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做一般的勢力,如果知曉秦天手上有數門皇級天神秘術,肯定會派出重要成員來拉攏或者威逼利誘,哪裡像司徒家,居然要讓秦天主動送上門。

這間接顯露了司徒家的強大,表明我不怕你秦天怕,因為我司徒家要的東西,你逃不了。

現在,他主動上門了,我司徒家依舊不會對你太重視,還要給你來個下馬威,又一次表明,我司徒家就是這麼霸道,就是這麼強大,我們要的東西你就乖乖獻上。

秦天來這裡本就沒有打算將皇級天神秘術獻給司徒家,面對對方的羞辱,他還是比較平靜。

倒是司徒鎧怒了,氣呼呼道:「九長老難道不覺得太過份,秦天是我帶回來的,你們羞辱他,就是羞辱我,你馬上去通報九長老,如果他非要讓秦天從小門進,那這個門,我們不進也罷!」

他知道,司徒家絕對不像表面那般表現得對皇級天神秘術那麼不在乎,身為主事人的九長老肯定也會關注大門前的情況,因此,他的這番話並不是對侍衛說的,而是對九長老說的。

司徒家府邸深處,一位錦袍老者,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冷笑:「看來司徒鎧是想收服這秦天啊,不過他不明白,這秦天身懷多門皇級天神秘術,入了我司徒家的門,哪能活著走出去,既然如此,就給司徒鎧一個面子,傳令下去,讓秦天也從偏門入!」

很快,就有一尊核心弟子到來,傳達九長老的命令:「九長老有命,特賜秦天從偏門入府!」

「呵呵!」

秦天笑了,連神王世家都不是,卻是比神王世家還會擺譜。

「秦兄弟,讓你受委屈了,請進吧!」

司徒鎧道。

在另外名核心弟子的帶領下,秦天二人一路來到了一座大殿前,然後對方看了眼司徒鎧,淡淡道:「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九長老要單獨接見秦天,你就先回去吧!」

「不行,我必須跟著!」司徒鎧語氣堅決道。

「怎麼,你想違背九長老的命令!」

對方眸光一寒,嘴角卻浮現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走!」

司徒鎧絲毫不退步。

「呵呵!」對方發出一聲譏笑:「司徒鎧,原來我還高看你一眼,現在看來你也不過是個蠢人,趕緊離去,惹怒了九長老,沒有你的好果子吃!」

司徒鎧還想再言,秦天卻輕笑道:「司徒大人,你先離去吧,這裡我應付得來!」

「這?」

司徒鎧有些猶豫。

「去吧,就算你跟著,有些事你也無法阻止!」秦天再道。

「你倒是個明白人!」

那名核心弟子玩味道。

「好吧!」

司徒鎧點點頭,面帶無奈的離去。

「請吧!」

那名核心弟子看了眼宮殿大門。

秦天淡然上前,踏入了宮殿內。

穿過外殿,來到了內殿,他的目光落在大殿上方一個錦袍老者身上。

「這是我們司徒家的九長老,位高權重,跪下行禮吧!」

那名核心弟子語氣高傲的道。 大殿上方,司徒成劍盤踞在寶座之上,面目威嚴而莊重,身上更有一股浩瀚的氣息散發而出,籠罩著整座大殿,讓所有進入大殿的人都會被他的威嚴所攝。

秦天沒有理會那名核心弟子,而是打量著寶座上的司徒成劍,光論氣息,他可比司徒鎧強大了許多,而且,他還感應出,對方是一尊五星天神,不過,他卻隱藏了起了一道法則氣息,讓人以為他只是四星天神而已。

「你那個位置坐著舒服嗎?」

秦天突然開口。

頓時,那位核心弟子一愣,隨後大怒:「小子放肆!」

話音一落,他抬手一掌拍向秦天後心。

「滾!」

秦天隨手一拂,那名核心弟子便感覺一股無法抵擋的距離正面撞來,嘭的聲,他的身形就倒砸而出,重重摔落在宮殿外。

見到這一幕,寶座上的司徒成劍神情微微一挑:「我這位置倒是挺舒服,怎麼,你有興趣?」

「沒興趣!」

秦天搖搖頭:「我只是不喜歡,有人以俯視的目光看著我,要不,你還是下來和我說話!」

說話間,秦天突然探手抓出。

頓時,司徒成劍個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的身軀給禁錮了起來,並拉扯著他像下方飛來,無論他體內的能量如何衝撞,都無法衝破體外那股能量的禁錮。

