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比我師父走遠而已。”林楓回道。若非有墨雪,墨莫里應外合的幫忙,林楓又怎麼會知曉這一切?至少不會這麼早知道。

“你倒是提醒了我。既然連你師父都被欺瞞過,你一個冉冉新星又如何得知?所以,我身後定然有叛徒。”

雲麓聖母說完,也不見施展什麼手段。他身後的墨憑欄和墨雪莫名跪地,口吐鮮血,一臉蒼白,已然遭受了重創。

“說,到底誰泄露一切?還是說你們兩人都泄露了?”雲麓聖母寒聲道。

雲麓仙宗掌握着荒星之上諸多修行強者的精血,以無上幻術,加上對於精血的控制,這才令得大先生這些人一個個失去了神智。

“師父,不是我”,墨憑欄急着道,然後看向身旁的墨雪,怒道:“是你,一定是你。”

“師姐,你若是想要嫁禍於我,我無話可說。”墨雪不否認,但也是不承認。

“你假貨我纔對。”墨憑欄凜冽道。

“你們兩人太讓我失望了。”

雲麓聖母說完。微微腐朽之間,一道聖潔的氣息波動。墨憑欄和墨雪兩人連一聲慘叫也爲發出,直接當場形神俱滅。

看着雲麓聖母如此殺伐果斷。林楓露出了嗤笑道:“連自己的徒弟都可以無情斬殺,你倒真是稱得上聖母兩個字。”

雲麓聖母冷然地看着林楓,道:“林楓,就算你得知一切的後手是我,那又如何?你可以勝我?”

雲麓聖母神念一動,一座古鐘來到了虛空之上。古鐘吞吐萬千大道之音,綻放濃烈混沌氣。

這。是一件無缺的帝器,可以展現大帝神威。

林楓看着古鐘皺眉。若是人間陣法還在,加上靈兒的龍身,或許還能抗上一抗這帝器,而今。自己所有手段使出,也是無法力敵。

儘管如此,林楓一臉沉靜,道:“我想知道你爲何如此?雲麓仙宗遺世獨立,可以一直長存下去,即便末世到來,雲麓仙宗也能避開。爲何要發動末世來臨?令荒星生靈滅絕?”

“你只是準帝而已,你只夠資格站着和我說幾句話,想要知道一切。你不夠資格。”雲麓聖母一臉不屑。

“是嗎?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帝器的神威,到底有多麼的強大。”林楓道。

“何須帝器出手,殺你。只需要一根指頭。”

雲麓聖母說完,伸出了細長潔白的右手。一道聖潔的氣息,從她的指間飛出,射向林楓。

林楓頓時覺得一股極爲恐怖的威能涌來,讓他有濃烈死亡的氣息。林楓毫不猶豫散開了所有修爲,化作黑白的巨大太極圖案。想要低檔那道聖潔的氣息。

WWW⊕ttκǎ n⊕co

雲麓聖母看似簡單的出手,卻是蘊含着她至強神威。

這道聖潔的氣息無可抵擋。直接破開了林楓身上巨大的黑白太極圖案防禦,然後刺入了林楓的心臟。並且,這道聖潔的氣息空中折回,刺入了林楓的識海。

只是眨眼的功夫,林楓肉身雖在,神識死去了大半。直接倒地不醒。

“林楓……”

風靈兒發出悲痛欲絕的喊叫,化作一道神龍裹着林楓想要逃離。

雲麓聖母擡起右手,並未出手,而是看着神龍道:“我雲麓仙宗需要一條神龍爲伴,你可願意?”

“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風靈兒狠狠開口,殺氣凜然。此時,絕對不是大戰的時候,她帶着林楓離開。

“既然不願,那邊死吧。”

雲麓聖母出口隨意,出手亦是隨意。一道聖潔的氣息再次從她的之間飛出,射向風靈兒。

風靈兒全力逃亡,感覺到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從身後涌來。她緊緊裹住林楓,讓他的肉身不算,僅存的微弱神識不死。

這一道聖潔的氣息穿透了風靈兒的肉身,來來回回。

鮮血,神龍的鮮血,灑在了星空。

帶着極爲嚴重的傷勢,風靈兒逃開,躲入了幽遠的星空深處。

“竟然沒有死去,神龍的肉身果然很強。”雲麓聖母看着空蕩蕩的星空自語。

無垠的宇宙之中,一片黑暗。

一條神龍,拖着一位昏迷的男子,孤獨的在宇宙之中漂浮。這條神龍,自然就是風靈兒。因爲嚴重的傷勢,風靈兒的氣息非常微弱。她已經無法全力飛行,只能隨着星空之力自動漂浮。

此時此刻,也不知道身處何處。

“不是混沌神威,是仙氣。原來她是一位仙人。”風靈兒明白了雲麓聖母爲何如此強大,她是仙。

不是說,仙,早已絕跡了嗎?爲何荒星之上,還有仙的存在?

