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的想起了一件事來,曾經蘇憶說過這世上沒有人能夠長生不老,但有一個人可以,那就是夏摯。

“堂姐夫,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一邊往前走一邊詢問着他,說真的,我挺害怕他突然不出聲,這比我一個人在裏面更害怕。

夏摯喘口氣,才悠悠道,“還不是被人給弄進來的,也怪我一時大意疏忽了,竟沒想到那人這麼厲害。”

不用猜我也知道是什麼人把他給弄過來的,還不是帝臨那個傢伙。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不重要,現在要做的是怎麼救出夏摯,再將這裏的聻給壓制住。

“堂姐夫,你現在的身體情況怎麼樣?”逃之前也要問一問夏摯的身體狀況,萬一他不行了,弄不好我跟他都會死在這裏的。

夏摯沒有回答我而是動了動身上的鎖鏈,這纔回應我,“我身上被綁着鎖鏈,以我現在的力氣根本就掙不開,除非是……”

“除非什麼?”我已經等不了他跟我在墨跡打啞謎下去了。

“除非結合祝由世家的十二護身獸的靈力才能暫時壓制住,不過這麼做的話到時候四家的靈力受到損害,又會引來另一重的危害。”

夏摯的話越說越玄乎了,他這意思是到底還有救沒救呀!

我被他搞得有些頭大,可偏偏這會兒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耽誤了。

就在我們兩個交流的同時這洞內的深處傳來了一陣陣低沉的嘶吼聲,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洞口的深處逃出來似的。

“那小姐,我看你還是先逃吧,這裏的情況實在是太複雜了。”夏摯似乎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聽着從深處傳來的嘶吼聲,他直接讓我離開。

我猶豫半響,狠狠地咬了下脣角,“不行,來都來了你現在讓我跑,這算什麼!”我那雅就算貪生怕死可也不能什麼都不顧及吧。

“唉,都到了這個份上你就是走了我也不會怪你的。只是我對不起小憶!”

“別bb了!你說你一個大男人的怎麼這麼墨跡,我說救就一定會救的!”此刻我也懶得跟夏摯在囉嗦下去了,照我們這種bb的態度還沒正式解決問題就已經死在這裏了。

“還是我媳婦說得對!”就在我準備不顧一切冒死拼一拼的時候,薄冷的聲音突然從我身後傳來了過來,我驚喜的轉過身去果然看到了他。

“老公,你怎麼來了?”一見到他出現我心裏的煩惱跟壓力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薄冷捏了捏我的腮幫子道,“白癡,還不是因爲擔心你嗎?我都說了不要亂來,你怎麼就不能聽一聽我的話?”

“就是!”一旁的鳳凰也幫着腔。

我扁了扁嘴,一把抱住了他,“因爲我知道我做什麼你都不會不管不顧的,所以你是我的堅強後盾,有你在我還擔心什麼呢!”

“你呀,你讓我說你什麼好。”薄冷笑了笑,眼眸忽然一聚,凝視着不遠處,“他是誰?”

“蘇憶的男人夏摯!算是我堂姐夫。”我解釋道。

薄冷卻在這時皺了皺眉頭,低聲道,“秦朝人,還是藥人。”

“什麼,什麼?”我不明白薄冷話裏的意思。

而鳳凰忍不住跟我解釋了起來,“你是真的很白癡呀,他是秦朝時期的人,而且就是你們那什麼歷史上有名的扶蘇公子,依我看也是第一個吃了長生不老藥而活的人。”

重生只想搞錢 “我的媽!”聽到鳳凰的解釋我是差一點要跪下了,這可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還真有那種吃了長生不老藥而活的人啊。

“暫且不說這個……不過我現在算是明白爲什麼要帝臨會將他困在這裏了。”薄冷若有所思,沉吟半響才得出這麼個結論來。

不等我急忙追問答案,另一頭的夏摯也開了口,“你們說的沒錯,我確實就是秦朝人扶蘇,不過你們又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切,這世上還有什麼不是我家主人知道的,我家主人可是……嗚嗚嗚嗚!”薄冷不等鳳凰吹完牛逼直接捂住了它的鳥嘴。

“先別說這個了,還是想辦法怎麼離開這裏吧。”薄冷看了看四周,發現了一個問題,“這裏好像又有一個結界,看來想要救出你的堂姐夫還要先破了這一層結界才行。”

