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

顏直高:「這種作者他是怎麼生活下去的?寫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還太監。怪不得混了那麼多年還是網文圈最低級最渺小的lv1的作家。」

我:「要不是因為我喜歡澤哥哥,我才不會看下去呢。挖坑不填,可恥。」

閑聊一陣子,我們桌的餐巾紙用完了,餐廳也沒有多餘的了,我便出去買。

剛走出去,就看到落拓大叔站在餐廳門口,額……他沒走嗎?那我們說的話豈不是他都聽到了。

「叔叔,您沒走嗎?」

落拓大叔臉色蒼白,聽到我的話還是笑了一下,道:「暫時沒走。現在走了。」

我哦了一聲,道:「昨天多謝你了。」

落拓大叔:「嗯嗯,不客氣,另外,你們真的很討厭燕麥當勞寫的小說嗎?」

我一邊走一邊道:「也算不是討厭,就是他寫的很普通,沒什麼好看的,我唯一喜歡看的居然還太監了。」

落拓大叔幽幽道:「沒辦法不太監啊,你知道皇女嫁到四萬字的時候點擊才多少嗎?」

「四百應該有吧?」

落拓大叔:「四十九。四十九個點擊,沒人看,沒人喜歡,也沒人留言,沒人評論。其實,你說的是對的,燕麥當勞寫的三本小說中,唯一一本用心寫的就是皇女嫁到。後面的確有很多,如果要是寫完的話,前期伏筆大部分都會有用。只是沒人喜歡,沒人收藏,我只能太監。」因為敖金的到來,姬叔高興的把珍藏多年的酒全部拿了出來,看樣子今天晚上是打算跟我們一起不醉不罷休。

「老王,你酒量不行,少喝點。」蔣亦夢在我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可我此時已經喝得臉紅脖子粗,但是蔣亦夢的話還是要聽。我笑著端著酒杯站了起來:「今天我們大家能夠聚在一起也是緣分,這一杯我敬大家。也預祝我們能夠順利消滅那隻巨黿。」說完,我頭一仰,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小子,你的酒量不行……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二十六章·噬屍蜈蜂 休息艙前,一道倩影正站在那裏,靜靜的看着他,正是1號。

“1號?你有事?”柳塵走上前,驚訝問道。

1號看着他,許久才說道:“我已經獲得批准,重獲自由,不再是死囚營的一名死囚。”

“嗯?”柳塵愣了下,笑道:“這是好事,恭喜你,脫離死囚身份,重獲新生。”

1號獲得了批准,已經贊足夠了功勳,成功脫離死囚身份,消除了一身的罪惡,重獲自由了。

也就是說,她不用再成爲死囚營一名死囚戰士,已經有了資格重新回到聯邦裏面生活。

至於她是爲何成爲死囚的,或許,跟她的悲慘童年有關,總之,現在她重獲自由,柳塵還是爲她高興的。

1號的神情有些奇怪,深深的看了眼柳塵,將手上的一隻精緻鐲子輕輕摘下來。

她看着柳塵,聲音很清冷:“這是我這些年隨着軍團四處征戰獲得的東西,留着無用,現在給你了。”

嗖!

話音剛落,她將那隻鐲子丟了過來,柳塵本能的接住,一看愣住,竟然是一隻空間裝置手環。

這是1號的東西,裏面存放着她這些年來跟隨軍團東征西討,征戰無數繳獲的東西,都是屬於她的戰利品。

但她好像沒用,因爲她的身體基因,早已經被一種神祕金屬代替了,血液,骨骼完全屬於那種神祕金屬。

基因組網絡,早已經化作一種神祕金屬網絡,根本就不屬於人類正常基因組網絡,無法應用一些資源和寶物。

比如基因藥劑,對她無效,比如各種珍貴的寶物,對她無效,因爲根本無法產生一點效果。

神祕金屬骨骼,液態金屬血液,1號的身體彷彿早已經變得不似人類,更像是一個金屬人。

“給我?”柳塵愣了愣,有些愕然的看着1號。

可惜她沒解釋,丟了過來就轉身一步一步走了,那背影顯得有些孤寂,帶着一絲哀傷。

“她怎麼了?”柳塵感覺有些不對勁,1號就算是恢復自由,都不用將這些東西給他吧?

就算用不着,直接賣給軍團,換取龐大的資金,都足夠她在聯邦內部很好的生活,就算是用來不斷研究自己的身體,甚至讓自己變得更強。

或者重新想辦法將身體恢復成原本的模樣,血肉之軀,而不是現在的金屬骨骼,液態金屬血液,彷彿一個怪人。

“1號,她想幹嘛?”柳塵看着她遠去的背影,心裏總覺得有些不好的預感,強大的心靈預感,意識到1號有了不好的念頭。

柳塵看着手裏的精美鐲子,冷冰冰的,根本沒有一點溫度,因爲1號是沒有體溫的,冰冷的金屬骨骼,金屬血液,根本沒有體溫。

他有些不放心,想了想最終跟着1號後面走去,遠遠的跟着,想看看1號到底想幹嘛?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一個艙門,來到了運輸艦的甲板之上,1號就站在艦船的前端甲板,靜靜的眺望着茫茫星空宇宙。

柳塵遠遠的看着,總覺得1號有些不對勁,難道想不開了?這樣想着,他立刻走了上去,來到了1號的身旁站着。

1號愣了下,但沒在意,默默的看着遠方黑暗的星空,隱約間還能看到滿天星體構成的一幅浩瀚星空圖。

兩人誰都沒說話,氣氛有些沉默和壓抑!

