揍一頓、扇一巴掌,兇獸乖乖臣服,甚至還死皮賴臉的纏着簽訂契約……

馴獸……啥時候變得這麼簡單了! 天才!

蘭斯長老全身一震,猛然想起了御獸界的一個傳說。

在御獸界,普通人想馴服兇獸,那都是千難萬難,但是對於一種人來說,卻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這種人天生能對兇獸產生一種神祕的親和力,從而快速馴化兇獸,在御獸界,這種人叫做:天御者。

不過這都是遙遠的傳說而已,這麼多年雖然有不少天賦過人的御獸師出現,但是從來沒有一個有資格被稱爲天御者。

難道……眼前這個“張誠前輩”,是天眷顧的那類人嗎!

想到這兒,蘭斯長老全身都開始發抖。

對於一個御獸山門來說,天御者絕對古異獸還重要無數倍。

畢竟古異獸太過稀少,而且難以馴服,像電光皮丘獸,雖然有古異獸的血脈,但是現在境界太低,想要完全發揮戰力,不知道還要等多少年時間。

但是如果萬獸門能多一個天御者,那可不一樣了。

如果雅克西剛纔所講都是真的,那這位“張誠前輩”收服兇獸簡直不要太輕鬆,而萬獸門裏還供養着許多難以馴服的兇獸,如果能全部收服,那萬獸門的實力絕對會翻幾番!

蘭斯長老立刻看向雅克西,仔細詢問起張誠的事。

以張誠的耳力,自然能聽清蘭斯長老的話,於是轉頭看向小靈,詢問天御者是什麼玩意兒。

小靈愣了愣,天御者的傳說也不是什麼祕密,很多原住民都聽說過,於是跟張誠講解了一遍。

“哦……”聽完之後,張誠眼珠轉了轉,很快又冒出來一個鬼主意。

蘭斯長老詢問了半天,沒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於是只得問雅克西道:“那……他考覈過御獸師沒有?”

雅克西搖了搖頭,“沒有,他是第一次來萬獸門。”

一聽這話,蘭斯長老頓時心暗喜,沒考覈過御獸師,能輕鬆收服兇獸,肯定是擁有特殊天賦,八成真的是傳說的天御者!

“還沒考覈!那太好了……你幫我問問,看他願不願意考覈馴獸師,只要願意,我現在可以馬爲他考覈!”蘭斯長老連忙說道。

如果這個張誠真的是天御者,一旦成爲御獸師,必定會光芒萬丈,萬獸門說不定也能一舉成爲屍界響噹噹的大山門。

當然了……眼下都是雅克西一面之詞,是不是吹牛也不知道,還需要實地考覈一下,看看對方究竟有沒有說的那麼厲害。

“考覈御獸師?我問問……”

雅克西愣了愣,但還是轉身走到張誠跟前,謙恭的說道:“前輩……蘭斯長老讓我問問你,願不願意考覈御獸師?”

“考覈御獸師?”張誠眉毛一挑,試探着問道:“怎麼個考覈法?還是跟你一樣嗎?”

雅克西還沒說話,一旁的洛拉突然不滿的說道:“看你年紀已經過了二十了吧?萬獸門的規矩不是隻有二十歲以下才能考覈嗎!”

蘭斯長老眉頭微皺,略帶不滿的看了洛拉一眼。

“御獸師考覈的宗旨是選拔人才,既然之前能爲你破例,現在當然也一樣。”

說完,蘭斯長老看向張誠,微笑着說道:“對於特殊人才,當然不會再用普通的考覈方式了!能辨識出古異獸,已經證明了你的眼力,所以第一關不用再考覈了,現在你只需要現場收服一隻兇獸行。”

“現場收服一隻兇獸?”張誠眉毛一挑,指了指身後的黑巖豬,“我不是已經收服了一隻嗎?爲什麼還要再收?”

蘭斯長老呵呵一笑,“剛纔我說過了,對於一些特殊人才,當然不能用普通的考覈方式,既然雅克西說你一巴掌收服了古異獸,那老夫也想見識見識。”

原來是想驗證一下自己的本事,看看剛纔是不是吹牛。

張誠恍然,呵呵笑了笑,“行,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那我考一下試試吧!”

“考一下試試?”一聽這話,羅拉小姐不滿的哼道:“你以爲考覈御獸師是兒戲,隨便能考?不要因爲湊巧馴服了兩頭兇獸,覺得御獸一道簡單了!實話告訴你,雖然現在你不用考覈第一關,但是屍界兇獸種類成千萬,不事先了解清楚對方的脾性,根本不可能馴服!”

其實洛拉也並不是想針對張誠,只是御獸師在她心目一直是高貴不可侵犯的,但是張誠的出現,卻打破了這一鐵律,而且現在面對考覈還如此隨意,瞬間激起了她內心的怒火。

還考一下試試?

