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根本不是魏林千認爲任迪——面部表情不似作僞。而任迪根本就是傻傻的在聽。適當的露出了讚許的表情。但是每當魏林千的話有讓任迪爭勝和別人衝突的可能的時候,任迪關鍵時候都是在猶豫。看到任迪猶豫,魏林千則開始緩和矛盾,繼續刷好感值。

魏林千說的越多,第二種思維定下的結論就越來越無法被證僞。而現在用第一種思維思考的任迪每當到關鍵,需要下保證的時期。都會被第二種思路思考出來的結果給警醒。

至於任迪這種人格分裂思考模式怎麼形成的呢?並不是星環位面分體形成的。任迪喜歡這樣思考早在中二年紀的中就形成了。

在中學的時候,多次省吃儉用的零用錢被同伴用真情實感的語言借出去,最後要的時候打水漂的後,任迪逐漸形成了這種自主將思維分成兩種情緒思考的習慣。也就是朋友借錢的時候,哭慘的時候。自己會順着朋友勸說被更感動很同情。但是下決定要借錢的時候,立刻將朋友想成借錢變成大爺的姿態,用這種結果將自己恐嚇住。讓自己不要下決心外借。

當朋友放棄借錢的時候,照樣是第一種思維,不帶任何惡感的面對。將沒發生的第二種思考出來的結果忘掉。下次見面照樣可以談笑風生。自如的交友。

等到星環位面的時候,任迪可以多線程思考的時候,任迪這種思考模式更是肆無忌憚起來。用多種角度來思考一個人。哪種角度的思維會被證明爲錯誤的。隨着時間流淌可以驗證。

星環位面文明的一位位英雄,任迪也不是沒用過小人之腹渡過。然而事實證明真的是小人之腹了。但是小人之腹沒有鑄下讓自己遺憾的錯誤。用任迪自己的話來評價自己,自己就是虛僞的,所以堅決不承認自己在星環位面是英雄。

至於魏林千刷好感度。打死他,他都想不到任迪腦子裏的迴路是怎麼運轉的。若無真心行動實際證明,單憑語言,根本無法將任迪的戒心證僞。

所以明明是宴會上志得意滿的情況,一位位貴公子目光話語圍繞着自己轉,自己是宴會隱形中心。卻在任迪這多種角度思維思考下腦補成了紙牌屋。

任迪相信,這個宴會背後,當自己到達昂朝帝都的時候,一雙雙眼睛就盯住自己了。如果自己是撞騙,那些昂朝的大人物們自然會放任自己家“不懂事”的小孩年輕氣盛給任迪一個教訓,敲打敲打任迪到合適的位置上。——作爲先天高手應該在的位置上。

如果任迪展現了合適的才能。那麼經過自家孩子的介紹,這些背後的大人物就會主動接觸任迪,表示對任迪的欣賞。或許下一場宴會的規格,就是帝國實權大人物們的招待了。

這就是這個公子小姐規格宴會舉辦的目的。無傷大雅的摸底。任迪不是棋子,或者說這麼多場演變任務,也只有被演變當成棋子,在那個位面上任迪不是棋手的位置。而且這個位面演變也不管自己了。

明白了宴會舉辦者的目的,絲竹蕭瑟,香醇美酒,華服美人展露玉足纖腰的歌舞。以及經營盤碟中的珍饈美味。都是棋手的眼中都是棋盤上無關緊要的修飾了。

任迪甚至可以猜測到,沒有露面的南王公恐怕是在帝國那裏闡述有關於自己的情況。至於對家的後手最壞的打算是穩住自己。至於留不住就殺。嗯在找不到南葉國那個星門之前,他們不會這麼枉動。

聽着這鶯鶯歌舞,以及南王府的大世子富有感染力的勸酒。任迪閉了一會眼睛。理清了一下思路。

而一旁時刻注意任迪舉動的魏林秀找到了機會,對任迪說道:“任先生,是否是感覺到累了。”

任迪睜開了眼睛,露出了和之前不同的笑容說道:“好了,說正事吧。你們想要的東西,派一千個你們認爲是可靠的人跟我十二年吧,直到貴方晉級五級之前,我都不會離開。”

