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再見。”楊暖暖說。

“再見。”邱翠翠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她對着楊暖暖揮手。

楊暖暖目送着邱翠翠離開,等她走了,她拿着新手機看了看。

“這樣的手機顧栩會用嗎?”楊暖暖看着手機,喃喃自問。

顧栩會用的可能是百分之十,不會永的可能是百分之九十。

楊暖暖從來沒有見顧栩使用過什麼智能高端的設備,就連智能手機顧栩好像都沒用過。

“少爺,老太爺來了。”李成遠遠都就看到馬路上那一輛豪華的房車,他對龍少軒說。

“恩,我知道了。”龍少軒的視線一刻也不曾從楊暖暖的身上離開,他迴應李成。

龍少軒似乎看到了楊暖暖身上勃勃的生命力,她好像一株生機勃勃的綠草。

她的活力,她的生命力,她的精力,都是龍少軒所沒有的。

也正因爲龍少軒沒有,楊暖暖有,所以楊暖暖對龍少軒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楊暖暖拿着手機轉身,這時她纔看到龍少軒和李成。

又是這個變態男人,他怎麼總是陰魂不散!

楊暖暖表情變的很難看,她直勾勾的瞪着龍少軒,眼神裏帶着三分威脅,三分防備。

“你好,我們又見面了。”龍少軒主動與楊暖暖打招呼。

旁邊的李成一臉不可思議,在龍少軒話音落地的時候,李成渾濁的雙目裏噙滿淚花。

他家少爺居然主動向一個陌生人問好,他居然主動開口……

這一切對於照顧了龍少軒二十多年的李成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驚喜了!

“你想做什麼,現在可是大白天,青天白日的你要是敢對我動手動腳,我不會對你客氣的。”

楊暖暖警惕的說。

“恩?”龍少軒疑惑的看着楊暖暖。

她的話讓龍少軒很是摸不着頭腦,只是簡單的問好而已,爲什麼她的反應如此奇怪。

“裝!裝!裝!你繼續撞,崩姑奶奶沒時間看你裝。”楊暖暖嫌棄的看着一臉人畜無害,帥到人神共憤的龍少軒說。

龍少軒更加疑惑了,我裝什麼了?

“……”龍少軒眼睜睜的看着楊暖暖小心翼翼的離開。

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該說什麼,除了注視她,龍少軒似乎什麼都不會做。

“少爺,現在你應該自我介紹。”助攻李成適時的在龍少軒身邊道。

龍少軒的眼裏閃過一陣開心的神色,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他居然情不自禁的笑了……

“我叫龍少軒,今年26歲。”龍少軒對着楊暖暖道。

楊暖暖聽到他的話停下腳步,她回過頭。

“呸,我纔不想知道你是誰!”楊暖暖道。

“少爺你問她叫什麼名字。”李成說。

“你叫什麼名字?”龍少軒問。

“……”楊暖暖纔不會告訴他自己的名字,她加快腳步離開了。

“少爺。”李成開行的看着龍少軒。

他終於開竅了,還好這一切來的不算晚。

豪華的房車平穩的停在了路邊,李成小步上前,他從口袋掏出一雙白色的手套。

李成戴好手套,他側身彎腰拉開了車門。

“老爺請。”李成道。

“阿軒呢?”車裏傳來龍老太爺中氣十足的聲音。

“爺爺。”龍少軒的表情恢復成一如既往的冷淡涼薄,他靜靜的喊了一聲爺爺。

“軒哥哥。”從車子另一邊下來一個穿着桃紅色公主裙的漂亮女孩子。

她笑容明媚燦爛,她蹦蹦跳跳來到龍少軒面前。

“軒哥哥你還記得我嗎?”吳嘉怡跑到龍少軒面前,她開心的問。

“……”龍少軒不言不語,他默默的往後退了半步。

“吳小姐好久不見吶,你還記不記得我這個老頭子?”

李成將渾身不自在的龍少軒護在身後,他問。

“李叔叔,我當然記得你了。”吳嘉怡看着李成爽朗的回答道。 “嘉怡小姐還是這麼漂亮,和小時候長的一模一樣。”李成說。

“李叔叔~”吳嘉怡害羞的低下頭,她白皙的臉頰上浮起兩朵小紅雲。

“呵呵。”李成笑,龍少軒看都不願意多看吳嘉怡一眼。

“軒哥哥你覺得我現在好看嗎?”吳嘉怡紅着臉問。

“……”龍少軒對於吳嘉怡的話充耳不聞。

“漂亮,漂亮,嘉怡小姐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漂亮的。”李成肯定的說。

“李叔叔您就別安慰我了,你看看軒哥哥,他看都不想看我。”

吳嘉怡委屈的看着龍少軒說。

“咳,咳。”坐在車裏的龍軍清了清嗓子。

“爺爺~”吳嘉怡眼眶紅紅的,她看了看龍少軒,然後轉身趴到車門上。

“呦,呦,呦,嘉怡這是怎麼了,誰給你委屈受了?”龍軍慈愛的問。

“還能有誰,軒哥哥不搭理我。”吳嘉怡回答。

“好了好了,不委屈了,等會爺爺幫你教訓他。”龍軍說。

“恩,我就知道爺爺對我最好了。”吳嘉怡點頭道。

“爺爺來,我扶您下車。”吳嘉怡伸出雙手攙扶住龍軍說。

龍少軒靜靜的看着吳嘉怡小心翼翼的把龍軍扶下車,他冷淡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少爺你也去扶一下老太爺吧。”李成開口說。

