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他們現在也許還做不到那麼強大,可是他的衣服絕對有其它的,放在家裡,以為他這一個最終收留他,這個城主和其他的不一樣。

問他從現在來看有什麼以後來看,他的實力絕對是一個奇葩的,成長性的,他們都成了你的模特,也能帶動著一個城市成長起來,那麼他也能帶動這個城市裡面的人成長起來,他們的實力無法停止他們是無敵的,至少在這個時間段來談,他們也許真的可以做到別人所不能做的。

那就是他們可以憑藉著一個亂世崛起。

他們可以憑藉自身的實力,憑藉著誠實的是,你真正的站在世界的最高峰。

畢竟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是旁人可以比擬的,也不是這些交通可以隨意變,玩弄,拿捏得比他們現在這一座城市的實力已經達到那樣的程度,所以說如果是別人想要把他們當做軟柿子捏的話,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所以說他們只要堅持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堅持做好通信的應該做的事情,那麼一些人都不可能為他們,他的眼裡一切都不可能給他們造成任何危險。

畢竟他們的實力現在雖然算不上,真沒錢的單身已經算得上是在這個世界上有機會的勢力。

沒有一個人說過他們,這個城市不算是最窮的人,只能說明他們這個城市還不夠,還沒有那麼多得激勵他們,如果有更多的積累的話,都不允許他們會有更多的機會到了更強大的地步。

能不能說他們就不只是強調而已,對他們也可以取得更加偉大的成就,至少是說在這個階段來說,他們還是對這些事情不夠,措施太少,但是過了這段時間,也許他們就可以完全崛起了,因為這次大災難過後,他們的實力將會迎來一次春天,將會強大的飆升。

這樣的標準並不是簡簡單單的,而是他們可以將自己的師弟當的另一個階段,畢竟他們現在整座城市的實力能夠達到s級以上的人已經不多,但是如果過了這段時間之後,他們一定可以有很大一部分人都能達到這個程度,畢竟他們現在的身體可是非同凡響的。

只有他們的身體素質上去了,那麼多樹實力的增長完全是就是有可能的,如果他們不受心魔的阻礙的話,那麼到時候他們用肉體力量的真實的嗎?

他們所有人都叫起來,也足以可以讓這座城市的階段再飆升一截。

一個人的強大,並不是說他的內心如何的強大,也叫上她的肉體,其他的靈魂,畢竟他的心魔如果提出的話,那麼多的身體依舊沒有任何的雜質了,怎麼將這些東西全部綜合起來的話,那麼多的小弟硬實力的話是十分簡單,這時候用s系實力也許完全可以。

所以說你是認的這些人是根本就是不全面的團隊,如果可以將自己的實力提高的另一個階段的話,那麼到時候他們就會變得更加強大了。

這個現在並不是簡簡單單的強大,而是可以讓他們與這座城市聯繫到這一切,那麼他們就可以把這些東西全部都綜合在一起,認為這就是一個整階段的飆升。

這樣的勢力究竟是怎樣的勢力?這座城市究竟是怎樣的一座城市,他們的強大恐怕是沒有人敢招惹的吧。

畢竟面對這麼強勢的城市,即便是他們,這座城市裡面的人也肯定有極大的自信,也會有極大的自豪感。

因為他們的城市是一個強大的城市,令人無法侵犯的城市。

雖然知道他們的實力是也算是非常不錯了,可是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是由不同的,都不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更加強大的實力才可以。

這時候根本就不怕你的實力,才能走到你的身邊,就會穿出這樣的事情,還不都因為不能長時間的朋友都不能做。

這個城市變得更加強大的實力才可以,如果讓這個城市變得更強大,把他們的以後將更加有保證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有更多的人想要讓他們這個城市區負面,所以說他們如果想要讓他們能夠成功的話,就必須兌現,有超出常人的實力就可以。

你都不接的都不是普通人,都憑藉他們現在心裡的話都能形容,得到以後更加強調倫理的情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想其他的辦法讓他們都團結在一起才可以。

最近這段婚姻能堅持多久才可以?