「開!」

一聲爆喝,司徒成劍打開了體內的封印,頓時,力量倍增,繼續衝撞禁錮他的能量。

「轟轟轟轟!」

一次次瘋狂的撞擊,那股力量依舊穩固如神鐵,根本就撼動不了。

「怎麼可能?」

一時,司徒成劍心中充滿了驚駭與不可置信,他堂堂五星天神怎麼連在對方手上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接著,那股能量將他拉到了秦天面前,看著他,秦天微笑道:「聽說你們司徒家對我手上的皇級天神秘術頗為感興趣?」

司徒成劍臉色急速變幻了幾下,最後恢復了平靜:「獻出你身上的所有皇級天神秘術,我允許你加入司徒家!」

秦天搖搖頭,說道:「我很喜歡一句話,我的東西,我給你你才能拿,我不給你,你們不能搶,否則,後果你們承擔不起!」

「是嗎?」司徒成劍冷笑:「我也告訴你一句話,我們司徒家的實力是你無法想象的,小子,識趣的話,交代你所有秘密,否則,你就算能制服老夫又如何,你照樣無法活著踏出司徒家的大門!」

「是嗎?我不相信!」

話音一落,秦天伸手抓住了司徒成劍的左臂,往下一扯,他的整條手臂就被撤掉。

頓時,司徒成劍發出一聲悶哼,但臉上卻浮現出一層厚厚的怨毒之情,死死盯住秦天:「你這麼做,只會讓你陷入無盡深淵,對你沒有半點好處!」

「真的是嗎?」

秦天伸手扯掉了司徒成劍的右臂,然後拿捏著他的脖頸,大步朝大殿外走去。

等他走出殿門,那名被他隨手擊飛的核心弟子剛剛從地上爬起,看到秦天手上如同雞仔般擒住的九長老,他臉上浮現出一股極為驚駭的表情,指著秦天:「你……你……你怎麼敢這樣對待九長老?」

「廢話少說,趕緊發信號搬救兵!」

秦天冷冷看了他一眼,頓時,那名核心弟子臉色一白,連忙打出一道玉符。

這裡畢竟是司徒家的地盤。

所以,救兵來得很快。

為首的老者看到秦天手上失去雙臂的司徒成劍依舊十分震驚,這時,秦天隨手將九長老扔到對方腳下。

老者連忙將他扶起,問道:「老九,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

司徒成劍的臉色劇烈變幻,隨後怨毒道:「這個小子很詭異,一時不察,我被他偷襲得手,你要小心!」

「哼,在我司徒家的地盤上他還能翻騰起多大的浪花,拿下!」

七長老一聲令下,他身後的一群四星天神紛紛出手。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嘭嘭嘭!」

秦天抬手拍出,向他撲殺而來的十多名四星天神全部被他擊打得吐血倒砸而回,摔落在七長老身邊。

這時,秦天朝秦天探手一抓。

七長老驚恐發現,一股能量禁錮了他的身軀,並拉扯著他的身軀朝他飛去。

期間,他瘋狂反抗,同樣解開了封印,但依舊無法衝破禁錮。

「噗噗!」

鮮血噴濺,秦天撤掉了對方的兩條手臂。

「你們的手伸得太長,我看著不順眼,不如幫你們去掉!」

聞言,七長老心中是又驚又恨,只是讓他疑惑的是,這個年輕人為何這般厲害,他堂堂五星天神怎麼也沒有反抗之力?

七長老和九長老被相繼扯掉雙臂的事很快就傳入了家主司徒莫名的耳中,釋放出神魂之力探查后,他眉頭不由一皺。

「命人開啟大陣,再讓血衛集合!」

他話音剛落,一座荒古四階的大陣就豁然開啟,將整座司徒府都給籠罩起來。

然後不到十個呼吸,司徒莫名率領司徒家的高層到來,他們身後則跟著兩百名身穿血色鎧甲的侍衛。

血衛,司徒家的頂尖侍衛隊,全部由四星天神中的強者組成,他們身上穿出血色鎧甲是由特殊的材料煉製而成,其防禦力直追下品靈寶。

同時,血衛還精通合擊陣法,十名血衛聯手可比五星天神,百名血衛聯手可比六星天神,兩百名血衛聯手,六星天神內五敵手。

看著失去雙臂的兩位長老,司徒莫名的臉色變得無比陰沉,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秦天身上:「大膽小兒居然敢跑來我司徒家放肆!」

