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纔看清,這團黑影竟然是一隻蝙蝠,只不過這隻蝙蝠實在大得出奇,在半空中撲騰着翅膀,足有一個臉盆那麼大,一雙通紅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吱吱的尖銳聲像是要把耳膜刺穿。

那隻蝙蝠見一擊不中,突然調轉方向朝我猛撲過來,動作快如疾風,極爲迅猛,像是一道黑色閃電。

“小心!”小輝沒料到蝙蝠會突然攻向我,連忙衝過來一把將我推開。

可我的肩膀還是被抓了一下,一股劇痛瞬間充斥着我的全身。

就在拿只蝙蝠想要再次朝我發動攻擊時,小輝突然閃電般伸出一條手臂,手腕狠狠一抖,只聽嗖的一下,那隻大蝙蝠哀嚎一聲後,便從半空中落了下來,在地上撲騰幾下就不動了。

我捂着肩膀,感覺傷口就像是被火灼燒一樣疼痛,小輝拉開我的衣服,朝我肩膀一看,頓時驚訝道,“這是怎麼回事!”

冷清霸少請溫柔 我側身一看,頓時就呆住了,我的左肩上有三條血痕,讓人詫異的是,這三條血痕竟然是黑色的,而且往外流的血也是黑的,就跟墨汁一樣!

小輝趕緊扯下一

塊破布想要給我包紮,可是他剛碰到我的傷口,我就感覺一股無法形容的疼痛,讓我一下摔倒在地。

“水……”

我從牙縫裏擠出一個字,這種疼痛,不僅僅是傷口的疼痛,感覺全身都麻木了,嗓子裏就像塞着一個燒紅的木炭一般,又幹又疼,感覺都快要冒煙了,有種特別想喝水的衝動。

小輝連忙把剩下的半壺水給我灌了下去,可根本無濟於事,那半壺水進了我的嗓子,如同雨滴掉入大海一樣,絲毫不起作用。

不僅沒解到渴,反而感覺嗓子更幹了。

小輝緊張的讓我堅持一會兒,他出去打水,說完就抓起水壺連忙跑了出去。

我捂着肩膀躺在地上苦苦煎熬,就跟下了油鍋似的,感覺渾身燥熱難忍,身體裏像是充滿了炙熱的岩漿,隨時都有可能迸發。

不一會兒,小輝就拿着兩個水壺跑了回來,我連忙一把抓過就往嘴裏倒。

很快,兩個水壺的水也被我倒空了,可我體內的那種感覺卻絲毫未減,反而越來越嚴重。

想喝水的感覺,就跟犯了毒癮似的,我不斷重複着一個字,“水……水……水……”

小輝不斷來回跑了幾次,都沒見我好轉,最後乾脆一把將我背在他背上就往外跑。

到了一個小水潭邊上,我連忙趴在邊上,幾乎把整個頭都埋在水裏,大口大口的往肚子裏吸着水。

也不知道吸了多久,我感覺肚子都快撐破了,但是體內的那股灼熱之氣卻絲毫未減半分。

我完全不受控制,只是一個勁兒的繼續往肚子裏灌水,最後還是小輝一把將我拖開,“不能喝了,再喝下去,你肚子非爆炸不可!”

此時我的肚子已經圓鼓鼓的,像是蛤蟆一樣,不過想喝水的慾望卻越來越強,要不是小輝把我死死拉住,我恨不得整個人都跳進水潭。

可能小輝也被逼急了,直接衝着我的後頸窩狠狠砸了一下,我感覺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發現我任然躺在水潭邊上,不過感覺好多了,嗓子雖然依舊幹得發慌,但體內的那股灼熱之氣卻消散不少。

“你剛纔是怎麼了,肚子都差點被撐破!”小輝見我醒來,連忙問道。

我感覺渾身發軟,苦笑着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剛纔是怎麼回事。

我肩膀上的傷口依舊汨汨的冒着黑血,小輝幫我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一定是剛纔那隻蝙蝠有問題!回去看看,說不定能看出什麼。”

我扶着小輝的胳膊艱難的站起身子,剛準備走,突然瞥到水潭的一側有着一塊巨大的石板。

石板斜插在水裏,隨着水面波紋的盪漾,一道道水浪衝上石板,然後又飛快的倒流回來。

我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接着整個身子一哆嗦,想起昨晚張雅在夢裏給我說的一句話:倒流之水不能喝,無根之花不要採,懸空的棺材不能開。

水面的波紋,拍打在斜插的石板上,衝上去,又迅速流下來……

這不正是倒流之水嗎!

子時 (本章完) 回到山洞,我感覺身體恢復了不少,沒那麼難受了。

小輝認爲我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肯定是這隻奇怪的大蝙蝠弄出的問題,一進山洞,就蹲在地上細細檢查起那隻大蝙蝠的屍體。

但我卻隱隱覺得沒那麼簡單,昨晚張雅在夢裏告誡過我,不能喝倒流之水。

雖然我剛纔的症狀,是在被大蝙蝠抓傷以後發作的,但是在這之前,我是先喝了倒流之水。

那到底是大蝙蝠的問題,還是喝了倒流之水的原因?

