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狀,心裏猛然的咯噔了一下,上次的兩個骷髏就弄得小十三差點喪命,可想而知這九個骷髏的威力有多大!

我整個人都慌了,恐怖的感覺就像一雙長指甲在若有若無的撓我背似得,讓我不由得冷汗直下。

我急得跺腳,整張臉都皺了起來,一邊對着門拳打腳踢,一邊留意孫遇玄的狀況,急迫的手都在發抖,宛如背後有一隻龐然大物正在追我!

開開呀,求你,快開開!

我在心裏急切的祈禱,使勁渾身的力氣去拉身前的門,可它卻依然紋絲不動,我緊緊的捏着有些喇手的門把我,眼見着九頭骷髏紛紛張開巨口,就要咬到孫遇玄的時候,我猛的一拽,頓時,劇烈的疼痛從掌間傳來。

我鬆開了手,只見鮮紅的血順掌而下,與此同時,我竟驚喜的發現,門可以打開了!

我回頭,發現那九頭骷竟定定的停在孫遇玄面前,幾乎不到一個手指的距離,如同靜止了一般!

我正要叫孫遇玄趕快跟我一起逃,一道火焰便如迅雷般的竄到我面前,我條件反射的伸手去擋,那火焰在觸碰到我的手掌後,竟然瑟縮了回去,我的手部沒有傳來灼燒感,倒是那叢火焰,如同被我的手燒到了一般。

煉骷揮了一下袍子,遮住了自己的手,我看不見他的臉,但卻能感覺怨氣撲鼻,以至於周身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趁着這時,我拉開門,叫了一聲:“孫遇玄,快出來!”

我打開門,跑出去的那一瞬間,孫遇玄也從窗口處飛了出來,煉骷怒哼一聲,只聽得房間裏擺放的東西的哐啷作響,應該是被煉骷掃到了地上,我擡頭,從窗戶處看到裏面熊熊燃燒的火光,足以見得煉骷此時有多氣憤!

甜妻來襲:沈少,我不嫁 我看着自己已經慢慢結痂的手掌百思不得其解,難道,煉骷也怕我的血麼?

孫遇玄出來之後,整個人看起來特別的勞累,他垂着頭,眼角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語氣平平的說:“我回別墅了。”

還不等我出聲,他便轉了一下身子,從我身邊消失不見,然而還不到一秒,他便在十幾米遠處的地方又出現了,只是這次,他竟倒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他的臉色蒼白極了,手指有些虛浮的抖動,這是人精疲力盡的表現,沒想到鬼在耗費大量靈力的時候也會是這種症狀。

我的心口如同被人狠狠砸了一拳,木木的疼。

我飛奔過去,跪在了地上,拉住了孫遇玄的手,像是給他力量一般緊緊的握着,連說話的聲音都微微哽咽。

“孫遇玄,你怎麼樣了,你別嚇我。”

他聞言,將目光投像我。

他的眼皮微耷,睫毛卷翹,顯得目光不再像平時般冰冷,而是如同沼澤般柔軟,只消一眼,便能身心淪陷。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緩緩地,輕顫地,反手握住了我…… 我整個人都木住了,呆滯的像個傻子一般,電光火石間,如同一絲細細的電流穿身而過,激起了我皮膚上隨風而動的絨毛,那輕輕拂過的感覺,癢得我渾身一顫。

孫遇玄修長的手指,蜻蜓點水般的掠過我被骷髏咬出的黑色痕跡,我疼的不由得瑟縮了一下身子,他的指尖又往下滑,拇指摩挲着我手心裏的傷疤。

我心裏不禁起疑,爲什麼連煉骷都能驅走的血液,孫遇玄卻不怕。

可是此情此景,我已完全說不出半句話。

孫遇玄的手指仍然在我的掌心摩挲,如同一片羽毛,在撩撥,我緩緩的蜷縮起手掌,孫遇玄卻突然握住了我,他擡眼,與我直視,聲音沙啞而迷離:“疼麼?”

四周靜的微妙,他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清晰,就像是嘴巴貼在我耳邊說的一般,戀愛經驗爲零的我,最終受不了這種蠱惑,而紅了臉。

“不、不疼。”我尷尬的說,連脖子根都覺得滾燙無比。

孫遇玄站了起來,神情又恢復了以往那般的冷淡,燥熱的空氣終於得以減溫,我用手冰着臉頰。

“對了。”我爲了打破尷尬,不和時宜的出聲“我的手機掉在裏面了怎麼辦,我本來想撿起來的,但是它掉到那種東西上面了,我就沒撿。”

“什麼上面。”他淡淡的問。

我尷尬了,結巴的說:“就,就是不好的東西,哎,我的手機,好心疼啊。”

他見我哭喪着臉,有點無奈的說:“不是給你打錢了?”