「呵呵!」

秦天懶得辯解,東王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接著,一股浩大無比,充滿壓制力的氣息爆發開來,瞬間,將在場所有人都籠罩了起來。

接著,一道道驚艷美麗的劍光閃過。

「噗噗噗噗!」

當劍光消散后,一道道血霧炸開,然後就見到在場之人紛紛雙臂從肩頭斷裂,掉落而下。

卻是在一招間,秦天斬掉了所有人的雙臂。

「這?」

接著,所有人都陷入了獃滯之中,更多的是心有餘悸,如果剛才秦天斬的不是他們雙臂,而是頭顱的話,在場的人能有人活下來嗎?

這時,秦天的聲音響起:「這次,只是給你們個教訓,斷你們雙手也是免得你們以後手伸得過長引來殺生之禍!」

話音一落,秦天緩緩朝司徒家外走去,全場寂靜無聲,無人敢阻攔。 這群人都擁有上部天神的修為,被斬斷雙臂算不得什麼大傷,用不了幾日就能修復,但帶給他們的震撼卻極大。

司徒莫名心念一動,兩隻斷臂從地上飛起,鑲嵌在了肩頭上,一陣光華閃動,他的雙臂就恢復如初。

其他人也紛紛以神魂之力將斷臂捲起,鑲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家主,那秦天小兒實在太狂,此事不能就此算了!」

一位長老厲聲道。

想他們司徒家,乃第六重神域的頂級世家,擁有族人億萬,天神數千萬,如今卻被一個小賊這般羞辱,剛才他們被氣勢所攝,沒來得及開口,當然,也有擔心秦天斬了他們的成份在。

這番,秦天已經離去,他們自然要放狠話挽回面子。

司徒莫名本就心中窩火至極,聽到這位長老的話,他面色變得陰沉無比:「此事自然不能就此算了,否則傳出去,我司徒家還有什麼臉面?」

只是想到那秦天的恐怖實力,司徒莫名就有些暗自心驚,在剛才一剎那,他們這麼多人都被對方氣勢所攝,居然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念頭。

要知道,他可是六星天神,一干長老也都是五星天神。

「有了!」

突然,一個長老面色猙獰的道:「暗魔一族擔心我族出現新的神王,凡是有五星天神出現都會被他們給盯上,並派人來暗殺,不如我們暗中放出消息,就說秦天是六星天神,乃是億萬年難得一見的曠世奇才,到時候,自有暗魔族的高手來刺殺他!」

司徒莫名雙眼一亮:「好,就這麼辦,不過此事得暗中進行,今天的事在場之人都不能向他人泄露半分,否則,殺無赦!」

…………

離開司徒家秦天就孤身往血風域趕,全力飛馳之下,不到一個時辰,他就回到了血風域。

他這番殺雞儆猴之後,想必已經震懾住了司徒家,不敢輕易再找他的麻煩。

不過,明面上的麻煩他們不敢,但以這些世家的尿性,在暗地裡肯定會給他製造不少的麻煩。

數日時間一晃而過。

這日,秦天正在親自操練手下的戰陣,北冥薇突然到來,看向他的目光中透著震驚、意外和崇拜。

「你這是……?」

秦天看著她,狐疑問道。

「你是六星天神嗎?」北冥薇問道。

「不是!」

秦天毫不猶豫的否認,因為他是十星天神。

「你為何會這樣問?」

秦天再道。

北冥薇有些遺憾的道:「我聽人說,你是億萬年難得一見的修鍊奇才,乃六星天神!」

「聽誰說的?」

北冥薇道:「這個消息幾乎已經傳遍了血風軍,估計就你不知道了吧!」

「是嗎?」

秦天的臉色陡然變得陰沉了起來,他可是知道暗魔擔心神族出現新的神王,凡是有五星天神出現,他們都會瘋狂的刺殺。

現在,路人皆知他是六星天神,那麼,暗魔很快就會收到消息,派人前來刺殺他。

「司徒家?你們這是在作死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