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找周瑩瑩!”趙建波用着多少有些沙啞的聲音說着,這個聲音是屬於這個身體本身的,要不是擔心驚動了這裏的護士,趙建波真的很想用自己的聲音。

“周瑩瑩?我們這裏沒有叫周瑩瑩的啊!”護士擰着眉頭想着,這一層的護士裏面,別說是叫周瑩瑩的,就連姓周的都沒有一個,肯定是這個傢伙搞錯了。

“有的,有的。”趙建波繼續壞笑着說着,想着自己要是真的硬闖進去,估計那些小護士會上來攔着自己,要是真的弄傷了她們的小胳膊小腿兒的,自己就不太好意思了。

再說了,這件事兒本來就跟她們沒有關係,自己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周瑩瑩!

小護士的話音剛落,旁邊正在給其他患者做登記的護士就擡頭了,“你找周瑩瑩啊,她的病房在那邊,但是她現在就在裏面。”小護士說完,還用手上的那根中性筆指了指身後護士站的方向。

這讓大家瞬間明白了,也忽然想起來了,是啊,正在護士站裏休息的那個人,不就叫周瑩瑩嗎?

趙建波說了感謝的話,再次邁開步子準備朝着護士站裏面走,可還沒等到門口呢,就又被護士攔住了,“這裏是我們休息的地方,你要是看患者,麻煩你回病房等着去。”

這可是護士休息的地方,就看着傢伙這一身打扮,不是自己看不起誰,萬一這些人的手機錢包丟失了,總也是不太好的,所以爲了避免這些事情發生,還是儘量不要讓人再進去護士站裏比較好。

“那她爲什麼可以進去?”趙建波不高興了。

自己雖然是鬼,但是現在也變成了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的樣子,爲什麼周瑩瑩可以進去後面的休息室,自己就不能進去?這種時候還要分人嗎?

“那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不能進去,再說了,裏面都是姑娘,你一個男的進去,真的合適嗎?”護士不好意思直接說自己擔心丟東西,隨便說了個男女有別,想着這或許就能打發了這個人了。

但是趙建波哪兒就是那麼好打發的啊!並且這會兒趙建波的耐心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看着能小護士說什麼都要攔着自己,乾脆伸手抓住了小護士的衣服領子,“你剛纔說什麼?”

小護士被嚇壞了,趕緊喊人來。

幾乎是一瞬間,這周圍快速的聚集了其他護士,甚至還有一些患者的家屬,把趙建波和那個小護士圍了個水泄不通。

“呵呵,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欺負?”趙建波壞笑着說。

“不是,不是,我沒那個意思,我是說,裏面真的有女的,你一個男的進去不太方便!那本來就是我們休息的地方,在裏面換個衣服什麼的,你進去真的合適嗎?”

“那我有沒有告訴你我來找誰?”

“我知道,我知道,你別生氣啊,我知道你是來找周瑩瑩的,但是我不是也跟你解釋過了嗎,你要看患者,就直接去病房裏等着,我們會告訴周瑩瑩的,讓她也回病房,你們不就見到面了?”

……

小護士一頓解釋,生怕趙建波的拳頭落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自己這張還稱得上是精緻的臉上。

所以只要能讓趙建波放開自己,不管什麼好聽的話,都一樣說的出來!

此時一直躺在房間裏的周瑩瑩也被吵醒了,仔細的聽了聽外面的聲音,知道外面那個傢伙是來找自己的,但是那個聲音自己根本就不熟悉啊!

鬼醫神農 那人到底是誰?爲什麼要來找自己?找自己有什麼目的?還有,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能讓那個人對那些小護士大打出手?至於嗎?

但是想來,不管是什麼原因,終歸是跟自己有關係的,周瑩瑩還是勉強下了牀,朝着外面走了過去。

剛一開門,離着周瑩瑩最近的小護士就發現了周瑩瑩的存在,趕緊衝着趙建波喊了一嗓子,“周瑩瑩來了,你趕緊先把人放開!”那畢竟是自己的同事,趕緊讓放開比較好,省的真的出了什麼事兒,自己也要跟着糾結。

趙建波一聽,隨便把手上控制着的那個小護士朝着旁邊一丟,壞笑着走到周瑩瑩跟前。

“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兒?”周瑩瑩好奇的問着趙建波。

此時趙建波看着周瑩瑩,眼睛裏全都是滿滿的得意,“你說我找你什麼事兒?”