“快看!”

小輝突然喊了一聲,像是發現了什麼,我連忙過去一看,見小輝兩手扯開蝙蝠的翅膀。

我一看,竟然發現大蝙蝠兩側肉翅上,各有一個奇怪的符號,那個符號一圈圈的,有點像是電子郵件裏的“@”符號。

我覺得這個符號瞅着眼熟,可不僅僅是因爲電子郵件符號的原因,我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

二叔!

突然間,我猛然回想起,二叔在臨終前,就蘸着自己的血在地上畫了個同樣的符號!

當時我沒在意那麼多,現在在這隻大蝙蝠的翅膀上,又看見同樣的符號,難道這二者之間,僅僅是個巧合嗎?

如果不是巧合的話,二叔當時畫的這個符號,肯定是想給我們暗示什麼,難道,一切的一切,和眼前這隻巨大的蝙蝠有聯繫?

我繼續仔細觀察這隻大蝙蝠,發現它不僅個頭大,而且細細看來,長得也和尋常蝙蝠不太一樣。

除了一對肉翅以外,這隻蝙蝠的腦袋竟然有點像是蛇的腦袋,一對獠牙如同尖銳的鉤子一般,用手摸了摸腹部,感覺手指如同針扎一般。

我疼得縮了一下,發現手指竟然出現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孔,原來這隻蝙蝠身上的毛也是堅硬無比,就跟一根根牛毛針尖似的!

還有那對鋒利的爪子,只有三個指頭,最奇怪的是,後邊還拖着一條約莫半尺長的尾巴,有點像是蛇類的尾巴,只不過尾巴尖上長着一撮紅色的毛髮。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小輝突然嘀咕了一句。

我問,“什麼傳說?”

小輝皺着眉頭,摸了摸下巴,作沉思狀,“以前我在家裏留下的一本書上看見過,蝙蝠在吃了人肉以後,又在一定機緣巧合之下,就會進化成一種叫做蝠鬼的東西,蛇身肉翅,毛髮利如尖刺,我看着這玩意兒就有點像是蝠鬼。”

我問,“這隻蝙蝠會不會吃了那幾個考古隊員的肉,變成蝠鬼的?”

小輝搖了搖頭,“沒那麼簡單,蝙蝠要進化成蝠鬼,吃人肉只是最基本的條件,還要有許多苛刻的機緣,最關鍵的一點,必須有精通黑玄術的高手爲它們創造條件,才能進化成蝠鬼。”

“黑玄術?”我聽着糊塗,“又是什麼個東西?”

小輝道,“玄術有很多類別,就像武俠電影裏的武功一樣,但按照正邪劃分,有白玄術和黑玄術兩類。黑玄術手段狠辣,修煉者會被擾亂心智,變得兇性大發,所以一直是玄門中人裏的禁忌。”

“凡正統玄門弟子,都是不

允許修煉黑玄術的,早在很多年前,玄門祖師劉伯溫就下令焚燬所有的黑玄術功法。”

“但當時那個奉命焚書的人,卻偷偷留下了一部分,一直到現在,也任然有極少數的人在修煉黑玄術,煉製天樁,和進化蝠鬼,這些都是黑玄術中才有的法門。”

“這些年來,我們四大家族應付的不僅僅是鬼神和未知生物,更多的是防範黑玄術,修煉黑玄術的人,比鬼魂可要恐怖多了,如果將黑玄術修煉至大乘境界,那後果將無法估量,有可能就是人間的另一次浩劫!”

我聽完暗暗咂舌,還不知道這裏邊有那麼多道道,要是沒有親身經歷,這些事放在以前,我肯定打死都不信。

“只不過……”

小輝站起身,四處張望了一眼,“按理說蝠鬼存在的環境非常苛刻,一旦離開固定的環境就會死亡,但這裏怎麼會莫名其妙出現一隻蝠鬼?”

我說也許是從別處飛來的。

小輝搖搖頭,“不可能,這附近都沒有達到蝠鬼進化的條件,如果是從更遠的地方飛來,在半路上就死了,絕對飛不了這麼遠。”

我看了看外邊,此時大霧已經全部散盡,久違的陽光終於照射下來。

只不過因爲我身上的傷,雖然好了不少,但整個人任然有些虛弱,小輝就說再在這裏呆一天,讓我好好把身體養一下,明天天一亮就繼續出發。

那隻蝠鬼的屍體被我們就地焚燒,燃燒的時候,竟然冒出奇異的綠色火焰,顯得十分詭異。

趁着天晴,我們決定出去採些野果子作爲儲備,上次碰見那陣蟲霧,我們的許多物資都丟失了,所以吃喝問題只能靠自己動手解決。

大霧過後突然放晴的天氣,讓山裏的空氣變得非常溼潤悶熱,可能是這些天發生的事太多了,又擔心龍小蠻的安危,我的情緒慢慢開始變得焦躁起來。

剛走到洞口,我和小輝就因爲方向的問題鬧起了彆扭,他看起來也特別煩躁。

山裏邊野果子倒是不缺,只不過無法分辨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最後只採到爲數不多的幾種確定能吃的野果子。

回到山洞門口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有許多雜亂的腳印,洞裏邊還傳來人說話的聲音。

我和小輝同時生起警惕之心,相互對視一眼,然後慢慢朝裏邊靠近。

“誰!”

