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早已準備好的契約推到周浩面前,這是一個非常古樸的羊皮紙,上面有很多奇異的符號,在一片空白的地方,寫着一些內容,大體的意思就是這件事情在沒有做完,自己不能違背誓言,以及違背以後的懲罰。

而這個懲罰居然是被異能爆體而亡!

從自己懷裏取出筆就要在上面簽上名字的時候,柳夢痕按住了周浩,笑着說道;“這張契約是我們異能家族珍藏很久的東西,他不需要簽名字,而是需要你的血滴在上面!”

看來是躲不開了,拿起手指在嘴裏咬破以後,在契約的末尾,輕輕的滴了一滴血。這滴血很快在羊皮契約上隨着怪異符號流動了起來,當在最後一個符號上完成以後,血液奇怪的居然消失了。

看到這裏很滿意的柳夢痕點了點頭,收起了這張契約。

“現在可以告訴我,這件東西的用途和怎麼去拿了吧。”被人抓住把柄的周浩,也只能現在走一步看一步了。


“東西在仇天真手裏的祕密基地裏!”這是柳夢痕給自己的第一個答案。

“你不會讓我去闖局長的祕密基地吧,我現在的實力不是去送死?”周浩有點氣憤的說道。

“送死?如果能闖的話,也用不到你!放心,沒有那麼簡單,首先我已經安排你臥底裁決部,你的身份檔案我已經給你完善了,只要我不留痕跡的把你安排進去,相信很快你就會被安排到他的祕密基地!”

周浩抿了抿還在流血的手指,有點好奇的問道:“你這麼有把握?”

“對!你看我這裏的異能者大部分都是D級,實力都非常的弱小,而你知道仇天真的祕密基地裏,是什麼樣的嗎?C級的!甚至是B級,極個別的A級都是有可能的!因爲他掌握了方天行研究出的可以提升異能者實力的科技以及藥物的配方!你明白了吧!過不了多久,大批高端異能者就會出現,這也是我急於想要弄到配方的原因。”

柳夢痕其實還有一點沒說,如果真的讓仇天真製造出大批的異能者,可以想象,這隻異能部隊開的第一刀會是哪裏!

如果周浩事情敗露,就算周浩一口咬出自己,跟自己沒有一點關係的他,仇天真也找不出藉口公然的針對柳家以及身後的大批異能家族。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柳夢痕做夢都沒想到,他算到了所有可能,卻忽略了周浩這個異類,憑藉一張針對普通異能者的契約,對於一個沒有絲毫異能的他來說又有什麼制約能力?

不過,這張配方周浩同樣想得到,就算配方得不到,弄幾顆藥丸讓自己人提升下實力也是好的。

不能白白便宜了這些人不是?

想明白這些,剩下的就交給柳夢痕去安排,很快自己C級實力的身份就得到了裁決部的認可,詳細調查了自己的出身,居然還找了柳夢痕爲自己安排的家庭。

臥底裁決部的計劃算是順利實行了起來,跟周浩在一個小隊的同樣是C級異能者,他們兩個一個叫張天星一個叫李衛國。

以前在NCB並沒有見過他們,通過簡單介紹這才知道也是剛剛從別的地方調回來的裁決部成員,其中李衛國居然是罕見的暗系異能者,跟周杰一樣!

三個人既然已經是一個小隊的,現在也沒有什麼任務去處理,每日只能在安排的房間裏呆在一起,周浩到是很想跟這兩位處理好關係,不過讓周浩產生了嚴重的挫敗感!

兩個人對於周浩並不感冒,只是客氣的迴應着他的每一個話題,但要說讓他融入到這個小隊裏,恐怕沒那麼簡單。

想來周浩也能理解,像這種生死依靠的隊友,怎麼可能隨便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一個剛剛纔加入進來的陌生人呢。

當初自己不也是幾經出生入死,纔得到現在的隊友認可嗎?

一想到自己的那些隊友,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方穎還好嗎? 周浩很不習慣現在的生活,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在沒有任何可以做的事情,外面的世界是出不去,也不知道什麼樣了,每天窩在這裏,周浩有時候想,自己說不定哪天就瘋了。

柳夢痕給自己說的很快就會進入仇天真建立的祕密基地,可從這兩天旁敲側擊張天星和李衛國來看,他們對於所謂的祕密基地也是一無所知。

事情到底出了什麼變故?還是柳夢痕信息有誤?他真想現在去二科找柳夢痕問問清楚,不過一想到柳夢痕再三叮囑自己不要和他接觸,會有人跟他聯絡以後,周浩纔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這一晃,又晃了幾天,周浩自己都快憋瘋了,他覺得不能在這麼死等下去了,既然仇天真這邊不在安排人員進入祕密基地,自己難道就不能找機會去找?

