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這隻無法想象的可怕猛獸,嚇得幾乎要窒息,那一刻的感覺就像是待宰的牛羊,你知道刀子就在上方,卻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落下來,一刀砍斷你的脖子!

這會兒時間是極度的煎熬啊,我腦子裏一片空白,不知道最後等待我的是什麼?再等了一分鐘左右,那個怪獸終於邁着“砰砰”作響的腳步聲,慢慢移響遠處。

我這次聽清楚那腳步聲,對,就是腳步聲!就像是巨人一樣的腳步聲!

等到那巨響地腳步聲徹底走遠了,那個老奶奶才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說了一句,“沒事了!它走了!”

然後,我的眼睛才感覺慢慢能看清東西了。只是這並不代表危機就已經過去,相反更難的問題來了。因爲兩個盤俊現在站在一起了,我根本無法分清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了!

當兩個盤俊又開始掐架,我都不知道該幫誰了!

這時屋子裏的那個老奶奶,有些激動地喊着,“乖孫兒啊,你們別打了!我是奶奶啊!”

“啥奶奶,還爺爺哩!”我嘟囔一聲。這時候再一瞧,那個朵兒不見了,我還以爲那女人要偷襲我,四處瞧了,也沒看見,等一會兒就見裏面門簾一挑,那個朵兒揹着老奶奶出來了。

那老奶奶再次讓兩個盤俊停手,其中一個不聽話,另一個則聽話的抽身退到老奶奶旁邊。這樣我也就瞧出來了,聽話的那個肯定是假盤俊。

我急忙緊握着魚骨劍,走到真盤俊跟前。

那個老奶奶望着盤俊,老淚縱橫的,這戲演的還挺真。她還是重複着說,“乖孫兒,我是你奶奶啊!”之後說了一些盤俊小時候的事。

我一直仔細瞅着盤俊的表情,就見他從詫異到茫然,然後到震驚,一系列的複雜表情轉換。 鬥破雙人牀 要是他也在演戲,那可真精彩到位極了!

我此時也瞧不出那老奶奶是人是鬼?見盤俊似乎相信了她,一步步地往她跟前走去,我急忙一把拉住盤俊,提醒他千萬別受蠱惑!他奶奶不是才死了沒多久嗎?

盤俊顯然也是疑惑極了,他說那老奶奶說的很多話,都是他小時候和奶奶才知道的事情。

我聽他這麼說,心裏一驚,倒吸一口涼氣,開始懷疑盤俊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這……不是的,好吧,那我收下了!弟妹喜歡吃兔子,等我去學院之前,一定會多打些兔子給你帶過去!」王大神猶豫了下接過丹藥說道。

「好。」墨九狸點頭道。

「謝謝弟妹,你們快點回去吧,我知道路,慢慢歷練出去就成了!」王大神說道。

「嗯。王大哥,我們走了,告辭!」墨九狸道。

「再見,我們學院見!你們兩個多保重啊!」王大神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點點頭,然後拿出傳送令牌,輸入靈力瞬間消失在原地,王大神看了眼消失的墨九狸和帝溟寒,把墨九狸給的丹藥收了起來,這才轉身向著雲海山脈外圍走去……

——

雲海學院

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把自己傳送到了任務堂,去交任務,只是這一次所有看到他們的弟子,紛紛躲得遠遠的,好像他們兩個人是猛獸一般的,誰也不敢上前……

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微微挑眉,看起來這一次他們離開的時間久了點兒,學院還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呢!兩個人無視其餘弟子的莫名其妙,來到任務堂交任務的地方……

排隊的弟子們,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時,紛紛讓開,連任務都不交了,直接把位置讓給他們兩個人,本來前面還有二十多個人排著的,瞬間就剩下兩隊人,第三隊人就是他們了……

而第一隊站在窗口的位置交任務的三個人,時不時的回頭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看樣子恨不得馬上消失的樣子,唯一淡定的就是墨九狸和帝溟寒前面的一男和一女,沒有像別人那樣,嚇得躲得遠遠的……

其中女子轉過身,仔細看了眼墨九狸和帝溟寒微微一笑:「你們兩個很厲害,竟然剛招惹宗政家族和韓家,難道你們不怕死嗎?」

「我說怕的話,他們會放了我們嗎?」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哈哈哈哈,也是,不過在雲下界同時得罪宗政家族和韓家,你們活著的幾率並不大!」對方看著墨九狸笑著道。

「要賭一把嗎?」墨九狸看著對面的女子問道,女子一襲白衣如雪,眉如曉月,眸如星辰,朱唇不點自紅,精緻五官,清冷高雅,怎麼看,都是一副絕色美人坯子。

她身邊的男子跟女子的容貌有點像,一樣的俊美非凡,墨九狸猜測他們應該有著不清不楚的血緣關係的!

