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微側頭,看着這棺中女鬼的屍身,只見她雙目緊閉,眉宇間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哀愁,看着這個棺中女子的屍身,我似乎就能想到那一日,這個女鬼的魂魄就在轉世離開這裏的時候,還親自和她自己的這一具屍身道了別。

聽那女鬼幽幽的聲音,我心裏猜測:“這個女鬼的生前也是善良的吧?只不過爲了一絲執念,這才陰魂不散……” 我躺在棺木之中,靜靜聽着那棺材外面,一剷剷泥土飛落的聲音,心裏想道:“這個前來刨開這墳墓的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那棺中女子生前的家人?”

過了大概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棺木上面的掘土聲突然消失。隨後就聽到有人低聲吩咐打開棺蓋的說話聲。

我急忙運起龜息功,閉住呼吸。我知道這幾天我不吃不喝,已然臉孔蒼白,乍一看,絕對像個死人。

我眼睛留出一條縫隙,看着上面棺蓋,只聽碰的一聲,棺蓋被打了開來。

幾束手電光射了下來,我急忙閉上眼睛,然後就聽到一個粗豪的男子聲音,低低道:“咦,這是怎麼回事?楊老大交代的,這棺材裏面只有一個天煞孤星命的童貞女子的屍身啊,怎麼現在又多出一個來?”

旁邊一個男子低聲道:“管它呢,老徐,你就記着,咱們只負責做事,其他的一概不管,那個楊老大不是交代了嗎,要咱們將這棺中的天煞孤星命的童貞之女的屍身擡回去,那麼咱們乾脆連這個男的屍身也一起擡回去算了。咱們買一送一,那個楊老大,估計也不會生氣。”

那個老徐低聲道:“好,就照你的辦。”頓了一頓,老徐低聲道:“乾脆,咱們就將這一口棺材一起擡出來好了,你們看怎麼樣?”

其餘幾個人齊聲附和道:“好,就這麼辦。”

我在棺中閉着雙目,心中暗道:“這個楊老大是 幹什麼的?要這個童貞之女的屍體幹什麼?”

我心中疑惑之際,那幾個人已經吆喝一聲,將我身下的這一口棺木擡了起來。

我只覺得身子晃晃悠悠,被這幾個人擡着放到了一旁的地上。

而後這幾個人都是拿起地上的鐵鏟,鐵杴,刷刷刷的向着那墓坑之中填土。

片刻之後,那墓坑便已經填滿,而後這幾個人又在那上面堆了一個墳頭,做的跟原來一樣之後,這幾個人這才擡起那一口棺木,擡着我和棺木之中的另外一具童貞之女的屍身,踏着月光,一路向南飛奔而去。

我躺在這棺木之中,棺蓋依舊蓋在上面,身子不住隨着這幾人的奔跑,來回微微晃動。

我心道:“這些人是要將我擡到那裏?”心中疑惑,但又不敢出聲,只有任由那幾個人將我一路擡着,向南而去。

我雖然不知道這些人是將我擡去何處,但是大致的方位是知道的 。

我只覺得這些人奔了一個多小時,這纔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跟着便聽得那個老徐低聲道:“你們將這棺材放在這山神廟的大殿裏面,然後找兩張板凳架起來,我這就通知楊老大來驗貨。”

衆人都是齊聲答應,緊接着又將那一口棺木擡了起來,一路晃晃悠悠來到一個所在,這纔將那棺木放了下來。

過了一會,那老徐奔了進來,低聲對衆人道:“楊老大打電話過來,告訴說將咱們先前準備的那些貢品都擺在這棺材前面,然後咱們就趕緊離開,到山神廟外面候着,等到明天沒有什麼異常的話,回頭就跟咱們結賬。”

衆人都是默不作聲,隨後跟隨着老徐走了出去。

我在棺材之中,耳聽得衆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一直到腳步聲再無半點傳來,我這一顆心這才放鬆了下來。