御獸師之所以能在屍界站穩腳跟,是因爲能跟兇獸互通情感,從而合二爲一,發揮出巨大的戰力。

但與之相應的,想在不同種族之間做到這一點,難度十分之大,必須跟想要收服的獸寵長期生活在一起,互相瞭解到極致才行,你以爲湊巧馴服一兩頭兇獸,可以輕易通過考覈了?

這好像知道幾種民間偏方,運氣好治好了個感冒什麼的,難道可以考覈醫師了?

你未免把御獸看得太簡單了!

是!你的確收服了黑巖豬和什麼電光皮丘獸,但是這兩隻都不過是妖獸修爲,憑藉蠻力還有一絲可能收服,但是如果碰實力強的呢?

你要真敢動手,別說收服了,對方先吞了你!

原本衆人對張誠還有一絲佩服,但見他態度如此隨便,好像絲毫不把御獸師放在眼裏,頓時都覺得傷了自尊,目光也瞬間冷了下來。

蘭斯長老站出來說道:“都不用多說了,既然你同意考覈,那現在隨我來,我們去後堂挑選一隻合適的兇獸。”

“不用了……”張誠搖了搖頭,淡淡的看向洛拉,“這裏不有現成的嗎?何必還要浪費時間去挑。”

呃?

衆人同時一愣,半天沒反應過來張誠是什麼意思。

現成的?什麼現成的?

張誠微微一笑,對洛拉說道:“你不是覺得我不可能通過考覈嗎?那……將你這頭爆炎熊借給我馴服一下,怎麼樣?”

我靠!

所有人同時面色一變,滿臉驚悚的看向張誠。

對於御獸師來說,獸寵可是命還重要的夥伴,雖然之前洛拉跟張誠對賭,說要解除契約,將爆炎熊作爲賭注。

但其實這也是建立在她強大信心的基礎,自認爲絕不會輸,而且算她解除了契約,爆炎熊看不張誠,最後還是白搭。 不過張誠現在是什麼意思?

他是打算在洛拉不解除契約的前提下,嘗試馴服爆炎熊。

這已經不是賭博了,這完全是赤果果的侮辱!

好當着你的面調戲你老婆,看能不能勾引走一樣,這簡直是把人的臉皮按在地瘋狂摩擦!

衆人全都想看傻子一樣看着張誠,洛拉小姐更是差點當場氣死。

這傢伙究竟是腦子有病,還是純粹想噁心自己?

先不談別的,已經簽訂下契約的兇獸,別人再想馴服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先殺死主人,然後再以強力鎮壓兇獸,在生死之間,也許兇獸會屈服。

但是這裏是什麼地方!

這裏可是萬獸堂啊!

你難道打算先殺了我,然後再收服爆炎熊?

你特麼到底是哪來的自信!

蘭斯長老也是面色古怪,急忙說道:“萬萬不可!爆炎熊已經是有主之物,而洛拉已經被判定考覈通過,現在也是萬獸門的人,以後你們說不定還是同門。切磋技藝可以,但是沒有必要性命相搏!”

“性命相搏?”張誠眨了眨眼,一臉的不解。

其實這也不怪他,他根本對御獸師不瞭解,也不明白試圖馴服有主的獸寵意味着什麼,只是單純的覺得麻煩而已。

既然現場有獸寵,借給我訓一訓不完了,大不了我不訂契約,完事再還給你不行了,反正又沒什麼損失。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拼命了?我只是想借她的獸寵用一用,馴服之後大不了再還給她唄……”

“你……混賬!”見對方居然還敢蔑視自己,洛拉險些吐血。

蘭斯長老也是嘴角狂抽,風凜亂,“你真的決定馴服爆炎熊?老夫提醒你,如果在主人沒死的情況下,想馴服有主的兇獸,基本是不可能的!更別提洛拉跟爆炎熊相處了四年,早已感情深厚……”

洛拉此時已經被氣得夠嗆,而爆炎熊似乎也感覺到主人的心緒,朝着張誠虎視眈眈。

洛拉跟爆炎熊相處了四年,期間無微不至的照料,逐漸積累下濃厚的感情基礎,最後才終於簽訂平等契約。

而且爆炎熊性格狂躁,天生驕傲不遜,討厭和人類相處,自己能馴服,除了堅持不懈,還有很大的運氣成分在裏面。

面對自己四年的努力,對面這小子居然說,要藉着馴一下……

這種強烈的鬱悶感幾乎讓洛拉抓狂。

而且萬獸門這麼多年,從來沒聽說過借別人獸寵來馴服的……

你咋不借人家老婆玩一玩呢!

不光是洛拉難以接受,那些原本對張誠有些好感的御獸師也是滿臉的不爽。

“太囂張了!實在是囂張得過分了!”

