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板著臉對她兒子。

還是說唐小芯看上她兒子了,為了兩人婚姻特地做出了忍讓?表面上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也沒什麼事,我都已經忙碌慣了,回來什麼事都不做,我也不自在。」

「那你就幫你爺爺,你爺爺那邊肯定是需要你幫忙。」她現在是巴不得席錦琛趕緊走,一走了之後,唐小芯一忙起來的話,那她就有插手的地方了,到時就可以把唐小芯做滷肉的方子給學到手了。

「爺爺那邊我也看過了,爺爺在田裡除草,讓我回來幫小芯的忙。」

「哦!」這個死老頭子,不顧什麼時候都會為唐小芯著想。但這次也太會為唐小芯著想了,壞她的好事。

死老頭子根本就跟她犯沖。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唐小芯不著痕迹打量了他們母子,繼而打斷他們:「把東西給我吧!」

席錦琛沒有給她,反而說:「你打算放哪兒?我來放!」

他都這麼說了,唐小芯自然也不會跟他對著干,指著灶台上面,等一下豬肘子好了,就要鹵這個海鮮了。

「媽,錦琛要不你們先出去吧!這廚房就這麼大點地方,你們都進來,我跟大姑媽都沒地方可以站了。」唐小芯笑嘻嘻地說。

杜美華一聽唐小芯又要趕她出廚房,立即心思轉了好幾圈了,笑著說:「讓錦琛出去吧!我就在這邊幫你忙。」

「不用,這裡有我和大姑媽就行了。」她就不相信她都已經這樣說了,杜美華還有臉硬要留下來偷學。

「我……」她怎麼感覺事情發展跟她反著來的呢!杜美華不自覺皺眉頭。

「那好,那我就跟媽一塊出去。」席錦琛溫和道。

他又在杜美華還沒反應過來時說道:「走吧,廚房裡的事就交給小芯她們自己處理吧!」

杜美華看他連話都已經這麼說了,她現在不得不順著他說的去做。

但她又實在不想走,她還得要偷學唐小芯做滷味的方子。

瞬息間,杜美華感覺心口被堵住了一口悶氣,煩躁不已,一股腦熱生氣離開。

陶紅雲剛好廚房門口,她就看見杜美華氣沖沖地離開,心想,這該不會又是唐小芯惹的吧!

緊接著,她看見席錦琛走了出來。

她馬上笑笑:「大伯!」

席錦琛那瞳仁猶如大海般深不可測,淡淡斜睨她一眼,「你也打算到廚房幫忙嗎?」

「不是,我是來看媽,媽都過來廚房這麼久,我擔心她會跟大嫂吵起來,所以我就過來看看。」想來想去,就是這個借口最合適了。

她總不能直接說她就來看熱鬧的。

「哦!你真是有心了,媽已經離開了。」

陶紅雲怎麼會聽不懂他的意思,忙不迭說:「我這就去找媽。」

席錦琛冷淡看著陶紅雲驚慌的背影。

廚房裡的唐小芯和席桂花聽廚房外面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兩人心裡同時鬆了一口氣。

「今天大嫂怪怪的。」也不知道腦袋裡的哪根神經不對了。

「何止是怪,她突然一下子態度這麼好跟我說話,我都怪不習慣的。」如果她不知道杜美華的為人,那還好一點,可她都已經很清楚杜美華的為人,所以她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杜美華。

「我剛才聽她說話,她倒是很想學做滷味的手藝。」

唐小芯笑了笑,沒說話。

到了晚上,席秋怡回來,身邊還帶著一個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

唐小芯在廚房收拾好碗筷后,回屋裡的大廳,總覺得氣氛瞬間不太對勁。

目光有意沒意往他們一群人掃了一眼。

「大嫂你也來了,這我是朋友夏雨菲,對了,大嫂我能不能過來幫我一個忙?」

席秋怡朝她走來,然後特別親切挽著她手臂,似乎平時她們兩個的關係特別好一樣。

「我能幫你什麼。」

席秋怡都做成這麼明顯了,否則除非她是眼瞎才會不知道席秋怡的不懷好意。

「走啊!你一定可以幫我的。」

席秋怡不顧唐小芯的拒絕,她硬生生就這麼拽著唐小芯往外走。

席桂花不知道發生什麼,有些許的懵了看著她們。

等她回到屋裡大廳,她才恍然明白了。

她剛要轉身就阻止席秋怡時,陶紅雲就開口了,「大姑媽這是要去哪呀!家裡都來客人了,你還不趕緊幫忙泡茶給人家。」

席桂花手腳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在杜美華和陶紅雲的目光之下,她不得不硬著頭皮去給屋裡側邊給夏雨菲倒茶。