洞裏傳來一個聲音,看樣子是發現了我們。

我和小輝幾乎同時衝過去,看見七八個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

“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兒!” 總裁老公,太粗魯 小輝警惕的問道。

那羣人看了我們一眼,其中一個身材健壯的男人走到我們面前,上下打量一眼後,指着洞裏的睡袋等東西,問道,“這是你們的東西?”

看着我們一臉警惕的樣子,那個男人突然咧開一嘴白牙笑了起來,“你們也是驢友吧,你好,我叫羅武,我們幾個是大學生探險隊的,來這裏探險碰上大霧迷了路,今天早晨霧氣散開,才找到這裏暫時休整一下,你們不介意吧!”

小輝依然很警惕,問了幾個問題後,才放下心來



通過一陣短暫的交流,我徹底卸下了防備之心,確定他們真的只是過來探險的,並沒有說謊。那個叫做羅武的健壯男人,皮膚呈健康的小麥色,是他們的隊長。

這支大學生探險隊一共有七人,五男兩女,那兩個女的長的還挺漂亮的,小輝一副賤賤的模樣和人家套近乎,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把那兩個女的逗得咯咯直笑。

“考你們一個問題。”小輝笑嘻嘻的說道。

那兩個女生被他逗的挺開心,其中一個長髮女生道,“你說吧!”

小輝一本正經道,“牙爲什麼會疼,韭菜爲什麼會爛在地裏,女人爲什麼會懷孕?”

那兩個女生冥思苦想,最後也沒想出個結果。

小輝賤賤一笑,道,“因爲沒拔出來啊!”

那兩個女生一愣,頓時羞紅了一臉,惹得衆人哈哈大笑。

我在一邊直接就無語了,小輝此時的樣子,完全就是個色鬼投胎,哪裏有四大玄門家族的風範,要是被他家長輩知道了,鐵定得抽他。

這羣大學生性格開朗陽光,不一會兒就和我們打成一片,我心裏邊挺羨慕他們的,經歷過許多事以後,才知道這種平平淡淡的生活是如此寶貴。

多希望我能和他們一樣,成爲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哪怕窮點苦點也覺得踏實,總比我現在每天提心吊膽的好。

晚上我們圍在篝火旁邊有說又笑,還表演節目,顯得特別歡樂。

“行了。”

羅武站起身拍拍手,“今天就到這了,明天還要繼續趕路,大家早點休息,保存體力。”

小輝卻一臉犯賤的模樣,邀請那兩個女生和他出去在夜光下散步。

可是卻遭到了拒絕,羅武在他們中間很有號召力,所有人都聽他的,他說睡覺,大家就立刻準備休息。

“現在開始報數。”羅武道。

這個規矩我以前在電視裏看過,一個團隊在野外,每天睡覺之前和天亮的時候,都會清點一下人數,以免走丟了人。

“一!”羅武率先喊道。

緊接着其餘隊員也開始報數:二、三……

最後傳來一聲:八!

羅武拍拍手,“好了,報數完畢,大家準備睡覺吧。”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突然集體愣住,羅武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重新報數!”

一、二、三……

當數到七時,突然再次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八!

這下所有人突然炸開了鍋,羅武瞪了我和小輝一眼,“麻煩你倆別搗亂!”

我和小輝早就看出了端倪,楞得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我嚥了一口唾沫,“再報數一次吧,這次算上咱倆。”

接着又是新一輪的報數,我和小輝最先報,當報到第九時,一個聲音再次響起:十!

這一次,羅武沒在懷疑是我們在搗亂,整個山洞的空氣瞬間凝固!

這支探險隊有七個人,加上我和小輝,一共九人。

可是報數的時候,怎麼會多出一個?

強婚:霸道總裁請繞道 (本章完) 就在所有人都納悶兒的時候,篝火突然一下滅了,也沒感覺有風吹進來,可是火卻平白無故的滅了!

整個山洞頓時漆黑一片,我剛準備過去重新把篝火點燃,小輝突然大喊一聲,“所有人呆在原地別動,重新報數!”

一通報數下來,任然傳來一個幽幽的聲音:十!

“全都向我靠近,手拉手,記住身邊的人是誰!”

羅武突然喊了一聲,聲音當中帶着顫抖。

他的這個提議非常好,只要所有人都拉在一起,再次報數,就能找到那個多出來的聲音來源。

待所有人都拉成一排後,再次開始報數,我和小輝站在最邊上,由我喊的一。

可是報到最後,依然出現一個聲音:十!

“誰喊的!”羅武咆哮。

黑暗中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是……是我喊的……”

“黃麗,你搞什麼鬼!”羅武喊道。

那個叫黃麗的女生,就是之前和小輝打得火熱的長髮女生,剛纔那聲十,的確是她的聲音。

“我……我不知道,剛纔我聽見小憐叫的九,我就……”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