自身以後在這樣的生活根本就是不成熟的,所有東西才能取得更大的,勝利的也不一定考慮到之後還應該怎樣做才可以走,你都不覺得,如果就這麼多的人都放棄了,那麼多明顯的就是極為不負責任,他必須得對這樁事負責任,他們必須對所有人負責任,對這幾千萬人負責任。

你可以不在一起,他們也不在一邊的人比你在意這座城市,在他們的家園,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能夠千古留名,至少不會被別人騎著脊梁骨罵。

他們又不是普通的人,他們是一群更加強大,更加突出遊客站立的人,因為他們的身體現在已經走到了裡面,進的都是性別,已經不是素人可以說的了,因為他們現在已經超出了最小的人類的範疇。

他們現在可不就是最普通的人,而是一群實力強大的人類,他們的實力現在已經能夠將保護自己,以及保護這一頓豐盛的人們都能夠聯繫到一起的,他們可以保護整座城市,甚至可以報復這個民族,所以說他們是,如果能夠結合到一起的話,那我就是一股極大的勢力,即便是很少追究國家,那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說他們現在如果還想要憑藉這些東西來拯救這座城市的話,那我就必須得提高自己的實力了,這就是一個基礎,他們如果是連這一個基礎都沒有的話,那他們又何談以後呢,所以說他們現在只是說到這一點,還沒有收到其他的東西而已。

因為如果他們受到了其他利益的支持的話,那麼他們的實力會飆升得更加快,如果將這一次的戰爭才可以拿到手的話,那麼他們即便是以前損失的最多的東西,憑藉這一次也可以再一次的學習瞬間的覺醒會成為眾多城市中極為富有的一個,畢竟這些怪獸並不支持有強大的威脅,更加有更多的寶貝,他們的身體之內有更多的可以利用的東西。

所以說如果能將這些東西全部都歸為己用的話,那麼他們就能夠擁有一大批的資源,這些資源也就夠他們裝備起來了。

他們現在的實力已經是不容小覷,所以因為他們還能取得進步的話,決定會令人震驚了。 「我姓方,叫方德。

因為經常在歐洲活動,我還有一個英文名字,叫詹姆士。剛剛簽署了一份轉賬文件上,我的全名是詹姆士方德。

另外,我還有一個名字。

其實也不能算是名字,只是代號而已,只是時間長了,很多人都只記住了我的代號,忘記了我的名字。

他們都叫我007。」

……

方德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張1英鎊的紙幣,兩個手指夾著,輕輕甩在了那個年輕侍應生的銀色托盤裡,然後端起了那杯咖啡,美美地品嘗起來。

戰爭使得物資匱乏,就連瑞士都受到了影響,高昂的咖啡價格讓小小的咖啡館里,只有零星的幾個人。

一眼掃去,方德就發現了兩個熟人。

因為他在銀行處理手尾時,不小心沾上的兩個人,無外乎是英美等盟軍的情報人員,早就盯住了那些和德國人交涉的賬戶了。

情報界里,九頭蛇的名字已經被盟軍高層所熟知。

就是這個組織,提供給了德國人一些情報。比如德國本土的石油、奧地利的鎢礦等情報,讓盟軍對德國封鎖戰略資源的一些計劃落空,而當初恩尼格瑪密碼機被破譯的情報泄露,更是讓德國人和日本人藉此坑了盟軍一次。據說,那個九頭蛇還幫助小鬍子清理了兩次內部的反叛者,穩固了小鬍子的統治。