「什麼?」白衣女子聞言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你也知道我們剛來學院的,很需要積分的,不如賭一把,用你的積分,賭我們兩個還能活幾天!」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哈哈哈,有點兒意思,好,我跟你賭了!我就賭你們兩個活不過今晚,否則我可是會鄙視宗政家族和韓家的廢物的!」白衣女子聞言輕笑的說道。

「表妹。」女子身邊的白衣男子有些不悅的皺眉道,雖然眉頭緊皺,但是眼底卻是帶著一絲寵溺的。

還真的是被墨九狸猜對了,兩個人之間果然有著不清不清楚的血緣關係啊,表哥和表妹…… 而那個老奶奶則淚流滿面,激動的不行,要和盤俊相認。說她纔是盤俊的奶奶阿嬤!

一直在盤俊身邊的那個老女人,是她不小心從古墓裏放出來的妖孽!

阿嬤說,這一切還要從那座古墓說起。而故事的開頭還要從盤瑤人的祖先盤王說起。

傳說盤瑤的祖先盤王上山狩獵,不慎被一隻羚羊觸下懸崖身亡。兒女們聞訊,捕到羚羊,剝羊皮製成長鼓,爲盤王報仇。誰知那被剝了皮的羚羊,死後竟然變成人的屍體。大家才知道那不是真的羚羊,而是盤王的仇人,來殺盤王報仇的。

之後盤王子女讓手下將那屍體埋到山谷裏。那些手下哪裏懂得什麼風水?竟然將屍體埋在了養屍穴。那具屍體得了天地精華滋養,時間一長,就起了變化,幸虧百年後,有個道士經過大瑤山,發現這裏的風水有異,之後就發現了那個養屍穴。

那個道士對盤瑤族人說,若是再有個幾百年,那養屍穴裏的屍體恐怕就要成精了。雖然及時挖出那要成精的屍體,但是風水已經被毀了。那個道士說千百年後,那個地方還是要出屍胎,到時候妖物逆生,盤瑤人是要倒黴的!

盤瑤人只能求那個道士想辦法。這樣才就在那個屍穴上修建了一座假的陵墓。因爲陵墓本來就是死人安葬的地方,再厲害的殭屍,只要被陵墓罩着,也爬不出來,不能爲禍人間。

另外,那陵墓修建的時候,那個道士往裏面佈置了各種法陣,防止那個屍穴再生出妖物來。

時間過了千萬年,除了盤瑤人知道那個屍穴的真相,那個屍穴被山外的人訛傳成盤王的陵墓,說裏面有無數的珍寶,還有能讓人得到成仙的祕籍。幾百年前,吳三桂聚富斂財,就曾經派軍隊到大瑤山挖寶。

那些人找了好些年,也找到了那個陵墓,也挖開陵墓一角,因爲發現是空穴,就放棄了。後來吳三桂造反之後,那個陵墓又被傳說成吳三桂埋在山裏的寶藏,後世不斷有人來山裏挖墓倒鬥。那個鎮妖墓裏的法陣全都被那些盜墓賊破壞。

十幾年前,阿嬤查天象有變,驚覺那座陵墓裏有屍胎已經誕生,她帶人去了妖墓,想要想辦法鎮住裏面的妖物,不讓其出來。不料,正是那次去了鎮妖墓之後,她發現她在晚上的時候竟然多了一個影子,這才發現有妖孽跟着她從鎮妖墓裏出來。

她想要降服那個妖孽不成,反被那個妖孽打下山崖,摔斷了雙腿。這十幾年一直困在山谷裏。

她斷了雙腿,無法生存,又加上她思念孫子盤俊,就用巫術養了兩隻紙糊鬼,因爲她是以盤俊和朵兒的模樣畫的那兩隻鬼,這樣纔有了假盤俊和假朵兒。

這些年,她一直想辦法希望能回到寨子裏,但那個假阿嬤法力高強,接連殺死了她的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並用盤俊兄妹的性命來要挾她,她不得不就放棄回寨子的心願。

說到這裏,我就不明白阿嬤那隻白貓了。每次兇案都有那隻白貓作祟,憑這個,讓我相信這個阿嬤是好人,挺難!