魏林秀愣了愣,隨後露出驚喜,而這時候魏林千也聽到了準備朝這裏走過來。魏林秀搶在他哥哥之前問道:“那麼先生所求什麼,只要大昂所有。一定能讓先生滿意。”

任迪看了看魏林秀,這孩子爲了不讓他哥哥插話,直接將對話推入了定價環節。搞得主持這場宴會的哥哥臉上差點憋出來內傷。

任迪笑了笑說道:“大昂進入五級後,好聚好散即可。別的,無所求了。”原本代替自己父親封官許願的,魏林秀自信滿滿的表情愣住了。

而魏林秀愣了愣。而這時候魏林千說道:“先生高潔,在下佩服。不過我朝絕不會虧待任何一位賢才的。”

就在說話的這段時間,周圍的一位位家族子弟停下來說話。任迪扭頭看了看衆人。說道:“今天不應該談公事的,在下孟浪了。”

一位位貴族少年們紛紛表示沒事。而這時候,韓家的少年,冷笑地說道:“那裏來的狂妄之徒,竟然如此大放闕詞。”

任迪看了看這位面帶挑釁的少年,笑了笑說道:“來此地討生活而已。你家枝高葉茂。又何必和我一個落魄之人計較呢。”

HP同人:逆轉 韓家的少年,被任迪言語中一捧,也不好繼續緊逼,輕哼一聲,以表示不屑。並沒有繼續糾纏下去。而一旁魏林千看到任迪這番作態,眼睛挑了挑。任迪這番表現看似示弱。看似損失了面子,但是南王公就會按照這樣場面上的面子來動搖和任迪合作的決心了嗎?只要合作順利,作爲合作者,這找面子的任務是落到了自家王府這邊。

若是被人說和無能之輩合作,這傷的是王府的面子。任迪的退一步,在未來可能產生的利益對抗中,昂朝本土這些勢力就要往前面站一步。

至於新扶持的一派和元老派的對抗,然後皇家作爲中立者協調(和稀泥)的好事。不可能發生。想要從任迪這裏拿到技術,就要主動對抗王朝內部既得利益機關世家的舊利益集團。

任迪是棋手,並非棋子。 時間轉眼過去了三年,昂朝的帝王的宮殿中出現了溫暖的火爐。昂朝的皇帝,魏延崇看自己書房上的圖紙。這三年內,他幾乎每一天都關注着圖紙上的進展。而三個月前,第一批鋼鐵從平爐中直接煉出來後,饒是這位帝王平時涵養極好,也忍不住的在書房中激動的走了幾圈。

鋼鐵,四級文明和五級文明之間很重要的一個門檻。而在五級文明中這叫鍊金技術。五級文明的世家們死死地握住鍊金技術。毫不外傳,其生產的鋼鐵戰爭機械,讓四級文明汗顏。

至於技術盜竊,凡是知道祕籍人。都是家族的重要人物。魏延崇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南王公,笑着說道:“你家的小子立了大功。不過你我兄弟之間,也沒什麼好獎賞你的。好東西我可都一直都分你一份的。”

南王公魏延嶺聽到這半開玩笑的話連忙說道:“能爲皇兄解憂,是臣弟之幸。 邪少悍妻 臣食祿之豐……”

“好了,別客氣了。你丫開不得玩笑。”皇帝笑着打斷了自己這個弟弟的話。

整個皇家在爭奪皇位的時候,血腥無比,皇子太優秀往往不是好事,那個位置只有一個。作爲這一代昂朝的帝皇的手腕絕不是蓋得。而在他的積威下,作爲他的弟弟,南王公是非常慎言慎行。

皇帝說賞給你的都賞給你了,這句話下一句回答就是要表現知足。否則的話,你想幹什麼?想更進一步試試野心?