可是,那是我準備買房子的錢,我咬着脣,沒說出口,要不然孫遇玄肯定會帶着嘲諷的語氣說:三萬塊錢,買狗窩麼?

孫遇玄用眼角瞥了我一眼:“我現在沒辦法瞬間移動,但我要趕回別墅。”

“我陪你回去。”我想都沒想就說,反射弧第一次短的嚇人。

孫遇玄頓了一下,緩緩挑起眉梢,我趕忙蒼白的解釋道:“我不是擔心你,我只是覺得過意不去,你是爲了救我才變成這樣,萬一路上遇到什麼危險,或許的我血還能抵擋一下。”

我胸部處的衣服被火焰骷髏灼燒成了大v領,只要稍稍一低腰,就能看見裏面的內衣,孫遇玄剛剛,不會是看到什麼了吧,想到這,我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臉又再度紅了起來。

“先回去換衣服,再洗個澡。”

“那你呢。”

“休息。”

我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跟在死撐着的孫遇玄後面,回想起方纔的一幕真是驚險,如果不是我的血在關鍵時刻流了出來,破了煉骷的靈力,只怕孫遇玄就會被那九個骷髏給咬中,然後撕扯成碎片。

我真該謝謝那個劃破我手掌把手,如果不是它的話,我和孫遇玄恐怕都會沒命了。

一路無話的走揮了宿舍,我去衛生間簡單的擦洗了一下,然後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去了澡堂,我摸着胳膊上那塊黑色痕跡,想到孫遇玄的手指在上面略過的場景,情不自禁的抿起了嘴角。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竟然發現臉部肌肉都笑的酸了,我罵自己都是一個要畢業走上社會上的人了,怎麼還跟個懷春的少女似得,想想剛剛在孫遇玄面前的反應,只覺得臉都要被丟光了。

洗完澡回到宿舍的時候,宿舍裏一個人都沒有,沒有韓子墨,也沒有孫遇玄,更沒有小十三,我整個人瞬間被孤獨感包圍,發生了這一系列的事之後,我最怕的就是一個人獨處。

桌子上放着孫遇玄的手機,他大概是知道我不捨的買新手機,所以留給了我。

本着好奇心的作祟,我拿起他的手機翻了一下,剛一打開屏幕,就跳轉到了短信編輯界面,上面有一條沒發送的短信,應該是孫遇玄留給我的。

短信的內容很簡短,也就幾個字:我恢復的差不多了,早點睡。

他的意思也就是說,他恢復的差不多了,所以一個人先回了別墅,我不用去了,早點睡覺,明天看我自己的意願,我想去別墅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沒想到,孫遇玄這麼簡短的一句話,竟能被我分析出來這麼一大段。

我渾身痠痛,確實極度需要休息,正準備洗漱睡覺,韓子墨便從外面回來了,她推開門的瞬間,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驚恐。

她一定想不到,爲什麼她明明鎖上了門,我卻依然能出來。

“韓子墨。”我剛叫了一聲,她便要跑,我一腳揣上了門,然後走了過去,擋在了門的前面。

“你爲什麼要把我關在游泳館裏。”

她往後退了一步,並沒有那麼理直氣壯:“我只是一個惡作劇,爲了給劉萌萌還有付沛沛報仇。”

“報仇?”我呵呵一笑“我把她們給怎麼了?你找我報哪門子的仇?”

她倒是毫不掩飾的說:“付沛沛和劉萌萌都瘋了,在她們瘋之前都和你有過過節,可能知道你的祕密,所以你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弄瘋了她們,因爲瘋了的人是不會有人相信她們說的話。”

我聽她這樣說,只覺得無比荒唐:“我們同宿舍四年,雖然跟你沒有太多交集,但我的爲人你難道不清楚麼,我有什動機傷害她們,我又有什麼理由傷害她們。”

“韓子墨你別虛僞了,你今天這麼做,完全是爲了將我引到游泳館,因爲裏面的那個人指使你這麼做。”

“裏面的那個人?”韓子墨一臉的疑惑:“裏面哪裏有人。”

“那你爲什麼要抱着罈子,將我引到游泳館。”

韓子墨想了想,深知事情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於是,她決定坦誠的告訴我:“是一隻兔子龍私信給我的。”

“一隻兔子龍是誰?”我疑惑的問道。

“一個什麼都知道的人,我問了她怎麼才能讓你嚐點苦頭,她就告訴了我這個方法,她說只要假裝甩你桌子上的罈子,然後你就會跟着我跑,最佳地點就是廢棄的游泳館。”

我驚訝,然後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個id。”

“付沛沛私信給我的,她讓我找這個人。”

“付沛沛不是瘋了?”