風靈兒看着昏迷的林楓,已經無法感受到林楓的氣息。風靈兒流出了眼淚:“林楓,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帶着你回到妙妙身邊的。”

另一顆星辰。

林妙妙置身在一處密封的空間之內,空間之外,站着爲丰神如玉的年輕男子。他面容有些邪氣,令人望而生畏。

年輕男子舉目四望,目光甚至離開了這一顆星辰。提防一切可能的危險到來。

她人懷胎十月生子,林妙妙已經懷胎百年,這纔要有了要生的跡象。可是,自己肚子裏的孩子就是不願意出來,任憑林妙妙疼得死去活來。

“孩子,你要乖,你快些出來。你的父親還在等着我們回去幫忙呢。”林妙妙忍住劇痛道,她的額頭都是汗水。

忽然間,一股鑽心的劇痛涌來,讓林妙妙感到窒息。這種感覺,是那麼的熟悉,已經久違了許久。

“糟了,林楓出事兒了。”

每當林楓遇到生死危機的時候,這種感覺纔會出現。但是從未有過如這一次般的強烈,讓她根本無法喘過氣來。

“林楓,你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林妙妙心裏焦急如焚,眼裏滴滴答答的流下,但是無法離開。

半個時辰過後,一聲嬰兒的哭啼響起。這個哭聲太大,宛如奔雷,走遍了大半個星辰之地。

百年孕育,而今終有結果。

“生了,生了,太好了,太好了……”空間之外的絕美男子喜不自禁。 林妙妙身體十分虛弱,但是她擔心林楓安慰,顧不得自己。林妙妙起身,簡單地梳洗打扮之後,便要進入星空。

“乖乖,你終於出生了。”

林妙妙抱着懷裏的嬰兒,露出了濃濃的愛意。小孩兒閉着眼睛,正在吮吸自己的手指,十分可愛。

“乖乖,我帶着你去找你的父親。”

說罷,林妙妙抱着懷裏的嬰兒飛入了宇宙星空。絕美男子緊緊跟隨,爲她保駕護航。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們來到了荒星之上。發現荒星已經被人打成了兩半,漂浮在宇宙之中。荒星之上的所有人,都變成了行屍走肉。

“林楓呢,靈兒呢?”

荒星之上,並沒有林楓和風靈兒的氣息。林妙妙看向了宇宙深處。她在宇宙之中遨遊,尋找丈夫。

一月,兩月……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林妙妙終於遇上了神龍。神龍全身喋血,氣息微弱到了極點。連眼皮子也是無力地撐開。

風靈兒,靠着最後求生的信念,支撐到了現在。這是一種奇蹟。

“靈兒……”

林妙妙撫摸着神龍,心裏劇痛。她口吐靈力,讓神龍吸收。神龍這才恢復了些許精神,睜開了雙眼。

“妙妙,你終於來了。”靈兒虛弱道。

“怎麼回事,林楓怎麼了?”林妙妙問道。

“回去再說吧”。風靈兒語氣透着濃濃的悲傷,轉而間她又道:“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女孩兒。”林妙妙回道。

“來,讓我看一眼。”

風靈兒看着襁褓之中的嬰兒。肌膚如玉,可愛至極。風靈兒忍不住笑了,道:“真漂亮。長大以後定然像你。”

“阿鼎,帶着我們回去吧。”林妙妙道,她現在也是十分虛弱。生完孩子到現在,沒有休息片刻。

“恩。”

絕美男子點頭,化作一口古樸的巨鼎。承載着林妙妙,風靈兒。林楓,還有他們的女兒在宇宙之中遨遊,最終回到了地球。

“靈兒,到底怎麼回事?”林妙妙一邊檢查林楓的身體。一邊問道。

風靈兒便將荒星之上發生的事情講述一遍,而後道:“妙妙,林楓如何?還能醒來嗎?”

“我們終究逃不出宿命,事情還是發展到了這一刻。”

林妙妙一臉苦笑。這個畫面,這樣的結局,她夢中早已遇到。想不到今日就是如此。可是,林楓和女兒,和自己一家還沒有團圓,就要永世不相見嗎?

風靈兒心中一疼。道:“必須那樣才行嗎?”

林妙妙點點頭,默默地流淚。風靈兒也沉默不語,她很想林楓醒來。可是若是要犧牲林妙妙爲代價,那這個代價未免太大,她不能接受。

“我想和林楓,還有我們的女兒獨自相處一會兒。”林妙妙請求道。

“好的。”

風靈兒帶着絕美男子離去。

林妙妙把女兒放在林楓的懷裏,撫摸着林楓的臉自語:“林楓,你看看。我爲你生了一個女兒。她是不是很可愛?”

“林楓,你喜歡女孩還是喜歡男孩兒呢?倒是現在。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了,你只能喜歡女孩兒,喜歡我們的女兒。”

“林楓,我們還沒有給女兒取名字呢。取什麼名字好呢?”

