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上次玄澤哥在電話裏跟我說放棄這孩子,寶寶也聽到了,可能是因爲這個原因害怕他吧。

我忙寬慰道:“別怕,叔叔不會傷害你的。上次就是說說而已,你別害怕。”

小公主不敢說話,也不敢有任何動作。

我在心裏嘆了口氣,又聽到玄澤問:“你已經能跟這孩子交流了?”

我點了點頭,看見玄澤的臉色差了幾分,孩子一下子更害怕了。

雙手全部護在了肚子上,讓小公主有了些許安全感後,我對玄澤道:“這孩子很懂事的,你也不要因爲她父親就對她有偏見了。人有好壞,鬼也一樣的。”

“可冷墨淵絕不是什麼好鬼!”玄澤哥的語氣很不爽,即使他已經刻意在壓制了,我還是能從中感受到他對冷墨淵咬牙切齒的恨意。

我忽然想起來一些事。玄澤哥照理來說應該是跟我一樣的普通人,但是他卻能看出來我懷的是鬼胎,還知道冷墨淵是鬼。

而且,就根據他和冷墨淵兩次見面的情況來看,我怎麼看都覺得他們兩個似乎是認識。

否則的話,按着冷墨淵那鼻孔看人的脾氣,他怎麼會在那天特意跟我說一句玄澤哥不是好人。

遲疑了好一會兒,我還是問道:“玄澤哥,你認識冷墨淵是不是?”

玄澤臉上閃過愕然,他頓了頓,點了點頭:“嗯。”

我詫異:“你怎麼會認識他……”

冷墨淵是冥王,能認識他的人,必定不會是普通人。我忽然覺得眼前的玄澤哥,離我有點遠了。

他略有些猶豫:“姒姒,這件事你就別管了。今天來找你,主要是想問問你和冷墨淵……到底怎麼樣了?聽說你昨天去了冥界?”

說到最後,他的話有些急促了,顯然很擔心我。

我將去冥界的事簡略說了一邊,不明白他是怎麼知道我去過冥界的。

不等我多問,聽見一邊玄澤哥的語氣沉了幾分,磨牙般呢喃了一句:“齊家……”

“是啊,沒想到我會出生在這樣的家族……”我順口感慨了一聲,玄澤哥聽見,卻沒有任何爲我找到家族的吃驚。

玄澤已經先一步追問了:“那你和冷墨淵……姒姒,他真的不是你的良人!”

“我知道……”想起他家裏的那個白依依,我就不開心。

“姒姒,還是跟我走吧。這孩子……”他遲疑着,又看向我,咬牙道:“你堅持要生下來就生下來吧……”

我詫異與他的態度轉變,小腹處卻涌出一道寒意進入我的心間。孩子的聲音在那裏響起:“媽媽……他……撒謊……”

即使是與我這樣傳音,孩子的每一個字都是非常害怕的。

我看向玄澤哥,他的眼神透漏出他的不情願,但我能感受到他話語間對我的關心。

若是我堅持的話,他也未必就是撒謊了。

只是……

“玄澤哥,謝謝……我不想拖累你,還是算了吧……”我婉拒,手臂卻突然被玄澤抓住了。

“因爲冷墨淵麼?”他問。我搖頭,他卻不信:“姒姒,他真的不是什麼會一心一意對你的人!他心裏有一個女人,現在冥宮之中還有一個寵妃!”

“我知道……”我非常不想提起這件事。

玄澤詫異,看着我不開心的面容,他卻有些欣喜。不等我反應過來,忽然就抱住了我:“你知道就好……姒姒,我們離開這裏……”

我立刻就要掙扎,可是他的力氣卻大的出奇,我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忽然,我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一道強勁的鬼氣揮來,玄澤帶着我離開原地。我們才走,那裏驟然傳來一聲爆炸聲,將食堂門前廣場上的地磚全部都掀翻震碎了。

我回過頭去,看見冷墨淵已經是怒到了極點。

“南宮玄澤!老子今天殺了你!”冷墨淵怒斥,帶着他滿含憤怒的鬼氣,提劍便朝我們衝來。

我還蒙着,玄澤哥卻將我往後一拉,鎮定自若:“在這等我。”他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多了一柄流光長劍,對着冷墨淵居然也衝了過去。

兩人在廣場上的天空之中打作一團,彼此都沒手軟。劍勢若是沒有被抵消掉就會從空中落下,將一旁的綠化帶和操場毀的面目全非。

一旁的同學路過這裏,只能感受到不斷落地的劍勢,卻看不到空中兩個罪魁禍首。

怕殃及自身,許多人都躲得遠遠的。

只有我,站在這場爆炸的最中心,卻什麼事都沒有。

“爸爸加油!加油!殺了他!對!就這麼打!狠狠的打!打死他!”此刻有了靠山,玄澤也不在了,小公主倒是又恢復了往日的威風,在我肚子裏手舞足蹈的給冷墨淵加油吶喊。

我不懂她爲什麼這麼害怕與討厭玄澤:“寶寶,爲什麼這麼害怕玄澤叔叔?”