阿嬤則說,“那隻白貓是我那可憐的女兒所化。她本來是命定的冥女,結果枉死。這枉死的魂魄無法入地府,她的魂魄纔不得不附身那隻白貓上。每當四方有厲鬼出沒,她還要去抓鬼!”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我聽她這麼說,立即冷笑,若是說後兩次,那隻白貓確實是抓厲鬼,我還相信,但第一次可是我親眼看見白貓害死聶宸的妹妹,還差點兒害死我!

我這樣說了,阿嬤依然狡辯說,“我的貓兒不會傷及無辜的!”

而盤俊完全相信了阿嬤。他固執的說他是巫師,還分不清眼前的阿嬤是鬼還是人嗎?

我也只能攤攤手,無語了。

不過,之後那個阿嬤竟然說出了爺爺路過瑤寨的事,還說了她用一隻銀鎖當做信物,答應爺爺以後有事相求,一定會鼎力相助。

我才吃驚的不得不打消對她的懷疑。

盤俊則借這個機會問阿嬤,“南南十八歲生日就在這幾天了,阿嬤能幫她改命嗎?”

阿嬤嘆了一口氣後,說道:“本來這沒什麼難處,正好我小女兒的命格可以借給她用。那樣就兩全其美了,我小女兒也可以去地府投胎了。只可惜啊!”說完阿嬤就不住的搖起頭來。

我心裏冷笑,以爲她不過假模假樣罷了。

盤俊卻依舊相信這個阿嬤,急忙問道,“只可惜什麼啊?”

那個阿嬤回答,“是天份的問題!我一看這閨女的面相,就知道她天資愚鈍,不是學道的材料。要是做了冥女,只怕一樁差事也完不成,到時候受了責罰,下輩子怕是連人都不能託生了,只能投胎那些挨宰的畜生,那我幫她改了命格,反倒是害了她。一旦投胎進了畜生道,以後幾輩子想投生個人,可就難了!”

我一聽這個,差點兒被口水嗆死。這不是在罵我笨嗎?只是,她好像真的看對了!

連我爺爺都曾對着我嘆氣說過,要是他教別人,別人早就學全了他的本事,不說別人的捉個小鬼啥的,那就是小菜一碟,可我呢?經文咒語的背得挺熟,就是無法學以致用!

這時候,盤俊終於開始質疑阿嬤了,因爲他知道我曾經連巨型大鮎魚都殺死過,還殺死了蛇王。

阿嬤卻說,“這是因爲她命中總能沾到狗-屎-運,是運氣的問題,可不是她的本事!要是我幫她該了命格,她沒了那份運氣,能活幾天那可真就沒準兒了!”

盤俊顯然也鬱悶了,盯着我看了半天,纔對阿嬤說:“賭一賭吧!就讓下輩子她變豬變鴨變狗吧!反正那都和我沒關係。我只要她這輩子還能繼續活下去!”

盤俊雖然是爲了我好,但話說的太難聽了,什麼叫下輩子變豬變鴨變狗沒關係?能好端端的做人,誰會甘心下輩子去做挨宰的畜生?所以我將頭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嘴裏就吐出一個字——“不!”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表哥,怕什麼,反正他們死了,我也輸不了啊!」白衣女子看了眼自家表哥不以為意的說道。

「別鬧了,到我們了!」白衣男子看了眼墨九狸身邊的帝溟寒,然後看向自己的表妹說道。

「好吧!我很喜歡你的性格,但是我不能跟你賭了,我表哥不讓,不過,你要是能活過今晚,我就交你這個朋友!」白衣女子看了眼自己的表哥,有些無奈,隨即看向墨九狸大方一笑的說道。

「真遺憾,贏不到你的積分了!」墨九狸聞言有些遺憾的說道。

「哈哈哈哈,如果你能活過今晚,我白送你一萬積分!」白衣女子聞言大笑的說道。

「這樣好么!」墨九狸有些為難的說道。

「當然好了,就這麼說定了!」白衣女子笑著道。

然後直接跟著自家表哥交任務去了,臨走前還不忘對墨九狸眨了眨眼睛傳音道:「姑娘,你可要想辦法活著啊!」

「請叫我上官夫人!」墨九狸微微一笑的回道。

「好,上官夫人,希望我明天還能看到你,對了,我叫火薇薇,他是我表哥火俊!」白衣女子笑著道。

墨九狸聞言點了點頭,算是知道了,火薇薇和火俊很快交完了任務,離開前火薇薇還不忘對墨九狸笑了笑,然後墨九狸和帝溟寒交任務……

這次交任務的老者,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時微微一頓,欲言又止似乎有話想說,但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把兩個人的任務輕點完畢,劃了積分令牌遞給墨九狸時,老者猶豫了下還是傳音道:「你們不要回住處,去找十七長老,帶你們去找院長吧!」