“林楓,遇上你,真好。即便我們一生一世也不能在一起,無法白頭偕老,但是我已經滿足。”

“林楓,你會記住我的。一生一世都會記住我的,對嗎?”

“乖女兒,你也會記住媽媽的,一生一世都會記住媽媽的,對嗎?”

“林楓,乖女兒,我愛你們。我深深地愛着你們,勝過我的性命。爲了你們,我可以毫不猶豫地離開。”

“你們,一定幸福地活着。”

“都說人死了之後,會變成星空之中的繁星看着自己愛着的人。愛意越濃,繁星越亮。林楓,女兒,當你們想我的時候,就擡頭看看星空吧。最亮的一顆星,便是我。”

“哇哇哇……”

此時,嬰兒哭啼,竟然流出來眼淚。而林楓的眼角,同樣有眼淚滴落。

“乖女兒別哭,別哭……”

林妙妙抱起女兒,心中太多的不捨,又哪裏捨得離開。她緊緊咬牙,忍住眼淚掉下。

“我愛你們,對不起了……”

林妙妙的心忽然很痛,宛如刀割。她發出一聲悲痛的喊叫,然後整個人碎裂了。碎裂了的身體,化作了無數晶瑩的靈力。這些靈力,大多數涌入了林楓的體內。小部分流入了女兒的體內。

半月之後,林楓睜開了雙眼。他一臉沉默,前所未有的沉默。

女兒安安靜靜地睡在他的身旁,吮吸着手指。林楓抱起女兒,走出了屋外。

“林楓,你醒了。”靈兒看到林楓出來,高興道。

林楓沉默不答,宛如木頭。他抱着懷裏的女兒踏入了星空。他站在星空之中,舉目四望,尋找最亮的星星。

“女兒,你看到了嗎。那一顆星星,就是你的媽媽。”林楓笑道,心中卻是濃濃的悲傷,他想要流淚,卻不想讓那顆星星看到自己的淚花。

“嗯嗯……”懷裏的女兒忽然響起了開心的喊叫。

林楓忍不住摸了摸女兒的臉蛋,道:“果然是妙妙的女兒。你該叫什麼名字呢?就叫田心吧。田心爲思,我們這一生,都會思念她。我思念我的老婆,你思念你的媽媽,好嗎?林田心?”

“嗯,嗯……”女兒又發出開心的喊叫。

“田心,我給你唱首歌吧。”

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只要有你陪。蟲兒飛,花兒睡,一又一對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東南西北。

“我真傻,我早該想到你哪裏是什麼空靈之體。是荒天地當年栽種在荒星的一株帝藥。妙妙,你怎麼那麼傻?那麼傻?”

林楓最終還是無法忍住,眼淚落下,化作了晶瑩的星光點點,在星空之中飛舞。

悲痛的哀悼,進行了一月。一月之後,林楓收拾心情,需要了結一些事情。若不了結,何以對得起犧牲的妙妙?

而今,他的修爲穩固準帝巔峯。想要步入大帝境界,只需要一個契機。

林楓俯瞰地球,喃喃自語:“難道非要我吞了地球上的一切,才能成爲大帝?那樣即便最終勝利,又有什麼意義?”

“難道,就沒有了其他的辦法?” 林楓在星空之中打坐,感受日月星辰,滋養自身。他的肉身,已經修煉到了亙古至強。但是仍舊無法打破桎梏,攀升到大帝境界。

“難道真的沒有選擇了?一定要吞噬地球?”

林楓自語。他必須要變強,只有變強之後,才能大戰雲麓聖母,讓師兄等人清醒復活。

“若是隻能吞噬了地球才能步入大帝境界,我,做不到。”

林楓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之中,雙眸逐漸清明。若是吞噬生靈,強大自己,那麼自己和那饕餮,和老鬼王,甚至和最後不守佛心走出普覺寺的老僧有什麼不同?

“我對世間並不大愛。 相府嫡女:王爺懟妻一時爽 我所在乎的,也只有那麼幾人。但是,我無法做到毀滅世間的一切無辜。”

林楓舉目四望,到處都是無垠的黑暗和星星點點的星辰。

“我林楓,從踏入修煉之途到今,走的是自己的路。從未修煉任何大道。這便是我的路。任何阻礙在前,何足慮?一拳轟開。”

林楓忽然沖天而起,朝着星空飛去。這樣的飛躍,沒有盡頭,但是林楓心中自有方向。

飛行數月之後,林楓進入了一個徹底黑暗的空間。裏面再也沒有一顆星辰。即便是準帝境界的,面對吞噬冰冷的黑暗,也感覺渾身起毛。

“這是什麼地方?”

林楓看着黑暗喃喃自語。 惡魔總裁太溫柔 他散開了所有修爲,宛如一顆太陽,熊熊燃燒自己的修爲。照亮這個黑暗的宇宙。

黑暗的宇宙獲得了淡淡光明。林楓這纔看到了一些星辰。

“原來這裏早就有星辰,只是沒有光源,讓人無法看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