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

每一寸肌膚。

她釋放了所有的潛能。

褪去睡衣的身子在暗色光線的映照下,已經讓墨靖堯失去了理智。

只想要……

只想要……

可當喻色真的主動的坐下去的時候,那份預期的阻滯傳到大腦神經中時,墨靖堯彷彿觸電一般的彈起,隨即粗喘的跳到了床下,有些狼狽的大口呼吸著空氣。

半晌,才敢看向喻色,卻只看到了跪坐在床上的喻色眼底眉梢間的濕潤。

他嗓音頓時喑啞,「小色,說好了等你長大的。」

喻色定定的看著床前靜靜佇立的男人,他身材挺拔,面容俊逸,就算是身無寸縷也掩不去他渾身上下所湧現出來的尊貴氣場。

這個男人,他此時此刻離她很近,近到她的呼吸里全都是他身上的濃濃的男性氣息。

卻又,分明很遙遠的感覺。

遙遠到無論她怎麼伸手去抓,都抓不住他似的。

她與他之間,就象是隔了一層霧靄,卻是怎麼也穿不透的霧靄。

喻色突然間起身,光著腳丫就踩到了地毯上。

然後,開始一件一件的穿起衣服。

「小色。」看著她鄭重穿衣的樣子,墨靖堯只覺得一陣心慌。

「墨靖堯,靖汐隨時都會發燒,我去陪她,今晚就不過來了。」淡淡說完,她拿起手機就走。

「小色。」墨靖堯站在那裡,只要他一伸手,他就可以拉回喻色。

可是,這麼近的距離,他的手伸起了卻沒有去拉住她。

不是不想,而是知道此時此刻,哪怕他拉住了她,也掩不去她心底里的怒意。

小姑娘生氣了。

怒了。

她淡冷疏離的表情就足以說明一切。

喻色彷彿沒有聽見墨靖堯的輕喚似的,轉眼就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徒留身後墨靖堯一直靜靜的站在床前,已經再無睡意。

喻色走到墨靖汐的房門前,並沒有敲門,而是在七人群里艾特了小盧,「開門,我要進去。」

不知道墨靖汐是不是還睡著,她不想吵醒墨靖汐,墨靖汐現在需要充足的睡眠,來保持因為大腦里記憶的流失而損耗的精力。

小盧還沒睡,正刷著手機的她一看到訊息就打開了門,「喻醫生,怎麼還沒睡?」

「你去隔壁與小蔣一起睡,靖汐這裡交給我就好。」

「那怎麼行,你不是要陪……」只是『墨少』兩個字還未出口,喻色已經越過她就走向了墨靖汐。

手落到墨靖汐的額頭上,已經不發燒了。

再觀察一下墨靖汐的情況,一切都好。

喻色這才放心,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小盧,不送呀。」

然後,就不客氣的佔領了小盧剛剛躺過的床。

確切的說,最初原本就屬於她的床。

「喻醫生……」小盧已經完全懵的一匹了,完全不明白喻色這是與墨靖堯怎麼了。

「靖汐要是發燒,你處理不了,只有我能處理,快去隔壁睡吧,聽話。」喻色微笑的看著小盧,一張臉上真的全都是微笑,一點也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妥。

可小盧還是不放心,「喻醫生,你與墨少吵架了?」大抵是因為多多少少的熟悉了,所以,小盧才壯著膽子問過去。

。 楊晨軒自己心裏也很清楚,黃路的壓力很大,但他不可能等著黃路慢慢適應。

如果黃路真管不了,那生產部就多設一到兩個負責人。

其實,楊晨軒心裏多少還是有一些失望的,他設想,一個生產部經理應該夠用了,以後就算全面發展起來,一個車間一個主管,到時候估計會有四十個車間。

一個車間大概有兩百五六十個人,又分成四五個組,每個組由組長、副組長、物料員三個人組成。

組長負責對接主管,安排生產,副組長輔助,物料員負責該組的所有物料領取、發放、成品入庫,與組長對接物料情況,方便組長安排生產。

如果全部算下來的話,以後全部發展起來,基層管理,包括物料員,基層管理大概六百人,生產部門的管理,大概要六百五十人。

一萬員工,按照比例來算,平均一個人,管十五個人左右。

還有辦公室的人,如果把行政、財務、業務、設計等等部門全部算上,非生產人員要達到一千多人,基本就是10:1的比例,也就是說,一個工廠,每十一個人里,十個人是生產部的一線生產員工,一個人是管理或者辦公室人員。