說完就低下頭繼續忙自己的了,似乎剛才傳音的不是他一般……

「多謝!」墨九狸看了眼老者道謝道,然後跟帝溟寒一起離開。

外面的弟子,全部都是一副詭異的眼神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墨九狸和帝溟寒出來后,剛想拿出令牌傳送離開時,忽然間幾道人影刷刷刷的落在任務堂的院子裡面……

墨九狸和帝溟寒仔細一看,竟然是兩男一女,看樣子好像是學院的弟子,但是又跟周圍的新生有些不同,看起來對方應該是宗政家族和韓家在雲海學院的弟子了!

「你們就是上官寒和上官狸?」為首的一個青衣男子眼神兇狠的瞪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問道。

「嗯!」墨九狸淡淡的回道。

「我是宗政家族的少主宗政雲天,如果你們兩個不想太痛苦,那麼就馬上在我面前自殺,我可以留你們一個全屍!」宗政雲天惡狠狠的說道。

「自殺?可以啊,我們不攔著你,你隨意吧!」墨九狸挑眉看著宗政雲天道。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宗政雲天聞言怒道。

「你看著年紀不大,怎麼耳朵不好使嗎?我說你想自殺請隨意!」墨九狸諷刺的看著宗政雲天再次說道。

「呵呵呵……很好,看起來我是給你們臉,你們自己不要啊!」 盤俊聽我拒絕,黑着臉臭罵我一頓,說我這輩子都快活不了了,還惦記着下輩子,下輩子有沒有我,都不知道呢!

我一想也是這個理兒,就像我都不知道我上輩子是誰一樣。

不過,也用不着我點頭同意,盤俊已經替我做主了。

阿嬤見盤俊一副堅決的樣子,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在改命前,她說要先告訴我,做了冥女後,纔算是掉到苦海里了,那時候我會發現活着遠遠比死了更痛苦。

阿嬤的話,我根本就聽不進心裏去。心說你就扯吧!當我好騙啊?誰不知道好死不如賴活着,哪裏會有活着比死了更痛苦的道理?

不管我聽不聽,那阿嬤還是在那邊絮叨着,她說,“冥女和陰差不同,陰差是負責勾魂。冥女則是地府的散差,專門抓那些爲禍的厲鬼!”說完還問我聽清楚沒?

我敷衍的點點頭。除了沒當回事兒,更主要是我太冷了,身上的溼衣服還沒換,凍得我牙都打顫。所以後來阿嬤說了些什麼,我只顧着抱怨阿嬤太囉嗦,根本沒心聽下去。

此時的盤俊已經認定瘸腿老奶奶就是阿嬤。我仍存着疑惑,總有些感覺盤俊是當局者迷。這個阿嬤是真的,那以前那個呢?還有白貓怎麼會出現在假阿嬤的棺材裏?那假阿嬤爲什麼沒了腦袋?這些問題都在那裏懸着,我又是那種死腦筋的人,這些疑問弄不清楚,讓我徹底相信眼前這個阿嬤,難度還是大了點兒!

夜裏,阿嬤就將她的那兩隻紙糊鬼送上西天。那個假盤俊消失的倒還乾脆,阿嬤超度着一叨唸,說他們功德圓滿了,可以飛昇了之類的話,那個假盤俊很快就顯了原形,變成偌大的一個紙人。盤俊一點火,那紙鬼也就隨阿嬤撒的那些冥錢,一起燒了個乾脆。

但是那叫朵兒的紙糊鬼就不同。燒她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到一雙怨毒的眼光如針尖一樣的扎過來。等我收拾那些紙灰之時,更是發現灰燼中有個如雞心一樣的東西。當時大意,以爲正巧掃到塊石頭,也就沒理會。以至於後來留下個不小的禍害。

可惜當時真是毫無察覺。後來後悔也早就晚了。這些都是後話,暫且不提。

且說,我第二天一起來,就瞧見昨天晚上那個怪物留下的一行清晰腳印,一左一右地排列着,每一步跨度都在2米左右,足印長30多釐米,大腳趾與其它四趾分開,腳掌前寬後窄。這顯然是一種兩足行走的動物腳趾。