皇帝說道:“你家的小四我會在試着給他安排一個爵位。讓他回去做好準備到地方上任職,悶聲接受功勞,朝堂上那些人的閒話是很煩的。”

南王公聽聞頗有些激動說道:“謝謝皇兄。”皇帝看到自己弟弟的樣子很滿意。作爲皇帝帝王心術,對身邊人的賞罰獎懲,可不是隨性而來的。獎懲都恰好碰到了對方的癢處。

南王公這樣皇親國戚,最大的糾結是手心手背都是肉,而王爵只能一個人繼承。而皇帝的許諾會,給他的兒子安排拿功勞的機會。這就是許諾爵位的。

而有了這一層許諾,南王公則會在接下來更加費心費力的爲皇帝驅策。可見皇帝馭人的手段。

但是皇帝的手段如此,卻有皇帝搞不定的人。皇帝頓了頓嘆了一口氣說道:“那位叫做任迪的,現在還沒有改口嗎。”

南王公說道:“回稟陛下,這位來客,對皇家賜予的府邸,奴僕,以及美人毫不在意。他一直停留在三個工業區中,以至於。”

皇帝說道:“以至於什麼?”

南王公說道:“那些奴僕長時間看不到主家,在府邸上很是放肆。在市井中常有其不良的事蹟傳出來。朝野上那些人彈劾他囂張跋扈的摺子,也都是這些人惹出來的。”

皇帝聽到這臉上非常怪異。宅子奴僕都是皇帝賜予的。然而任迪現在一直在工業區,見面都沒見面一次。只要見面一次,皇帝都能以管教不利來點醒一下任迪。但是偏偏遇到一個不接手的主。

皇帝說道:“他不在乎是嗎?”

南王公說道:“是的,三年前,他曾說過,當我朝晉級五級的時候,好聚好散即可。我當時以爲這是他以退爲進。而現在看來。他似乎在避免瓜葛。”

皇帝說道:“此人年齡幾何?可有婚配。”

南王公恭敬說道:“先天強者壽命四倍於常人。且經常駐顏有術,恕在臣無能,難以判斷。”

皇帝說道:“就算是先天強者,應該不超過五十吧。”

南王公問道:“應該是的。諸王家中,一共十七位女孩家剛到婚配。是否將他的畫像交給這些她們過目一下。”

皇帝說道:“天憐公主過些日子從,垂天宗回來了。這女孩子家學武再好,終究還是沒嫁人重要。”

南王公驚訝地說道:“天憐公主。這,這。”

皇帝說道:“五級文明就離開?看來這位的跟腳不簡單啊。”

南王公點了點頭說道:“臣明白。”

鏡頭切換。

熾熱的工廠中是蒸汽的轟鳴。工廠中到處都是蒸汽推動運轉的大型零件,一眼看去,宛如進入了工業革命時代。

昂朝往任迪這裏塞人一共分了四批,第一批只有二十多個人,第二批兩百多人,第三批三千人,第四批是三萬多人。

這些人都是昂朝皇家機關術的精英,至於他們是怎麼審覈人員的,任迪不管,這個世界任迪僅僅傳授知識。任迪看得出來這些人都是精挑細選的。身上均有內力。

而就是如此,三個工業區,還是被軍隊封鎖了,任迪在穿行三個工業區的時候,大批騎馬的部隊隨行。直到任迪在三個區中完成了鐵路的架設。這些騎兵才消失,該成了裝甲列車了。

鍊鋼廠,機械工廠,三酸兩鹼化工廠。按照任迪的規劃,這應該放在一起的。好提高效率。但是這個世界可不是講究提高效率。皇家的機關師們強調門派。所以分了三個部分。

“你過來……”任迪對中年的機關師喊道,這位機關師一路跑過來說道:“廠長你有何吩咐。”(廠長是任迪要求的,大人大人,任迪覺得聽得不舒服。)

任迪說道:“橡膠製品已經合格了。你們不是一直想要建造飛行器嗎?”這位機關師聽到任迪這句話,連忙點了點頭。

任迪說道:“現在已經可以了。這些人都可以過來,我傳授內燃機技術。”任迪遞給了一批名單。這些名單都是任迪認爲技術合格的工人。不過在這個機關師眼中,還是要在這一批人中選擇一批信得過的人才。

嗯,要不是這個世界人力夠多,能給他們選,任迪早就丟手不幹了。要是地球上敢這麼玩。吧整個知識體系化成一級一級,最後定下來那些人配學,那些人不配學。那些弟子可以傳授,那些弟子不可以傳授。內門外門。這個國家不用邁入工業化了。