“他纔不是我叔叔呢!”小公主很不高興的嘟嘴道。

我不解:“他是媽媽的朋友,你當然要喊叔叔啦。”

“他是壞人!最壞最壞的壞人!爸爸!打死他!”小公主那叫一個不樂意。

我不懂:“他傷害過你了嗎?要傷害過你的纔是壞人……”

“嗯嗯嗯!”不等我說完,小公主已經點頭點的跟個小雞啄米一般了。

我的心一沉,不由得擔憂起來:“他什麼時候傷害的你!”

“就是上次……”小公主說起這件事又是失落又是不開心,“我差點死掉……還是爸爸來救的我們……媽媽,你忘了嘛,你都流血流的牀上全是啦!”

(本章完) 她越說越不開心,一半是因爲心有餘悸還後怕着,還有一半則是因爲自己打架打輸了覺得很沒面子。

上一次……

那就是我第一次被冷墨淵帶回幽冥路一號的時候!那天晚上小公主出去,原來是被玄澤打成的重傷!

“他爲什麼要傷害你你!”我着急起來了,那個時候玄澤哥就和小公主動手了,他怎麼一直都沒跟我說呢!

小公主提起這件事忽然就沉默了,我催促了兩句,她才略有些不情願的開口道:“那我說了……媽媽不要兇我……”

“你說!”媽媽要給你討回公道呢!誰打我女兒都不行!

“我……我先動手的……媽媽,他好厲害,一下子就把我打傷了!要不是我逃得快,我都回不來了……還好我逃得快,他都追不上來!”

小公主的語氣一會兒害怕,一會兒憤怒,最後還有點沾沾自喜。

這倒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你跟他動手幹什麼?”這個時候不能無腦護着女兒了,把孩子養成個熊孩子就是在害她了。

“誰讓他來搶媽媽啦!還求婚呢!爸爸還沒求婚呢!媽媽是爸爸的!要他來幹什麼!哼!纔不要他當我爸爸呢!他那麼弱!”

寶貝,你剛剛還說他好厲害呢……

我無語,小公主那語氣跟冷墨淵吃起醋來的語氣一模一樣,兩人不愧是父女。

現在要不是她提起這件事,我都快忘記玄澤哥給我求婚的事了。

“乖啦,大人的事你就別管啦。以後,也不要去再跟玄澤叔叔動手了。媽媽也會跟他說的,讓他也不要再跟你動手啦。”看來一會兒還要跟玄澤哥道個歉,畢竟是孩子先動手的。希望解釋過後,孩子也不會再這麼害怕了。

只是,他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修爲?

我擡頭,卻發現天空之中已經沒了冷墨淵的身影,只有玄澤哥被受傷的身子在緩緩下落。

一旁飛出來幾個人影,口中喊着少主,接住了玄澤的身體,消失在了空中。

冷墨淵呢?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我正要找他,卻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極爲不爽的聲音:“不要管了?別人求婚都不許管了?”

我一轉身,見冷墨淵臭這張臉,正滿臉不開心的瞪着我。

他一步步走上來,越是靠近,我越是能感受到他身上此刻的暴戾。

“行啊,女人,還有人給你求婚?你還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還不許孩子去教訓那畜生了?看來你還挺享受被人追捧着的感覺的啊?要不要我也去找羣鬼來天天捧着你?要不要我也——”

“啪——”

我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一個巴掌打斷了冷墨淵那些傷人的話。

他愣在了原地。

我被他氣得全身都在發抖,卻還是忍住了想要對他拳打腳踢的衝動,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冷墨淵,我們之間沒關係,你干涉不了我的任何生活。我享受也好,喜歡也罷,你通通管不着!這些和你有關係嗎!我被人求婚是我有魅力,你眼瞎怪誰!”

冷墨淵幽深的瞳孔似乎是因爲吃驚而放大,他想說什麼,我等着,卻又沒聽見下文,索性轉身走了。

反正他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也不會是什麼好話!

一直走了很久,冷墨淵都沒有追上來。他的氣息也最終消失在了那裏。

我一個人垂頭喪氣的走在學校的林蔭路上,難過的想哭。我知道冷墨淵脾氣不好的,卻沒想到他會那麼說我。

“媽媽……不要哭……”忽然,肚子裏傳來輕微的聲音,小公主居然還沒睡着。那我剛剛和冷墨淵的爭吵,她都聽到了……

我頓時有些感覺對不起孩子……

“媽媽沒有哭。”我趕緊把就要流出來的眼淚咽回了肚子裏。

小公主在我肚子裏動了動,顯然是對我的話有所懷疑的。安靜了會兒,她又怯生生的開口問道:“媽媽,你是跟爸爸吵架了嗎?”