“要怎麼做?”我問道,只要他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沒用的!”夏摯再度澆滅了我們的希望,“這層結界哪有這麼容易就能破除的。我這麼跟你們說吧,想要完全鎮壓這裏的聻,就必須有足夠的靈力。而這世上擁有強大靈力的就只有祝由世家的十二護身獸,如果將它們的力量結合在一起肯定是能解決問題的。但另一個問題就是,現在這四家的靈力都是用來分別鎮壓四大殭屍王,如果輕易調動靈力,到時候顧得上這邊也就顧不上另一邊了。”

“所以這件事還要從長計議!”薄冷點了點頭,很是贊成夏摯的意思。

“既然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那你們說怎麼辦?”眼看着洞內深處的東西就要出來了,再不阻止的話到時候可真就晚了。

“還有我們!”就在我們一籌莫展的時候,蘇憶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了過來,緊接着就是一連串的水聲緊隨而來。

“小憶!”一聽到蘇憶的聲音,夏摯頓時來了精神,果然愛情的力量就是這麼的強大啊!

“夏摯,太好了,你沒事就好了!我還以爲見不到你了。”蘇憶一聽到夏摯的聲音更是激動的不能自已立刻衝了過來,可惜接近那層結界的時候卻沒有了一丁點的辦法,“該死的,爲什麼這裏也有結界!”

“小憶,你別衝動,你放心我現在還沒事。我很好!”夏摯安慰道,可是聲音聽上去卻比之前還要虛弱不少。

明明心愛的人就在不遠處,可她卻什麼都做不了。此刻,蘇憶的心情我特別能理解,就像當初我對薄冷那樣。

不過現在着急也沒有辦法。

“當家的,要不我們一起試試如何,我就不相信我們這麼多人的力量結合在一起還破不了這結界!”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話,立刻迎來了其他人的附和。

“是啊,我們幾個雖然本事不如您,可也不是很差。”

“對對對,我們好歹人還這麼多呢!”

“先別吵了!”蘇憶被那羣女人吵得頭都大了,最後直接讓她們幾個閉上了嘴巴,“這件事我自有打算。”

她言畢,立刻看向薄冷,“你覺得我該怎麼做?”

薄冷擰緊了眉頭,一時半會兒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是進是退全在薄冷的一個決定。如果離開,我們這些人肯定是安全的。但是夏摯的安危就得不到保證了。

可如果不走,而是強行破了結界,最後是什麼結果我們都不得而知。

所以,是進是退,都叫人很是頭疼。

“吼——”洞內深處再一次傳來了嘶吼聲,嚇得我們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多說一句話。

就在這時一向聒噪的鳳凰卻在這時開了口,“要不我去試試吧。”

“你?” 透視醫武兵王 我盯着如今這個跟鸚鵡一般大小的它,“你怎麼試試?”

“鳳凰之火可以化解這世上一切的污濁之氣,所以這結界自然不在話下,只是……”說到這裏薄冷卻閉上了嘴。

“只是什麼?”我隱約覺得後果可能不是很好。

“還是我說吧。”鳳凰撲閃着翅膀落在了我的肩膀上,“主人的意思是,如果鳳凰之火用的太多,沒準我就要從這世上消失不見了,又或者是陷入到沉睡中,或者是……哎呀,反正我也不知道。”

“那還是算了!”一聽到鳳凰說它要死什麼的,我斷然是不能讓它冒險的,讓一隻鳥替我打頭陣,我丫算什麼了! “嘿,臭丫頭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呀!”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這鳳凰的個性還真不是一般的惡劣,我這時擔心它纔會這麼說的,怎麼說得我好像是在嫌棄它一樣了。

“哎喲喲,您是神鳥,我怎麼敢看不起你呢,再說我的命還不是你救得!”我腆着臉皮跟它討了好,“可話雖然這麼說,我也不能讓你白白去冒險呀。”

“這倒也是,想我鳳凰也不能因爲爾等這點小事就讓自己遭罪。”鳳凰洋洋得意了一陣之後,立刻扭頭看了一眼薄冷,“不過我知道他還是指望我能幫幫忙的,只是可能要藉助你們的一點本事了。”