這局裏面這麼多裁決部的人,總有人是這基地裏的吧,現在局裏面不讓進出,他們肯定也會有柳夢痕那樣安置的傳送器,不過具體在什麼位置,周浩還得去找。

想到這裏,周浩隨便想了個藉口,就從呆着的宿舍遛了出來,他現在也沒有什麼頭緒,只能漫無目的在宿舍附近晃悠。

本來周浩離開時間也不長,並沒走多遠,見到張天星和李衛國神神祕祕的也從宿舍竄出來,而且他們並沒有走大路,鑽進裏宿舍旁的小樹林,這就不能不引起周浩的注意,這倆個到底要幹什麼?難道要去搞基?看着也不像啊!大白天的,不行,有問題!

周浩也快速的從宿舍穿插到小樹林裏,不留聲響的跟在兩人的後面,這片樹林面積很大,周浩無聊的時候,也進入裏面走走,也只是限於在邊緣附近,沒想到今天跟着這二位一走,居然走了一個小時,就在周浩都感覺兩腿發軟的時候,看到前面的兩個人停了下來。

周浩趕忙閃到一旁茂密的草叢裏躲了起來,剛剛進入草叢,周浩從草叢的縫隙就看到,張天星迴過頭來,向着周浩剛纔的位置走了幾步。

“奇怪,我怎麼感覺有人在跟着我們!”不過四下又看了看,沒有發現可疑的跡象,這才又回到李衛國身邊,李衛國也問詢道:“怎麼樣,沒什麼問題吧?我們得小心了,硬幣把我們安排進裁決部,沒想到仇天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這麼久沒有動靜。先去看看聯絡點有沒有什麼信息留下,我們也好做接下來的準備!”

“走!”兩個人再次行動了起來,不過周浩沒有再跟下去,他以爲這倆揹着他去找仇天真的祕密基地,沒想到居然是調查科安排的兩個人,況且看他們的樣子,也是想進入仇天真的祕密基地。自己只要跟着他們,以調查科的能力,估計很快就有結果,現在還不能打草驚蛇,再跟下去,可能就暴露了自己。

想到這,周浩原路返回,回到宿舍,安心的躺在牀上睡了過去。

。。。。。。。。。。。。。。。。。。。

周浩無聊的這幾天,蕭空他們可以說是最忙的,從星海市外圍地毯式的搜索,很快排除了大批建築,最後他們鎖定住了星海市西南方向的一家酒店!

這家酒店從外觀上跟上次“洛姐”帶着周浩和納蘭玲瓏居住的格局差不多,而且通過這幾天暗中觀察,這家酒店居然不對外營業,平時也很難見到有人從裏面出來。

觀察了這麼多天,蕭空漸漸失去了耐心,他決定今天晚上自己單獨去探查一下,這家酒店是不是真的有問題,是不是就是自己等人要尋找的聯絡點。

如果不是就不需要在浪費時間下去了,他們不能把時間都花在這上面。衆人也提出了反對,不過蕭空決心已定,安頓好衆人的撤離路線,等待着夜幕的降臨。

在房間內,蕭空直接用起了空間異能,一陣白光閃過,蕭空就出現在了酒店的內部。

酒店裏空蕩蕩了,沒有任何動靜,就算不對外營業,給蕭空的感覺也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這哪是酒店,跟殯儀館差不多。

冷風颳過,都會讓人不寒而慄。依靠着黑暗,蕭空穿梭在酒店每一個房間的房門邊,希望能夠聽到一些動靜。

可惜,沒有讓他找到一絲讓他欣喜的聲音。很快憑藉短距離的快速傳送,酒店各個樓層的房間蕭空都已經查遍了。

唯一沒有查找的就是大廳和地下位置。爲了沒有遺漏,蕭空很快的再次接近地下位置的出口!

等等,蕭空停下了動作,他感覺有動靜。看見離出口位置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屏風,廢棄在那裏。蕭空衝了過去,很快,地下出口的門被撞開了,從裏面跑出一個人,不過光線太暗,蕭空並沒有看清楚這個人。

只是感覺這個人身上帶着傷,逃跑起來,給人感覺像是很快要摔倒。

這家酒店果然有問題,不過蕭空還是想看個究竟,就躲在屏風後沒有急着離開。這個人從自己面前跑過以後,就向着酒店大廳方向跑去。

蕭空想着是去地下通道里面再去看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可疑的地方,不過剛纔那個人逃出來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想必已經驚動了地下的人。

搖了搖頭就要調動異能離開,返回方穎他們的位置。

“該死,嶽忠逃跑了!趕緊去追!找不到你我都得接受組織最嚴厲的懲罰!”