周瑩瑩被問的更糊塗了,“是你來找我,還來問我?”

這傢伙不會是腦袋有問題吧,明明是他來找的自己,目的還要讓自己猜測,真的合適嗎?

趙建波看着周瑩瑩一腦袋霧水的樣子,直接上去就給周瑩瑩來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周圍的那些人全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好好的,這上來就打人啊!

還有,這倆人是什麼關係啊,大庭廣衆下,一個男的居然動手打一個女人,這樣真的合適嗎?

原本週圍圍觀的那些人,這會兒全都被震驚了,有幾個人甚至已經張大了嘴巴,想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多麼讓人震驚的事情。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趙建波指着周瑩瑩的鼻子,怪聲怪調的說着。

周瑩瑩更愣了,“我不認識你!”這傢伙腦袋有問題吧,自己不認識他,就更別說是認識不認識了!

“呵呵,不認識我?我讓你不認識我,我讓你不認識我!”趙建波直接咬着牙,一邊說,一邊打。

周瑩瑩左右躲閃,但是這會兒周瑩瑩的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根本就躲閃不開趙建波的攻擊。

又是兩巴掌,直接就把周瑩瑩打的火大了。

“你神經病啊!我都不認識你,你上來就打我,什麼意思啊!”周瑩瑩說着這些話的時候,已經伸手,去摸衣服口袋裏的手機去了,想着自己吃虧這事兒必須要報警,讓警察來解決。

可就在周瑩瑩拿出手機的一瞬間,發現自己對面站着的這個男人,眼睛竟然閃爍了一下綠色的光芒!

周瑩瑩心裏咯噔了一聲,開始還以爲是自己看錯了,但是當第二次閃爍的時候,周瑩瑩確定了,面前站着的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人!

看着這傢伙周身的氣場,周瑩瑩這才搞清楚,面前的這個傢伙肯定是被鬼上了身了!

只是,能上別人的身,還跟自己有過節的……

這傢伙是趙家波!

當週瑩瑩弄明白的時候,雙眼瞬間瞪的更大了一些,心裏也開始盤算着,要如何擺脫現在的狀況了。

想來,要是趙建波的話,他肯定是要讓自己出醜的,他的目的就是讓自己出醜,在所有人面前出醜!

自己越是狼狽,他就越是開心,恨不得自己永遠低着頭擡不起來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也沒有打算真的低頭的想法。

趙建波看出來周瑩瑩眼睛裏的東西,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得意了,“這次認出來我是誰了?”看來這周瑩瑩的腦子還不算是太笨啊!

“我當然認識!就算是你換了一身皮囊我也認識你!你到底有完沒完啊,這些事兒都是你搞出來的,要不是因爲你,我,我,我……”

周瑩瑩乾脆把心裏的不滿全都發泄到了趙建波的身上。

這一切可不就是因爲他而起的!當時要不是他想看自己熱鬧,用手段讓自己和張昊天……,自己也不可能躺在這裏,所以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哎呦喂,周瑩瑩,你這張嘴還真的挺會強詞奪理的啊!要不是你自己犯賤,會這樣嗎?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你的劣根性造成的!”

這話說完,不等周瑩瑩再次開口呢,趙建波已經轉身看向了周圍的那些“觀衆”了。

“你們大家評評理啊,她是我女朋友,但是在這裏做手術,孩子的父親不是我,你們覺得合適嗎?”

趙建波直接把幾件事全都混在一起說了,其實這些話拆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當初周瑩瑩真的差點兒就變成了他的女朋友,周瑩瑩也確實是在這裏做手術,孩子也確實不是他的,但是這些話全都放在一起,怎麼就那麼奇怪呢!