“1號,你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沉默許久,柳塵忽然平靜的問了句,語氣帶着一絲肯定,猜測到了1號到底想要幹嘛了。

之前給他空間鐲子就有些愕然驚疑,感覺像是一種道別,一路上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她想結束了自己。

1號沒說話,面無表情,眼裏沒有一絲波動,倒是有種想要解脫的感覺,彷彿活着太累了。

“我的存在,就是一個錯誤的,人不人,鬼不鬼,機器不像機器,就是一個人造怪物,本來就不該存在。”

許久後,1號開口了,清冷的聲音帶着一絲落寞,孤寂,彷彿活着就是一種罪過一樣很痛苦。

“當年,我殺光了將我製造出來的那些人,38621個人,都被我一一殺死,沒有一個活着。”

1號很平靜的訴說着當年往事,那是一股邪惡的勢力,專門從事人類嬰孩改造的邪惡計劃。

而1號就是當初被改造的嬰兒中的一個,在那暗無天日的實驗室裏面渡過了整整18年,她見證了黑暗,血腥,痛苦,遭受了非人的改造,整個人都被改造成了現在這模樣。

所有嬰兒,血液都被抽離,注入一種神祕的液態金屬代替血液運轉全身血管,骨骼被一點點剝離,注入一種神祕金屬骨骼代替。

這種非人的改造,是受到聯邦明令禁止的,但還是有人鋌而走險的進行着這種改造。

改造人,嚴格來說一開始很強大,但卻破壞了人類本身的基因組網絡的進化和變強,從而斷絕了基因進化之路。

1號,就是爲了她很強大,但卻沒有任何基因鎖,因爲她的身體基因早就被破壞了,完全就是憑藉一身改造來的力量。

“那之後,我被判了死刑,但卻被送到了死囚營,從此成爲一名只知道殺戮的死囚戰士。”

1號一字一句,輕聲說道:“這些年,我殺了無數生物,屠了塔羅族一座城市,斬殺數不勝數的各類星空種族生物。”

“現在,我終於洗清了一身罪孽,已經沒有任何遺憾,終結就是我的最好歸宿,活着就是一種錯誤。”

1號說完,轉頭看着柳塵,眼神裏帶着一絲別樣的光芒,彷彿在告訴他,自己的一切過往和想法。

現在,她已經沒有任何的留戀,想要終結自己,徹底結束了這種人不人,機器不機器的痛苦人生。

“誰說活着就是一種錯誤?”柳塵歪着腦袋,眼神平靜的注視着她。

他也沒想到,1號竟然想要自我終結,這是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徹底毀掉自己,獲得解脫。

“存在即有道理,雖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事實已經無法逆轉,你想的應該是如何去獲得新生,而不是結束你自己。”

柳塵說着嘆息一聲,苦笑道:“我無法理解你的體會,更無法想象你當年的遭遇,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活着,纔是真理。”

“活着纔有價值,死了就什麼都不是,沒有人記住你,沒有人關注你,甚至沒有人會爲你傷心流淚。”

柳塵說完看着1號,兩人眼神凝視着對方,1號目光閃爍,看到了他眼中的那一種信念,活着。

是的,只有活着纔有價值,只有活着才能創造精彩,死了沒有人會記住你的,更沒有人傷心。

“我這一生,沒啥追求,一醒來就是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一切,唯一能做的就是活着。”

柳塵自言自語,望着茫茫浩瀚星空,笑道:“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在這片星河宇宙裏面創造我的傳說,讓這星空宇宙都傳遍我的名。”

“不管是殺出來的名聲,還是怎樣,都要在這片星空上留下屬於我的名字,這就是我活着的唯一信念。”

柳塵說完看向1號,看到了她眼中一抹驚訝的異彩,顯然是被他的話給震動到了心靈。

“讓宇宙星空傳遍我的名?”1號喃喃自語,雙目中漸漸煥發出一股灼熱的光芒。

她渾身一震,整個人氣質大變,彷彿煥發出一股強烈心生,散發着一股逐漸堅定的信念。

不錯,人活着圖什麼?不就是爲了活得精彩,在這世界上留下濃重的一筆,就算不能永恆,卻能讓世間來銘記,不斷傳唱。

“這個還給你,留着,或許不是用不着,而是你沒有發現使用的方法。”柳塵笑着將鐲子遞了回去。

1號看了許久,才輕輕伸手接過去,兩人手指碰觸,一股冰涼的觸感傳入柳塵的感官,她,真的沒有體溫。

而1號手指微微一顫,感受到了柳塵身體傳來的那種溫度,灼熱,涌入心神,很清晰。

“謝謝!”