我頓時想起爺爺說過這大瑤山深處有野人。

阿嬤也說那是個野人,還說就這一兩年裏纔出現的,跟個鬼似的,總是晚上纔出來晃盪着找東西吃。

我瞧着那個野人的方向是往東邊去了,就想着避忌那個方向,免得和那個野人遇到了。可是盤俊卻說只能往東走,往別處就離寨子越來越越遠了。

那樣就沒辦法了,只能順着野人走過的路走。盤俊還說我膽子小,說那野人昨天晚上就過去了,這時候早就走遠了。而且阿嬤也說了,那野人只有晚上纔會出來。

我想想也是,也就放心了。

但是途中,經過一個小山坳的時候,我們正好改路往山坡上爬的時候,山谷裏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女孩喊聲,我並沒有聽清喊得什麼,扭頭往山坳裏看去的時候,隱約就看到有個樹一樣高大的人,肩上還馱着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孩子,正大步大步的穿梭在林叢之間。

我登時心裏一驚,剛想仔細看個明白,盤俊揹着阿嬤在前面喊我,問我剛纔在喊什麼?我剛想解釋,那一嗓子不是我喊的,但就這一會兒工夫,那個巨人和那個紅衣女孩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覺得要跟盤俊解釋起來,他也未必相信,就懶得說了。只疾走了幾步,跟上他。

我們中午的時候就已經回到了寨子裏。之後盤俊怎麼跟寨子裏解釋阿嬤的事,我不知道。反正寨子裏的人,很快就都接受了阿嬤“死而復生”的這件事。

而接下來,阿嬤要準備的就是幫我改命的事。

那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什麼是命格?

在那個月黑風高的晚上,盤俊怕盤綺羅會壞事,還特地往她的飯里加了些料,她吃完飯就喊困,回屋就睡了,小臉紅撲撲的,睡得又熟又香。

之後盤俊往院子裏也擺了香燭,那也不知是什麼香燭?煙霧繚繞的卻並不嗆人。

阿嬤那隻白貓躺在個簸箕裏,也安靜的出奇。等阿嬤唸叨了幾句,我纔看到一個白衣女鬼慢慢的從白貓身上顯形,然後阿嬤念道“香火俸敬百家神,五八同照定盤深……命辰依此去論分,是龍是鳳現真身!攝!”

隨即我就看到那個女鬼頭上就像是螢火蟲一樣散開一片片光點。那片光點慢慢地又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塊透明晶亮宛如玉牌的東西。

我離得遠,震驚的同時,只能看到那透明玉牌上似乎刻着字,卻看不清是什麼?

這時候盤俊忍不住低呼一聲,說道:“這就是命格嗎?”,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命格,好奇心全給逗了起來,禁不住的想要拿那塊玉牌,看清那玉牌上批的字,卻被阿嬤一聲喝住,她說,“別碰,這命格沾不得半分俗氣,要是沾了立即灰飛煙滅,失去命格的人,再也無法重入六道輪迴!”

盤俊這才趕緊將手收回來,轉而問阿嬤是不是該取我的命格了?

阿嬤點頭,以同樣的方法,將我的命格召喚出去。而我的命格和白衣女鬼的命格不同,不是透明晶亮的,而是一片烏黑的牌子。

我仰頭瞧着,心說這命格還真是死氣沉沉,怪不得三阿婆當初說我是人身鬼命!

但阿嬤此時卻連聲驚道,“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越是好的命格這亮光就越是強烈,就算是再不好的命格,也就渾濁的像塊土牌,絕無這樣烏黑的命格,這命格更像是被什麼障術束縛,一定不是原本的命格!”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盤俊一驚,問阿嬤有什麼辦法嗎?

正在這時盤綺羅惺惺鬆鬆的從屋子裏出來了。當她看到院子裏半空懸浮着的命格,“哇”地一聲驚叫,飛跑過來。

她光顧着看半空,沒看腳底下,跑過來時,絆到那隻白貓躺着的簸箕,嚇得那隻白貓“喵嗚”一聲,竄起來逃跑。

就這混亂中,阿嬤害怕命格被毀,急忙唸咒語想將命格收回去,可也不知道怎麼搞得,她的咒語落下,突然旋起一股氣流,將那隻白貓給裹了進去。說起來那就是一瞬間的事,我彷彿看到從白貓的頭上升起一塊小小的亮塊,還沒來得及看清,那隻白貓倉皇逃竄正好撲到我身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