“沒有。”我答的飛快。

“可是你們剛剛說話的時候都好凶……你還打爸爸了……”小公主嘟囔着,她對我有着無比的信任,可是也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

我扯謊道:“寶貝,人間有句話的,叫打是親罵是愛,所以爸爸媽媽沒有吵架,你不要多想。”

小公主恍然大悟,迫不及待的問:“那媽媽剛剛是在愛爸爸嗎?”

真是個傻孩子……

我沒有勇氣回答,只能轉移了話題:“你該去睡覺了,別想這些了。”

小公主覺得自己猜的一定沒有錯,喜滋滋的就去睡覺了。

我一個人回到宿舍,卻沒想想到前腳進門,後腳就跟進來了另一個人。

“姒姒……”

聽見這聲音,我整個人再次不好起來了。轉過身去,果然就看見關若秋那苦大仇深的表情。

“你怎麼又來了?我不是說過不想見到你麼!”我沒好氣的就想要關門,卻沒想到她先一步闖進來了。

“姒姒,媽媽有話跟你說!”她的表情顯得很着急。

“我沒什麼好跟你說的。”

她卻不管,擔憂的問我:“姒姒,今天跟你在一起的那個男生,你一定要離他遠點!”

我詫異了一下,關若秋怎麼會來跟我說這個?她是指玄澤還是冷墨淵?

正在思索,又聽她道:“媽媽覺得你跟着冥王就挺好的,不要再跟其他人糾纏了……”她說着有些爲難的躲開了我的眼神,“冥王雖然是鬼,但畢竟身份尊貴,你不會吃虧的。但是那個男生……你一定不要靠近他!”

“你想我搭上冷墨淵?”我問道,看見她點頭,忽然覺得心涼。

“我和冷墨寒是不可能的!”我驟然怒道。

關若秋愕然,立刻問道:“爲什麼?冥王對你那麼好,你爲什麼……姒姒,你不要被今天那個男生迷惑了!他、他……”

她着急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卻更加生氣:“從你把我丟掉的那天起,你就沒有資格來管我了!這麼多年了,你憑什麼來管我跟誰交往?還是在你眼裏,我就是有媽生沒媽教,所以現在見異思遷,一邊搭着冷墨淵,一邊還去招惹其他男人?這麼水性楊花?”

“當然不是!媽媽、媽媽怎麼會這麼看你呢!”她急急忙忙的辯解着額,話語卻很蒼白。

“只是冥王……冥王真的很好啊……那個男生……你不能跟他的!不能的!”她急的團團轉。

“冷墨淵好?好到把你丟進十八層地獄?”我冷笑一聲,覺得她這話說的真虛僞。

關若秋頓時沒了言語,我打開了門下逐客令:“你快走!把我丟在外面這麼多年,難道現在還要來噁心我麼?”

關若秋面如死灰,望着我,淚眼汪汪。

我轉過頭去,看也不想看。這些年來,玄澤哥離開後,離開那個福利院成爲了我呆在裏面唯一生存下去的動力。

那個地方,我一輩子都不要再回去!一輩子都不要再想起!

可是關若秋的出現,總是會提醒我在那裏過的日子! 腹黑誘拐小萌妻 這個親手把我送去那個鬼地方的女人我纔不要見到!

她卻還是不放棄,仍舊勸說着我:“姒姒……你一定要想清楚,冥王纔是你最好的選擇……”

我被她說的心煩,張口便逆着她的意思反駁道:“我不要選他!選他我寧願選玄澤!”

一瞬間,我似乎聽到了冰層裂開的聲音。

“媽媽不會害你的……姒姒……”關若秋的話語再次拉回了我的注意力,卻讓我聽得噁心。

“你只會不要我!”

關若秋不知道該說什麼,望着我半天,只能忍着眼淚走了。

我大力的把門關上,一轉身,卻猛地被陽臺門前逆光的黑影猛地一嚇。

是冷墨淵。

他居然悄無聲息的跟着我回到了宿舍!

而且,都聽到了……

他望着我,那一雙眼睛恨不得活剝了我。陽臺上的玻璃已經佈滿了裂紋,周圍都是他躁動的鬼氣。

見我不語,冷墨淵再也耐不住,一個疊影便瞬移到了我的面前,猛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漂浮在宿舍每一個

角落的鬼氣暴動起來,捲起了不少小東西,又都撕成了碎片。

上一次被他這麼掐着的時候,還是我跟他說不要孩子的時候。那一次我覺得我可能會死,這一次,竟然也是一樣的感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