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走過去,把那三個想要抵抗也沒有絲毫抵抗之力的大漢拖到了那輛奧迪轎車前,然後扯下他們三個人身上穿的衣服,用手中的刀劃成了一條一條繩狀,而後系在了一起,將這三個大漢的雙手都反扭過來,結結實實的捆綁在了一起。

做完這一切之後方逸天拍了拍手,看了在七八米處一直保持著原來姿勢動也不動的刀疤漢一眼,淡淡笑著說道:「不錯,你很聽話,沒有試圖挑戰我的話,回頭我獎勵你糖吃!」

隨後方逸天走到那輛奧迪轎車的車後門處,將車門打開,便看到了在後座上手腳都被捆住的林淺雪,她躺倒在車後座上,使勁的掙扎著,可是卻都無濟於事。

方逸天的心禁不住微微一疼,連忙把林淺雪扶了起來,林淺雪還以為是那幾個劫持她的大漢回來了,身體使勁掙扎著,被封住的口也發出了「嗚嗚嗚」的聲音,方逸天連忙柔聲說道:「小雪,是我,我來救你了!」

說著方逸天先把蒙住林淺雪眼睛的布罩拿開,那一刻,他便看到了林淺雪那雙儲滿了淚水的通紅眼睛,林淺雪也在怔怔的看著方逸天,眼中的淚水禁不住順著她那白皙的臉蛋滑落下來,看上去楚楚動人,惹人心憐。

她被刀疤漢等人劫持上車的時候,她的心中又驚又怕,極為恐懼,她不知道這些人接下來要對她做出什麼事,正是因為不知道她才更加的害怕。

那時,她心中極度的渴望著有人能夠出現把她救出來,想著想著,她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了自己名義上的私人保鏢方逸天!

她就在想,方逸天會不會真的出現把她救出來,直至這一刻,看到她平時完全沒有好感甚至可以說是厭惡的方逸天真真實實的出現在她的眼前,把她救出來的時候,她的淚水禁不住滑落了出來!

這一刻,她覺得方逸天並不像是平日里的那麼弔兒郎當,反而,就像是一座大山,一座聳立在她身後的替她遮風擋雨,默默地保護著她的大山!

方逸天微微一笑,輕輕地把粘在林淺雪嘴巴上的膠帶撕了下來,林淺雪頓時再也忍住,張開嚎嚎大哭起來。

方逸天本來還想說幾句責怪林淺雪的話,可是看到她目前這副模樣之後於心不忍,便把心中的責備隱忍了下去,隨後他解開了捆住林淺雪手腳的繩子。

「方逸天……嗚嗚嗚……」

林淺雪冷不防的撲進了方逸天的懷裡,抱著他大哭著,這時,她才發覺方逸天的胸懷竟是那麼的結實寬厚,就像是一座可供依靠的大山,並且還那麼的溫暖。

她就像是一個孩子般,抱著方逸天大哭著,宣洩著自己心中的擔心害怕。

方逸天卻是禁不住一愣,他可沒有想到恨他恨得要死的林淺雪會主動的撲進他的懷抱里大哭,這與她平時的性格可是極度不符的啊,看來這一次她受到的驚嚇可不小。

由於林淺雪緊抱著他不放,不得已,他只好攔腰抱起了林淺雪,抱著她朝著他的車子走了過去。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寶排好隊 那一刻,方逸天才發覺林淺雪這個小妮子的腰肢還是很柔軟的,身上也很香,就算是哭著,可是那樣子也很美麗,看來對於真正的美女來說,無論是哭著還是笑著都具有別樣的風姿啊!

車上的蕭姨與甄可人看到了方逸天正抱著林淺雪朝著她們走過來,她們心中頓時一喜,連忙打開車門走了下來,朝著方逸天快步迎了上去。

「小雪……」

蕭姨與甄可人叫著,臉上的神色激動欣喜之極,她們兩人的眼中也禁不住的浮出了晶瑩的淚花。

方逸天把林淺雪放下,林淺雪立即與蕭姨甄可人抱在了一起,盡情的大哭著,宣洩著自己心中的委屈與害怕。

放下林淺雪之後方逸天的目光一寒,轉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刀疤漢! 刀疤漢的臉色都被嚇得鐵青泛綠了,當他看到方逸天抱著林淺雪走出來的時候就心知事情不妙,果真,接著從方逸天的車子上走下來了蕭姨與甄可人,對於這兩個女人刀疤漢自然還記得清清楚楚,就是與林淺雪在藍調酒吧里的那兩個女人。

也就是說,從開始到結束,這一切都是對方一手策劃好的營救計劃。

也就是說,那個看上去斯斯文文人畜無害實則是猶如地獄惡魔般的年輕人攔下他們的車,並不是要跟他們索要什麼過路費,以及吐的那一口口水也是為了激怒他,讓他跟他的那三個手下走下車,是謂引蛇出洞啊!

