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明顯能夠感覺出來,我抽不出鋼鐗了,此時千眼黑佛詭異笑道,不露出點破綻,你們怎能會上當呢?你們以爲佛祖心魔只有這麼點本事嗎?哈哈哈哈!

千眼黑佛說完,頓時念動咒語,忽然間這荒漠當中狂風大震,天上的星辰都被這陰風給完全遮蓋住了,我和祖師爺同時大驚,朝着四周看去,天上飄來一大片烏雲,將我們頭頂上的星星月亮全部擋住了!

此時烏雲之中不斷傳來響聲,祖師爺一驚,沉聲道,大黑天鬼雲?竟然在幻象之中也可以召喚出來?

祖師爺的表情,直接在大力金剛尊王的臉上浮現了出來,千眼黑佛,也就是陸吾看了一眼祖師爺的表情,他很是滿意的說道,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大黑天鬼雲!

陸吾剛說完,忽然雙手朝天舉起,整個千眼黑佛盤腿坐在黑蓮上慢慢的漂浮到了夜空當中,在那大黑天鬼雲之中露出了千千萬萬雙紅色的眼睛!

而千眼黑佛身上的眼睛,此時卻消失不見,就連臉上的那兩隻眼睛都找不到了!

祖師爺沉聲對我說道,陸吾將自己的力量全部凝結到了大黑天鬼雲當中,張亮,你小心一點,運起金石太歲護住全身,以免肉身被毀!

我恩了一聲,趕緊全力催動金石太歲,而此時夜空之上的大黑天鬼雲越來越密集,從裏邊露出來的千萬雙眼睛,也越來越明亮。

忽然間,漂浮在蒼穹之上的千眼黑佛,轉動身下黑蓮,大喝一聲,萬世鬼劫!現世吧!

千眼黑佛一聲佛號唸誦而出,頓時大黑天鬼雲中傳來各種哭聲,老人小孩,男人女人,什麼樣的哭聲都有,而鬼雲中的千萬雙眼睛開始流出紅色的眼淚,一片片的朝着我們滴落而來!

那眼淚落到身上的時候,一點都不疼,但卻感覺渾身輕飄飄的,祖師爺大驚,連忙說道,糟糕,這是在奪魂!

敢情這眼淚不是對肉體的殺傷,而是直接奪取魂魄啊!我着急忙慌的說,祖師爺,怎麼辦?要不要使用吞天戰旗?

祖師爺沉聲道,不,讓我使用絕仙扇與他拼上一拼!

說話間,大力金剛手中金光一閃,絕仙扇在手,大力金剛擡頭仰天大喝一聲,飛來峯!!!

頓時從夜幕蒼穹之中飛來一座巨大的山峯,這山峯估計有幾十層樓那麼高,而且面積碩大!飛來峯落到我們的面前,將那正在大面積滴落的紅色眼淚完全抵擋在了外邊。

大黑天鬼雲中頓時伸出一隻粗壯的手臂,抓住飛來仍就甩到了一邊。

轟!

飛來峯落地,蕩起荒漠中的塵土,久久沒有散去,祖師爺再次甩動絕仙扇,大喝一聲,天降暴雨,雷鳴閃電!

祖師爺這一次甩動絕仙扇的姿勢很特殊,他不是橫着朝前呼扇,而是從下往上呼扇,頓時我們腳下生風,竟然從我們腳下的土地中浮現出點點雨水,朝着天空中飛去!

這可真顛覆了我對雨水的想象,畢竟地球萬有引力,所有東西進入大氣層都會往下掉落,但此時的雨水卻是自腳下而出,朝着天上飛去,與那紅色的眼淚撞擊到一起!

閃電也是從我們腳下的荒漠中飛出來,與大黑天鬼雲的閃電撞擊到一起,不多時,就這麼僵持了不知多久,陸吾終於念動魔決,控制着那千眼黑佛拋出坐下黑蓮,朝着我們飄了過來。

祖師爺正在全力催發着絕仙扇中的威力,此時無暇顧及從夜空當中飛來的黑蓮,他對我說,你快點控制大力金剛尊王的肉體跑開,不要讓黑蓮從腳下把我們托起來,不然很危險!

祖師爺剛說完這一句話,那黑蓮頓時鑽入地下,消失不見了,而此時,我隱隱感覺自己的腳下傳來陣陣顫動,伴隨而來的便是腳心中隱隱約約的刺痛… 我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忽然腳下黑光一閃,頓時從腳下的荒漠中竄出一座旋轉的黑蓮!