這個九頭蛇被盟軍高層恨得牙痒痒。

但他們根本不暴露在世人面前,就連德國人都沒見到一個九頭蛇的正式成員。他們主要靠電報交流,就算更換密碼本,也是拐彎抹角的,不會留下一點尾巴被人抓住。

他們絕大多數情況下,只需要技術情報,通過電波交流,這讓德國人也難以摸清他們的底細。

但德國人知道,他們需要九頭蛇的情報。

為了掩人耳目,德國人自己還組建了一個九頭蛇組織,故意擾亂盟軍的視線。

不過,在德國前景越來越不妙的情況下,德國人里還是有不少人選擇了向盟軍出賣情報,保全自己。九頭蛇的情報就這樣被盟軍知道了。

可盟軍使勁了渾身解數,也同樣沒有追查到一個真正的九頭蛇成員。

方德也不知道他是屬於九頭蛇的一員。

這個世界上知道九頭蛇真正秘密的只有5個人,包括趙易三人。

其他人都只是零星的知道一點先鋒軍和德國人做交易。

方德這樣遊走在情報一線的人員,即使再忠誠,為了絕對的保密,也不會告知九頭蛇的真正秘密。他們所攜帶的機密,自己也不知道密碼。這種事情無關保密等級,而是對情報人員的保護。

方德心中也有過猜測,但不斷暗示自己,這些只是一般交易。

在戰爭中,敵我雙方的情報交易很多。

就算是美國人和日本之間,除了給對方挖坑的假情報外,有時候也需要交換一些真實的情報,就像交換俘虜一樣,各取所需,完成一些政治和利益上的妥協。更何況,華夏和德國人的關係在二戰前一直還不錯。就算在二戰中,華夏和德國依然有非官方的來往。

各國都跟德國人有情報來往,先鋒軍偶爾露出一點情報交易,也不顯眼。

美國人也懷疑過先鋒軍,畢竟先鋒軍的蝴蝶手裡握著一張讓美國人也為之驚嘆的情報網。

沒有證據,美國人可以懷疑任何人,卻不能憑此來和盟友翻臉。在東南亞地區,美國人還需要先鋒軍,那些捕風捉影的事現在連影子都沒有,沒人會犯傻。

「那個九頭蛇唯一的破綻就是那批黃金。」自從九頭蛇的情報被盟軍知道后,這個秘密也成了盟軍抓住九頭蛇的唯一可考線索。

德國人為了探九頭蛇的底細,用7噸黃金作為酬勞放在了瑞士銀行中。

各種宣傳中,瑞士銀行的信用不錯,先鋒軍當初又缺少資金,葉關就決定先取一點。

趙易和李衡原則上也是同意,只是對取錢方式的安全性一再商討。

最後決定先取1噸轉成美元試一試。

半路上還是出了問題,就算是轉成美元,德國人的尾巴也還是甩不掉,趙易乾脆命令放棄了那筆錢,最後還是犧牲了一名情報人員。

為了斷掉線索,代號015情報員選擇了被殺式的自殺。

為了這1噸黃金,從瑞士到法國,輾轉了5個國家,死掉了一個吉普賽耍猴老頭、一個南美小偷、一個法國妓-女、一個義大利黑手黨、一個印度阿三、一個阿拉伯商人、一個阿爾及利亞的黑奴,還有一個韓棒子。

015夾在死去的九個人中間並不顯眼,他的身份一直就是從小居住在歐洲的二代華人,和先鋒軍隔得比較遠。

德國人的鍥而不捨也在此中斷。

為了平息九頭蛇的怒火,德國人交換了包括一份艦船用鋼秘方和工藝在內的幾項李衡之前求不到的技術,以及更多的資金賠償。

但以後,九頭蛇再也不去碰這些資金了。就連技術上,也不會輕易泄露自己的底細,總要改頭換面才用出來。

盟軍在獲知九頭蛇的情報后,做了大半年的無用功,最後也把精力集中在了黃金和資金上。

斬斷了那筆資金鏈后,九頭蛇還是留下了一些痕迹。

方德不是去處理這些手尾,而是真的去提取活動經費,只是當初辦理手續時和輾轉過的一家瑞士銀行是一家,不巧撞到了調查的盟軍情報人員,所以被盯上了。

方德不止是處理九頭蛇的情報,平時也在搜集各方情報,執行一些任務,搞情報時間長了,免不了和各方勢力打交道,各國情報人員其實都互相了解一些,方德的身份也逐漸被別國人員所知。這也是九頭蛇現在很少再給德國人提供情報的原因之一。