杜美華對於夏雨菲態度那相當熱情,「你去鎮上讀書就很少來我們家玩了,你以後多點過來玩。」

「放心伯母,我以後會經常來玩,我就是擔心我會打擾到你們。」夏雨菲笑著謙虛地說。

一身白色裙子的她,漂亮的面容,舉止都是有大小姐的氣質。

「怎麼會,我是巴不得你天天來我們家。」就算是有了唐小芯,她還是比較夏雨菲能夠當她兒媳婦。

而且現在越看越是滿意夏雨菲。

可惜當初就是那個死老頭子非要堅持什麼娃娃親訂下的婚約。

要不然,夏雨菲就是她兒媳婦了。

「伯母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唉,可惜我就是沒這個福份,如果要是雨菲是我兒媳婦的話,這多好啊!」

夏雨菲低著頭,羞赧笑了。

打從她見到當兵回家的席錦琛起,她就一直深深地喜歡上他,然後她就跟席秋怡做好朋友,為的就是經常能夠留意到席錦琛最新情況。

然而,她萬萬沒想到,就當她要跟席錦琛告白時,席錦琛就要結婚了,對象還是城裡的姑娘,對方還是席家老爺子訂下的娃娃親。

當她想辦法來阻止的時候,席錦琛就已經拉著唐小芯扯了結婚證,人也回到部隊去。

她傷心難過好一陣子,但她仍然不死心。

她經常觀察留意席家的事,她覺得唐小芯根本就配不上這麼優秀的席錦琛。

所以,今天她也是在席秋怡的慫恿之下,她鼓起勇氣來席家,又看到杜美華和陶紅雲對她的歡迎與熱情,這下想要取代唐小芯的心更加強烈了。

而且席秋怡也說要幫她,現在就連杜美華也是這麼希望她能夠成為席家大兒媳婦,這樣是不是意味著她如果要取代唐小芯的機會相當大。

如果要是那真是太好了!

陶紅雲又怎麼會不知道杜美華的心思,她也跟著說:「就是,我也是希望能夠有個像雨菲這樣的體貼又溫柔懂事的大嫂。」

接著,杜美華和陶紅雲的話不斷在鼓勵夏雨菲去取代唐小芯。

旁邊聽著的席桂花,臉上黑了又黑。

這兩個女人能不能消停一陣子。

還有,這個夏雨菲也真是夠無恥的。

錦琛現在都已經結婚了,還要往上湊,真是不要臉。

不要臉的還要杜美華和陶紅雲。

如果要是讓她爸知道了,非得要氣到腦充血不可。 唐小芯讓席秋怡拉離席家,還走了好遠。

夏天的天色最少都是要七點多才會暗。

而這個時候剛好是七點鐘。

沒了夕陽,天色有些像陰天般。

唐小芯她甩開席秋怡挽著她的手,她忍住了要冒起來的雞皮疙瘩,她道:「這裡也夠遠了,我還不知道你想要我幫你什麼忙。」

「其實就是我看今天天氣不錯,我就想拉你出來走走。」

唐小芯冷銳的目光直直盯著她,平時席秋怡跟她那絕對是沒什麼好話說的,甚至對她還是各種意見,各種挑剔,今天又怎麼會這麼好找她出來走走,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

她試探地問了席秋怡:「你把你朋友留下在家裡可不太好吧!我們還是回去吧!」

「不要!」

「不要?」唐小芯看她的眼神無形迸發出冷厲,她嘴角一勾,冷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席秋怡我看你很可疑,自己朋友都在家裡,你反而不回家,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席秋怡被看她盯著看,心裡不自覺就慌了起來,「我哪有搞什麼鬼,家裡不是有媽和二嫂在嗎?她們會幫我招呼雨菲,這你就不用擔心。」

「她是朋友,又不是我朋友,沒別的事,我就回去。」她可沒什麼功夫陪席秋怡鬧,她回去還要洗澡,然後睡覺,第二天還得要到鎮上做生意呢!

「不行,你不能回去。」席秋怡急忙伸手攔下她。

「席秋怡你憑什麼阻止我不能回去?」心底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席秋怡故意把她拉出來,然後就只是出來走走而已,她要回去席秋怡還不讓。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這個席秋怡肯定是在背後隱瞞她什麼,而且隱瞞的事情肯定是對她不利的。

「不對,你到底是想幹嘛?你平時都是傲慢無禮對我,今天你竟然還會拉我出來走走,還是說你把當我是傻瓜了?還猜不到你在想什麼嗎?」

席秋怡本就傲慢脾氣最受不了刺激的人,一聽唐小芯這麼貶低她,頓時一氣,那話就脫口而出:「就算你回去那又怎樣?我們全家都不喜歡你,我更不喜歡你,你霸住我大哥,你就以為可當我大嫂嗎?你別做夢了,我不管什麼時候都我不會承認你就是我大嫂,我心目中的大嫂就是雨菲,你連她一根頭髮都比不上。」

「更何況人家還是村長的女兒,你呢。」席秋怡上下輕蔑看了她一眼,「什麼都不是,就連嫁到我們家,還連一點半點的嫁妝都沒帶來,你要什麼都沒什麼,你哪配得上我大哥。」

「唐小芯要不是我爺爺非要我大哥娶你,你現在哪會是我大嫂。」

唐小芯豁然開朗,「原來你是想讓我把大嫂這個位置讓出來給夏雨菲對吧!」

「沒錯!」她都已經猜到,那她更不怕承認。

「可以啊,你去找你大哥說去,只要你大哥同意,那麼我就無條件把這個位置讓出來。」她還想說,她一點都不稀罕當席家兒媳婦,當然,尤其是像席秋怡這種人,她越是要找自己讓位,她就偏不讓,氣死席秋怡。