“借獸寵,你咋不天呢!”

“原本以爲是個天才,沒想到卻是個外行,已經有主的獸寵怎麼可能再次馴服!”

“別以爲認識古異獸可以自以爲是了!洛拉,你他試試,一旦失敗,看他還怎麼裝模作樣!”

“對!想要馴服有主的兇獸,算蘭斯長老都做不到!他一個連學徒都不是的傢伙,居然也敢大放厥詞,既然想丟臉,那成全他!”

洛拉咬了咬牙,恨恨地看向張誠。

這些人說的不錯,已經認主的兇獸,別人再想馴服,幾乎不可能。

不管這傢伙出於什麼目的,敢這樣當衆羞辱自己,那讓他自取其辱,等一會兒馴服不了,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想到這,洛拉冷哼一聲,大聲說道:“好!我的爆炎熊在這兒,如果你能馴服,那儘管來吧!不過醜話說在前面,爆炎熊不喜歡生人,萬一有什麼閃失,我可不負責任!”

“瞧你那小氣樣,我只是借用一下,又不是要搶你的……”張誠撇了撇嘴,看向蘭斯長老:“如果我將這頭爆炎熊馴服,算不算過關?”

“這……算是過關……”

蘭斯長老表情僵硬,無語的答道。

之前看這傢伙認識古異獸,還以爲是什麼了不得的天才,沒想到卻是一個對御獸一竅不通的愣頭青,一時間滿是失望。

這頭爆炎熊,很明顯已經被洛拉徹底馴服,兩者之間還訂下了契約,你現在想要馴服它……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衆人看向張誠的目光裏也滿是譏諷和嘲笑,等着看這個自大狂出醜。

在場的人裏,只有小靈還對自己的師父抱有絕對的信心。

畢竟張誠展現出來的跡太多了,世間的一切定律放在他身好像都失去了作用。

別說是馴服有主的兇獸了,算再離譜的事,小靈都相信張誠肯定做得到。

張誠拍了拍手,大咧咧的走到爆炎熊身前,叉腰說道:“你主人已經把你借給我了,我沒多少耐心,趕緊跪下臣服,否則小心我揍你!”

一聽這話,衆人差點一個踉蹌跌倒在地,蘭斯長老更是險些吐血。

既然敢選擇有主的兇獸,大家還以爲你有什麼不爲人知的手段呢……

結果這是什麼鬼?

走來威脅一句?

你特麼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達到妖靈境的兇獸,已經能夠聽懂人類的語言,張誠的話,完全是"chiluo"裸的輕視和挑釁!

洛拉馴服自己,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生怕有一點怠慢。

你倒好,甩着膀子過來了,而且……你這是什麼態度!

什麼叫趕緊跪下臣服?

否則還要揍我?

你特麼以爲你算老幾啊!

“嗷!”

爆炎熊早收到了洛拉的暗示,讓它狠狠教訓一下面前這裝逼犯,於是也不猶豫,立刻咆哮一聲,舉起巨大的熊掌,朝着張誠猛扇過來,打算給對方來一個桃花朵朵開。

呼!

爆炎熊本來身軀龐大,熊掌更是像大蒲扇一樣,揮動起來風聲烈烈,威勢驚人。

別說是人了,算是一塊石頭被扇,估計也會瞬間碎成幾塊。

所有人全都臉色一變,情不自禁的後退幾步。

而張誠依舊神色淡然,看了看凌空扇下的巨掌,撇了撇嘴,擡腳往旁邊一晃,輕而易舉的避了過去。

“嘭!”

爆炎熊一巴掌拍在地,堅硬的石板都出現了無數裂紋,看得周圍人眼皮直跳。

這些石板,都是萬獸山下開採出來的花崗岩,堅硬非常,居然被爆炎熊一巴掌打碎,可見對方力量之強。 蘭斯長老暗暗點頭,這頭爆炎熊雖然現在只是妖靈品,但是力量之大,攻擊之強,跟天妖級別的兇獸都有得一拼了。

要是好好訓練,以後的成必定不可限量,說不定還能成爲妖王。

“小東西,還敢動手!”張誠瞟了一眼爆炎熊,不悅的說道:“再動手別怪我不客氣了!”

“吼!”

一聽這話,爆炎熊更加憤怒,直接人立而起,張開兩條粗壯的臂膀,朝着張誠合抱而來。

這是爆炎熊的殺招,一旦被抱,算同等級別的兇獸也會被勒死,更別提人了。

“讓你裝逼!這下看你怎麼辦!”

“還馴服,我看這下能不能保住命都夠嗆!”

御獸師見張誠陷入險境,一時間紛紛冷笑。

御獸師之所以這麼厲害,是因爲跟獸寵之間的感情,一旦簽訂契約終生不渝。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