楊晨軒上一世沒有做過企業,也不知道什麼樣的比例能讓效率最大化,所有人員的工作效能都充分利用上。

這是一門學問,不做企業的人,覺得只要招人管着就行,實在不行,我找一個能幹的去幫我管。

可實際情況,你不管這些沒問題,但你不懂這些,你就算能預測到未來的發展趨勢,也會被人給哄得團團轉。

管理架構,應該沒有問題。

架構沒問題,那就是人能力的問題。

楊晨軒心底還是希望,跟着自己一路走過來的人,都能有一個好的結果的,所以他盡量會給黃路這種元老,能力又比較一般,但願意幹活的人機會,希望他們能成長起來。

如果實在不行,那楊晨軒也沒有辦法,只能說一聲抱歉,把他下放,去做主管等他有足夠的能力再提上來,或者給他一筆不錯的錢,讓他另謀發展。

想了一會,楊晨軒拿起電話,撥了張榮峰辦公室的電話,通知他過來一下。

很快,張榮峰來了。

看張榮峰的面色,有一些憔悴,看來,這些日子,張榮峰也不好過,為情所困啊!

「張老哥,坐,財務部的情況還好吧?」楊晨軒問道。

張榮峰在對面坐下:「還好,就是資金,有點入不敷出,建設工廠,耗費的資金太大了。」

楊晨軒沉吟了一下,說道:「上次喝酒我跟你說過專利貸款的問題,我一早就讓工廠在琢磨這些小玩意,這些日子也有一些收穫,所有資料,到時候都會準備好,你幫我跑一躺上京。」

「去把專利註冊了。」

「還有就是七羽服飾,我們的品牌一直都是沒有註冊的,目前還沒有走出省,就在周圍幾個市發展,問題不大,但這遲早會出問題的,要想辦法去註冊一下才行。」

張榮峰想了一下,說道:「七羽服飾打的是香江那邊的旗號,我去的是上京,不順路吧!」

這兩個地方,一個南,一個北,差的可就遠了。

楊晨軒說道:「不註冊七羽,另外再註冊一個備用,而且,我村裏做的酸菜品牌也要註冊一下。」

張榮峰沉吟半響,說道:「行,那我什麼時候去?」

楊晨軒說道:「就這幾天,具體的時間,張老哥你自己安排吧!」、

張榮峰想了一下,說道:「給我兩天時間安排一下,這次去估計要一些時間,這些事情不安排好,到時候老陳那邊還有供應商、批發商的款項都會出問題。」

張榮峰心裏其實也想着出去走走。

這些日子,天天躲著周彤彤,他心裏也累。

即便躲開了周彤彤,他回到家裏,看到那個女人,心裏就愈發的難受。

去了上京,至少能避開這兩個人一段時間。

楊晨軒知道張榮峰的想法:「行,張老哥,那你準備一下。」

張榮峰長長噓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我這些日子也過得煩心,出去走走也好。」

楊晨軒明白張榮峰的意思,但這是張榮峰的私事,楊晨軒覺得自己之前已經和張榮峰說過,再啰嗦太多的話,也不好,輕輕一笑:「那這次去上京,除了給大家帶禮物的錢,剩下的費用,公司都報銷。」

張榮峰也笑道:「這個可以啊。」

兩天後,張榮峰處理好一切,拿着楊晨軒給他的所有專利資料和品牌申請資料,奔赴上京。

張榮峰走了一上午,周彤彤忽然跑來找楊晨軒:「老闆,張經理去上京了?」

楊晨軒點頭:「對,去幫我們申請專利,還有品牌。」

周彤彤神色有些失落,按理來說,她是張榮峰的上級,他應該知道的,但張榮峰沒有和他打招呼,楊晨軒也沒有跟她說,她反而成了最後一個知道的。

周彤彤很快就恢復了正常:「那財務部的事情怎麼辦?」

「張經理都已經安排好了。」楊晨軒沉吟了一下,說道:「周副總,坐下來,我們聊聊。」

周彤彤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了下來。

楊晨軒說道:「你和張老哥都是非常優秀的人才,但這也只是在工作上,你們私人的事情,我本不應該多管的。」

「但我和你認識的時間也這麼久了,雖然大多都是工作上的來往,但也算是朋友了。」

「你還年輕,張經理的情況你也知道,你們兩個人以後要想在一起的話,要面對的問題是很多的。」

「這個問題你不說,他也不說,但你們兩個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沒有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