「你可要說到做到!」

「我絕對說到做到。」

席秋怡信心滿滿回去,剛好撞見出門尋唐小芯的席錦琛。

「你見你大嫂去哪了嗎?」

聞言,席秋怡不太高興說:「她就在後面。」

席錦琛順著看過去,發現唐小芯面容清冷走在後面,腳步剛一邁,席秋怡就緊緊抱著了他手臂,「大哥,我有話要跟你說。」

「等一下說不行嗎?」

「不行!」她等一下就是要故意讓唐小芯知道,原來她才是她大哥心目中最在乎的妹妹。

「你說!」

「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只要我不喜歡唐小芯,你都會不要她的,給我換一個大嫂,對不對?」

他當時趕著去特殊隊,秋怡又是死死拉著他,不讓他去,還一直哭喊說不喜歡唐小芯,所以他才會說那些安慰她的話。

現在他是真心要將唐小芯當成自己妻子對待,怎麼可能會隨隨便便把唐小芯換了!

席秋怡見他不出聲,還因為席錦琛已經答應了她,興緻勃勃地說:「我要雨菲當我大嫂,就連媽都很喜歡雨菲,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席錦琛察覺到唐小芯面容神色愈發冰冷,他忙不迭打斷席秋怡:「你說什麼呢!夏雨菲就是你朋友,對我來說,她也只是妹妹,我不可能會娶她的。」其實就算是沒有唐小芯,他都不會考慮娶夏雨菲。

他的話席秋怡是這麼理解的,沒喜歡上夏雨菲,所以才沒跟唐小芯分開的意思。「大哥,雨菲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你只要了解她了,你就發現她有很多優點的……」

「不管我有沒有跟夏雨菲相處,我都不會喜歡上她。」他看人都會在第一個感覺,他直覺就已經告訴他,夏雨菲根本就不是他菜,就好比他見到唐小芯,他就會由衷覺得唐小芯就是他要找的人。

「大哥!」席秋怡生氣了,甩開席錦琛的手臂,然後指著走近的唐小芯,臉對著席錦琛,然後質問他:「是不是因為她勾引你,所以你才會這麼說的?你之前明明都不是這麼說的。」

「秋怡……」席錦琛剛要試著去解釋,可席秋怡根本就沒給他機會,直接衝到唐小芯面前,對唐小芯破口大罵:「賤人,我就知道你不安分,就會勾引我大哥,你以為這樣我就不能把你趕出席家了嗎?我告訴你,你做夢,我一定親手把你趕出席家。」

唐小芯冷淡看著她,「好啊!」她倒看要看看席秋怡到底是用什麼辦法,把她趕出席家。

「席秋怡!」席錦琛怒喝一聲,「是誰教你說出這樣的話?小芯她就是你大嫂,你的最基本禮貌去哪了?道歉!」

席秋怡眼睛發紅,流轉著淚花,她轉瞪著唐小芯,如果不是唐小芯,她大哥就不會這麼對她,都是因為唐小芯,如果沒唐小芯,她大哥還是原來那個對她一直很好的大哥,更不會像現在一樣大吼她。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不會道歉,我死都不會道歉,我就是不喜歡她,我永遠都不會喜歡她。」

「你……」席錦琛一股怒火在心口流淌,那個單純可愛的妹妹,還是眼前驕縱跋扈的人嗎?他印象中的妹妹怎麼會變成這樣?

唐小芯冷淡撇了他一眼,她知道席錦琛很失望,也很生氣,但為了席秋怡這樣的人,她覺得不值得,當然,這也是她的想法,不代表就是席錦琛的想法。

不過她還是勸道:「算了,她不喜歡就不喜歡,反正我又不是人民幣,有人不喜歡我,那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席秋怡偏偏還不知好歹,非得要跟唐小芯一直對著干,「我跟我大哥說話,關你一個外人什麼事,用得著你插話嗎?」

這就是典型的狗咬呂洞賓,好心沒好報。

她剛才也是賤,沒事幹嘛插嘴。

乾脆讓席錦琛把席秋怡給揍了算了。

席錦琛看唐小芯眼底的冷意又多了幾分,驟然間他眼中的光澤漸漸往下沉,如同神秘的漩渦般,怒火堆滿了胸腔,健康色的俊顏充斥著冰冷,「道歉!這次最後一次。」

「我……」席秋怡回視席錦琛,戛然而止,這是第一次她大哥這麼嚴厲與冰冷看著自己,好像自己就是她大哥的仇人一樣。

為什麼?

唐小芯只不過就是一個外人,就算是他妻子,那又這樣,有她這個親妹妹親嗎?

為了一個唐小芯,他就這麼對她,把她當仇人一樣對視。

心臟揪著發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