那黑蓮上閃爍着黑光,頓時將大力金剛尊王的身體託了起來,我和祖師爺都在這裏邊被困住了。

黑蓮的蓮花花瓣上還是冒出黑煙,那黑煙迅速飄在我們四周,互相交織,最後編織成了一個黑色的籠子,將我們三人全部困在了黑蓮當中,此時祖師爺的絕仙扇也發揮不了作用了。

我心說完蛋,難道今天要被陸吾弄死嗎?我趕緊對祖師爺說,祖師爺啊,別愣了,快用吞天戰旗吧,別得到了上古神兵,到最後還是被陸吾弄死,那可就六月飛雪,死的太冤了!

祖師爺此時也不敢多想,擡手將吞天戰旗召喚而出,頓時龍頭腰帶上身,背上浮現出了八面令旗,令旗之上彩光四溢,每一面令旗之上都有一個蒼勁古樸的篆字。

天!地!將!法!智!信!仁!勇!

祖師爺雙手念動神訣,控制勇神旗,大喝一聲,破!勇神旗飛出,隨意在空中一揮,頓時破掉了纏繞在我們附近的黑煙籠子!

陸吾大驚,趕緊控制千眼黑佛鑽進了大黑天鬼雲之中,不多時大黑天鬼雲竟然消散了,伴隨而來的,正是從大黑天鬼雲中出現了一個邪王造型之人!

那人正是陸吾!

我心中奇怪,邪王不是被我用地獄魔刀給滅掉了嗎?難道這個邪王只是一個造型?其真身正是陸吾?

我正在這麼思索之際,眼角餘光忽然瞥見邪王手中的武器,頓時我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這邪王肯定是陸吾加上千眼黑佛所化!

因爲邪王手中,並非手持鬼頭刀,而是一根血粼粼的骨頭,正是戰神刑天的肋骨!

我心說,媽的,通天龍脊沒弄來,沒有脊椎骨在手,今天也照樣弄死他!

祖師爺控制大力金剛尊王的身體,再次從身上飛出一把智神旗,朝着邪王飛去,智神旗剛一出動,頓時將整個天空之上的烏雲全部扇走,而且更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智神旗在空中閃動了幾下,竟然讓整個夜空扇成了白晝!此時天空之上正高掛一輪紅日!

我靠,這上古神兵是他媽有多大的威力?竟能扭轉乾坤,顛倒黑白!太給力了吧?

我對祖師爺說道,祖師爺,用將神旗,直接乾死他!

祖師爺並沒有出手將神旗,他等候着陸吾的進攻,而陸吾正是利用邪王的身體,將魔神骨臂催化到最大力量,他將魔神骨臂幻化成一隻火鳥,那火鳥的造型像極了陸吾的真身,巨鷲!

燃燒着火焰的巨鷲朝着天空之中的智神旗飛來,看樣子是想燃起智神旗,讓智神旗燒燬,祖師爺在此掐動神訣,放出法神旗!

法神旗在空中轉動兩個來回,也幻化成一隻火鳥,朝着那魔神骨臂幻化出的火鳥衝去,兩隻火鳥在蒼穹之上猛然撞擊到一起,瞬間產生的強烈光線,讓我照耀的睜不開眼睛。

下一刻,法神旗飛了回來,魔神骨臂也被打出了原型,此時抓在陸吾的手中。

祖師爺笑道,陸吾,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

有吞天戰旗在手,我和祖師爺是不會懼怕陸吾的,這一次,就是徹底幹掉他的機會!

邪王,也就是陸吾瞪大了眼睛,他滿臉驚愕之色的問祖師爺,這小旗子是什麼法寶?你從何得來?可敢告訴我!

我趕緊對祖師爺說,祖師爺,不可告訴他啊,萬一今天咱們沒幹掉這貨,讓他給跑了,結果跑到崑崙之巔,找出通天龍脊,我靠,到時候別說咱們了,我看就那個金甲將軍恐怕都打不過他。

祖師爺在我心中恩了一聲,他當然知道陸吾的小算盤,當下朗聲笑道,此旗名爲降魔八旗,乃我道家先輩傳下來的伏魔神器,本不想動用,但爲了人間正義,我還是取了出來,今天就要將你斬殺!

祖師爺剛說完,陸吾就冷哼一聲說道,放屁,你家先祖乃誰人也?這上古神兵在這世間超不過十件,你家先祖怎麼可能會有?定然是你從別處偷盜而來,你們這修道之人也不過如此,頂多算是偷雞摸狗的鼠輩!

我一聽,氣的破口大罵,你放你媽的五雷金光閃電拐彎屁!這吞天..