這個世界這個制度,比當年滿清在面對西方工業文明時展現的還要搓。當然這家底太厚了,低等文明根本撼不動,高等文明佔據靈氣更高的區域,懶得理低等文明。

看着這個機關師,一個一個的數着合適的人選,任迪轉身離開了。技術給他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制度。任迪不指望能改變整個昂朝。

任迪轉身離開了,對於昂朝,任迪根本沒有改變的慾望,社會變革是需要一大批同行者的。昂朝不可能找到大批同行者。這是一個極其富裕的封建社會。農民都能吃得飽,沒人會想着改變這個社會,而且上層有着相對於下層非常強大的力量。

革命在這個世界簡直就是無人認可的笑話。而革命這件事必須是有人來革命,有人來想革命才行。

現在任迪只是對這個世界感興趣。這個世界星門交換戰役到底是什麼樣子。而且更高層次的文明到底是何等姿態。任迪感興趣的是這些情況。

突然在工廠中一批新的學徒們排着隊走了進來。領隊的機關師對任迪輕輕敬了一個禮說道:“廠長好!”在看到任迪示意的點了點頭,這位領隊然後帶隊從任迪身邊路過。

隊伍中一位位機關師學徒聽到領隊的對任迪稱呼後,一個個好奇的盯着任迪。其中一個少年看了看任迪。似乎是非常好奇。

走到了大門後,在新進入的學徒完全和任迪視野隔絕,任迪突然一頓,腦海中的卷軸突然變成紅色,然後攤開重播了剛剛擦肩而過的畫面。

這種猶如靈異視頻重放一樣的展開,很快卷軸很快鎖定了一個人,然後畫面消失,一句話出現在上面:“發現非本位面力量系統。對方對你使用了偵測。無果。”

看到這一幕後,任迪頓了頓:“非本位面力量系統。也就是說,這裏有着另外勢力到來?對了,對方偵測無果是怎麼回事?”

腦海中的光幕回答道:“你身上無任何外加的血脈力量。所有物質幾乎全部來自於本位面物質改造。無高維度力量投影。由於無法區分你和本位面生靈的差異。對方偵測無果。注意延後至此告知你,也是爲了不干擾你作爲本位面生靈,遭到探測的正常反應。”

(如果任迪遭到探測就被立刻告知,其反應上的細微改變,也會被對面的探測感應到。從而確定。這就像社會上很多逃犯,不是露出破綻,而是被直接詐出來的。)

任迪聽到這笑了笑說道:“這就是你不給我天賦,不給我紫金召喚權利,不給我徵召兵召喚力量的原因。需要我在這個世界隱藏好是嗎。”任迪參與過空間交戰,穿怪之間的交戰,並不是看投放者被加載的戰鬥力,就像兩個拳皇對抗,不是伸出來手指力量。力量加載的越多,在另一個穿越怪面前越容易暴露這個道理,在元淼位面,任迪就已經知道的。可惜這個位面任迪的終極戰略武器真實之劍也不再手上。

鏡頭切換到另一邊,進入工廠的學徒中,一位年輕的人頓了頓,說道:“頭的懷疑有誤,看來並不是其他戰隊的搗鬼。”

這位年輕人手腕上彈出了他人看不到的光幕,這個叫蠕蟲空間穿越怪說道:“這裏是高危區。敵對空間勢力已經完成軍團投放。請在規避本位面監察者同時,儘可能消滅敵軍。” 大量的紅磚燒製成功,隨着蒸汽機將混凝土攪拌完畢,一位位勞工將緩緩的修建堡壘。隨後在鋼管質地的起重機將長十五米的炮管吊裝只至堡壘上。巨大的堡壘平臺在特種鋼鐵小棍充當軸承的作用下緩緩轉動這。這個威風凜凜的炮臺在帝國重要關卡中建造完畢。

機械運彈機,將三百五十毫米口徑,一人高的彈丸從後方塞入跑膛後,隨後鋼混再次依次將三個藥包送進炮膛。最後鋼棍從後膛抽出,將炮閘門關上,隨着炮閘旋轉螺紋咬合。一聲巨響重炮發出無與倫比的巨響,隨後炮閘打開,清理炮膛,繼續塞入炮彈。