絕世醫妃,病嬌王爺太腹黑 方德已經不再參與九頭蛇的情報密碼更換行動了,但還是惹上了這樣的麻煩。

但那兩個熟人已經跟了他半月了,絲毫沒有發現異樣。

他們檢查了那張1英鎊的紙幣,也檢查了銀色托盤,問詢了年輕帥氣的侍應生,同樣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只能看著方德哼著小曲離開。

曲子是剛才華人店主大叔教自己女兒彈的那首不知名的曲子,只是一首練習曲。華人大叔和女人前後彈奏了7遍,就連那兩位熟人都能哼幾句了,但這樣明顯只是當練習的曲子,在一些人聽來就是噪音。但在方德聽來,卻是一個個神奇的數字。

出了咖啡館,門口有個乞討的老頭。

戰爭讓乞丐多了起來,乞丐們獲得的救濟也越來越少。乞討的老頭把他所有的家當都擺了出來,在牆邊一角擺得滿滿當當。

方德沒有送出他的仁慈,卻多看了乞丐老頭幾眼。

在背後一直盯著他的兩個熟人自然不會注意到這種不接觸的交流,自然也沒有發現方德的眼神更多是在地上的那堆破爛中掃過。

幾個鍋碗瓢盆和各自不同的顏色,再加上鋼琴曲的簡譜,只需要幾個熟悉的公式就跟家中的書籍聯繫在了一起,成就了最新的密碼本。

在被人盯上后,沒法去取新密碼的方德終於聽到了來自蝴蝶的最新指示。

……

「歷史已經走樣了,看樣子德國人至少還能堅持兩三個月。」葉關對德國人還在堅持,嘖嘖稱奇。

看到歷史在自己手中改變了模樣,有些自豪,也有些擔心。擔心牽一髮而動全身,讓歷史金手指的光芒黯淡無光。

「老希還沒有死,蘇俄和英美才剛剛攻到德國人領土上。蘇俄這一段時間要忙於歐洲,很難抽調出兵力攻擊關東軍,若是美國人投了原子彈,讓日本人早投降了。亞洲的局勢,會不會更偏向美國人。棒子的局勢說不定也會變,還有棒子戰爭影響華夏嗎?」李衡對現在的狀況也是不斷猜測,但他不擅長分析這些,只能問向趙易。

「河蟹世界決定了歷史不會有太多走樣。」趙易呵呵笑道,「歷史的走勢,除了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如果日本人要投降,蘇俄人不會坐視不理,肯定也要趁機在亞洲賺點好處。美國人會不會用東亞的問題吸引蘇俄的精力從歐洲挪開點?蘇俄人的貪婪難道會放過這個機會?二戰後的一系列戰爭和思想浪潮,會讓歷史不止局限在二戰的分割方案框架中。大局勢不會改變很多的。」

「大局不變,我就怕一些小的改變。比如,德國人會不會還把寶藏藏在礦井裡?要是換個礦井,咱們還能佔得先機,從美國人手中奪食嗎?」葉關擔心歷史的改變影響真正的金光,「我們派出的人員守株待兔,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收穫?」

「那些財富都是死的,技術和人才才能源源不斷的創造價值。」趙易提醒道,「就算我們又派出一批情報人員,還有留學生的幫助,我們在歐洲的人員還是太少,那些機械物資等,我們是很難拿走的。我們只能趁亂,獲取一些技術,還有一些技術人員。那些頂尖的人員和技術是搶不過蘇俄和英美法幾大流氓,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挑選適合我們的。

我們的基礎還太弱,適合我們的才是最好的。能拿到手的,才是最合適的。」 畢竟他的實力現在可不算是咯,最後在這個城市裡面也沒有人陪的時候,更加脆弱多變,覺得現在自己完全可以讓這一座城市崛起。

無論是以後還是未來,如果是那天是自己的內心的話,那麼多的勢力會一路的飆升之後可以那個再詳細的人博弈,到時候他們就真的是取得最後的勝利了,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樣的話,那麼他們真的就成功了。