我話剛說到這裏,忽然我發現自己竟然說不出話了,祖師爺在我心中趕緊對我說,張亮,不要吭聲,陸吾這是激將法,不要告訴他在哪裏得到,我不確定他有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保命之技,萬一這次給他逃了,真讓他得到了通天龍脊,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我暗自心驚,知道自己差點泄露了天機,當下就對祖師爺說道,祖師爺,這貨他媽的比我都油嘴滑舌,不要跟他廢話了,就是幹,不要慫,咱直接弄死他!

祖師爺沒有再回答我,當下祭出將神旗,三旗齊發,朝着邪王揮去,邪王舉起魔神骨臂,頓時從魔神骨臂的兩端噴出紅黑色的霧氣,來抵擋三面神旗的進攻。

可他萬萬想不到,這吞天戰旗正是這魔器的剋星,要知道,上古神兵的存在,就是要剋制世間這些大惡之物!

三面戰旗,其中一面幻化成一扇金門,金門上刻着一條龍,那龍遊走在金門之上,在金門正中間還刻有一個金色的令字!

另外一面戰旗幻化成兩把一把奪魂刺,所謂奪魂刺,在古代的解釋爲一刺入魂,刺刺誅心!

因爲這種奪魂刺的箭頭上,還有八個炸開的倒鉤,就像我小釣蛤蟆時用的那種炸彈鉤一樣,四面八方共有八個鐵鉤,一旦戳到肉體裏邊,就別想輕易拔出來,要是咬着牙用力拔的話,身上會被扯到好幾塊肉,而且傷口也擴大!

在古代,這玩意就叫奪魂刺,是專門用來主持刑罰的刑具!

最後一面戰旗幻化成了一把光劍,此時三面戰旗各有所化,朝着邪王飛了過去!

第一面戰旗幻化出來的金門,擋住了邪王的去路,掉落到了邪王的身後,邪王剛一轉身的瞬間,第二面戰旗幻化出來的奪魂刺猛然就穿過了邪王的胸口,將邪王釘在了金門之上,正好釘在了那個令字上!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最後一把光劍飛過來之際,對準邪王的頭顱,橫着掃出一間,邪王的腦袋瞬間掉落到了地上!

我欣喜道,陸吾死了?太他媽好了!

但此時的祖師爺卻沒有笑出來,他疑惑道,不對勁,我們不可能這麼容易殺掉陸吾,你看那邪王剛纔好像都沒怎麼躲避!還是讓我打開天眼看看陸吾何在!

祖師爺將法力灌注雙眼之中,頓時大力金剛尊王的兩隻大眼睛中射出兩道金光,照射在了邪王的無頭屍體上,剛看了這麼一眼,祖師爺振聲道,不對,陸吾的靈魂還在邪王的身體之內!

此時,被釘在金門上的無頭屍體,還是緩緩晃動,從屍體上開始傳來咔咔聲,我定睛一看,我靠!!!

邪王的肚臍慢慢的變大,直到最後豁然張開,露出了裏邊的尖牙,隨後雙乳也開始慢慢變大,直到最後緩緩裂開肉縫,從裏邊露出了兩隻血紅色的眼睛!

而邪王手中的魔神骨臂,下一刻幻化成了一把大斧!

我靠,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戰神刑天嗎?

錦衣血途 此時從邪王那肚臍眼變化而來的口中怒喝一聲,金毛老道,今日我讓你見識一下所謂的戰神再世!

我驚訝的問祖師爺,難道陸吾召喚出了刑天的魂魄嗎?

祖師爺屏息凝神,過了一會說道,不一定,如果單論功力,他絕對不可能召喚刑天的靈魂,如果加上他手中的魔神骨臂,我不知道戰神刑天的靈魂會不會附到他的身上。

我靠,這麼說的話,祖師爺也不確定這面前的無頭屍體到底是不是刑天了? 就在我們這麼思索的片刻,忽然那無頭屍體慢慢的從金門之上朝前走着,釘在他胸口上的奪魂刺對他似乎根本就沒有影響,媽的,好像他就不會感覺疼似的,當下硬是從那奪魂刺中朝前走了出來,讓奪魂刺上沾滿了鮮血!

無頭屍體腹部的血盆大口當中狂吼一聲,震動手中大斧,朝着我們揮了過來,瞬間一道黑光飛過,祖師爺大驚趕緊手掐神訣召喚出仁神旗!

仁神旗一出,頓時從仁神旗中落下一道光罩,將我們蓋在了裏邊,那巨斧揮出的黑光衝擊到了光罩上,讓光罩撞的左右飄搖。

我靠,我心說這威力也他媽太大了吧!