我的一顆心一鬆,鼻端便立時聞到一股撲鼻的肉香。

我嚥了口唾沫,慢慢擡起手來,使出渾身力氣,將那棺蓋推開一條尺許來寬的縫隙來。

這縫隙一開,那肉香更是濃郁,我一連餓了好幾天,此時聞到這肉香,那一股食慾便即不可遏制的膨脹起來。

我慢慢將身子爬了起來,而後慢慢探出頭去,我知道那老徐等人就守在這山神廟的外面,隨時都有可能看到我,我於是就快速探出頭,看了一眼這棺材前面。

只見這棺材前面赫然擺放着一隻供桌,供桌上擺滿了豬頭羊頭等等五牲祭品,最讓我食指大動的是在那供桌之上竟然擺放着一隻燒雞。這些供品一看就是在菜市場隨手買來的,可是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那可是天大的誘惑,尤其是那一隻燒雞,現在對我來說,就是世上最美的美味了。

我將身子探了出去,快速異常的將那燒雞拿了起來,而後身子一縮,縮回到了那棺材之中,這才伸手將那棺蓋又慢慢挪回原位。只是這一次,我在那棺蓋之間故意留了一條縫隙,好讓我可以在那棺材之中,觀察到這外面的一切。

我躺在棺材之中,伸出手,慢慢撕下來一隻雞腿,迫不及待的啃了起來。

一隻雞腿吃完,緊接着就是消滅第二隻。隨後就是整個燒雞,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一整個燒雞就被我吃得乾乾淨淨。坑場妖巴。

棺材之中,只剩下了一堆雞骨頭。

我看着旁邊那一具天煞孤星命的童貞之女的屍身,低低道:“抱歉抱歉,我實在是餓的太狠了,要不然我也給你留一個雞腿嚐嚐。”

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一動不動。

我知道我這麼說也是白說,畢竟這個童貞之女的鬼魂已經踏入輪迴了,此刻留在這裏的只是童貞之女的一具屍身,僅此而已。

可是我和這屍身相處這麼幾日,心裏自然是有了一絲奇異的感覺,似乎曾經和這童貞之女同生共死一般。

我吃完那一個燒雞,心裏的飢火這次熄滅。心情也好受了一些。又是略略休息了一會,我心裏的好奇之念大起,隨即將那棺蓋的縫隙拉大一些,這才擡眼向這山神廟望了過去。

只見這山神廟之中供奉着一具高大威猛的神像,這神像竟是一具人首蛇身的塑像,而這人首蛇身的左右雙手之中,各自拿着一隻武器,一個似乎是一個鉢盂,一個似乎是一口四足小鼎。

我心裏暗暗奇怪:“這山神也真的是奇怪,竟然手中拿着這兩樣東西。”

我的眼睛再往這山神廟的四處望去,只見這山神廟似乎建在一處山坡之上,在那山神神像的背後,石壁之上竟是赫然的一口大洞。

那洞口足足有磨盤大小,洞中傳出來一股股的陰寒之氣。

我心中奇怪,心道:“這個洞穴是怎麼回事?莫非裏面真的有山神嗎?”目光向四處望了過去,只見這山神廟之中甚是破敗,除了這一具簡單的山神神像之外,便是在這山神廟一側的一口擺放在牆角的一口大缸,那一口大缸上面扣着缸蓋,缸壁之上還貼着一些符籙。

我看了看,發現這些符籙就是龍虎山道士手中寫就的一些簡單的符咒,似乎是要用這符咒剋制住這大缸之中的某些東西。

具體是些什麼東西,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缸壁上的符籙,因爲年深日久,上面的符籙字跡也已然少了幾許昔日的亮澤,而多了一些晦暗之色。

似乎這符籙上的法力也會隨着這符籙上 的字跡淡化,而漸漸減弱。

我心中暗暗好奇,心道:“這麼一口大缸,和那山神廟之中的神像又有什麼關聯?這兩件東西怎麼擺放到了一起?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這個老徐口中的楊老大,爲什麼要將這個天煞孤星命的童貞之女的屍身,搬運到了這荒郊野外的山神廟中,這其中有什麼含義嗎?”