韓子墨聞言,點了點頭,大概是覺得有點不對勁,所以眼睛擴大了一圈。

“一個瘋了的人,怎麼可能會玩微博!”我一語道破重點,韓子墨也如夢初醒般的說了一聲是啊。

我繼續說道:“你今天抱過去的,根本就不是我桌子上原本的罈子,而是一顆人頭。”

韓子墨聞言,顫抖的伸出了手,只見她的兩隻手掌烏黑髮紫,跟中毒了一般:“怪不得,我洗也洗不掉。”

想起她游泳館的一幕,我便氣的牙癢癢,雖然她現在看起來挺可憐的,但我也不能因爲她可憐,就既往不咎,於是我恐嚇道:“害人終害己,恐怕你逃不過了……”

“逃不過什麼?”韓子墨恐懼的說,連帶着聲音都微微顫抖。

“你看看你的手,已經成這樣了,你覺得我說的是什麼?”

韓子墨顯然不相信我的話,而是懷疑的說道:“如果罈子是人頭的話,爲什麼你會沒有事,我明明把門鎖了,你是怎麼出來的?”

“那你的意思是想讓我死在裏面?”

韓子墨聞言,搖了搖頭,也識趣的不再問什麼。

我用孫遇玄的手機連上了wifi,然後下載了個微博,登上去搜索一隻兔子龍這個id,顯示的結果竟然是沒有此用戶。

我和韓子墨面面相覷,心裏各自打鼓。

這個一隻兔子龍,一定就是那個幫煉骷辦事的人,我終於,抓到了她的線索!

只是微博賬號以被註銷,從id和頭像上又難以分辨是男是女,但至少說明,‘他’是個活人,而且年齡不會太大。

我細細思索,一瞬間靈光乍現,通體遍寒,劉萌萌和付沛沛之所以會瘋,是不是因爲……她們都被煉骷提走了記憶?! 可是煉骷爲什麼要提走劉萌萌和付沛沛的記憶,他主要的攻擊對象不應該是我嗎?

還有,付沛沛如果真的瘋了的話,又怎麼會給韓子墨發私信呢?

我向韓子墨確認道:“你真的確定付沛沛已經瘋了,而不是裝出來的?”

“確定。”她點點頭:“她的症狀跟劉萌萌的一樣,和精神失常的人又有點不一樣,但就是好像什麼都忘記了,連要吃飯這件事也不記得,除了身體正常,其他地方跟個植物人沒有什麼區別。”

我訝異,深深的愧疚感彌散出來,因爲我是一個不合格的舍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卻什麼都不知道,還一直以爲付沛沛是因爲跟我發生了口角纔不回宿舍的,也難怪韓子墨每次看着我的眼神都有點不對勁,因爲她潛意識裏覺得是我害的劉萌萌和付沛沛瘋的。

根據她的描述,我已做出了判斷,劉萌萌和付沛沛的確是被煉骷提走了記憶,那麼到底是因爲什麼呢,是懲罰,還是別的原因?

“醫生怎麼說?”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會難過的流淚,但現在,經歷完這麼一系列的事情的之後,我平靜多了。

因爲我一直在跟自己的生命賽跑,一直在懸崖邊徘徊,經歷過於死亡的鬥爭後,經歷過最親的人背叛後,我變得沒那麼多愁善感了,很少有事情再能刺激我的淚腺。

除了……

我思緒一停滯,竟不受控制的在心裏默唸了三個字。

“醫生說她們兩個的狀況很相似,大腦沒有受到損傷,但卻都喪失了語言能力,和學習能力,就算從現在開始教她們,她們的智力,也只能停留到七八歲。”

我深知此刻,我應該覺得我和她們的瘋沒有半毛錢關係,從而心安理得的遠離這場風波,但我真的無法心安理得,因爲我總覺得,這件事的確與我有關。

我心裏有些不安,於是岔開了話題:“照你這麼說,付沛沛是絕對不會再玩微博的。”

韓子墨點了點頭,說是怪自己糊塗,當時只是覺得奇怪,而沒有想那麼多。

“那麼,絕對是有人登陸了付沛沛的微博,這個人應該不是她的父母,還有親戚,因爲他們不會知道密碼,更不會閒到登錄她的微博。 激情,老公要扶正 這個人,一定是付沛沛的男朋友,或者身邊親近的朋友。但付沛沛已經一年多沒談男友了,所以,會登錄她微博的人,只剩下她的朋友了。”

“朋友?”韓子墨聽完我的分析後,說道:“付沛沛除了我們幾個舍友,好像就沒什麼朋友了。”

我正在思索,韓子墨一聲驚呼,把我給嚇了一跳,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說:“會不會是李瀟婷?”