我趕緊問祖師爺,有把握幹過他嗎?祖師爺此時召喚回了所有的神旗,面色凝重的說道,可能真是刑天的靈魂,被陸吾召喚了出來,可陸吾這麼做的代價,卻是要犧牲掉自己的靈魂,來供奉給刑天。

我說,那這陸吾腦子有病嗎?把自己的靈魂供奉給刑天,也要殺掉我們?沒這個必要吧?魚死網破很好嗎?

祖師爺沒有說話,因爲刑天已經手持巨斧,朝着我們奔跑了過來,祖師爺趕緊八面戰旗同時放出,大喝一聲,八重天斬神陣!

這是那金甲將軍最後告訴我們的話,說是此陣一出,必然將那陸吾斬盡殺絕,魂飛魄散,但還沒來得及出,陸吾就讓自己的靈魂供奉給了刑天,讓刑天的魂魄召喚了出來。

這一刻,也不管這八重天斬神陣好不好用,管不管用,先扔出來再說吧。

那八面戰旗同時從祖師爺的後背上飛出,漂浮在天空之上旋轉了幾周以後,朝着天干地支的八個重要星位落在了地上!

這星位我沒見過,二十八星宿我也不太懂,但我知道祖師爺一定懂,但八面戰旗插入地面之後,瞬間這八面旗子同時閃光,然後相互之間開始出現雷電連接。

當雷電閃爍之後,八面戰旗瞬間連接成了一個大圖案,這圖案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然後朝天舉起一把寶劍一樣,很是怪異。

當站起將刑天完全包裹在裏邊之時,刑天冷聲喝道,這吞天戰旗也算是個了不起的上古神兵了,只可惜讓你們這些凡人來使用,簡直就是暴殄天物,今天本王就收了你們!順道毀了這慘無人道的吞天戰旗!

我大叫一聲,祖師爺,趕緊發動大陣吧,不然刑天跑出來,咱們肯定完蛋啊!

Wшw ☢тт kān ☢¢ Ο

祖師爺不傻,他比我更着急,此時一聲不吭,閉目急速念着神訣,隨着他不停念動神訣,那八重天斬神陣中開始產生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

我知道這是強大的力量扭曲了空間,讓空間短暫性撕裂所造成的現象,我心中滿是期盼,希望祖師爺能夠徹底摧花吞天戰旗的全部力量,將刑天再次打回地府!

隨着八重天斬神陣中的力量凝絕的越來越多,刑天也不敢大意了,他冷然笑道,今日本王就以我的第二元神,來破掉你這八重天斬神陣!哼哼,忘了告訴你,這玩意在萬年以前,我可是跟它交過手的!

我靠,刑天的話,嚇了我一跳,這吞天戰旗是金甲將軍的法寶,如果說這法寶定然是他自己本人的,那麼說明他與刑天交過手!那他會是誰?

如果說當年他使用八重天斬神陣跟刑天交手,而沒有弄死刑天,如今以祖師爺的修爲和法力,他能弄死刑天嗎?顯然…有點懸啊。

祖師爺已經徹底發動了八重天斬神陣,刑天站在陣眼之中,狂傲的看着這八面神旗,隨後他將巨斧仍起,懸在空中,而他整個人則是站在原地,皮膚慢慢的變黑,一直變到黝黑十足之時,皮膚再次猛然變紅。

而下一幕,直接讓我嚇尿了!

刑天皮膚變紅之後,他的後背上竟然也長出了雙眼,在他後腰上,咔咔作響,不一會,也從他的後腰上裂開了一張血盆大口!

我靠,雙面人?

難道刑天讓自己的第二元神使用了出來,此時就佈置在自己的後背上,所以他的後背上也出現了雙眼和嘴巴?

媽的,這多少有點恐怖啊?此時刑天站在陣中,我都分不清到底哪一面纔是他的正面了,他上半身,不管前後都有雙眼以及嘴巴,我只能看他的腳尖,來區分他的正面和背面!

八重天斬神陣徹底醞釀到了極致,祖師爺暴喝一聲,五龍帝尊!御天下九州,殺世間萬魔!破!

在古時,九和萬都象徵最大,同樣被人尊崇,我當時想不明白爲什麼很多法決和神訣當中都有九和萬,現在我漸漸就明白了。

此時八重天斬神陣的地面當中,升騰起點點星光,那點點星光就像是螢火蟲一樣,飄飄搖搖的從地上飛起,然後在陣中緩緩的飛着,緩緩的飄着,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殺傷力。

但片刻後,刑天卻是將自己的功力催發到了極致,他已經被一團黑霧徹底籠罩,我知道,他要抵禦八重天斬神陣中的威力了!