我心中暗暗納悶,正在這時,我只覺得那山神神像後面的那個山洞之中,一陣寒氣大盛,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那山洞之中鑽了出來…… 我大吃一驚,不知道這山洞之中會鑽出來什麼東西。

我眼睛在那條縫隙之中,凝神而看。只見那山洞之中寒氣越來越盛,過了片刻,那寒氣已經到了山洞洞口,這才停住。

緊接着,一條宛如水桶般粗大的蟒頭慢慢從那山洞之中探出頭來。

這條巨蟒渾身斑斑斕斕,看上去甚是漂亮。

巨蟒一雙眼睛在這山神廟之中四處搜尋着什麼,看了一圈,見沒有什麼異常,這一條巨蟒這才慢慢從山洞之中爬了出來。

這巨蟒整個爬出來之後,我駭然發現,這一條巨蟒足足有十來米長。蟒頭昂起,更是嚇人。

這一條巨蟒在這山神廟之中來回轉了兩圈,這才施施然來到那棺材前面的供桌之前,一張口,將那豬頭,羊頭五牲,吞了進去。

這蟒口之大,太過嚇人,而且這蟒蛇一張口,口中竟是噴出來一股臭氣,我急忙將身子伏下來,心中暗道:“這一隻巨蟒該不會就是這山神廟之中供奉的山神吧,我可別讓它看到我,要是不小心的話,被它看到,一張口還不將我吞了,就跟吞這個豬頭似得。”坑有介亡。

過了一會,那巨蟒再無聲息,我心中好奇,慢慢擡起頭來,順着那縫隙往外望了出去,這麼一擡頭,只見那巨蟒一顆碩大的蟒頭,此刻正停在我所藏身的這一口棺木之前,距離棺首隻有寸許之遙,我的一雙眼睛和那巨蟒的雙目一觸,我立時覺得不妙,那一隻巨蟒此時也已經發現了我,立時口中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音,跟着那一顆碩大的蟒頭,猛然向那棺材一撞。

我只覺得身子一陣,整個巨棺已經向後撞了過去。

這巨蟒的一撞之力何等巨大,頓時將我藏身的巨棺撞到這山神廟的後牆之上。

愛情那些事 好在這一口棺材甚是結實,那巨蟒撞來之後,這一口棺材並沒有因之損毀。

我在棺材之中,只有雙手死死撐住棺壁,不致自己掉飛了出來。

那一隻巨蟒似乎發狂了一般,不住發力,用蟒頭撞擊着這一口棺材,好在棺材後面抵在牆壁之上,那一隻巨蟒的蟒頭撞擊數下之後,這棺材只是發出嘎嘎聲響,並沒有四分五裂。

我在這棺材之中,卻是被這巨蟒撞得頭暈目眩,兩耳發出嗡嗡聲響,心中更是難受的要死。

可是我知道此時此刻,我要是稍一鬆手,掉在地上,這巨蟒一下吸來,我這一百多斤的身子,可就立時交代給了這巨蟒了。

我只有死命伸手撐住,不讓自己從棺中飛出來。

那一隻巨蟒見並無奏效,隨即巨大的蟒身猛地轉了過來,而後捲住那一口棺材,將那棺材頭上腳下的倒了過來。

那一口棺材的棺蓋,早就在前幾次的撞擊之中,掉落在地,這一次棺材被巨蟒蟒身捲住,倒置過來之後,棺材之中的那天煞孤星命的童貞之女的屍身立時掉了下來。而我則更是死命撐住棺壁,兩條腿也在兩側死死繃住,不讓自己掉落下來。

那一隻巨蟒看到棺材之中有東西掉落,立時將蟒身鬆開棺材,向那童貞之女的屍身遊了過去。

那一口棺材掉在地上之後,隨即骨碌碌翻了一個身,棺材半躺着橫在地上。

我在棺材之中,看到那一隻巨蟒向那童貞之女的屍身遊動過去,心中暗暗叫苦:“這巨蟒看來是要吞了那童貞之女的屍身,吞完之後呢?恐怕就要輪到我了。”

我心裏暗暗打鼓,想要趁着那巨蟒不注意的時候,趕緊溜之大吉,可是現在我這一口棺材就在那巨蟒的一側,距離巨蟒只有十來米之遙,只要我一動彈,那巨蟒立時就會發覺,那巨蟒十來米長的蟒身,一甩之下,就能將我夠到,我可不能輕舉妄動。

我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要等這巨蟒全神貫注在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上的時候,我這才一躍而出,趕緊逃之夭夭。