整個重炮的開火速度是五分鐘一發。這個速度算是比較慢了,因爲這個世界電動機技術不成熟,所以炮塔中機械送彈裝置,任迪設計的比較原始,需要二十多個壯漢在炮塔中協作操作。不過昂朝的將軍對任迪對這種超級武器表示相當滿意。現將這種炮臺在關卡建造三十五座。

在重炮試射後,在旁邊觀看試射的魏林千被重炮的巨響嚇了一跳後,立刻興奮的走進了炮塔。男人對威力巨大的武器有着迷戀。撫摸了重炮後,魏林千跑到了裝甲列車上。

在列車內部裝飾猶如豪宅的辦公車廂中,魏林千推開了門,劈頭蓋臉對任迪問道:“這種重炮能造多少。”

用鋼筆塗寫的任迪擡起頭,看了看魏林千皺了皺眉頭,從抽屜中抽出了一張地圖。將地圖攤開。

任迪指着節點說道:“這是昂朝五年之內需要建造的鐵路幹線,至於重炮,對不起鋼材不夠。”

魏林千聽到任迪這個回答,非常不滿地說道:“爲什麼要修建這種浪費鋼鐵的公路。”

任迪沒有擡頭,在地圖上畫出了一個個方框和三角形的符號。畫圖的手速度之快,以至於出現了殘影。

任迪說道:“方框爲煤礦,三角形爲鐵礦。鐵路修建後,鋼材產能可以進一步擴張,並且糧食可以通過鐵路運輸,在十五個區域的城市得到充沛的糧食供應後,勞動力可以大規模聚集形成煤鐵工業中心。再一次擴張。鋼鐵產量。”

看到一臉似懂非懂的魏林千,任迪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昂朝在十七年後將受到魔族入侵。如果按照我所說,將這七十三條鐵路修建完畢。穿過星門,貴國可以利於不敗之地。”

魏林千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覺得還是先造重炮將十五個重要關卡重火力話,形成絕對保障後在做這些比較好。而且萬一魔族入侵看到了你的鐵軌,將你的鐵路熔鍊成武器,那可就糟了。”

任迪再一次抽出了另一個抽提,攤開圖紙。這是一輛雙蒸汽鍋爐的裝甲列車。確切的說這已經不是裝甲列車,而是列車炮。當列車停下來的時候立刻放下鋼鐵四足一樣的穩定鋤,抓住地面。在列車的鋼鐵平臺上,金屬炮管可以旋轉可以高舉。十二個車廂,一排金屬炮管相當具有震懾力。

任迪將這幅圖丟給魏林千說道:“這東西,你可滿意。”

看着這東西,魏林千睜大了眼睛,說道:“這東西,我們能造出來?”

任迪說道:“足夠的鋼鐵,足夠的鋼鐵技術,這樣的鋼鐵火力平臺是可以造出來的。”

魏林千咬了咬牙,隨後說道:“其實皇帝的命令是讓你全力生產足夠的軍火。你的意見,我會如實轉告給陛下的。”

聽到這,任迪笑了笑,一本正經的收起了的幾幅圖,淡淡地說道:“那好,你們願意的話,一切如你們所願。”

鏡頭切換。

昂朝帝都中,一位面容如精緻白玉,一身綺羅,烏髮在幾個雅而不俗的水晶珠玉髮簪點綴,如瀑布落下至腰間的少女,一年冰霜的手持長鞭當衆抽打着一位錦衣家僕。

而在五米之外,幾位身着不凡的少男少女正在談笑風生的談論着少女的鞭法。而在周圍帝都不缺乏大量的圍觀羣衆。都是快意的看着少女教訓這位在集市上霸道的家僕。

天工府上的家僕們在帝國街坊中惡名遠播,他們不招惹那些世家,但是對於小門小戶威風的狠,這不這幾個從外地趕來的年輕人就被他們盯上了,可惜盯上了一二硬茬子。

一開始,這幾位被長鞭抽打的家僕還揚言要報復,高喊着,自家老爺是帝國新晉紅人云雲。然而幾分鐘就求饒了。

而十幾分鍾,一羣騎警驅散了人羣走了過來。“你們,肆意在天子腳下鬥毆滋事,速速束手就擒。”騎警揮舞着,長度齊胸的哨棒。對着這幾位少俠後腳到。

爲首的少俠從容一笑。拂袖揮動,一行騎警宛如被無形力量猛然推下了馬。爲首的男子扭頭對一旁持鞭的少女說道:“師妹,這是你的家了。你快點解決此事吧。”