那些從地面上飄起的點點星光,慢慢的聚到了半空中,而且越聚越多,漸漸的,星光挪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漂浮的也越來越快,直到最後,那些星光徹底急速飛奔起來,劃過天空的一瞬間,就像是一道光線一樣!

我瞬間明白了八重天斬神陣的攻擊是怎樣的,沒等我繼續往下想,那些點點星光就以閃電般的速度朝着刑天飛了過去,一個挨着一個的穿過刑天的身體!

將刑天的身體上戳出一個個漏洞,那些星光實在是太多了,從刑天的身上穿過之時,都必然會戳透他的身體,也就是這一瞬間,刑天已經被整個大陣中運行起來的星光給戳的千瘡百孔了!

刑天的身上的破洞中往外飄着絲絲的黑霧,那可能是他身上的煞氣或者陰氣,就在星光朝着刑天穿了數個來回之後,祖師爺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頓時八重天斬神陣當中所有的星光,就像飛昇到天空之上的煙火一樣,只那麼一眼就瞬間熄滅了。

我靠!

我趕緊問祖師爺怎麼了,祖師爺還沒說話,雙腿以扎馬步姿勢矗立在八重天斬神陣當中的刑天就詭異的笑道,哼哼,扛不住了吧?上古神兵,豈能是你們這種凡人能夠操控的?

祖師爺的法力消耗的太快,當下再也扛不住了,大力金剛尊王的肉身瞬間消失不見,而我們也瞬間變的非常小,小的只有刑天的腳趾頭一樣!

刑天朝着天空之上擡起了上半身,看樣子就像是擡頭仰天狂吼了一聲,頓時那些從他身體窟窿中飄散出來的黑霧,再次又凝聚了回來,而他身上千瘡百孔的窟窿,慢慢的再次癒合,直至完好如初!

刑天低頭朝着我和祖師爺看了一眼,輕蔑的冷笑了一聲,將自己的身體瞬間縮小的和我們一樣大,不過他沒有頭,此時站在我們的面前,仍然是比我低了一頭。

刑天冷笑道,我被世人尊爲戰神,豈能是兒戲?如今只是本王的魂魄出山,若是本王擁有了當年天下間絕無僅有的肉體,哼哼,誰人能攔我?

我猛然一愣,心說刑天的肉體竟然在整個天下絕無僅有?那會是什麼肉體?這個問題我還沒想明白,刑天就踏着大腳步朝着我走了過來。

到了我面前之時,刑天問道,說吧,誰先死!

我趕緊一揮手說道,哎哎哎,別啊,那什麼咱倆再商量商量吧,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哪怕是搞基呢,我也勉爲其難接受吧,咱能不能握手言和?

刑天不懂什麼是搞基,當下我看他也懶得跟我廢話,此時他二話不說,舉起大斧朝着我的腦袋就劈了下來,嘴裏還說道,你油嘴滑舌,就先送你下地獄了!

我猛然一驚,擡頭看着那柄大斧,正在急速的朝着我的頭頂落下… 就在那大斧即將劈到我的頭顱之上時,我連忙一歪身子躲了過去,瞬間大斧落下,劈到了地上,將整個地面劈出一條半米深溝壑!

臥槽,也太特麼恨我了吧?

刑天見我躲過,氣的咬牙大喝道,你這傢伙,敢躲本王的斧頭,給我過來!!!

刑天一句話說完,隨即伸出了左手,只見他左手虛抓一下,頓時我的脖子就像被人掐住了一樣,朝着刑天就吸了過去。

咔嚓!

刑天掐住了我的脖子,右手舉着大斧惡狠狠的用長在雙乳位置的眼睛瞪着我說,我就第一個送你下地獄!

說完,刑天舉起了斧頭,我朝着刑天高高舉起的大斧,彷彿自己已經置身於斷頭臺,我知道,今天這一劫,是躲不過去了,終究是要死在這裏了。

我在心裏淡淡的說道,婷婷,我愛你,你已經追了我三世,下輩子,換我來追你吧。

說完,我閉上了眼睛,等候着死神的降臨。

就在此時,忽然我身體內傳來一聲怒吼,誰敢傷我!

這一聲怒吼發出,頓時我身體上的肌肉開始快速虯起,身子也在猛然生長,片刻後就變成了一個三米多高手持雙斧的壯漢!

這壯漢一出來,就控制住了我的身體,與刑天戰至一起。

刑天一愣,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這個壯漢,而這壯漢根本沒有多想,直接就是雙斧劈下,朝着刑天的身子上劈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