我暗暗調勻呼吸,全身上下都是隨時待機而發。一雙眼睛更是落在那巨蟒之上,只見那巨蟒遊動到了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之前,一雙蟒眼望着那童貞之女的屍身,隨即慢慢將蛇信吐了出來,在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之上舔了一舔。

一舔之後,似乎感覺甚是美味,竟是慢慢將蟒口長大,就要向那童貞之女的屍身咬了過去。

我心裏暗暗罵道:“這個死長蟲,什麼東西不好吃,偏偏對一具屍體感興趣。我也真是醉了。”

我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只要那個巨蟒一口吞下那童貞之女的屍身,我便立時飛也似的出去,我可不再這個什麼破爛的山神廟裏面等死。

可是計劃不如變化快,就在那巨蟒剛剛張開口,就要吞吃那童貞之女的屍身的時候,這山神廟裏面的那一口大缸募地發出碰的一聲,四分五裂。

大缸裏面的一些粘稠的液體灑了一地。

然後我就看到那大缸之中現出了一具黑黝黝的人身。

那人似乎是一個矮矮瘦瘦的男子,一張臉上倒是很乾淨,其他地方卻是淋淋漓漓的滿是那黑色的粘稠的液體。

這個男子看不出來多大歲數,只見他閉着雙目,雙手相搭,手上擺着一個奇怪的姿勢。

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我吃了一驚,心道:“怎麼這山神廟裏面的大缸之中,竟然有這麼一具人身?這是人還是鬼?抑或是一具屍體?”

我的那一根幻陰指並未有隱隱作痛,所以這個大缸之中突然冒出來的人身應該不是鬼魂,那麼不是人就是屍體了。

我正在暗暗琢磨,眼前不遠處那大缸裏面的是人還是屍體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男子募地裏睜開雙目。

這個人雙目睜開之後,眼睛之中寒光四射,那眼神就像冷電一樣。一眼望來,讓人全身寒氣四溢。

我心中一震,急忙將頭縮回棺材之中,急忙運起那龜息功,閉住呼吸,我感覺這個大缸裏面出現的這個男人一定大有來頭,貌似也不是我能對付的了的。

我現在唯一的應付辦法,就是韜光隱晦,藏而不發。讓那個大缸之中的人,自己去對付那一條巨蟒。

我一轉頭,向那巨蟒望了過去,只見那巨蟒聽到這大缸破裂的聲音之後,竟是望了吞噬那童貞之女的屍身,而是轉過來一顆巨大的蟒頭,呆呆的看着那個大缸的方向。

一雙蟒眼之中竟是滿滿的都是恐懼之意。

我也是呆在那裏,心中不住盤旋着一個念頭:“怎麼會是這樣?難道這個巨蟒山神也怕這個大缸裏面的這個矮子?”

那巨蟒的眼神和那大缸之中的男子眼神一觸,立時嚇得轉過頭來,整個身子向那山神廟後面的蟒洞奔了過去。

那大缸之中的矮個男子,一躍而起,身子飛出大缸,帶着滿身溼淋淋的液體,閃電一般奔到那蟒洞跟前,一下攔住那巨蟒的去路。

那一條巨蟒急忙轉頭向山神廟外面逃了過去。

那大缸之中的矮個男子,又是一個箭步奔到山神廟的門口,竟是堵住了這巨蟒的去路。

那巨蟒募地擡起頭來,口中發出嘶嘶聲響,隨即張開嘴,似乎要拼命一般,向那矮個男子吞了過去。

那矮個男子竟是不避不閃,任由那巨蟒將他自己吞入腹中,轉瞬間這個矮個男子便不見了蹤影。

巨蟒吞吃了那個矮個男子之後,眼中沒有喜悅,反而是恐懼之意更加濃了,我心中暗暗驚奇,心道:“這個大缸之中的矮個男子出來之際看着氣勢驚人,怎麼一轉眼就被這巨蟒給吃了呢?” 那一條巨蟒還未曾停息片刻,便即翻翻滾滾起來,偌大的蟒身不住在地上翻滾來去。