什麼!剛纔的人是嶽忠!這讓蕭空異常的高興,總算找到了,嶽忠的實力蕭空是知道的,可以算是異能界頂尖的存在,能夠抓到嶽忠,蕭空心下已經差不多猜出是哪個組織了。

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再讓嶽忠落入到他們手中,蕭空也不敢再細想,趕忙調動空間異能,傳送到大廳的位置。

就見到嶽忠在急切的撞着緊鎖的大門,蕭空知道黑暗中的這個人是嶽忠,還是爲了保險起見,低聲的問道:“你是老嶽,嶽忠?”

這個人停下了自己瘋狂的舉動,詫異的問道:“你是蕭空?事情快要來不急了!” 在星海市救到嶽忠以後,蕭空一行人連夜出城,也不管異能損耗嚴重,動用空間異能帶大家全部傳送出城,時間緊迫,顧不得留沒留下線索,離開這裏纔是最關鍵的。

做完這一切,蕭空勉強還能支撐,在附近找到早已留下的車,把重傷的嶽忠以及其他隊員送了上去,車內已經放不下了,吩咐約翰趕快開車,確認安全以後再說。

“那你怎麼辦?”方穎問道。

“不用管我,我身上帶着空間靈液,會跟上你們的,除非他們有大批的高手堵截我,不然像留下我可沒那麼容易,好不容易找到嶽局長,他是我們重新回到NCB的保證!也是洗清我罪證的最有力證明。雖然現在我還不知道當時襲擊我們的人是誰!不過現在也不方便多說,先離開這裏,要快!”蕭空回頭望向星海市,仔細感應着酒店的方向,隱隱已經感覺到有異能的波動出現。

“快走,他們來了!我去引開他們!”說完拿出一瓶自己身上的一瓶空間屬性靈液,灌了下去,強行的提了提神,讓疲憊的身體再次超負荷的運作起來!


希望我能給他們爭取到時間!

也不在跟方穎交代什麼,她明白該怎麼做,這是他們經歷這麼多危險困難磨合出的默契,蕭空也相信方穎可以完成。

再次回頭看了眼車裏的嶽忠,也許是身體損傷嚴重,自己把他帶出來以後,就已經陷入了昏迷。希望他能夠挺過這一關!

顧不得再說其他,蕭空感到體內的空間靈液發揮的作用,調動起空間異能,朝着城內異能波動的地方傳送了過去。

方穎也快速的回到車內,幫着納蘭玲瓏處理起嶽忠的傷口。

嶽忠身上的傷可以說是觸目驚心,上身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有的地方結痂以後再次被酷刑破開,鮮血染紅了他的全身衣物,真難想象對方在他的身體上做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約翰啓動車已經飛馳在了城外的路上,他也沒有去打擾方穎,眼下能夠離這裏越遠越安全。朝着跟星海市相反的方向,將油門踩到底,讓旁邊的周杰都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爲了緩解壓抑的氣氛,或許自己內心感到不安,看着快速倒退的窗外景色說道;“沒想到你小子還有這一手,都快趕上職業賽車了!”

“親愛的周,如果說我還沒有駕照你信嗎?”約翰一臉壞笑的說道,不過他並沒有去看周杰,夜間的能見度實在太低了,單靠汽車的遠光也很難分辨五十米意外的情況。

他雖然開起玩笑,自己其實手裏已經滲出了汗水,也顧不得換手去擦,專注的注視着車外路況,現在在這條路上一旦出現異物,這個車速下只能車毀人亡。


周杰也不敢再去打擾約翰,他現在的這個位置也只能幫着約翰去注視車外的情況。在心底不停的祈禱着事情要一切順利!

就這樣開了三個小時,高度精神集中的約翰也感到頭皮發麻,視線也開始模糊不清,努力搖了搖頭,想要讓自己清醒一點,早已處理完嶽忠外傷的方穎注意到了約翰的異常,知道約翰已經到了極限,再勉強下去,太危險了。

當下就讓周浩換下約翰,重新讓車在路上啓動以後,約翰掉過頭對着方穎說:“抱歉!”

方穎搖着頭看着約翰:“不,你已經盡力了!做的非常好,我們大家都很感謝!”