“怎麼說?”蘇憶一聽到鳳凰這麼說頓時激動起來,這不很明顯嘛,蘇憶她們可就等着它開口呢。

鳳凰白了她們一眼,“女人吶,就是狠心!不過也算我鳳凰心地善良了。你們不是想救人嘛,我也不能光犧牲我一個。你們當中誰靈力好一點的,先替我打個頭陣,等我破了這結界之後再找個人進去救人。”

“這……”我遲疑了下,將他們幾個都環視了一遍,眼下這裏什麼人靈力好還真有些難說。

“我來!”蘇憶當仁不讓道,“我來打這個頭陣,我自信我的靈力不算最好可也不是最差。”

“你行嗎?”鳳凰有些質疑。

“我行不行你看不看不就知道了!”蘇憶懶得跟鳳凰多解釋什麼,直接跋涉着走到了最前面,不過她想了想又扭頭看向我們,“要是結界打開了,誰進去救人?”

“我去!”

我跟薄冷異口同聲道。

“不,還是我去吧。”我拒絕了薄冷的請求,“還是讓我先去吧,你現在可是我最後的底牌了,能不能解決帝臨可就要看你了,所以結界一打開就讓我進去。”

“這……”薄冷有些猶豫,可見我這麼堅持只好答應。

這邊我們幾個都商量好了,餘下的蘇家女人們幫這蘇憶護法,蘇憶一邊掐着符咒,一邊啓動着身上的靈力,不多時黑暗的洞內一下子變得敞亮起來,霎時間整個洞內的情況都引入到了我們的眼簾當中。

尤其是看到我們腳下的血水當中浸泡着那麼多的斷肢殘臂,好些個人差一點就吐出來。

“你們先忍住,千萬不能自亂陣腳!”蘇憶提醒着她們,同時身體周圍的銀白色光芒漸漸成了淡紫色,眼看着靈力又增強了好幾倍,就在這時鳳凰戾叫着,身體也開始膨脹了起來,不多時一隻碩大的巨鳥就出現在了我們的跟前。

七彩的羽毛上閃耀着奪目的光輝,我只覺得周圍一熱,頓時看到鳳凰的身上燃起了一團滾燙的火焰來。

也就在這時鳳凰對着蘇憶大喊了一聲“閃開”之後,雙翅直接收攏起來,一個衝刺之後直接撞破了結界。

結界被毀的一瞬間,從另一頭頓時溢出了好多的黑氣出來。

“雅兒,快,趁現在就進去!”薄冷一聲令下,我握緊了劍直接衝了進去,與此同時鳳凰張開了雙翅,用翅膀抵擋着那團黑氣從結界的縫隙中涌出來。

“快,你們趕緊釋放自身的靈力啊!”身後很快就傳來了鳳凰的命令聲,只聽到齊刷刷的“是”字之後,我就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被反彈了回去。

所幸我身上也有着鳳凰之力,這才能勉強抵擋一陣子。不過結界之內的情況遠比外面要好的多。起碼沒有噁心的血水,還有難聞的味道。

只是這裏的黑氣太重,時不時還能看到一隻只的黑手從地底下鑽出來。

這些黑手都是鬼死後變成的聻。

“啊——”

“吼——”

諸如此類的嘶吼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一開始我還不能適應,不過聽着聽着也就習慣了。

不過很快我就覺得這裏的情況好像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恐怖,而且還有寫出乎意料的平靜。

不過我在裏面轉了好幾圈都未曾見到夏摯的身影,當初在結界外我以爲夏摯距離我很靜的,可現在一看似乎……

一想到這裏我乾脆放聲叫了起來,“堂姐夫,你在哪兒呢?我怎麼看不到你?堂姐夫……夏摯!”

“……”

我一連叫了好幾聲都沒有得到迴應,甚至於在這個地方我竟然還聽到了回聲,該不是夏摯壓根就不在這裏吧?

一想到這裏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真要是那樣的話,那我豈不是進了龍潭虎穴,有去無回了?

不!

一想到外面鳳凰他們拼死幫我擋住結界的缺口,如果裏面什麼都沒有,那我們豈不是什麼都白做了。

“夏摯,你到底在不在?夏摯!”我開始有些心慌了,一股不安感頓時在心頭縈繞了起來。

就在我以爲自己上當的時候,夏摯的聲音突然從我的上方傳了過來,“我、我在這裏!”