蟒身在地上滾動之際,將那山神廟裏面的供桌,都打翻在地。

我藏身的那一口棺材也難以倖免,被那蟒蛇尾巴一下子掃中,再次撞到了牆壁之上,震得我胸膛隱隱作痛。

我強忍着沒有發出聲來。

那一條巨蟒翻滾了幾下之後,募地身子往上猛地衝了過去,而後重重的落到地上,砸到那一口山神像上,將那山神像砸的倒了下來。

那山神像倒下來之後,不偏不倚,又砸在我所藏身的那一口棺材之上,只聽得轟然一聲大響。山神像石屑紛飛,幸好我那棺材質地甚是堅硬,這纔沒有被砸的斷裂開來。

我身子被那一下巨震,震得晃了兩晃,隨即倒了下來。

我於是順勢就趴在那棺材裏面,擡眼望去,只見那一顆巨大的蟒頭此刻已經垂在地上,蟒身一動不動。巨蟒的眼睛也是失去了神采。

我一呆,心道:“怎麼這巨蟒竟然死了?”

我愣在那裏,不知所措,一時間竟然忘了要逃出這山神廟。

過了幾秒之後,只見那巨蟒的肚子上募地從裏面破開一個口子,鮮血募地流了出來。坑有宏劃。

隨着這鮮血流出的還有一個一身是血的男子,這男子正是那個矮個男子。

只見那男子一手拿着一把尖刀,尖刀上還滴着鮮血,另外一隻手上,提着一顆血淋淋的蟒蛇膽。矮個男子站在地上,四處轉悠一下之後,隨即將目光落到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之上。只見他目光閃動,慢慢走了過去,來到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之前,伸手摸了摸那童貞之女的脈門,隨後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邁步走到山神廟的門口,向着外面大聲喝道:“楊老大找來的那些人呢?都給我出來。”

片刻之後,那山神廟外面呼啦啦奔進來五六個人來,爲首一個正是那聲音粗豪的老徐,只聽那矮個男子聲如洪鐘道:“你們跟我來。”

這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個矮個男子是什麼來路,爲什麼對他們頤指氣使?

那個矮個男子走出數步,聽不到衆人的腳步聲,這才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對衆人道:“你們是不是那楊老大派你們來的?”

衆人都是點點頭。

那矮個男子嘿然一聲道:“楊老大就是我派他找的你們,你們跟我進去,按照我的吩咐做事,而後我回頭一人多給你們一千。”

那幾個人都是大喜,滿口答應下來。

將軍不容易 矮個男子隨即轉身邁步進到山神廟中,那幾個幫閒的也跟了進來。

矮個男子招呼道:“你們將這個童女的屍體放進棺材,擡着跟我來。”

那幾個人答應一聲,隨即走到那童貞之女的屍身之前,衆人都是紛紛戴上手套,這纔將那屍體擡了起來,走到那棺材之前。

我急忙閉住呼吸,將適才那一具女鬼塞到我口中的那個東西,再次含到口中。然後運起龜息功,躺在棺材之中。閉住雙目,一動不動 。

耳旁聽得那幾人來到我的身前,那老徐隨即低聲道:“先生,這裏面的這一具男屍怎麼處理?”

接着就聽到那個矮個男人詫異道:“怎麼還有男屍?楊老大這一次是買一送一嗎?”說着,自覺風趣,隨即哈哈一笑。

緊接着,就聽到那矮個男子的腳步聲走了過來,走到我的身前,跟着我便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息撲鼻而來。

我強忍着心裏的噁心,一動不動。只覺得一雙滑膩的滿是血腥氣的手指搭在我的脈門之上,我急忙收起體內的那一點冥火,讓自己的身體依舊恢復至陰之體。

那拓跋真將我體內的至陰之氣吸走以後,我身體恢復數日之後,生機恢復,那至陰之體也恢復如初,只不過那一點冥火卻是永遠存在了。

那至陰之氣宛如磅礴大海,而我的那一點冥火,就好像海中的一輪紅日,只不過這紅日多半時間都隱沒在那海底深處。

那矮個男子手指搭在我的脈門之上,隨即發出一聲驚呼道:“咦,怎麼又來了一具至陰之體?那女子的至陰之體已經頗爲奇特,這個男子的至陰之體,更加奇怪了。”

老徐問道:“先生,這個男屍怎麼處理?”

我心裏暗罵道:“你纔是男屍,你們全家都是男屍。”

我心裏罵聲不絕之中,那個矮個男子已經下了決定:“將這兩具屍體都擡回去,我好好研究研究。”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