可是,現在明白過來已經太遲了,刀疤漢心中禁不住哀嘆了聲,為自己接下來的命運隱隱擔憂起來。

方逸天徑直走到了刀疤漢的身邊,蹲下身,看著刀疤漢微微張著的嘴,微微笑道:「不錯,你是個聰明人,很聽話,我最討厭不聽話的人了。爬過來這邊!」

說著,方逸天朝著停車的高速路邊上走去,刀疤漢聞言之後卻是如蒙大赦般的趕緊挪動了自己的身體,之前他一直恪守著方逸天的警告,動都不敢動,身體早已經僵硬麻木了,再不動一動只怕他都支撐不下去,因此這會兒聽到方逸天的話之後他心中自然是求之不得。

這時,林淺雪跟蕭姨甄可人她們也趕過來了,林淺雪已經止住了哭聲,只是臉上的淚痕還未乾透,隱隱有種楚楚動人之意,她一看到之前還在酒吧里威脅著她們不可一世的刀疤漢此刻滿臉恐懼的癱軟在地上之後她心中一氣,怒聲說道:「你、你這個該死的混蛋,你為什麼要抓我?我、我要踢死你,踢死你……」

說著,她腳上穿著的高跟鞋果真是朝著刀疤漢的身上一陣猛踢,刀疤漢全無還手之力,就算是有還手之力他也不敢抵抗,只能是任由林淺雪發泄怒氣的一陣猛踢。一旁的甄可人更狠,只把腳上穿著的人字拖鞋拎在手上對這刀疤漢的臉面就是一陣猛拍!

刀疤漢只能是苦苦哀求,口中一陣的說著「誤會,誤會……求手下留情」之類的話,此刻的他總算是深有體會虎落平陽被犬欺的凄慘境界,況且,他他也不是虎,充其量只不過是一條走狗罷了!

「瞧瞧你這個樣子,丑得跟個鬼似的,憑你也膽敢招惹我們?我拍死你這個混蛋,拍死你……」甄可人一邊罵著一邊使勁的拍著刀疤漢的臉面,不一會,刀疤漢已經是徹頭徹尾的鼻青臉腫。

「長著一張豬頭臉,毛孔這麼粗大,好噁心,可人,你拍死他……竟然叫姑奶奶跟你敬酒,呸,你算什麼東西?竟然還劫持我,真是太氣人了,我踢死你這個混蛋!」林淺雪也是邊踢邊罵著,心中氣恨之極。

首席醫聖 而旁邊被方逸天捆得動彈不得的那三名大漢看著林淺雪與甄可人這兩個美女如此的摧殘著他們的老大,他們的心中也不禁泛起陣陣寒意,心想著待會會不會輪到自己也受到這份折磨。

方逸天有點無語的看著林淺雪與甄可人手腳並用的摧殘著刀疤漢,並且口中還一陣陣的怒罵著,不禁感嘆美女還真是很會記仇的動物啊,只要招惹到她們那麼覺沒有什麼好下場。

他也決定以刀疤漢為鑒,日後不可輕易犯下得罪美女的錯誤。

蕭姨在一旁看著,看著刀疤漢苦苦哀求的樣子,她的心也不禁一軟,雖說她心中也是很氣憤生氣,不過她也擔心林淺雪與甄可人這麼打下去會鬧出人命,於是她說道:「好了好了,小雪,可人,快住手吧,可不要最後鬧出人命就不可收拾了。」

「他本來就該死,我要踢死他,哼,他竟然敢把我抓了,當時在車上我好害怕,我決不輕饒這個混蛋!」林淺雪氣呼呼的說著。

兩個美女持續的手腳並用之後,不一會就累了,只能是暫時停下手來稍稍喘口氣,甄可人氣恨的說道:「休息一會,待會繼續揍他!」

被整得不成人形的刀疤漢一聽,心中禁不住哭爹喊娘起來,口中苦苦求饒說道:「求求你們饒了我吧,那、那是一場誤會,真的是一場誤會……大、大姐,我不是劫持你,而是……逗著你玩的,真的!」

「我呸!誰是你大姐?我有這麼老嗎?真是惱火,踢死你這個不長眼的東西!」林淺雪生氣之下腳上的高跟鞋又朝著刀疤漢踩了下去!

