,巨大的碧鱗蛇的虛影直接撞向了朱竹清,酒紅色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生氣。

鐺~~

一聲清明的的劍鳴聲緩緩的傳出,朱竹清的身影消失不見,一道寒芒撞在了碧鱗蛇虛影的身上,就在白芒撞上的那一瞬間消失不見。

就連一隻開著紫極魔瞳唐三都絲毫沒有看見她的行蹤。

但孤獨博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一掌向著自己面前拍去,綠色的迷霧開始環繞在周身。

朱竹清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用劍柄擋住抵住孤獨博的一掌,而在她身後的碧鱗蛇虛影的身上綻放著一道道白光,直接消散在這片空間中。

沒有顧及他身上的綠色霧氣,身上和輕劍上淡淡的白光閃耀著,無形的劍意從輕劍中爆發而出,直接將措不及防的孤獨博擊飛。

破開窗口飛向了半空中,輕劍的劍尖緊隨其後,點向了他的眉心。

「漬!」

在他身後的第七魂環亮了起來。

第七魂技,碧鱗真身

轟!

一條將近三十多米的碧鱗蛇皇出現在半空中,巨大的威壓向四周擴散而去,將朱竹清的劍抵擋而下。

叮~~

一聲輕劍震動的聲音傳播而開,而朱竹清的身影則是出現在地面上,將輕劍上的一滴鮮血順著劍鋒滴落在地上,帶起了點點的血花。

碧鱗蛇皇的巨大的身軀掉在地上所響起的巨大響聲。

「嘶!」

隨著一陣嘶吼聲響起,碧鱗蛇皇仰頭而起,孤獨博站在蛇頭上面色陰森的看著朱竹清,眼神中瀰漫著殺意,碧綠的霧氣開始向四周瀰漫開來。

在他的臉上一道淡淡的劍痕滲著點點的血。

龐大的墨綠色毒氣向著朱竹清鋪天蓋地的洶湧而去,周圍的所有植物都還未沾染到便以瞬間枯萎,毫無生機。

看著面前的毒氣朱竹清眼神中依舊沒有任何的波瀾,輕劍在地上一點,四道不同的劍的虛影從輕劍中分離而開,緩緩的環繞在自己的四周。

……………………

新人作家,求推薦,求收藏,求月票~~~~

求求求求求求求

QQ書友群:627247168

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進QQ群問,或者在評論區問,都是可以 光陰輾轉,似水流年,這一眨眼,便又是三個月的時光。

在這三個月時間中,隨着姜遠精神力不斷提升,他可以感覺到監視自己的存在不僅沒變少,反而更加多了。

在觀里之時還好,周圍也就那麼百來個人。

但每次下山,周圍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將近有一半都是來監視自己的。

甚至每天清晨打太極的時候,他都感覺有幾個老頭老太不對勁。

當真是恐怖。

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些人就是光監視自己,既不接近自己,也不主動對自己坦露身份,搞得姜遠一再修改自己的計劃。

在不知道這些人在自己面前坦露身份后,自己的生活會產生什麼樣變化的情況下,姜遠做了茫茫多的預案,以便在那一刻來臨之時做出最佳選擇。

當然,在這事情未曾發生之前,姜遠的作息還是極有規律的。

早上是雷打不動的兩小時太極拳,然後回觀喝上一碗小米粥,接着便是道家日常早課。

早課過後差不多便來到響午,用了午膳后他便會下山幫助那些結下因果的存在,以期儘早了結三個月前那晚氣運反噬的因果。

效果很不錯。

這段時間裏,姜遠不僅了斷了不少因果,還靠着因果線不斷在自己感知中斷裂的情況下,對其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甚至自己那半成品的紅塵神通,也慢慢開始沾染上了一絲因果的韻味。

想來只要有足夠時間的積累,那以後這紅塵神通,未免不能像姜遠預想中一樣成為一式可以斬斷因果的大神通。

而下午了因果,那到了晚上,自然是晚課跟修鍊了。

一般待晚課結束,姜遠便會選擇煉神。

修仙三訣:精、氣、神。

姜遠提升的最快的,卻是煉神訣。

煉精,需要大量的能量補充。

如果有十年,百年,千年之類的老葯那是最好,沒有的話大量肉食也可以滿足前期的煉精需求。

可惜的是姜遠兩者都沒有。

不說一株老葯需要多少錢,光老葯就不是那麼好遇到的,遇到千年老葯,大概也沒他的份。

至於肉食就更別想了。

姜遠此刻放開了吃,日喰三牛絕對沒問題。

但他敢吃么?他不敢。

他要是敢敞開了吃,那分分鐘被人發現異常。

到時候怎麼說?暴食症?