周瑩瑩狠狠的咬着牙,心說自己就猜到了,趙建波肯定是要用這事兒來羞辱自己,周圍的那些圍觀羣衆根本也就不會求證什麼,只要有八卦,有“瓜”給他們吃,讓他們娛樂,管他真的假的呢!

但是這些對自己是相當的不公平的啊!這根本就不是一件事兒,甚至都不是一個時間段的好不好!

趙建波看着那些“吃瓜羣衆”一臉驚訝的樣子,甚至很多人都已經開始對周瑩瑩指指點點的了,心裏就覺得很開心,很痛快,乾脆繼續往下說,把周瑩瑩直接說成了人盡可夫的壞女人。

周瑩瑩幾次想反駁,但是趙建波根本就不給她任何機會,甚至還多次說她最喜歡說謊話,喜歡騙人! 第5章寓意為摯愛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麼回答,感受到他願意與自己風雨共濟的決心,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韶光未泯 明明前途一片迷茫,但是看著陸司寒的雙眼,姜南初的心就會安定下來。

姜南初突然在腦海中想起了一句話。

心動的感覺可以給很多人,但是心定才是最終的答案。

粉鑽戒指就這樣毫無阻礙的套進姜南初的中指,中指的含義代表未婚夫妻,巧的是戒指的尺寸與姜南初中指尺寸剛剛好,就好像是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小五趁機看清楚那枚戒指的樣子,已經驚訝的張開了嘴。

十年前澳大利亞出產一枚粉鑽,經過層層打磨切割,最後鑲嵌在戒指上,同樣取名為Devotion寓意摯愛。

有個傳說,當摯愛出現,帶有魔力的粉鑽將會牢牢的套住兩人緣分。

這枚戒指也被看成無價珍寶早已經失蹤,沒想到居然就在三哥這!

小五畢竟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短暫的驚訝之後很快反應過來。

「親一個,親一個!」

小五起鬨道。

台下陸司寒的朋友也紛紛起鬨說起這句話。

陸司寒目光灼灼的看著姜南初。

姜南初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雖然自己與他已經訂婚,但是看到那傷疤還是有些心怵。

「我……我不習慣在這麼多人面前……」

姜南初雙手纏繞在一起彆扭的說,說完之後又生怕會傷到陸司寒的自尊心。

「把我的小未婚妻嚇跑了,你們可賠不起。」

陸司寒冷冷掃了起鬨的眾人說道,兩人有的是時間可以相處,陸司寒有把握得到姜南初的心。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麼說,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明明這個男人無權無勢,但是卻總是小心體貼的保護著自己,讓自己感覺到了安全感。

訂婚宴結束,陸司寒送姜南初去了寰球酒店的客房換禮服。

姜南初沒有進入客房,反而小手捏住了陸司寒的西服下擺。

「想要我陪你一起進去換衣服?」

「不……不是,我想問問晚上該住在哪裡?」

姜南初微紅著臉說,姜家今天肯定不想回去了,自己害怕控制不住動手打姜桐兒,所以只能跟著陸司寒了。

陸司寒看著姜南初為難的樣子笑了。

「戴上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自然住在我家。」陸司寒一把抓住姜南初的右手說道。

她似乎還不知道她這副呆萌的樣子對自己的吸引力有多麼巨大。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麼說,終於放心了,抽開手轉身進入客房。

陸司寒從客房下來就被段景霽喊到了一邊說話。

「大哥,你找我什麼事?」

「對她是認真的。」

段景霽絲毫不帶懷疑的說,看三弟的表情就知道根本不是逢場作戲那麼簡單。

「南初很有可能就是我這些年一直在找的人,只要她需要我,我就會在她的身邊。」

「我看她也有些怕你臉上的傷疤,為什麼不用真面目面對她?」

「陸家還沒有解決,我不想把她捲入那件事情,也不想她為了我擔心。」 周瑩瑩被氣個半死,但是也沒辦法解釋。

趙建波找的這個身體,一看就是那種老實人,不會說謊話騙人的那種,本本分分的樣子,這也讓周圍的那些圍觀羣衆更加相信他了。

甚至時不時的還會有人附和幾聲,說周瑩瑩這事兒做的不對,多好的一個小夥子啊,不能這麼欺負人家。

周瑩瑩真的很想大笑出聲了,誰欺負誰啊!這會兒明明就是自己被欺負了,爲什麼還要回來說自己的不是?