方逸天差點笑出聲來,暗想這個刀疤漢說話都不會說,竟然口稱林淺雪為大姐,分明是皮癢了嘛。

不過他也不能繼續看著林淺雪與甄可人繼續胡鬧下去,接下來他還有很重要的事詢問刀疤漢,因此他出聲說道:「夠了!你們發泄也發泄夠了,先回車上休息吧,我還有話要問他們。」

「遠遠不夠,他這麼可惡,我要踢死他才解恨!」林淺雪生氣的說道。

「這麼說你要殺了他才甘心嗎?好,給刀你給你,你一刀殺了他吧!」方逸天語氣一冷,說道。

林淺雪一怔,看了看方逸天的臉色,再看看方逸天遞過來的那把厚背砍刀,她還真是不敢伸手去接,囁嚅著說道:「我、我踢他解解氣難道不可以嗎?」

「可以!你剛才踢他的時候我阻止了嗎?好了,聽話,回車上休息,我還有話問他們。」方逸天幾乎是命令式的口吻說道。

「你、你問他們就問啊,我站在一旁又不會打擾你,幹嘛趕我們回車上?」林淺雪不情願的說道。

「因為這是我的命令!」方逸天一字一頓的說著,而後轉眼看向蕭姨,語氣緩和的說道,「蕭姨,你把她們帶回車上休息。」

蕭姨充滿柔情的目光看著方逸天,她看得出方逸天肯定是有事才會這麼說的,因此她拉著林淺雪與甄可人的手臂,說道:「小雪,可人,走吧,我們先回車上休息!」

「方逸天……你、你憑什麼要命令我?」林淺雪心中頓時又感到委屈之極,本來的她心情已經很惱怒,聽到方逸天那冰冷的語氣之後稍稍平息下去的怒氣又提升了上來,心中感覺到委屈之極。

「這是你父親給我的權利!」方逸天淡淡說道。

「你……好,我走!」林淺雪心中一氣,率先朝著前面的車子走去。

娛樂大亨的祕寵:甜心小呆妻 甄可人眼神有點複雜的看著方逸天,精緻美麗的臉上也就是平時的那一抹冷傲之色,最終她也追上了林淺雪朝著車子走去。

「方逸天,這次謝謝你了。」蕭姨誠聲說道。

方逸天淡淡一笑,蕭姨看了方逸天一眼也朝著前面的車子走了過去。

方逸天看著走在前面林淺雪那高挑妙曼的身影,心中微微嘆了口氣,暗暗心中默道著:「蕭姨,小雪,不是我不讓你們在旁看,只因這起劫持事件很不簡單,我只怕從刀疤漢的嘴裡問出些什麼話來會讓你們整日提心弔膽、擔心受怕,所以我還是把整件事的內幕弄清楚了再跟你們說明吧!」 一瞬間,兩位金丹期高手被撞飛出去,然後發出凄厲慘叫聲!

周圍的一道道身影,足足二三十道,速度超快,赫然是一頭頭鐵甲狼,本體呈現灰褐色,之前一群狼群聚集,眾人根本沒有注意到。

而今一瞬間闖入到狼窩,可想而知。

一群三階鐵甲狼,瞬間爆發。

葉焱四人還好,發現的一瞬間,根本不敢妄動。

而那追來的十人倒好,根本無所顧忌,倒了大霉!

一瞬間,兩人重創,然後被撕碎!

這一刻,包括葉焱等人在內,一個個齊齊臉色大變。

「快撤!」追過來的十人之中的一位金丹期巔峰的高手怒吼不已,連忙抽身爆退。

鐵甲狼,太難纏了!

尤其是遇到這麼一群,更是大麻煩,哪怕是他金丹期巔峰,也不敢硬抗,此刻足足兩頭鐵甲狼對他圍殺而來。

其他人更是一個個臉色煞白,哪裡還管的事葉焱四人。

此刻的他們,同樣遭遇到了大麻煩。

這些鐵甲狼可不區分好人壞人,此刻闖入它們領地的,都是敵人!

這一群鐵甲狼,算得上這一片區域的霸主,無人敢惹。

在第一擊撕碎了那兩人後,五六頭鐵甲狼直接對著葉焱四人撲了上來。

「走!」葉焱開口大喝。

葉小仙臉色犯白,被葉榮護在身後,葉焱也被葉七叔護在身後,長刀早已在手。

兩大高手一前一後。

「蓬!」

「滾開!」葉榮和葉七叔都很強,早已亮出了武器,急忙認準一個方向直接撲殺而去。

不過,這些鐵甲狼極強,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皮甲,普通的下品靈器直接可以無視,哪怕是中品也很難傷到。

而且,悍不畏死!