1號輕輕說了句,明眸皓齒,卻冷若冰霜,給人一種無法靠近的冷漠,就像是沒有情感和溫度的機器。

“若是你無處可去,那就去這裏,她或許能夠幫你。”

柳塵心思一動,想起了什麼,伸手掰下一塊金屬,快速的用手指在上面刻畫着什麼。

很快他畫好了,丟給了1號,最後轉身離開了這裏,只留下一句話遠遠的傳來。

“去那裏,找一個叫小星的人,她或許能幫你,看完那份星圖就毀掉。”

柳塵的聲音遠遠地傳來,讓1號愣住,呆呆的看着他離開的背影,久久不曾動彈。

她冷漠的眼神裏面,忽然泛起一絲絲波瀾,低頭一看,那塊金屬上面正刻畫着一份複雜星圖。

砰!

看完了,1號五指一捏,那塊金屬怦然碎裂,被生生震成了粉末飛散在太空之中。

1號深深的看了眼遠去的背影,拋出一部黑色機甲進入其中,她轉身騰空一躍,飛入了茫茫太空之中,眨眼消失不見了。

前方,柳塵身體一頓,忽然回頭看過來,只見到了消失在茫茫星空裏面的那一道孤寂的身影。

1號,走了!

“保重!”

柳塵喃喃自語,嘆息一聲,不清楚1號會做什麼選擇,總之他已經將對方要終結自我的念頭打消了。

搖搖頭,柳塵回到了艦船的休息艙,直接躺下,默默的思考着心裏的無數複雜問題。第二天早上,天剛蒙蒙亮。旁邊的蕭老頭搖醒了我:「小子,別睡了,趕緊起床了。你今天不是要去抓蜈蜂嗎?還不早點過去。」

「哎呀,好睏啊,好想多睡一會兒。老蕭你不要吵我,讓我再睡一會兒吧,只睡一會兒就可以了。」困意十足的我,翻轉個身又慢慢的睡著了。

忽然,我感覺身上的被子被掀開了,然後耳朵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我慌忙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蔣亦夢正惡狠狠的揪著我的耳朵:「大懶蟲,你還不起床啊?太陽……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二十七章·捅馬蜂窩了 啥!!

你只能太監?!

什麼鬼!!

難道你就是燕麥當勞?!

等等,我們剛才是不是在罵智障作者,再罵腦殘文……

難道我們罵的就是面前這位落拓大叔……

嗚嗚嗚!!怪不得落拓大叔說『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呢』!原來,他、真、的、知、道!

原來他就是被我們幾個罵了一個下午的撲街腦殘作者!!

燕麥大叔不會把我拋屍荒野吧!!他是不是要掏出什麼,兇器嗎?要宰了我泄恨嗎?

燕麥大叔掏出皮夾子,對小賣部的人說:「來一瓶酒。」

我:「來、來一包紙。」

我們兩人買完東西,各奔東西,臨走時,我真摯的道歉,道:「燕麥大叔,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就是燕麥當勞。我說了很多過分的話。」

燕麥大叔拿著酒,道:「沒關係,你說的都是實話,怪不得我在點娘混了那麼多年還是最渺小最卑微的lv1的作家。」

夭壽啊!!

燕麥大叔你醒醒!!

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是顏直高說的!跟我沒關係啊!!

燕麥大叔滄桑的眼睛看著我,道:「別說你們不喜歡我的作品了,就是我女兒,我把我寫的東西講給她聽,她也聽不下去。她和你們一樣,都說最討厭這種小說了。」

我決定灌個雞湯給大叔,便道:「燕麥大叔,你要相信,努力就會成功,即使你是最渺小的作家,總有一天你也會變成大神的。」

燕麥大叔淡淡笑了一下,道:「謝了,但成神就不用,點娘裡面,不是每一個lv1的作家都會變成大神。」

這倒也是,lv1等級的作家似乎太多了……

好像也沒哪個會成為大神,有的話也是寥寥無幾……

哎,網文圈的事情,誰能知道啊!

畢竟一本書的竄紅充滿了太多的因素。

現實又不是玄幻升級文,又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玄幻升級文的主角。比如面前這位頹廢大叔,寫了那麼多年,還是最低級的lv1……

第二天。

林靜怡閑著沒事,就約我出去玩。

因為是星期天,所以我也沒什麼時,就答應了。

林靜怡來我家找我的時候,她看到顏直高和顏巴兩人的時候,眼睛都直了,情不自禁的露出詭異笑容,道:「兩大帥哥耶!一動一靜,哈哈哈,攻受自分。」

我去!

你是怎麼分的!

還有不要看到兩個男孩子就覺得他們是基佬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