但是周瑩瑩心裏也明白,這種時候,那些人真的是寧可相信自己是壞人,也不想相信自己是好人,因爲這樣他們才能順帶着發泄他們自己的不好情緒。

聽着趙建波說的差不多了,周瑩瑩的眼淚也已經掉下來了。

之前還好心幫助周瑩瑩的那些小護士,這會兒看她的眼神也開始不一樣了,那種感覺就像是十分嫌棄的樣子。

周瑩瑩估摸着,這醫院自己是住不下去了,就算是自己後臉皮的不出院,繼續在這裏住着,那些人也不會給自己好臉色的,尤其是這些護士,在照顧自己的時候,手底下肯定也會有所差異的。

想來想去,周瑩瑩把手又伸進衣服口袋裏面,按下了手機上的快捷撥號按鍵。

自己之前的電話是打給周偉光的,所以現在只要撥出剛纔的第一個號碼,這電話就能直接打到周偉光那裏,估計用不了多大一會兒,周偉光就會來找自己的,到時候,自己是想跟趙建**一把,還是要做什麼,那就全看自己心情了!

然而,周瑩瑩以爲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可沒想到的是,她的小動作全都落在了趙建波的眼睛裏。

“呵呵,你這是想給那個傢伙打電話嗎?真是有趣了,你們這對……,我都不知道說你們什麼好了,你們真的覺得這樣合適嗎?我就是個老實人啊,你們真的就這麼欺負老實人嗎?”

趙家波開始賣慘,想要讓周圍的那些人更加討厭周瑩瑩。

當然趙建波這也是在給他自己尋找脫身的機會,周瑩瑩找幫手是肯定的了,周瑩瑩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好,手裏也沒什麼可以用的東西,但是要是她的那些幫手來了,那這件事兒就不會太好辦了!

還有,自己附身的時間也不短了,這也都好幾分鐘了,要是繼續下去的話,這個身體本人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回頭肯定也會算在自己身上,算是自己害人了,這就不划算了!

所以,不管怎麼說,還是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裏比較好,省的越是往後,越是麻煩!

周瑩瑩還不知道趙建波的計劃,心裏還在等着周偉光來幫自己,還想着到時候要讓趙建波好看。

趙建波又哭了一會兒,像是傷心欲絕的樣子,這讓周瑩瑩忽然很想大笑。

這傢伙不當演員真的是太浪費了,這齣戲讓他演的,還真是厲害呢!

周圍的那些“觀衆”顯然已經被趙建波的演技給“征服”了,就差上前安慰他受傷的心靈了。

再又說了幾句悲傷欲絕的話之後,趙建波抓住機會,直接衝出了人羣,直奔着電梯的方向出發了,只留下傻愣愣的周瑩瑩,還在被那些人默默的咒罵。

周瑩瑩愣住了,蒼天啊,這傢伙就這麼走了?可要是他真的就這麼走了,那自己找誰報仇去?難不成,還要自己在這裏跟那些人解釋啊!

還有,這些人顯然不會相信自己的,自己就算是再怎麼解釋,也都是沒什麼用處的。

周瑩瑩瞬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那些人的目光全都像是刀子一樣,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挖掉幾塊肉似的。

原本身體狀況就不是很好的周瑩瑩,這會兒更是直接靠在牆壁上,儘量支撐着,希望自己的身體不會摔在地上。

周偉光接到了周瑩瑩那通莫名其妙的電話,想要問問周瑩瑩發生了什麼事兒的,但是電話那頭傳來了奇怪的罵人的聲音。

開始周偉光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有一點是知道的,就是周瑩瑩這邊出事兒了!

於是周偉光不多想,直接衝到了醫院。

可當他到醫院的時候,趙建波早就得意洋洋的離開了,周瑩瑩也被送回了病房,只是病房門口還時不時有經過的人,朝着裏面指兩下,小聲的唸叨着什麼。

周瑩瑩窩在被子裏,心裏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