可以說,約翰的玩命飛奔,爲大家爭取了很多時間。拿起手機,打開了定位系統,他們已經離星海市很遠了。

加上蕭空去拖延時間,相信一時很難追的上他們。交給周杰先開一段時間,問題不會很大。

只是他們現在去哪裏才最合適,成了方穎要考慮的問題。一樣的在路上逃亡,上次她們跟周浩去的Z市,是最好的選擇,那裏還存在着納蘭玲瓏家的傳送點。

想到這裏,在手機地圖上給周杰指明地點後,就給蕭空發了一條信息。

我們準備回家,收到後也速回!

同樣的劇情,卻不同的人,這才短短半月時間,沒想到自己再次往返於這條路上。

這次他們四個人輪流開車,倒也省去不少時間,僅僅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就趕到了Z市。

昏迷中的嶽忠,也早已經甦醒,從他的話中這才得知,自己被暗殺星的人用一種藥物封住了異能,也許是對方出現疏忽,在藥物時限到了以後,沒有及時讓嶽忠再次服用,讓重傷的嶽忠找到機會,跑了出來。

而星海市的酒店確實是暗殺星安排的傳送點,本來絕望的嶽忠,沒想到大家會找到這裏!

這也許是冥冥中註定的,當問到蕭空去了哪了,大家都低下了頭,還是方穎告訴嶽忠,蕭空爲了給大家爭取時間,去引開暗殺星的追兵。

嶽忠也無奈的嘆了口氣,對於他的老戰友,他也是非常瞭解的,這個時候也只能他挺身而出了,不過還是安慰大家不用擔心,以蕭空的空間異能,想要抓到他也並非那麼容易。

彷彿驗證嶽忠的話一樣,方穎手裏一直不敢放下的手機這時候收到了蕭空的信息!

我已到家,勿念,家中想念,收到速回!

方穎也總算讓擔着的心放了下來,臉上也漏出了些許微笑,把信息給大家傳看了一遍。

他們也已經到了Z市,用不了多久也會跟蕭空集合的。他們這次沒有再等到夜晚行動,而是直接開車進入到市裏,在路上故意兜了兩個圈子,確認沒有尾巴的時候,纔來到那天的巷子中,還是那股熟悉的味道,不過納蘭玲瓏和方穎已經有心裏準備,讓她倆詫異的是,這三位好像對這並不感冒?

“我說,你們沒聞到這裏的怪味?”一邊開着機關,納蘭玲瓏一遍疑惑的問道。

“聞到了,這麼難聞的味道怎麼會聞不到.”周杰一臉坦然的說道。

“那你怎麼沒反應?你們難道不做點什麼或者說點什麼表示一下自己的痛苦?”納蘭玲瓏不甘心的問道。

周杰心說你個丫頭片子哪那麼多事,不過就是有點怪味,我們以前經常遇到,少見多怪!

衆人通過傳送很快就回到了“黑店”–在屋內的大廳裏,蕭空正坐在沙發上給自己療傷。 衆人通過傳送,很快就全部抵達,大家見到蕭空安全的回來,雖然心裏上早已經有了準備,但是當真正見到卻是另外一種感受。

大家都滿含熱淚,就連一向冷若冰霜的方穎,同樣掛着淚水。嶽忠匆匆走上前,雙手緊緊握着蕭空,激動的說道;“老蕭,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蕭空笑着看着大家,吩咐大家都坐下,這纔開口說道;“我又不是去送死,幹嘛搞得這麼像緬懷儀式啊!我只是做了點小破壞,給大家爭取點時間。”

說着就把當時自己離開後的事情給大家說了一遍,一開始蕭空並沒有跟對方接觸,而是去了酒店,給酒店裏放了一把大火,很快大火就吸引了追兵的注意,他們只好分出一批人回去救火。

剩下的人開着車就向你們的方向追了過去,不過我在他們必經的城門附近加了點障礙,又偷襲了他們幾個人,他們沒有辦法,只能先對付我,好在對方的追兵裏沒有高階異能者,就在我要撤離的時候,沒想到被一個裝暈的傢伙留了點彩,不過問題不大!

“是啊,要不是暗殺星留下看守我的人都不是特備強,我也很難跑的出來!”

嶽忠又把暗殺星如何用封印異能的藥給蕭空說了一遍,蕭空這才恍然,怪不得以嶽忠僞S異能者的實力,就這樣不聲不響的被抓走了,看來是着了對方的道了。

“哼,暗殺星的帳遲早要算!他們既然耐不住寂寞,漏出水面,遲早我們要對付他們。不過眼下,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