少女拱手說道:“師兄師弟師妹們,讓你們見笑了。”說完素手一甩,一道鏗鏘的金屬聲出現在地面上,一個令牌嵌在了石磚中。 許你一生一世緣 石磚周圍延伸了出了大量的裂紋和裂紋崩開的灰塵。

滾到馬下,看到令牌的騎警頭頭,辨識清楚令牌上的花紋,材質,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差點在恐懼之下將令牌丟掉。

少女說道:“丟人的東西,我要回宮,快給我帶路。”

騎警頭頭立刻跪倒在地上說道:“公主恕罪,卑職有眼不識泰山。”

這位少女真是從垂天宗歸來的天憐公主魏林淚。魏林淚指着被自己教訓的那幾個家僕說道:“將這幾個混蛋給我捆住,我倒是見見他們主子到底是京城怎樣的紅人。”

當公主殿下一行人離開後,街道上圍觀的人羣紛紛議論紛紛。有人幸災樂禍地說道:“那位號稱天工的任尚書看來要倒黴了。”

“呸什麼天工,我跟你們說啊,韓家在內的幾位機關世家,公開要求比拼機關術。這位天工可是如縮頭烏龜一樣不敢應戰呢。”

“是嗎?”

“可不!”

天憐公主這邊,氣度不凡的師兄。看了看帝國首都,讚歎道:“大昂世代經營,果然不凡。”

魏林淚赧然說道:“華師兄過獎了。此來昂都,是爲了隊伍父皇言明,我此生意在武道,無疑與世俗之人牽連。”

那位被魏林淚稱呼爲華師兄的男子,笑了笑說道:“如此甚好。”這時候前方的騎兵突然停了下來。

魏林淚皺了皺眉頭,對前方的騎警問道:“怎回事?”

此時騎警頭頭臉上露出了苦澀表情,帝都執勤怎麼說來着。一個鞋子從樓上丟下去,都有概率砸到惹不起的人。

在隊伍最前方,這位身着華服的腰間畫着無色玉佩的男子很顯然也是一位王爵家的子弟。這位王爵家的子弟。他跑到了公主面前說道:“公主殿下,卑職卑職。”看到騎警頭頭結結巴巴的樣子。魏林淚感到厭煩,索性自己朝着前方看去。

魏林巖,南王公家的三子,此時策馬出現在馬路中央。和隊伍遙遙對視。魏林淚瞅了瞅這位貌似是自己堂弟的傢伙。

而魏林巖則無視了魏林淚目光。而是將目光對準了,華師兄。而華超也將目光對準了魏林巖。瞳孔收縮。

幾秒鐘的對視後,雙方似乎確定了什麼。魏林巖對着華超以及他身邊的幾個人神祕莫測的笑了笑。然後調轉馬頭離開。而華超則若有所思。

魏林淚看到了這一幕感覺到很疑惑。對華超問道:“師兄,你來過昂朝帝都。”

華超對着魏林淚露出了令女子目眩的迷人微笑說道:“沒有,剛剛那位仁兄很有趣。有機會你能給我引薦一下可否。”

魏林淚離家修煉已久,對剛剛的那位魏林巖的堂兄面容陌生。但是依舊是乖巧的點頭答應道:“師兄放心。這件事交給我了。”

少男少女們在衆多騎警的護衛下,在打劫上緩緩的前進。

而在另一邊,魏林巖眼睛木訥的看着前方。嘴裏無比理智地說道:“目標小隊已經發現。爲首者已入先天。不排除是誘餌,但是我力量不足請求支援。”

隨後魏林巖目光恢復正常,看着前方的緩緩地說道:“看來,我的地盤,已經到了收割季節,混亂的時代,搗亂的人都來了。嗯嗯,不管怎麼說想找事的話,得先過我這關。該是我晉級先天的時候了。”

鏡頭切換。

在任迪的工廠中,一羣學徒在圍在一位老機關師這裏接受老機關師的講述。嗯旁人是聽不到聲音的,聚音成束,傳音入密的功夫應用在了這裏。完成了法不外傳的傳統。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