我順勢擡頭看去,果然看到了他。

只是此刻的夏摯竟然被鎖鏈束縛在了一口棺材中,他的周圍全是黑漆漆的手臂,全都死死地抓着他的四肢,完全不給他逃跑的餘地。

而此時的他面色灰白,嘴脣上幾乎沒有一丁點的血色。

“小、小憶呢?”夏摯動了動沉重的眼皮總算看清楚了我,只是沒有看到蘇憶不免有些失望。

我指了指結界外頭,“堂姐現在正在給鳳凰護法,我現在就帶你離開這裏。”

就在我準備揮劍斬斷那些該死的手時,卻遭到了夏摯的反對,“不,千萬不要!”

“啊?”我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吼嚇得直接怔在了原地,“爲什麼?我都進來了,就是爲了救你離開的,你怎麼還……”

“千萬別讓我出去,不然一切都完了。”夏摯憤憤地咬了下嘴脣,閉眼的一瞬間,他直接吐了一口黑稠的血下來。

我見他都成了這樣頓時急的跳起了腳來,“行了,你這男人還真是婆婆媽媽的。反正我已經進來了,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帶你出去的。”

“不要!”就在我躍身一跳的時候,那些纏縛着夏摯的黑手一拳直接將我打了下來。

我被突然而來的拳頭打得直接懵了腦袋,躺在地上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於是晃了晃腦袋準備重新來過。

可偏偏這時夏摯給了我當頭一棒,“我是殭屍!”

“啥!”我被他嚇懵逼了。

夏摯動了動脣喃喃自語道,“我就是源頭……”

“等等,到底是怎麼回事?” 若是愛,請等待 夏摯的話令人發省,之前不是分析的好好地嗎,是因爲後卿的力量擴散纔會導致那些無辜村民沾染了聻氣,纔會變成殭屍的。怎麼現在他又說自己成了殭屍?

“對不起,我之前騙了你。我以爲進來的會是小憶,所以纔沒有說明情況。我一直在等她,所以……”夏摯越是往下說聲音越是細小。

我頓時明白了過來他的心意,想來他是覺得這世上別人接受不了他變成這個樣子,但蘇憶肯定會不離不棄的。

只是他沒想到進來的會是我。

不過他這樣的想法我是很不認同的。

“殭屍又怎麼了,總會有辦法解決的不是嗎?”我揉了揉摔疼的屁股看向他,“雖說我不知道你跟我堂姐都經歷了什麼,不過我也看得出你們倆感情很好。既然這樣那爲什麼不好好活着呢。只有活着纔是最好的結果,而且……你相信我,一切都會沒事的!”

我拍了拍心口跟他做着保證,畢竟在我跟薄冷的身上不就發生過這樣的奇蹟嗎,所以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呵呵……”夏摯苦笑了一聲,“你可真是樂觀呀,小憶跟你也是一樣,有時候樂觀的讓人都受不了了。”

“行啦,我一定會帶你離開的。況且我堂姐就在外面等着你,所以堂姐夫堅持下去!”

“嗯!”看樣子是我的話起了作用了,夏摯點了點頭,灰白的臉色頓時有了些變化。

我瞄準了機會之後,用長劍在掌心又劃了一下,鮮血沾染到劍的那一刻,劍頓時發出了嗡嗡聲來。

夏摯見此不由得驚駭起來,“軒轅乾坤劍!”

“啥劍?”此刻我殺的急紅眼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夏摯說了什麼。

可從他臉上的表情便不難猜出這劍應該是個大寶貝。

夏摯掙了掙手臂道,“這是上古黃帝的佩劍,乃是上古的神物,竟沒想到是你的佩劍。”說到這裏夏摯不由得向我投來了驚羨的眼神來。

我沒有時間理會他,狠狠一劈直接砍斷了他胳膊上最後一條手臂。

“啊——”然而在我以爲夏摯可以得救的時候,卻聽到夏摯發出猛的一聲尖叫起來,霎時間就見到他的後背處竟然生出了一雙巨大的骷髏翅膀出來。

與此同時他臉上的皮肉直接爆裂而開,不多時那原本還十分英俊的臉一下子就成了紅豔豔的骨頭。

他雙足落地的瞬間,嘴巴里還喘着紅色的氣體,猶如牛眼一般大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不放。

幾乎是一瞬間的時間我的腿有些不受控制的軟了。

原本以爲夏摯說得都是嚇唬我的話,竟沒想到他說得都是真的。

僵、殭屍……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