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釘在她身上的鎖魄針拔出來,泄掉她屍體之中殘留的魄氣,就能解開她靈魂的束縛。”

肖遙說着,立刻蹲下身子,用手去拔屍體上那些圓形黑點。

雖然有點緊,但還是能拔出來,讓肖遙沒有想到的是,看起來只是圓形黑點,拔出來,竟差不多有十公分長。

看起來就像是一枚釘子,通體烏黑的釘子,似乎是用某種礦石製作而成,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釘子上面竟然還刻着極其細小的字符。

肖遙顧不得看那些字符,將屍體上的鎖魄針一根一根地拔出來。

由於冷庫內實在太冷,在拔到第七根的時候,他的手直打哆嗦,都已經有點兒不聽使喚了。

侯三在一旁催促:“你……你倒是快點啊,我……我都快凍死了。”

“你……你催個毛啊!沒……沒看到就快完……完事了嗎。”

兩人正說着,忽然傳來“轟隆”一聲巨響。

兩人轉頭一看,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冷庫門竟然正緩緩合上。

而且肖遙瞧見,門外一道人影,正轉身快步離去。

“臥槽!快離開這兒!”

兩人立刻朝門口奔去,可還是晚了一步,剛衝到門口,冷庫門已經完全合上了。

這下完蛋了!

冷庫門只能從外面打開,從裏面根本沒法打開。

兩人使勁想將鐵門推開,然而鐵門紋絲不動。

侯三猛地推了肖遙一把,帶着哭腔罵道:

“我說進來非得得凍死不可,你……你偏不信,怎麼辦?我問你現……現在怎麼辦!?”

“冷庫門不會自行合上,剛纔我好像看到一個人,一定是有什麼人在搗鬼的。”

“你TM管他是誰在搗鬼的!我只知道,要……要是再不離……離開這兒,我……我倆都得凍成冰疙瘩。”

這倒是句大實話,肖遙感覺手腳都快失去知覺了。

他思索了一陣,忽然想到了尤禿子,眼下,也就只有尤禿子能救他們了,

“你……你快給尤禿子打給電話,讓他來幫我們開門。”

“對!尤禿子!這個狗RI的……”

侯三立刻着摸出手機,一看,尼瑪!信號才一格。

眼下也沒其它法子,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他哆嗦着撥打了尤禿子的電話。

“嘟……”

居然通了!

侯三心頭一喜,可才“嘟”了一聲,還沒等尤禿子接起來,電話就斷了。

他繼續撥打,手機已經沒了信號,任憑他怎麼變換位置,始終都接收不到信號。

極品異能學生 兩人的體溫快速下降,身體彷彿都快要凍僵了,爲了保持體溫,儘量苟延殘喘的久一點,兩人不得不緊緊摟在了一塊。

肖遙在心裏暗歎:“尼瑪摟的要是個女人也好啊!”

兩人正緊緊相依,肖遙耳畔忽然響起了系統提示:“你已經收服了陰兵,可讓陰兵幫你們開門。”

“臥槽!你不早說!”

肖遙立刻從物品欄裏將夜壺取了出來。

看着憑空出現在肖遙手裏的夜壺,侯三哆嗦着說:“這種時候,你……你就別尿尿了,保……保存點熱量吧。”

“尿……尿你個頭!”

肖遙懶得跟侯三囉嗦,立刻用意念召喚被收進夜壺之中的陰兵。

伴隨着金光一閃,面目猙獰的陰兵出現在了肖遙面前。

不過這會兒他一點都不覺得害怕,都快死翹翹了,哪裏還顧得上害怕,他哆嗦着對陰兵說道:“你……,快幫我們把門打……打開……”

陰兵得了指令,直接穿過鐵門出了冷庫。 片刻過後,伴隨着“轟隆”一聲響,鐵門緩緩開啓了來。

侯三身體都已經凍得僵住了,肖遙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將他連拖帶拽,拖出了冷庫。

總算是死裏逃生,兩人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看着站在一旁的陰兵,肖遙第一次覺得,那猙獰的骷髏頭,非但沒那麼可怕,反而有些親切。

數分鐘過後,洞外傳來尤禿子顫抖的聲音:“肖遙,侯……侯三,你倆在……在下面麼?”

瑪了個蛋!

這個貪生怕死的傢伙,算他還講點義氣,總算還是來了,雖然來得有點晚。

肖遙哆嗦着喊道:

“我……我們在這兒呢!你……你快……快下來。”

尤禿子戰戰兢兢的下到了洞裏,看到臉上與身上都佈滿白霜的肖遙與侯三,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臥槽!你倆這是咋了啊?”

腹黑總裁的契約妻子 “廢……廢什麼話,快……快扶我們……”

肖遙話剛說到一半,忽然瞧見,尤禿子身後居然還跟着一個人!

他再仔細一看,頓覺背脊一陣發涼。

哪裏是個人,分明就是鬼!身上穿着有些破舊的清朝服飾,頭上還留着一條長辮。

清朝鬼的手裏握着一柄通體烏黑,散發着絲絲黑氣匕首,

而且他已經舉起匕首,正欲扎向尤禿子的後心窩子,這要是一刀下去,尤禿子可就完蛋了。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緊要關頭,站在肖遙身旁的骷髏陰兵迅速衝上前去,用手裏的陰刀擋住了清朝鬼刺向尤禿子的一刀。

雖然侯三與尤禿子無法瞧見陰兵,但兩柄兵器相互碰擊所發出的聲響,他倆卻是聽得真真切切。

尤禿子頓覺頭皮一陣發麻,“媽呀!”大叫一聲,趕緊往前衝了幾步,躲到了肖遙身後。

陰兵與清朝鬼戰作了一團,一時之間勝負難分。

肖遙眼瞼上塗抹了牛眼淚,能看見他倆打鬥,侯三與尤禿子則是什麼也瞧不見,只能聽見陰刀碰擊發出的“鐺鐺”聲響。

尤禿子驚恐地問道:“這……這什麼情況啊?”