此刻近距離廝殺,對於修真者而言,就是大危險!

慘叫聲不時響起,追殺葉焱他們的十位金丹期高手眨眼間死亡四位了,其他六位此刻奪命而逃,也吸引了大半的鐵甲狼。

「小心!」陡然間,葉焱開口示警,一頭鐵甲狼從側面對著葉七叔撲殺而來。

而正面還有兩頭鐵甲狼糾纏。

葉七叔一瞬間陷入危險之境。

一瞬間,再沒有耽擱,葉焱終於動手了。

「死!」一聲爆喝,長刀長風瞬間爆發而出。

一出手,便是最強一刀。

「蓬!」

結實的一刀,直接斬在鐵甲狼身上,讓葉焱感覺到虎口一陣發麻。

而與此同時,那頭鐵甲狼直接慘叫聲一聲,倒飛出去。

被葉焱一刀斬飛,斬成重創!

看到這一幕,葉七叔葉榮眼中頓時大喜過望。

「好樣的!」

葉焱的這一刀,足以說明了他的實力,關鍵時刻等若是救了葉七叔一命。

一刀下去,葉焱也發現了一些問題。

這種鐵甲狼,並非不可戰勝!

普通金丹期修真者可能難以破開它們的鐵甲防禦,但葉焱差不多可以。

一個御劍攻擊,或者是依靠劍氣襲殺。

一個是正面硬撼!

哪怕是葉焱修為稍微差點,但深厚的基礎,強大的肉身之力,正面硬撼足以彌補這一切!

「焱哥哥好厲害!」葉小仙哪怕是之前還在哭,眼睛還紅腫著,但看到自己的焱哥哥如此厲害,還是忍不住激動大叫。

「仙兒,拿起你的劍,這些鐵甲狼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關鍵時刻你的一劍,足以擊飛它們,為咱們爭取機會!」葉焱沉聲,看向葉小仙說道。

葉小仙連忙點頭,雙手緊握靈劍。

她是最早跟隨葉焱修鍊之人,同樣對肉身進行了淬鍊,根基不弱。

驚雷劍發,更是不差,雖然可能達不到葉焱這種效果,但正面硬撼的,應該也不懼普通的鐵甲狼。

「不怕它們!」葉小仙開口。

見狀,葉榮葉七叔都鬆了一口氣。

「先衝出去!」葉榮沉聲怒斥道。

剎那間,葉七叔在前,葉榮在後,葉焱葉小仙二人居中,一左一右,保持一個陣型,對著一個方向的兩頭鐵甲狼沖了過去。

一瞬間,葉七叔葉焱葉小仙三者同時發力。

「蓬!」

一頭鐵甲狼被轟飛,另一頭也很快沒能支持住,被殺退。

後面,葉榮以一敵三,死死擋住。

「好了,先走!」眼看著前面的路已然打通,葉榮爆喝一聲。

葉七叔沒有耽擱,一手拉扯一個,極速而行。

眼看著三人離去一段時間,葉榮陡然間爆發,一劍擊飛三頭鐵甲狼,轉身一路狂奔!

「吼!」頓時,數頭鐵甲狼怒吼不止,對著葉焱等人的方向追了過來。

與此同時,另一個方向,此刻數位金丹期高手還在苦苦掙扎著。

相比於之前葉焱四人,這群人更具有威脅性,鐵甲狼也有智慧,最先攻擊的是他們,主要攻擊的也是這群人。

再加上這一群人一瞬間被殺的亂了陣腳,彼此都想爭相逃命,反而更亂了。

此刻,原本的十人還剩下五人,圍殺他們的鐵甲狼足足有著十七八頭之多!

可想而知一群人此刻的處境。

眼看著罪魁禍首的葉焱等人已然逃走,這群人一個個恨的不行。

但卻無可奈何!

「別特么的亂來,一起聯手,擋住他們!」為首的金丹期巔峰高手怒吼不止。

然而,一切都無用。

眨眼間,再度有慘叫聲傳來!

而這個時候,葉焱等早已逃得無蹤無跡。

哪怕是有著五六頭鐵甲狼一路狂追,但已然沒了大礙,葉榮葉七叔一人帶上一個,認準了一個方向,極速逃遁,期間更是數次更改方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