所以煉精方面,姜遠幾乎毫無增長。

而煉精沒有得到增長,那練氣就更加了。

一是沒有足夠的精轉化成氣,二則姜遠也沒在杭城群山中找到靈氣,所以鍊氣這事,自然也就被耽擱了。

也就是此時的姜遠還沒有煉出第一縷法力,精氣神三環還缺了一環,兩隻腳還未完全踏入修仙路。

明明修仙功法都已經創造出來了,但因為各種原因之中不能踏上修仙路,這也算的上是史上最可憐的修仙者之一了吧。

至於最後的煉神,姜遠卻是精進迅猛。

煉神訣的核心內容,其實就是觀想法,而使用觀想法所要消耗的,就是姜遠的精神力。

而精神力這東西,只要不是消耗過度,那在睡一覺以後是完全可以恢復的。

甚至在緊急時刻,消耗氣運恢復精神力姜遠也不是做不到。

這種情況下,姜遠每天都會消耗九成五的精神力用來觀想,剩下的五分精神力則用來預防未然。

所以相較於三個月之前,姜遠此時的精神力已經獲得了十多倍的增長。

雖說在未進入天人合一的情況下,依舊無法精神離體,可用精神力施展尚未完全入門的半成品神通,卻是順手了不少。

————

清晨湖邊,朝陽之下。

與往常一樣,姜遠在打完太極之後,便準備回到道觀用餐。

可當他遠遠的看到道觀門口那三名穿着軍綠色服飾的男子之時,姜遠就知道,自己這頓早餐,可能要吃不成了。

渡步走到三人身前,姜遠隨即一掃拂塵:

「三位居士,來貧道這小道觀之前可是有什麼事情?」

三人對視一眼后,為首男子上前一步站到了姜遠身前:

「姜道長您好,我是特別行動組的楊洪,這是我的證件。」

抬手接過男子遞過來的證件,首先映入姜遠眼瞼的,是證件上那條黑色紋龍。

翻開證件,裏邊卻是空白一片,

「道長,您把證件上的紋龍對準我,接着……」

按照楊洪提示,姜遠隨即拿着證件對着楊洪一掃,下一刻,證件內浮現了密密麻麻的資料。

有介紹楊洪身份的,也有簡單解釋特別行動組的,也有華夏軍部的蓋章。

將證件還給楊洪,姜遠避開他伸過來的右手后,對其做了個拱手禮:

「不知道楊校尉找貧道,是有什麼事情?」

華夏軍部軍銜,分七銜十七級,分別是:士兵,官兵,統兵,領兵,校尉,上將軍,大元帥。

其中除了上將軍與大元帥不分等級外,剩下五個軍銜都分一二三等,大元帥非戰時不可分封。

眼前這楊洪,屬於三等校尉,校官中最低那檔次的銜位,但在他上邊的銜位,在非戰時的情況下,也只有一二等校尉以及上將軍三個了。

「是這樣的,我們希望姜道長跟我們走一趟?」

聽到這話,姜遠雙目立刻圓睜:

「貧道自認為也可以算一個好人,修橋補路的事情也沒少做,被貧道親手救活的存在,更是超過雙手之數。」

「一不作奸,二不犯科,就算你們是官府或者軍部的人,但在貧道沒犯法的情況下,你們憑什麼出手抓貧道?」

怒目圓睜什麼的,自然是假的,畢竟姜遠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了,他只不過是想要套出更多的情報罷了。

「我們邀請道長跟我們走,自然是有着我們的理由,道長到了地方之後,自然會知曉一切。」

「那是否可以提前透露一些信息給我?」

「不好意思姜道長,根據保密協議,我們不能跟任何人透露任何信息。」

「哪怕是你嘴裏將會知曉一切的我?」

看着沉默不語楊洪,再想到聯繫了許久也沒聯繫上的道門宿老,姜遠突然挑了挑眉頭。

或許事情跟自己想的有點不一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