肖遙顧不上搭理他,在心中默唸:“使用九黎煉鬼壺!”

夜壺立刻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臥槽!你……你從哪裏摸出個夜壺來了?”

肖遙依然沒予搭理,他將夜壺高高舉起,嘴裏哆嗦着唸叨咒語。

咒語唸完,沒反應……

瑪了個蛋!

肯定是由於聲音發抖,導致咒語失靈了。

現在該怎麼辦?

兩個陰兵在前面幹架,把路給擋住了,他們仨沒法離開,關鍵是他們身後就是冷庫,寒氣逼人,繼續在這裏坐着,非得活活凍死不可。

肖遙心頭暗急,

忽然,一旁的尤禿子竟奪過他手裏的夜壺,二話沒說,朝正前方扔了出去。

不偏不倚,夜壺正好砸中了清朝鬼的身體,立刻散發出一道耀眼金光。

緊接着,陰兵與清朝鬼竟然都被收入了夜壺之中。

原來夜壺還能這樣使用!

等等!尤禿子又是怎麼知道的?

肖遙轉頭,瞪大眼睛看着尤禿子,還沒等他說話,尤禿子忙開口解釋:

“那個……,我……我看你捧個夜壺在手裏,實在是瘮得慌,所以就……”

原來只是歪打正着而已。

不過倒是多虧了他,要不然還不知兩個鬼打鬥到什麼時候去。

肖遙掙扎着站起身,上前撿起夜壺,仔細查看了一番。

還好,沒磕壞哪兒。

他將夜壺收進物品欄,耳畔響起了系統的一連串提示:

“Duang,收服5級厲鬼,獲得經驗值2000點,

陽氣值+120,

法力值+2,

升到2級捉鬼師,獲得物品:五雷號令。獲得技能:第三隻眼,0級。”

五雷號令?什麼鬼?

肖遙趕緊查看物品欄。

尼瑪……搓衣板……

肖遙查看了一番五雷號令的屬性,

五雷號令:遣召東、西、南、北、中五方雷王,可祈晴禱雨,統攝三界,斬妖除邪,鍊度亡魂,鎮宅護身,掃除邪疫。

功能不少,只是降妖伏魔的時候拿塊搓衣板出來……

哎!算了,夜壺都用上了,還在乎這個?誰叫老子是非主流呢。

等等!還獲得了一項技能,這可是頭一回獲得技能。

肖遙立刻查看技能屬性,

第三隻眼:又名天目,生於闕庭,通曉陰陽,可辨妖魔鬼怪,隨着級別的提升,可辨別的妖魔鬼怪等級越高,達到9級以上,將開啓“目光如炬”功能。

肖遙不免有些激動,

擁有三隻眼的,基本上都是牛人,什麼楊戩啦,馬王爺等等。

他迫不及待地擡手摸了摸額頭,卻並沒感覺出什麼異樣。

他又嘗試着使用第三隻眼技能,眼前的一切頓時變得清晰了不少。

看來這項技能比塗抹牛眼淚的逼格高多了。

肖遙心裏正感到竊喜,耳畔傳來系統提示:“使用第三隻眼技能,消耗陽氣值3點。”

尼瑪哦!

新婚愛未眠 使用技能居然要消耗陽氣值!還好只是3點而已。

不過以後還是少用爲妙。 此地不宜久留,三人相互攙扶着朝洞外走去。

由於肖遙和侯三都已經被凍得手腳不聽使喚了,根本爬不上梯子,尤禿子一個人力氣又不夠,折騰了半天,也沒能把他倆從洞里弄上去。

正當三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道觀外響起了警笛聲。

約摸一小時以前,侯三撥打了報警電話,現在警察終於趕到了……

警方在現場共發現了八具屍體,但整座道觀內,除了肖遙三人之外,一個人影都沒發現,有幾個房間內的被窩還是熱的,說明對方在警方趕到之前逃走了。

肖遙與侯三由於身體有不同程度的凍傷,被送去了醫院,接下來的事,就交給警方處理了。

八具屍體,八條人命,八樁人口失蹤案,一舉告破。

墨子軒作爲案件重大嫌疑人,遭到了警方通緝。

就在墨子軒被通緝的第二天,肖遙與侯三還在留院觀察,翟博光親自來醫院探望。

剛一見面,翟博光二話沒說,立刻從包裏取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遞到了肖遙的面前,

“小師父果然言而有信,不但幫我化解了無妄之災,還將墨子軒那個殺人狂魔揭發了出來。”

肖遙伸手接過信封,偷偷往信封敞口內偷瞄了一眼,

臥槽!好多紅票子!

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他頓覺心臟突突一陣狂跳,

躺在旁邊病牀上的侯三伸長脖子想看看信封,眼睛裏放出綠光,肖遙見狀,忙將信封封好,塞進了懷裏,似乎生怕被侯三奪了去似的。

翟博光又道:“前日,小師父一語點醒了我,我找人暗中調查,果然如小師父所言,祖屋鬧鬼正是墨子軒所爲,不過真正的幕後黑手……”

他說到這,笑了笑:“不提了,都過去了。總之,這次多虧了小師父。”

肖遙嘿嘿一笑:

“翟總,您說的幕後黑手,是豐達集團吧?”

翟博光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小師父你怎麼知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