“不。”龍少軒立馬拒絕。

他清楚爺爺的身體,上個星期天龍軍還去爬山呢,龍軍現在的身體狀態比龍少軒還好。

“軒哥哥,你真過分,居然都不扶爺爺。”吳嘉怡擡頭看着龍少軒認真的道。

“哈哈。”龍軍滿意的看着一臉正氣的吳嘉怡,他爽朗的開懷大笑。

龍軍鬚髮全白,兩側臉頰有星星點點的褐色老年斑,他眼角嘴角皺紋稀疏。

他腰板筆直,手持一根黃花梨的柺杖,一身黑色的唐裝,腳穿着一雙布鞋。

龍軍精神抖擻,臉色紅潤,看起來氣色很好,身體很棒。

“爺爺,你在笑什麼?”吳嘉怡疑惑的問。

“沒什麼,我這個老頭子開心啊,開心就笑咯。”龍軍回答,他的聲音很沉穩,中氣十足。

“恩,爺爺開心我也開心。”吳嘉怡重重的點頭,她眼角揚起一抹笑意。

“阿軒吶,你看嘉怡多孝順,多懂事。”龍軍看着龍少軒說。

“……”龍少軒不語,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

孝順關他什麼事?

懂事又關他什麼事?

“爺爺啊,您就別白費力氣了,軒哥哥是不會看我的。”吳嘉怡不開心的嘟嘴道。

“怎麼這樣說呢?”龍軍問。

“因爲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啊,從小到大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吳嘉怡說。

“是嗎,阿軒居然這麼混蛋啊,今晚回家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龍軍道。

龍軍吳嘉怡邊走邊說,龍少軒和李成沉默的跟在他們身後。

“爺爺,你可不能教訓軒哥哥!”吳嘉怡停下腳步道。

“……”龍軍慈祥的看着可愛嬌羞的吳嘉怡。“爲什麼不能教訓他?”

“因爲我喜歡軒哥哥。”吳嘉怡脫口而出。

“哈哈,好,好,好,既然你喜歡他,那你們今晚就入洞房吧。”龍軍道。

“爺爺~”吳嘉怡的小臉紅成了熟番茄。

婚事涼涼 “……”龍少軒眼神裏浮現出一抹異樣,他驚訝的看着龍軍寬厚的背影。

流年的愛戀 他太瞭解自己的爺爺了,從他龍軍嘴裏說出的話,就沒有一句是玩笑話……

言必行行必果一直是龍軍做事的標準!

“少爺老太爺的打算你是否清楚?”李成同樣瞭解龍軍的爲人,李成問。

“……”龍少軒扭頭看李成,他表情傳達的回覆很明確。

你覺得呢?

如果龍少軒知道龍軍的目的,他怎麼可能會出現。

或許是龍少軒一直覺得自己命不長,從小他就對五行八卦,八字命理之類的事情很感興趣。

因爲現在是21世紀,江湖術士方士的名聲早就被一些濫竽充數的三教九流之人玩壞了。

繁華的都市已經很難見到道士和尚之類的世俗之外的人,就算有高人隱於都市之中,他們也不肯輕易露面的。

妖怪同盟 龍軍的朋友遍佈五湖四海,他通吃黑白兩道,熟識許多隱世高人。

龍軍今天費盡心思舉辦這場酒會,就是打着招待朋友聯絡感情的名頭。

來的人魚龍混雜,不少混吃混喝之人,龍軍三番兩次的暗示龍少軒今天會有他夢寐以求想見到的大師,龍少軒這纔來參加的。

龍少軒沒想到酒會現在居然變了味,更沒想到的是爺爺居然算計了他。

“爺爺,楊修會不會來?”龍少軒直接問。

如果楊修不來,龍少軒現在就會離開。

“當然會來了,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了。”龍軍回答。

“軒哥哥你終於說話了,你的聲音可真好聽啊。”吳嘉怡看着龍少軒說。

“……”龍少軒不語。

“爺爺你看,他就是不理我。”被龍少軒無視的吳嘉怡,委屈的挽住龍軍的胳膊說。

“沒事沒事,他從小就這樣不愛說話,相處久了就好了。”龍軍安慰道。

相處久了就會習慣龍少軒的寡言少語,清冷漠然。

“我明天就回美國了,怎麼相處啊,軒哥哥沒有微信,沒有微博,沒有郵箱,連QQ都沒有!”吳嘉怡道。

“回什麼美國啊,爺爺做主了,今晚你和阿軒就入洞房,明天去領證,咱們後天辦酒席,我已經派私人飛機去美國接你爸媽了。”龍軍說。

“爺爺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吳嘉怡問。

“我從來不開玩笑!”龍軍道。

“……”龍少軒看了一眼龍軍,他大步的離開。

“老太爺你別生氣,我去安慰開導少爺。”李成看着龍少軒走了,他連忙對龍軍說。

“哼!”龍軍憤怒的悶哼一聲。

他如此勞心勞力的去幫龍少軒規劃以後的幾十年,這小子居然不領情。

龍軍深知龍少軒的脾氣個性,他跟清楚自己現在已經老了,他們龍家就剩一根獨苗了,龍軍可不能讓龍家在龍少軒這一輩上斷了根基。

不管龍少軒是否滿意開心,總之龍軍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龍少軒爲龍家添丁。 誰生的孩子不重要,只要能爲他們龍家開枝散葉,就算對方是個男的龍軍都不會介意的。

“哼!”龍軍看着龍少軒離開,他憤怒的哼了一聲。

這小子雖然話不多,但絕對不是一個善茬,他們龍家的人就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爺爺您別生氣。”吳嘉怡拍了拍龍軍的後背道。

“恩,咱們走吧。”龍軍說。

樓道里龍少軒沉默的往樓上走,一聲不吭的李成跟在他的背後。

“唉!”李成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吳嘉怡確實是個好女孩,她性格單純,沒有心機,長的漂亮可愛,家世也能配的起龍家。

Add Your Comment