「我跟張老哥說過,今天跟你也說一下,你們自己考慮清楚了,別到時候朋友,甚至同事都沒得做。」

周彤彤沉默的聽着,等楊晨軒說完,周彤彤居然哭了。

這下倒是把楊晨軒整懵了,他一直覺得周彤彤承壓能力很強,沒想到自己說了幾句,她就哭了。

「彤彤!」楊晨軒第一次用了比較親密的稱呼,然後遞上紙巾:「先把眼淚擦一下。」

周彤彤哽咽著接過紙,擦了一下眼淚:「老闆,其實……我……我知道,這樣特別不對,特別不道德,就算……就算我喜歡張經理,我也不敢說。」

「可是……可是……」

。 這些面具,跟瑪雅之前召喚出來的完全不一樣。

那並不是她用力量所凝結出來的,而是用精心挑選的魔獸骨骼,一點點親手打造的。

從打磨,再到紋路雕刻,都由她一手完成。

手藝倒是沒什麼值得稱道的地方,但這種利用魔獸骨骼的技術,卻十分特殊。

新紀元以來,各族一直在尋找魔獸的多種利用方法。

他們試圖把「災難」,變成一種「資源」。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從骨骼、血液、皮毛……再到伴生物,所有可以利用的,各族都嘗試過。

然而除了那些藥草以及礦石類的伴生物以外,始終沒有找到什麼有效的大範圍利用方法。

其中,絕大部分產物,無法利用的原因,都是不能處理乾淨魔獸身上狂暴的能量。

那是與正常生命體完全不相融的能量,彷彿誕生就是為了跟新紀元的生命作對,各族的學者們用盡了手段,也沒能將它們徹底清除。

而只要這些異種能量存在,就會對生命體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並且這種影響還會隨著使用時間的增長而逐漸加深。

所以到底能不能通過可普及的手段,從魔獸身上,提取出有用的東西來,一直到今天為止,都是個沒有得到解答的謎題。

不過新紀元發展到現在,也有幾百年的時間,多少也出現過幾個特別一些的職業者,譬如血源術士,就研究出了可以直接提取魔獸的血液,化為己用的手法。

只是更多的職業者,還是不得其法。

儘管如此,各族卻都沒有放棄過繼續挖掘魔獸價值的想法,甚至有不少職業,還專門建立了相關的課題,每年都往裡投入大量的研究資源。

也是託了他們的福,魔獸的價值雖然不高,但價格卻不算低,勉強維持住了一些職業者清剿魔獸的熱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有一些職業取得了成果,瑪雅的面具,就屬於其中之一。

這些面具,全部來自於同一個魔獸族群。

瑪雅親手斬殺了整個族群中的所有魔獸,又將它們的頭骨剝離出來,製作出了這九十九張骨面具。

強大的怨念,以及狂暴的力量,在特殊的製作手法下,被全部封存進了面具里,又在血緣的引導中,與其他面具聯結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整體。

瑪雅看向擋在自己身前的魔靈,一道道淡紅色的血線,從面具上升起,像繩索一樣,繞過魔靈的軀體,將所有面具都聯繫在了一起。

然後又通過依附關係,將其中隱藏著的力量,都傳遞到了魔靈的身上。

兩相疊加,巨大魔靈的氣勢瞬間暴漲,那隻位於頭部的紫色眼睛,也變得越來越靈動起來。

看著碩大的眼珠從左邊轉到右邊,又從右邊轉回左邊,迪恩微微繃緊身體,徹底放開【群星守護】的同時,眼神也不自覺地瞟向了地上那隻「詭影娃娃」。

他有點好奇,在這種情況下,西格莉德的影子「詭影娃娃」,還會有什麼令人震驚的表現。

然後他就看到,仍舊一臉淡定,彷彿萬事盡在掌控之中的「詭影娃娃」,隨手抓起兩團黑色液體,又臨時打造了兩個零件出來,安裝到了手下的武器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