不就是以後還有未來,不僅是從前,還是現在,又被他們把握住機會的話,那麼這個機會就被他們鄙視他們的,如果自動放棄的話,那麼他們就離這個機會也太遠了,他們想要走到可以讓自己成功的話,那麼他就必須得從這個世界上崛起,想要崛起是穿的簡單,但是卻也十分的難。

他們可以不想自己的未來,但是也必須得向他們諮詢,或者未來也必須得相對充實的未來,因為這座城市的未來不容人忽視。

他們如果還想要提升他們的實力,都和他們,如果還想要提成給一個城市市民的話,那就從現在開始就必須得努力的,路人的話,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供他們去浪費,這些時間都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而他們現在如果沒有準備的話,那麼他們就沒有實力拿到這一個機會。

所以說先要有實力拿的東西,那麼就必須做出正確的事情,那麼就必須得學聰明一點,他們相約村民一點都不就必須得認識自己,任性自己讓他們真正的認識到他們自己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是否有實力能拿到這些東西,他們如果配套的話,那就出名,他們已經可以清楚的認識到自己了,怎麼他們就有這個資格可以拿到。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成熟的人,還有有素質的人才能夠製造,印象中應該怎樣,就不知道了,應該怎樣努力,是去是留。

沒有任何人是不努力就能夠取得成功的,除非他是二代,但是他的一代也會去努力的,所以說這都是一個過程,他們寫的成功,通過這個過程,如果沒有這個過程的話,根本就沒有他們的成功經歷,對他們的未來。

就是可著一個人想要成功的話,就必須取決於他是否能夠戰勝自己這一生,自己的明天,或者是敢於和自己的未來作鬥爭,敢於和自己做鬥爭,那麼他們就真正的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寸的立足之地了。

現在他每日都抽出時間,就算是這個世界上的一枚小小的沙粒的,如果他們再碰到的話,那不就可以變成一顆石頭,甚至十幾塊巨石的時候,在這個世界上佇立著,沒有任何人敢於小看他們。

直到有一天,他們這棵樹成為了金剛石,那麼他們就可以輕易的一切就像是這世界,所以鋒利的利劍一般,他們就可以橫掃一切,任何人想要做到,他們又說再想想看他們,任何人不尊重他們,那我們都會被他們一個個的全部斬盡。

這個世界上不缺少勇敢的人,這個世界上也不缺少這些寵物的,所以說這些人的努力全都是為富人做一個鋪墊,而是他們的形象變得更加強大,那麼就必須得擁有這些強橫的實力,這些強悍的實力就是讓自己屬於自己的,而不是別人賦予他們。

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不管是以後還是未來,都應該認識到自己的身體還是應該有所提升,為,至少他們現在的店鋪都是自己給自己的,不是別人給他們的,所以說在這個世界的認知下,他們應該明白以後應該怎麼選擇,以後應該有如何的,應該是做了一個岔路口,那麼他們就必須得選對一條好路,因為在這個亂世之中,如果錯了的話,他們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想要成功就必須履行承諾的事,如果成功的話,那不就只能成為他們的手段,還有購物的日子,想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用正確的方法去操作,必須得用正確的方法,成熟的話,實在是太過複雜了。

所以說,一個人想要爭取到自己的成功,一個人想要得到別人的認同,別人的別人的尊重的功能,就必須得做那些正確的事,最重要的是,可以做那些既傷害不到別人,但是又不會讓自己得到滿足的那些事情,這樣的事情他會得到別人的認可。

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並不缺少那些好人,也不缺少那些被人看好的人之間存在一些沒有被別人認同的人,是一心想要向上,一心想要崛起,而且內心也有極大肯定,也有其他自信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生存,在這個世界,才能被所有人所認可。

因為他們只能認可自己,才能讓別人認可自己,他們只有讓別人給自己才能得到對自己的尊重,只有這樣他們才更有信心繼續增加投入,不然的話,他們對自己都沒有信心,又怎麼讓別人對他們有信心的,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話,那麼誰還會相信他們的,誰還能幫助他們?所以說在這個世界上並不缺少那些缺少自信的人,只是缺少那些敢於擁有自信的人。