李瀟婷。

對了,我怎麼把她給忘了呢,付沛沛是突然就跟李瀟婷交好的,難免她不會爲了討好李瀟婷,而把微博賬號告訴李瀟婷,而且,李瀟婷有充分的動機這麼做,因爲她不是沒有前科。

一隻兔子龍大概是覺得自己親自給韓子墨私信,會引起她的懷疑,所以通過李瀟婷登錄我付沛沛的微博,在韓子墨有點偏激的情況下迷惑她,從而,利用了韓子將我引到了游泳館。

只是我不明白,這個叫做一隻兔子龍的人爲什麼知道這個罈子裏面是小十三呢,又或許,‘他’並不知道這個罈子裏面裝着小十三,‘他’知道的只是,這個罈子對我來說很重要。

知道罈子對我重要的外人,只有孫遇玄和宋志勤,因爲他們曾三番兩次的問過我,罈子裏有什麼寶貝,所以,李瀟婷會知道罈子對我重要,一定是從孫書煜那裏得到的消息。

這麼說,李瀟婷不僅和一隻兔子龍仍然保持聯繫,還和孫書煜站在了同一戰線上。

去盤山公路的那次,應該是他們兩個聯合起來騙的我,但孫書煜那天說的話,應該不完全是假的,只是此時記憶出現模糊,我已經把他的話都忘得差不多了,所以無從分析他每句話的真假。

我嘶了一聲,腦子裏如同塞着一團亂麻,這個一隻兔子龍,難道和煉骷有來往的同時,跟芳百煞也有交際?

‘他’……到底會是誰呢?!

韓子墨站在一旁,看着我緊鎖的眉頭不敢說話,大概是怕打擾到我。

我問道:“你今天回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其他的罈子。”

“沒有,就只有我拿去的那個。”她聲音越來越小,臉色越來越白,大概是想到了她拿過去的罈子竟然是顆人頭。

我聞言,心中猛然咯噔了一下,不好的預感騰昇起來,小十三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想到着,我的心臟在胸口裏噗通噗通的跳的厲害,如果放在平時,小十三應該會自己回到宿舍,可這都一天一夜了,它卻仍然不見人影。

我按捺住不安的心跳,因爲我現在毫無目的性可言,就算是擔心,也只能空着急。

我能做的就只有在心裏默默祈禱,可我越祈禱,越覺得心慌,越覺得小十三會出事。

我急的手心冒冷汗,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任何辦法,只能在原地跺腳,如果孫遇玄今天沒有受到重創,我還能託他幫我找找,可是現在,我身邊只有一個比我還笨的韓子墨。

小十三現在會不會,在盤山公路頂的宅院裏,也就是芳百煞的老巢?

不對,孫遇玄說過,用罈子移動會消耗大量靈力,小十三應該不會跑的太遠,但芳百煞太過強大,跟煉骷的實力不相上下,小十三唯一能取勝的辦法就是跟芳百煞耗到天亮,到時候芳百煞就會自動消失。

然而問題是——小十三能拖到那個時候嗎!

“薛燦你怎麼了?”韓子墨最終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我如夢初醒般的擡臉對她說道:“沒事,你先去睡吧,我想點事情。”

韓子墨聞言,上了牀,倒頭就睡,破天荒的沒有打坐,我一個人坐在桌子前,開着檯燈,心亂如麻。

先是弄丟了陰陽戒,現在又弄丟了小十三,姑姑跟曉冉對我的所作所爲已經夠讓我頭疼了,可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隻兔子龍是誰?煉骷爲什麼執意要提走我的記憶?芳百煞卻是要我的命?陰陽戒在誰的手中?消失的小十三現在到底在哪?

我胡亂的揪着頭髮,思索了一個小時無果,最後直接連洗漱都沒洗,就渾渾噩噩的上了牀。

折騰了一會兒,無法入眠,我拿出孫遇玄的手機,胡亂的翻看,通訊錄裏沒有任何號碼,只有和我的通話記錄,更別談什麼備註。

然後我有開始翻相冊,說實話,我對他的相冊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心想裏面應該是空空如也,然而在我打開的瞬間,心跳卻一下子激增。

因爲那爲首的,竟然是我的照片!

照片是昨晚照的,照片中的我正背對着鏡頭,撅着屁股搬沙發,姿勢特別的沒形象。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