你有什麼想要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立足的話,那就必須拿出相應的實力,而這樣的事例並不認識他們在這幾分鐘的時間都拿出來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而是他們在長期累月積累起來的那些勢力,可以讓他們在這個世界上可以立足的實力,讓所有人都震驚的實力,而不是這一點點微小的力量。

所以說基本上他們現在看不出來,但是以後也絕對有機會讓他表現的,對她們也許真的是不一般人,至少在這個時間段看來他們雖然顯得格外有些平庸的,他們,如果可以利用這些事例讓自己變得更強的話,那麼他們也許就可以將他們的思想,將他們的未來都寄託了,更大更遠的抱負上。

從現在這樣的情形來給她們的仍是想要解決起來並不困難,想要成為那一個最強大的城市也並不困難,只有他們堅持下去就一定不會做,就一定有希望的,可是他們就是害怕堅持不過去,這次當真了,如果他們在這一次低頭,就這一次就會被滅城,怎麼就沒有以後可以說了?

畢竟他們可不是孤家寡人,是這麼多的人,又怎麼可能這麼輕而易舉地輕言放棄的,所以說他們必須的,堅持自己,必須得努力的堅持走下去,如果走不下去的話,那些路自己走下去,因為他們不支持,肩負著自己的責任,也是見不著一個城市的衝動。

所以說今天碰到這些事情,咱們就必須將這些事情進行到底,不認識他們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不關心他們認同不認同,也和他們都應該這麼做。

因為他們畢竟不是肩負著一個重大而已,而是進一步對整個人類的光復的一個女的住的人都不好,那麼所有人都會尊重他,但是如果他能成功的話,那麼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去尊重他們。

女人的成功並不是別人說的,而是所有人都認可的是所有人都尊重他們,所有人都認可他們,這樣才可以成就這一個城市的強者都紛紛崛起,這樣才可以讓所有人都變得更加強大。

每一個強者都會帶領著他們的心中,每一個心中都會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能把它們結合起來,就會是一個強大的隊伍之一的,曾是擁有一個極為強大的隊伍,那麼這一個城市有什麼理由不崛起呢?

這個城市如果都崛起了,那麼帶領著一個民族,對一個民族有什麼理由不崛起的,因為他們有一個最強大的城市這裡全球都是數得上號的城市。

所以說從這些方面來看他們以後還並不是很難的,如果只是憑藉這些東西的活動嗎?

他們就已經完全可以認識到自己的未來有一個怎樣的發展前途,因為這個發展前途令人心疼,他們利用能夠認識到自己的未來究竟有多麼強大,他們只有認識到他們的發展潛力有多大,那麼他們就會不留餘力的繼續的發展,那麼誰還能阻止得了他們的崛起大路呢。

如果就連他們自己都認識不到自己,到底有多少的權利可以說,那麼他們將會被這些人雙手一摸,它就不會被任何人看得起,他們這樣做只是在這個世界上碌碌無為的那一群人之中的一個而已,即便是組團的嘛,也只是一部分。

所以說他們想要讓別人看得起,想要別人尊重你,就必須得努力,必須得付出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全部。

如果這樣都不可以的話,那麼就只能付出自己的身體,看穿是想要有一個光輝的人生,還是要有一個無所謂的人生。

那麼他們將可以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與神匹敵的進化的人類,因為他們有神一般的思想,像一神一樣的精神。 日本被圍困的第15師團塵埃落地,也終究成了歷史翻過去一頁抖落的塵埃。

日軍無力救援,菊花帝國疲態盡顯。

老美攻勢越來越威猛,已經讓日本人無暇他顧,無論是華夏還是印度,亦或者是東南亞其他地方,各地蜂擁而起的抗日浪潮更是讓日本人應接不暇,已經沒法來針對先鋒軍了。

他們想趁著夜色偷偷把牟田口廉也等幾個高級將領空運走,免得被擊斃和俘虜,更加丟人。

「別把小鬼子想得太死板,各國高層官僚們都一個德行。」聽聞牟田口廉也要逃走的消息后,面對李衡的不解,葉關冷嘲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